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924【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momo 摩天商城-3C

在市場上不管是購買任何東西都要有3C認證,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 其中在momo 摩天商城也一樣,

各位家長需要注意,兒童玩具安全性非常重要,

如果選擇不當就會帶來較大的安全隱患。在momo 摩天商城購物全部有3C認證,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 所以更加放心。

momo 摩天商城屬於正規的購物商城,

這裡的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 產品都通過國家強制性認證,

每一件產品都會保證品質。喜歡在網上購物的朋友們,

需要到momo 摩天商城進行詳細的瞭解,

保證讓每一位元客戶都能夠選擇到低價優質的產品,

而且保證正品,是老百姓放心的購物平臺。

【ANNA SUI 安娜蘇】心漾隔熱手套

【Dior 迪奧】專業拋光海綿2入組(無盒版)

【ANNA SUI 安娜蘇】華麗薔薇相框

 

商品訊息功能:

 

GIVENCHY 紀梵希 光感誘惑美唇膏(#104)(2.2g)

ESTEE LAUDER 雅詩蘭黛 絕對慾望訂製唇膏(3.1g) #310名媛珊瑚紅

 

商品訊息簡述:  

適用機型 : APPLE MacBook Air (11吋)
材質 : PET
重量 : 10G
內容 : 保護貼X1 牽引貼X1 靜電擦拭布X1
材質: 霧面防眩
製造 : 日本AG TOP頂級素材/台灣1:1裁切
注意 : 本商品不含主機

保固期

7天保固期

保固期限:7天 保固範圍:新品瑕疵 (若產品需更換時,必須是完整包裝及配件)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資訊網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資訊網站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 資訊情報中心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資訊論壇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資訊展2015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資訊展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資訊月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最新3c資訊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新資訊

