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21744水八線散文選-三等兵從軍記

水八線散文選-三等兵從軍記/作者:雨
金銅月刊第九十一期P11-12(48年03月15日出版)


voicexml
水湳洞,金瓜石,九份,瑞芳,水八線

水八線,一條被遺忘許久的鐵道,但卻在許多瑞芳人的記憶中,不曾消逝過,彷彿仍是昨天還搭乘著蒸氣火車,穿過隧道,還有濃濃的蒸氣火車的黑煙味,從不曾離開瑞芳人的回憶中,約莫三年前,將金銅月刊近三十年的期刊瀏覽過一次,便閒少翻閱,此回適逢水金九纜車爭議,再次將金銅月刊翻出,心裡不斷閃過,臺灣的黑部立山的想像,低碳運輸才是符合環基隆山週圍的運輸體系。端看前縣長的藍色公路加海陸空的水金九計劃,頗為空洞不切實際,藍色公路在東北季風及雨不停歇的瑞芳地區,試想有多人會優先考量從臺北搭捷運到淡水經由藍色公路造訪瑞芳,有著氣侯及季節的問題,如此鉅資投入的規劃,實令人丈二金鋼摸不著頭緒,覺得擬計劃的人應是要來這住個一個半月,能『稍微』體會礦山文化後再擬計劃,紙上談兵的設計,只是徒然,專業仍需考量特殊文化背景及在地特色,方能發揮其專業,更何況纜車計劃得停車於水湳洞,水湳洞停車場的容納量也是有限,配套不足的纜車計劃,無法發揮極緻,也是浪費國家公帑,所以恢復水八線及輕便鐵道的運輸計劃,才是整套完整的運輸體系,在金銅月刊第九十一期內的一篇散文便敘述了水八線行駛年代的風情,在此分享此篇散文。

三等兵從軍記原文

當我接到瑞芳鎮公所發給我XX梯次的勤務召集令時,離入營僅數日了,好在家中無後顧之憂,於是欣然應征,隨即向公司報告,一面交代公事,一面整頓行裝。X月XX日依時照召集令所指定地點前往金瓜石車站集合,各應召員已陸續到來,多半是我們『新店軍校』(第x期國民兵訓練營)同期受訓的國民兵,相見不免寒暄一陣,專車已為我們這一群『準阿兵哥們』升火待發。送行者稀稀落落,沒有像常備兵那般熱鬧。鎮公所派來的接待人員發給我們的臨時符號,一種是紅色的,一種是藍色的,我們金瓜石的,大都是紅色的,而我的則確是藍色的。時間一到,魚貫上車,踏上征途。車至瑞芳小憩,在鎮公所樓上領了五塊錢的旅途餐費,又換車至基隆火車站集中。時近中午,各地應召員也陸續到齊。在基隆,有半小時的自由活動,適值傾盆大雨,不能出車站一步,想覓口吃的都沒機會。此時民防部隊接兵人員到達,分別列隊點名,索看召集令與身份證,於是紅藍符號各自西東,持紅符號的,再由公路局汽車轉送金山、萬里一帶營地,我們持藍色的,則另乘市公共汽車直駛本公司專用鐵道八尺門車站,防地為水南洞,一聽不勝躍雀,結果是兜了一個圈子,由公司的西門出去又轉回了公司的東門。這回,坐的是公司小火車,並承八尺門事務所劉主任備餐招待,回到家裡來了,到底是一切都不相同

從金瓜石至水南洞,僅兩公里半,平常坐車也不過十餘分鐘,而這次竟繞了一個U型大圈子,足足費時四小時又三十分鐘。在細雨濛濛中,走向分隊部報到,經點名分配營地,我被派在第X小隊,駐隊水南洞,其他各小隊,則由各小隊長率領,怱怱開赴各防地。我們第X小隊,共有七人分為二組,一組三人駐草山,另一組四人駐分隊部,我則屬於後者。我們的小隊長,官拜上士,若在國軍部隊中,可當副排長,而現在只帶國民兵七人,實力未及一班,我真有點兒替他委屈。是日午後三時正,脫下來時裝,換上了二尺半,一變而為民防戰士,心中別有一番滋味。 同組的四人中,只有一人受過四個月的補充兵訓練,一人為甲種國民兵,我和另一人,則只受過十七天的乙種國民兵訓練,不要說作戰經驗全無,就是立正,稍息等基本動作,也多忘得乾乾淨淨,現在重新應用,不免感到腰酸背痛,處處難受。

