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30143Discovery《謎樣台灣-金瓜石》觀後感

Discovery《謎樣台灣-金瓜石》觀後感

前言
一開始得知有這個節目在金瓜石瓜山國小要作首映(Discovery《謎樣台灣-金瓜石》全球首映會在金瓜石),12/19當日去爬完基隆山東峰,但太晚下山,來不及從東峰到瓜山國小參與首映會甚為可惜,之後於12/20有看到重播,其實縱觀這前50分看了覺得有那麼一點感動,也都在心中默默讚許著製片單位及新聞局,但看完影片之後,卻感動不出來,卻有太多的激動,及一些失望之心情,雖然整體過程拍得不錯,我想一部知性片子的結局及結語是最重要的,但在於相關人士的結語部份的思考點,卻令人覺得有些失望及失落感。

影片主軸
1.金瓜石地區淘金熱的起源
2.戰俘營的悲慘故事及探索
3.舊礦坑探索金礦
4.金瓜石地區的美景
5.太子賓館介紹


Discovery製片單位,以外國人的眼光及考究這些,將其定位於ASIA的觀眾收視,定會有部份的觀眾之認同及感觸,而片中在整體架構上穿插了五大影片主軸,也將金瓜石地區的風光明媚帶給亞洲朋友,值得肯定。

但文清覺得部份人士的結語,缺少了那麼一份宏觀之視野及太過矯情之想法。

余炳盛教授在該部影片的結語:『金瓜石不只金、還有銀銅等,這些都是高科技業所需求的,所以假設金瓜石可以重新開採的話,這些原物料對於國內高科技產業,仰賴於國外的這樣的一個窘境,我想是可以大大的舒緩的。』

梁龍郎老礦工在該部影片的結語:『外國也很多,礦區的開採跟觀光聯合在一起,你們從外面進來的時侯,也可以看到我們的博物館,可是你們也可以看到我們的採礦是怎麼採的。』

這兩位是在片中三位探勘的其中兩位專家,挖礦專家及地質教授。

文清真的覺得他們的想法太矯情了,相信有為數不少的金瓜石居民也是如此認同,認為其言論已成為執政者的一顆棋子,執政者不分藍綠,不論藍綠當上了執政者就是同一個樣,且其完全沒有其個人意志及想法了,為特定立場來挾其專業的部份觀點,所發表其專業有關之言論。
或許這部片子有新聞局的指導,也就是所謂的置入性行銷,將政府的意志灌輸在discovery的探索臺灣之金瓜石節目內,才會讓這些探索者的結語中,也一如所願的趨近於執政者的想法,所謂的置入性行銷於知性節目中,更甚於以往即同此例。

片中多次提及未知預期的300多噸的貴金屬

影片中英文口白代表著外國人及新聞局的觀點之說明,探索臺灣之金瓜石篇,未詳盡的將現在絕大多數的金瓜石地區民眾的心聲置入影片中,刻意忽略,只以『但是今天在地人希望礦坑裡真的藏有黃金,金瓜石經歷過太多動蕩,但是小鎮還沒決定是不是要重新開採金礦,但他們開採另一種金礦例如拿小鎮動蕩歷史和黃金夢,換取觀光收入,下一步怎麼走,還沒有定論。應該重新開礦尋找蘊藏的寶藏嗎?還是不要打擾這座山,繼續過安寧的新生活。』


其實一直以來,文清總覺得這種論調是錯誤的

為何思考點不能是以挖別人的礦才是正確的邏輯呢?

這些官員整天想著挖自己的礦來用,是挖老本,當下的GDP的微幅成長,或許可視為其政績,但若以長遠的戰略思考,應該是買下人家的礦權來開採才是正確的思考方向。

目前各原物料上游廠的策略,也是一再動腦筋到非洲這個黑暗大陸,不是只有黑暗大陸相對的工資便宜,取得礦權開採,對於國內高科技產業來說,原物料或許重要,雖然簽下礦權會受制於人。
這不也是目前全球科技業都在走的一個趨勢嗎?

連大陸山東黃金都有自身的體認,挖到的黃金賺到一筒金後,再讓公司股票上市,接著從資本市場取得資金,然後逐步買下南非的礦權。

為什麼連大陸人都有這種自覺,國內的高高在上的教授還一直在這種挖自家的礦來給人用的迷思呢?
九十七年的十二月的最新礦業新聞,中國業者又進駐賴比瑞亞的鐵礦,大陸對原物料的需求度極高,現在大陸人也懂得在資本市場拿錢買下外國人的礦權,沒想到國內產官學界的思想還停留在落伍國家的行列,賣礦權賺取外匯,真的想到臺灣非洲化,文清就莫名的嘆了一口氣...