【D&A】APPLE MacBook Air 11吋日本原膜AG螢幕保護貼(霧面防眩)3c產品資訊

html模版 中國土地學會副理事長:現行征地制度必須改革|土地|農民|地方政府_新浪新聞自上周以來,錢荒突然成瞭中國經濟最突出的特征,在錢荒的背後,一個熟悉的身影再次浮現,那就是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正是因為融資平臺的資金償付能力下降,造成瞭金融債務風險加大,誘發瞭市場錢荒。而地方融資平臺債務償付能力下降,是因為現行的土地開發模式已經走到瞭盡頭。那麼,這一土地開放模式本身是如何形成的,又有哪些致命的缺陷,對中國經濟和社會造成瞭哪些問題?這一模式的弊端該如何革除?南都與新浪網、中國政法大學公共決策研究中心就此做瞭薊門決策論壇專題會議。 現行征地制度必須全面改革黃小虎(中國土地學會副理事長) 國傢征地制度存在很多問題,具體來說農村集體建設用地這一塊。它的弊端:一是征地范圍過寬;二是補償標準過低;三是安置途徑過窄,把農民的地征瞭以後,對於失地農民安置途徑過窄;四是征地程序不透明不夠規范,公眾參與程度低。 這四方面的問題其實是表象,其核心問題在於政府經營土地制度。政府經營土地又加上種種的制度因素糾纏在一起,使得地方政府在發展上過分依賴於征地,這就是中國所謂的土地財政。西方國傢也是土地財政,但政府不經營土地,政府是對存量土地征稅,這個稅年年征,所以有一個穩定的收入。而我們基本靠政府征地賣地,這是一次性的收入。收入花完以後怎麼辦?繼續征地賣地。 這個問題要改為什麼那麼難?難在哪兒?首先各方面合力下形成一個發展模式、利益格局,一旦形成後有它的慣性。要改它,等於是要動他的命根子,所以阻力很大。這是我們面臨的一個困局。這些年城鎮化飛速發展,不是政府引導、社會參與,而是政府直接用政府的資金投入推動。十幾年城市化飛速發展的同時,帶來瞭大量的社會矛盾,征瞭農民的地,補償很低,又沒有合適的安置,於是造成大量的社會問題。 問題越積越多。不改這些利益鏈條,還能繼續這樣下去嗎?我個人研究的結論是繼續不下去。現在的征地制度和政府經營土地制度的弊端大體上有幾方面:第一,損害農民的利益,妨礙農民土地財產權通過市場來實現,阻礙瞭農民自主地參與城市化、工業化的進程。 第二,城市居民的利益也受到損害,從社會發展來看透支未來。土地財政靠賣地,拿著將來的錢搞今天的建設。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經營者,運用管理手段謀取經營的利益,這就導致社會沖突,導致整個市場秩序混亂。中央和省級沒有土地,主要著眼於管理。但是縣市以及直轄市政府,手裡都有土地,都要經營。當經營和管理發生沖突時,可以斷定一定是管理服從經營。所以中國的宏觀調控跟西方不一樣。西方的宏觀調控是政府政策調控市場主體,我們是中央政府調控地方政府,違法的主體都是地方政府。 第三,無法保護耕地、保護資源。靠增量土地搞建設,就得不斷征地賣地,於是要走外延擴張的路。就不可能保護農民耕地。 我以為現在改這個制度的時機、條件已經基本具備:一是經過30餘年的發展,政府財力相對雄厚,支出的潛力也相當大。 二是經過30餘年的外延擴張的發展,現有的土地也完全可以容納未來的發展。中國的城市化是農民不能在城市裡落地的城市化。所以出現城鄉建設用地雙擴張的局面,這很不正常,本身就反映瞭城市化裡有很大的水分。其實城市化可以節約土地,因為城市的土地集約度比較高,農村土地相對粗放,人轉到城市,農村土地可以節約出來復墾為耕地。所以真正的城市化最終結果應該節約土地,而現在的中國沒有做到,沒有做到的本身說明有潛力。 三是這些年由於社會矛盾不斷激化,土地管理部門、社會各界、政府做瞭很多改革探索,積累瞭很多經驗。十七屆三中全會以後對土地制度改革的方向已經提得越來越明確,要縮小征地范圍,提高補償標準,要構建城鄉統一的土地市場。我個人認為土地可以成為我們下一步轉變整個發展方式的一個突破口。 我個人的改革意見,第一,徹底改革現行的征地制度,征地制度改革核心有兩條:一是必須征用農民土地的,比如公益性、基礎性項目確實需要征用的,要參照市場的地價給農民以補償,要賦予農民談判地位,使得被征地農民能夠分享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成果。二是允許農村集體建設用地進入市場。公益性的建設用地可以不進入,經營性的建設用地必須允許進入,進入市場就等於允許農民自主的來參與工業化、城市化進程,通過參與進程能夠分享到城市文明。 要把經營土地的職能從土地管理部門分解出去,現在土地管理部門既管地又賣地,要把它分解出去,實行統一的土地登記制度。改革相關的財稅體制,改革規劃體制。