我們這次勤務召集,時間僅一個月,武器也比不上鄰近國軍,伙食費,雖說是和一般部隊一樣,但起初幾日,總覺吃不慣,而最使我傷腦筋的,是每日必作的內務整理與武器保養「擦槍」。據老戰士說,一個部隊的好壞,可從其內務與武器方面來考察。內務整潔的部隊,一定軍紀嚴明,武器保養得好,則不致臨事手足無措,這都是經驗之談,我想該是對的,可是事情一認真,也就更令人感到頭痛了,有興趣就在旁看看,否則可閱覽什誌消磨時光,除了結業那天,教宮為我上了子彈放過不槍以外,從未摸過槍械。所謂內務整理,更是一竅不通。至於本大兵在家時,每天日出三竿始行起床,漱洗完畢,已到上班時刻,那管得了什麼被褥床單,所有內務,統由內子總管,從未過問,這就難怪對於軍營生活感覺不慣了。入營次晨,六時即行起床,小隊長教我們內務整理,首先示範,他把每條氈子摺得四角方方,大小劃一,和土木工程師照圖樣尺寸製造出來的,簡直沒有差別,可稱專門技術。這雖是一件不費什麼力氣的工作,卻需要相當熟練,所以每天早晨工作分配,我寧願作些擔水清理環境掃除場地等苦差司,上身尚可遮體,褲子則全是空前絕後臭氣四溢的陳年古董,經過親手縫補洗滌,始行穿起,對鏡一照,卻也像個兵士,於是我們皆以「三等兵」自稱,概因武器服務皆有遜於二等兵,正與我們的經驗任務相符也。

在入營那天,分隊長告訴我們這批三等兵,平時所負任務有五:(一)海岸監視。(二)沿海地區之搜索巡邏。(三)情報傳遞。(四)滲透潛入匪徒之捕捉。(五)發現大部匪軍侵犯時之鳴警與報告。此外,又講了一些軍人守則及禮節。從此水南洞一帶的海防,都由我們這批三等兵日夜不休地警戒著。凡海上來往船隻,沿海行人,甚至一草一木,皆在我們監視之下。每逢星期例假及民間拜拜節日,尚須夜間巡邏搜索。從水南洞至鼻頭,急行軍一小時半,月黑風高,沿途皆崇山峻嶺羊腸小徑,偶一不慎,即有葬身魚腹之險。戰時尚須協助國軍輸送彈藥軍糧,共同消滅敵人,任務自覺相當重大。
經我們四人小組商量決定,每人每日,白天,白天夜晚各擔任衛兵一班,每班三小時,白天以自動自發為原則,到班自行輪換,夜晚則到班前五分鐘由守哨喊醒交換。從此日夜與海為伴,海上風光得以儘情欣賞,晴時風平浪靜,海天一色,一旦狂風怒號,海濤洶湧,好像要把大自然整個吞沒一般。而當朝陽初昇,海面銀光燦爛,天際雲海萬端,空氣清爽新鮮,又使人胸襟為之大開。夜晚魚舟出海作業,星羅棋佈,馬達隆隆,燈光閃閃,倍增美妙。但願這一群辛苦的漁家郎,皆能如願以償,滿載而歸。讓我們也買些新鮮魚,打打牙祭。我為他們禱告,也為自己欣歡,如此朝夕相處,一個月很快地就過去了,於是又有另一批新三等兵,來接替我們的任務。