國內不少的學者不是都有很高的優越感嗎?現在連大陸人都有這種大戰略思考邏輯,真的是令人為之氣結,教授(professer),等於是一個專業的象徵,結合了國內的學術界的資源,而成為一個獨當一面專業的教授,或許研究好地質是余炳盛教授的專業,這方面值得推崇,但在相關言論上,卻因侷限在某個研究的框架所作出的評論,教授本身在走訪世界各國礦業的同時,應再多將產業的供需面,作出更深入的研究,在發表非其地質專業之論述,應以目前全球爭奪資源大作戰的思考下,臺灣不能再走供應者的角度,而是以資本市場來搶奪別人的角色,唯有跳脫此角色的思維,才有大方向大格局來討論國內礦業之定位及重新開採的思維,而不是小鼻子小眼睛,拿祖產來增加這每年0.6%的GDP,最後臺灣並不因每年增加這0.6%的GDP而快樂,隨之而來的是這片土地的哀傷


當然以金瓜石當地民眾多數人反對開挖,有多數是以環境會遭到破壞之疑慮,加上多年來土地問題不解決,以全球礦村的下場來說只有約20%是得到快樂的下場,通常礦村在遭到遺棄後,其人口迅速的減少,地區的蕭條,伴隨而來只是南苛一夢,對於當地的原住民並不公平,好康的都是執政者或財團拿走,留下的只是一群無辜的原住民。

文清的思考邏輯是,不要再用次等國家的思維來看待祖產了,我想這也是為何金瓜石的民眾最深切的期盼了!

300噸黃金的數字分析之迷思
300噸黃金,假設這隱含的是300噸都是黃金,皆以金為計算最佳化的情況來分析,並非開挖不用成本,舉一些較貼切的例子作為評估之基礎,以目前離我們最接近兩岸的貴金屬產業作為相關分析比較
臺灣的佳龍科技(9955.TW)從事貴金屬回收,其一個月月產能是一噸的黃金,約其25年的產量。
大陸的山東黃金(600547.CN)從事礦業挖掘,其一個月月產能是1.25噸的黃金,約其20年的產量。

因臺灣目前無開挖的金礦公司,所以此模組係以山東黃金為假想情況,能在一年內即順利產生且能有90%以上的回收率,進而如山東黃金產出15噸黃金的年產量,可創造營收439.5億台幣,淨利8.6億台幣,其週邊產業應可帶動一倍的相關產業及服務產業的進駐。

也順利的在20年將這些專家學者探勘的整體開掘利益若為880億台幣的整體營收,若在以2007年的GDP13,198,497百萬元為計算下

新開採利益              88,000百萬元  0.66%
2007的GDP           13,198,497百萬元 99.34%
開採後整體產業的GDP 13,286,497百萬元

開採利益約將為臺灣的GDP貢獻0.66%,當然開採的話現在臺灣的技術,肯定又得向中國大陸、美、加、南非、澳洲等國來取經,被分一杯羹情況下,真的是喪權辱國的行徑。
當年日本為了加速開採金瓜石的金礦的相關技術,由於臺金公司的解散,相關技術跟著相關人員的逝去,技術的流失是必然的,而現在的新的開採技術,自又是更進步的採掘及提鍊法,所以跟國外取經是必然的。
光想到這又悲從中來。

相關人士不斷的宣揚300噸的黃金價值2000億以上的市價,確未能以各種角度切入作為分析。
其實很多很明顯的証據証實弊大於利,在此提出最大的質疑
1.恢復舊有的景物:臺灣的礦業法規定,開挖後必需恢復原有的山貌,依現行的開採技術,多採用大規模露天開採居多,若要恢復舊有山貌,實在難上加難。
2廢土何處去:一百萬噸的原石可以產生六噸的黃金,換言之三百噸的黃金即會有五千萬噸的原石,這還不含煉金時所造生的有毒廢土,有毒廢土何處去?挖好之後廢石及有毒的廢土可以不回填原地,可以運到那呢?那個鄉鎮願意接收這些土石呢?

該不該以這短暫的2000億商機,發展一個可能短暫的產業,但隨之而來得再花費更多的資金來作環境復育呢?又是一個債留子孫的消費券政策,值得大家深思。

相關數據資料來源
1.臺灣GDP 係為行政院主計處公佈之民國96之數據
2.佳龍科技及山東黃金的營收資料係為股票網頁之公司資料收錄
3.原石與黃金數據係由臺金公司退休員工,現職為地質探測專業人士之口述數據

前往投票!

金瓜石礦山的明媚風光,文清衷心的希望百年後還有如此光景,歡迎到金瓜石礦山旅遊,但不歡迎到金瓜石礦山挖礦。






































回應

瑞芳-文清的家鄉。在瑞芳各個角落包含九份,金瓜石,水湳洞,猴硐,三貂嶺,南雅,鼻頭角,深澳等地,只要在這些地方打開任何一扇窗就如同一幅美麗的畫呈現在您眼前! 在此也紀錄這曾經輝煌的礦業小鎮之公共議題!並分享瑞芳在地元素包含古道,礦坑,神社風貌,礦業後新生的景點,以及登山健行活動!

關鍵字
瑞芳影像氣侯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研究資料連結
關於文清






瑞芳的二三事
瑞芳情報網
在地情報瑞芳社區金瓜石公共論壇大瑞芳九份猴硐藝文活動水湳洞瑞芳市區鐵道四腳亭瑞芳老街交通文化資產深澳東北角三貂嶺菁桐基隆客運生態登山健行新北市議員林裔綺基隆雙溪瑞芳收藏黃金博物館鼻頭角交通政策宗教平溪文資更正瑞芳社大十分選舉公車新北交通局瑞芳區公所南雅貢寮立法委員黃國昌地圖瑞芳全紀錄攝影會迎媽祖水利建設索引深澳灣文化資產-古蹟臺灣自來水公司more
FB留言框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