我主張政府沒有權力批準規劃,批準規劃的權力要交給人大,政府就是執行規劃。 從長遠來看要建立土地發展權轉移制度。限制發展地區、禁止發展地區裡的土地也有發展權。在發展地區,想要加大開發強度時,必須到禁止發展區域農民那購買土地發展權。這是美國的做法,事實證明對耕地保護很有效。對政府的土地融資行為要加以清理和制止,土地融資是法治建設的一大敗筆。出讓土地可以抵押有法規,但無法規允許未經出讓的土地也可以抵押。但我們這十幾年都是如此,而且規模越來越大,這本身就是一件違法的事,應該加以清理、糾正。 改革的關鍵是保證農民土地產權郭書田(農業部政策法規司前司長) 要解決土地財政,財稅體制需要相應的改革。2009年土地出讓金是1.4萬億元,2010年變成2.9萬億,一年翻一番。2011年3.3萬億,2012年3.6萬億。土地的流失形成的土地征收或者銷售的差價收益屬地方政府,一般經過幾個層次的分解,才能補償給農民,這裡農民利益的損失最大。 講三農問題,歸根到底還是農民問題。現在可以講農民問題是我們改革與發展的根本問題,不僅是革命與建設的根本問題,也是改革與發展的根本問題。根本問題根本在什麼地方?根本在土地。土地問題的核心是什麼?我個人認為核心是土地的產權問題,土地究竟是誰的?法律規定農村土地是鄉農民集體所有,也可以理解成農民共同所有。雖然經營和管理由農業生產合作社等集體經濟組織或村民委員會經營管理。這個法律需要很好地反復研究。我參與瞭這個過程,知道當時的歷史背景,當時大包幹以後,有的村子沒有合作組織,所以寫瞭“或”。實際這麼寫後,土地的經營主體變成村民委員會。實際上原來《人民公社》60條:“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制度,主體是村民小組,也就是生產小隊。村民自治組織包括村民委員會和村民小組兩個層次。但現在運作土地管理過程中,突出的是人民公社大隊的村民委員會,這實際上靜悄悄地把我們所有制拔高瞭。從這裡面可以研究一個問題:產權的主體是農民,不是集體經濟組織,不是村委會,更不是基層組織。集體經濟組織隻能作為經營的管理主體,而不是產權主體。所以要把產權主體和經營管理主體區別開,把產權主體還給農民,不解決這個問題,土地流失問題始終解決不瞭。誰能當傢做主?農民的土地是農民當傢做主,不是村委會的主任、黨支部書記、合作社主任當傢做主。 所以要明確土地產權的主體是農民。產權的主體不是經營的主體,不是管理的主體,而是歸農民,這是我們研究農地制度改革最基本的原則和前提,離開這個原則和前提必然會走偏方向。通過土地制度改革,還權給農民,使農民獲得知情話語權、決策參與權、資產組織權、收益分配權、民主監督權、關於人員的選擇權。這六權通過這種制度安排,農地制度改革使農民能夠真正當傢做主,實現當傢做主的基本權利。 加快建立統一的城鄉土地市場鄭振源(原國傢土地管理局規劃司副司長) 改革土地制度,建設城鄉土地市場是改革的重中之重。但在這個方面一直沒有進展,我以為有這樣幾個原因。 首先,《土地管理法》與《物權法》雖然規定瞭兩種土地形式的公有制,但兩種公有制產權不平等,集體土地產權沒有得到平等保護,表現在三個地方: 一是憲法規定城市土地國有,因此政府就可以出一個公文,畫一條城市界線,所有城市土地國有化,集體土地全部國有化。82憲法規定“城市的土地屬於國有”。那時城市隻有240個,現在有666個城市,新增的400個城市,土地原來隻是承包制的集體土地,一下子變成國有土地,集體土地受到剝奪,沒有得到保護。 二是現行的土地法取消瞭集體土地設定和轉讓建設用地使用權的權利。規定瞭集體土地禁止出租出讓用於非農建設,沒有設定建設用地使用權和出讓使用權的權利。如此,集體農民不可能參與城市化建設,不能分享城鎮化建設的利益。 三是農民可以擁有宅基地使用權,但隻能使用,不能出讓、出租使用權。因此即便在城裡打工瞭,農村房子不住,不能出讓,隻能空著,造成大量的空心村。城市居民,地不能賣掉。農民進城沒有資本,住不起城裡的房,拖瞭人口城市化的後腿。有些城市人想去農村住也不能拿到地。因為這三個不平等,是城鄉土地建設市場建設起不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其次,《土地管理法》跟《城市房地產管理法》規定瞭土地市場的規則,但這個市場是政府高度壟斷的市場,市場交易規模受政府規定每年下達的指標所限制,每年隻有2/3的國有建設用地指標可以在市場上進行交易。而且交易是在兩個分割的土地市場上交易。一個是政府定價,協議出讓的公益用地市場上,地方政府借此低價把地送給工業企業,搞園區。另一個是刨掉公益用地市場指標後的房地產市場,這是一個限量供應招拍掛交易的市場。