水八線思想起

這篇文章雖是臺金公司內筆名為雨的員工,於四十八年攢寫之散文,令我們回想起濱海公路未通的年代,水八線肩負著水湳洞到八尺門重要運輸的一頁,作者從金瓜石搭著公路局的專車經瑞芳到基隆繞一圈後,最後又抵八尺門搭著臺金公司的水八線重回水湳洞下部隊,而作者下部隊後,其活動範圍的水湳洞至鼻頭,現今有著方便的濱海公路,但當年卻是只有羊腸小徑,在那個年代,沒什麼人在提南雅奇岩及海狗岩,生活及工作是那個年代關心的事。
民國五十年四月八日前,水八線為臺金公司的762公厘專用鐵道,其後臺鐵開始興建1062公厘的臺鐵軌道從瑞芳至深澳段,民國五十五年再興建至濂洞站,水八線的762公厘五分車仔也改為臺鐵的1062公厘火車,直至民國五十九年762公厘的鐵軌全部拆除,水八線的運輸任務由深澳支線取代,不再經由八尺門的倉庫轉運至基隆港,客運及貨運的功能全由1062公厘的臺鐵火車全面替代,而水八線為臺灣唯一濱海鐵道支線的前身,進入臺鐵時代,客運運輸直至民國七十八年八月廿日止,不論是水八線亦或深澳支線的年代,雖然地方發展隨著礦業沒落,以致地方出現逃亡的人潮,陸續遷出,水湳洞現在的人與瑞芳市區關係仍然緊密,物資仍是由瑞芳採買,只是由陸運的基隆客運來替代,曾經水湳洞與金瓜石的密切關係年代,是藉由無極索道及斜坡索道串連金水兩地,如今不復見,倘若未來的某一日,水八線再度恢復客運業務,也可改善現今水湳洞至瑞芳的交通現況,畢竟各礦村的沒落,也造成到瑞芳來採買的不便。
時值基隆海科館於近兩年內營運的時刻,深澳支線也經過兩年整修的差不多,並於4.2K處新設置海科館站,然而在4.2K以前是無法欣賞到海岸景觀,深澳支線最重要的是經過三個隧道後,進到建基基路這邊才可以真正的見到海景,目前八斗子(4.6K)→深澳(6.0K)→瑞濱(7.5K)→海濱(8.6K)→濂洞(12.3K),一直都只是立委的質詢及宣傳稿之一,期盼在不久的未來還可以再度買到這麼一張車票,甚至再買到濂洞站,希望新北市都會區的三環三線外,在瑞芳地區能有著這麼一段水八線及輕便道,串連著瑞芳的濱海漁村及黃金山城,讓全臺民眾進到瑞芳可以多利用低碳運輸,不致又再度淪為口號。

瑞芳懷舊的老車票(一)-火車單程車票
78/08/20瑞芳後站到海濱站(普通車,票價六元)

金銅月刊第九十一期P11-P12






回應

瑞芳-文清的家鄉。在瑞芳各個角落包含九份,金瓜石,水湳洞,猴硐,三貂嶺,南雅,鼻頭角,深澳等地,只要在這些地方打開任何一扇窗就如同一幅美麗的畫呈現在您眼前! 在此也紀錄這曾經輝煌的礦業小鎮之公共議題!並分享瑞芳在地元素包含古道,礦坑,神社風貌,礦業後新生的景點,以及登山健行活動!

關鍵字
瑞芳影像氣侯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研究資料連結
關於文清








大瑞芳
瑞芳市區











東北角



瑞芳的二三事
瑞芳情報網中網
瑞芳在地情報社區金瓜石公共論壇大瑞芳九份猴硐藝文活動水湳洞瑞芳市區鐵道四腳亭瑞芳老街交通文化資產深澳東北角三貂嶺菁桐基隆客運生態基隆雙溪新北市議員林裔綺登山健行黃金博物館瑞芳收藏鼻頭角宗教文資更正平溪交通政策公車選舉十分貢寮瑞芳社大立法委員黃國昌瑞芳區公所南雅地圖文化資產-古蹟迎媽祖水利建設深澳灣新北交通局瑞芳全紀錄攝影會礦業索引more
FB留言框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