201612201141我的古典音樂

今天要來講的歌是[青花瓷]:歌詞剛開始時是講一幅在瓷器上彩繪牡丹的畫面,就像手持毛筆的一位手工藝人正在瓷器坯子上揮彩著墨,筆鋒流轉、濃淡相宜。 歌詞還有這個第一人稱的敘述視角,這個可以看為見證手工藝人高超技藝的旁觀者,他在隨時抒發自己的感受:他被眼前的藝術形像美麗彷彿帶到了仙境,眼前的仕女圖將相變成活龍活現的仙子。 歌詞繼續渲染出一幅由眼前景像到遙想暢想出的美好意境,與宋詞的意境別無二致:煙雨朦朦、青煙裊裊、壯闊江水,一切都是唯美的圖景。 歌詞反復詠吟這個意境,美輪美煥、美不勝收。 歌詞的下片繼續直接抒情表意,傳達對千年古老瓷器文化的敬重,繼續把青花瓷擬人化,青花瓷成為歌者心目中的美麗女神。 在江南小鎮的邂遇更讓歌者如醉如痴、流連忘返。 這樣解析開來,《青花瓷》就成為一篇中國元素豐富、意境優美、語言淡雅的好詞,借鑒的是宋詞的韻味。

青花瓷的絕就絕在看似寫技,實則寫情,看似淡然,實則情深。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妳初妝
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了然
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這裡的主角是指一位富家公子,可能做青花瓷是他的興趣。至於他喜歡的人,從全文得知,應該是住在江的對岸。一日閒暇時,我【指這位公子】正在素胚上著了色,瓶身上的牡丹花就像妳剛上完妝的樣子,美麗而迷人。檀香透過窗子,我的心事我明白。這裡的心事應該就是說這位公子知道他喜歡她。也許因為這位公子在思念他喜歡的人,或者是字或畫已寫完,才擱下了筆。

釉色渲染仕女圖韻味被私藏
而妳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妳的美一縷飄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瓶器上畫著的是仕女圖,圖稍被瓶上塗的釉給渲染開了,而圖上的仕女神韻猶存(這裡的韻味,除了圖中的仕女,應該還有指瓶器本身的外觀),瓶器跟瓶上畫的圖都被收藏著。妳的笑容如即將綻開的花朵,煞是迷人。你的美如像縷縷飄散的煙,去到我到達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妳
炊煙裊裊昇起 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妳伏筆

如果要看到天青色的天空,就必須要等雨下過之後。這句話說出了愛情中最無力的就是【等待】。已是黃昏時刻,江對岸那裡升起了炊煙,雖隔著一條江,卻好像遠在千里。"炊煙裊裊昇起 隔江千萬里"這句話隱隱透露出他們之間好像差距蠻大的。在瓶底寫著模仿漢朝那般飄逸的字體,如果真的有輪迴,那希望妳能看到我為你所寫的字。這裡的"前朝"指的就是上輩子,點出輪迴之意。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妳
月色被打撈起 暈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妳眼帶笑意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妳"應該不用在解釋了吧。在水面上的水月被盪起的漣漪,弄得模糊。【也許下雨了】被打亂的月影,透露出了我跟妳的結局,也是這般模糊,讓人猜不透。青花瓷經過許多朝代的變化,仍然不受影響,仍然美麗。就像妳的笑容不受任何人的臆測,依舊美麗。


色白花青的錦鯉躍然於碗底
臨摹宋體落款時卻惦記著妳
妳隱藏在窯燒裡千年的秘密
極細膩猶如繡花針落地


碗底的錦鯉畫得栩栩如生,模仿宋朝的書體落款時,我卻惦記著妳。"妳隱藏在窯燒裡千年的秘密"這句話好像也隱約透露出輪迴之意,意思應該是妳跟青花瓷一樣有著一個千年的秘密,就像繡花針落地一樣細膩,讓人不易察覺。【我自己覺得"千年的秘密"應該是指那位公子跟他喜歡的人的輪迴之愛。】

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
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妳
在潑墨山水畫 妳從墨色深處被隱去

下雨了,廉外的芭蕉樹被打溼了,門環也因為雨水的氧化而染上銅綠。此句透露出世事的滄桑。我在那如詩的江南小鎮上,邂逅了妳。可能是這幅山水畫沾到了雨水,所以畫裡的仕女,也就是主角喜歡的人,被淡逝了。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妳
炊煙裊裊昇起 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妳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妳
月色被打撈起 暈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妳眼帶笑意


【詞中的三個""字用得甚妙,前兩個""是被動的,因為芭蕉樹跟門環是靜態的實物,只能被動的等雨、等經氧化而產生的銅綠。而第一人稱的我則是可自由移動,是主動的邂逅了""】而從"從墨色深處被隱去"可能暗指世事變故,這位公子得不到那位女生。那前面的"妳的美一縷飄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應該是指這個女生香消玉殞了。



另一網友想出來的故事

  江南。 某個如夢似幻的水鄉。 夕陽。 隔江的那個茅草屋。 你,左手執瓶,右手握筆。 筆鋒迴轉,時濃時淡,停停走走,冉冉牡丹便躍然於上,再幾番來回,裊裊仕女彷彿從瓶中走出來,人花相應正成歡。 你抬眼淺笑,看見我一拉門從里屋走出,與你對視後嫣然,你伸手拉我,卻發現原來我變幻成輕煙飛散不見。

  你苦笑。 繼續走筆,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就像我初次見你,這字原是我們相遇的奇蹟,或者是伏筆。 就像你曾最滿意那個青花魚碗,色白花青的錦鯉躍然於碗底,而我最愛的還是你臨摹宋體落款。

  書罷,你停筆,信步出門看天色。 你說過,釉色渲染最重要的就是天色,天青色的釉只有在出爐時是煙雨天才好。 你在等,是嗎? 正如你也在等著我,對嗎? 雖然你知道今生再難相見。 這是隱藏在窯燒裡千年的秘密,而這裡,我的家鄉是最好的地方。 也是這個原因,我們才會相遇不是嗎?

  那一年,你我都正當年。 你是客,來拜訪並立志從師學習青花瓷這傳世絕技。 簾外雨潺潺,櫻桃正紅,芭蕉正綠。 你撥開環上青苔,輕扣門扉,要不是我的冒失,怎會直直撞進你懷裡,你的那一句安慰就讓我深陷,從此無法自拔。 我面如桃花,你青衫飄逸。 我們相視甚久,彷若前世就曾相識。 之後的日子,我們雙宿雙飛,如膠似漆,美麗的彷若夢境。 只是幸福太短,離愁總伴。

  對面隔江千萬里,炊煙裊裊升起,一個苦笑在你嘴邊綻放。 你轉身拉長袍,看那一年我們一起重的芭蕉,還繁茂如昔,門上的鳥兒,還比翼。 只是現如今,無人長伴君畔。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引用自:http://jerryhsutw.blogspot.tw/2010/05/blog-post_20.html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我是蔡知諺.我喜玩電腦,看電影。

運動:溜蛇板,騎腳踏車,打桌球,打羽毛球......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