其結果一方面是剩下來的建設用地指標少,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有意識地半饑餓供應,如此可抬高地價、出讓金,彌補公益用地上的錢。據統計2003-2012年,全國工礦用地平均出讓的單價是9.7萬,總量為101萬頃,占國有建設用地供應總量43%。住宅用地的單價是56萬,總量占國有建設用地供應總量17.2%。在住宅用地中,普通商品房用地每畝62萬,但僅占總供地的17.8%。這樣的土地市場,因為政府過度幹預,賤賣工業用地,貴賣住宅用地,資源誤配,工業用地分配的土地資源過多,住房用地資源少,是造成房價高企的根本性原因。 所以當前土地制度必須要改革。現實情況下,比較可行的出路就是土地公有私用。但要做到完善改革,需要做到平等保護集體土地產權,法律法規要有相應的修改,要允許集體土地自主參與城市化,自主平等地進入土地市場,要賦予農村宅基地使用權人自主處分和宅基地使用權的權利。同時要制定集體土地入市的規則,推動集體土地進入房地產市場和城市規劃。加強集體土地入市的規劃管理和稅收管理。集體土地入市應該繳納與國有土地同等的稅收,以稅收作為調控集體土地入市的主要手段,有契稅、經營稅。如果是城市的經營建設,應該交城市維護建設費。假如是占用耕地,應該交耕地占有稅,通過稅收管理集體土地入市。更為重要是改革財稅制度,使地方上有一個穩定收入的、跟事權相匹配的地稅體系,如此我們的土地制度才改得動。 土地開發帶動發展的模式已經破產陶然(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教授) 上世紀90年代末,地方鄉鎮企業、國有企業垮臺後,地方政府通過低價征地,以更低的價格將絕大部分工業用地出讓出去,來招商引資。如此地方獲得一些增值稅收入。但主要是通過制造業的發展帶動本地服務業的發展,獲得營業稅,同時帶動房地產的發展,獲得商業、住宅業用地出讓金。這樣一個發展循環一定要先借錢,把商業、服務業、住宅業拉動起來,最後通過土地出讓金還這筆貸款。這筆收入地方政府主要用來服務基本財政。這樣一個模式之中,地方政府給制造業優惠條件,包括企業廉價的勞動力,放松勞動管制和環境管制,給企業降低成本,但成本由全社會來承擔。勞工沒有保險,缺乏勞動的安全,環境污染嚴重,失地農民補償比較低。再配合中國人民幣匯率有意壓低,用低價保持中國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同時地方政府通過行政壟斷,限量供應商住用地。中國制造業的用地是全國性買方市場,房地產用地每個城市是賣方市場,通過饑餓療法帶來收益最大化。這個模式在2008-2012年間帶來非常大的增長,但也帶來很大的環境問題和污染,與一定程度的房地產泡沫。 2009年因為國際金融危機後,中國政府采取瞭財政信貸刺激政策,引發瞭開發投資高潮,同時外匯儲備持續增加,人民幣升值壓力極大。其實這時是改革最好的時候,應該推動國內壟斷部門的改革,讓經濟裡的流動性進到這些部門裡。實際上中國2009年以後不可能保持高速增長,制造業產能已經過剩。但是中國內地地區和沿海欠發達地區大規模建設工業開發區。這裡有兩個原因:一是房地產泡沫化。一線城市限購限貸後,很多地產商和炒房者跑到二、三線城市,這些城市的房地產業短期確實有增長。四、五線城市的房價在一兩年內也漲瞭100%-200%左右。這給地方政府一個幻覺:房地產市場非常好,以後沒問題,可以大規模搞建設。二是資本市場不健全,資金市場雙軌制錢,特殊利益集團可以拿到低息貸款。房地產泡沫造成的財政幻覺和國有銀行貸款造成的道德風險,導致2010年地方政府債務翻瞭一倍,從5萬億到10萬億。投資基本都是無效的。 現在的局面是地方政府不斷通過投融資平臺借錢,中央開始嚴厲控制。地方政府就開始跟投資公司合作,利息越高,風險越來越大。還有很多房地產商因為資金鏈斷裂也去高價借錢,大傢想撐過這個時間,希望哪天房地產價再起來。但北京的房價過去十年漲瞭7-8倍,大部分城市漲瞭3-4倍,上漲空間極其有限。中央已經開始嚴控融資平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財政一旦吃緊,沒有錢還債,就會要求資金回籠。地產商就可能采取拋售資產來獲取現金,這就會造成房地產市場的崩盤。 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有可能出現大面積失業,造成巨大的社會壓力。所以改革迫在眉睫,而且改革不夠迅速,方向不正確都不能緩解問題。 (南都評論記者 李靖雲 整理)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