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02151煤山煤礦災變廿七週年記述



九份煤山煤礦災變廿七週年記述

九份,礦業史




ivr


七月十日,這個日子曾經是瑞芳地區也是臺灣礦業史上最大礦災的日子,就在民國七十三年的七月十日中午十二點四十分,一場死傷人數最多的礦災,發生在九份基隆山腳下的煤山煤礦,九份地區大多數的人都只知道是有金礦挖掘,其實九份附近以基隆山系為主都是以煤礦為主,在礦業的發展以來,煤礦坑發生的災難比金礦坑的災難更為頻繁,所以對於礦工而言,更是危險度較高,而這場最大的礦災,也間接促成日後煤礦停產的重要因素之一。

曾翻閱中國時報、聯合報七十三年七月十日之後的各版,皆是刊載著煤山礦災的照片,由於災變是起火燃燒,所以濃煙瀰漫,整個山區人群聚集下,經過了夕陽的斜照,現場是一片愁雲慘霧,濃厚的淒慘氣氛籠罩著整個畫面,看了就很心酸,不經令人想深入瞭解,為何如此有規模的中型礦坑也會發生此等工安事件,雖在日後調查指出礦工進出礦場均未佩載一氧化碳自救呼吸器,否則就不會有因一氧化碳中毒而死傷數這麼高,而成為全臺最大礦災之事故。

煤山煤礦災變概況
災變經過
於七十三年的七月十日中午十二時四十分,在第二段斜坑(又斜坑)右二片壓風機房起火燃燒,從機房處底下全坑受災,事情的經過在四十分發生之後,第三段斜坑(再斜坑)的安全管理員王先生,聞到有煙味,發現是從又斜坑的壓風機房冒出,便與機電安全督導員李先生三人,先以滅火器及水管引水直接滅火,卻徒勞無功,於是電急告知坑外支援,此時於坑內共有頭班及二班礦工連同坑內安全督察員共計一百廿五人,受困於起火點及以下的各工作場所。
下午一點卅分時,礦務局瑞芳保安中心接獲通知,才動員各地煤礦救護隊支援,但因起火點的上方坑道也都是濃煙密佈,且發生落磐現象,致坑道堵塞,所以搶救隊得要滅火、堵烟清落磐又得對抗濃度達1000PPM的一氧化碳方可推進,直到隔日清晨四點,才推進到起火點,並封閉該機房,繼續往下推進搶救其他受困人員,更由於坑道內電力設備已中止,也無抽風及送風設備,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下,終於在四點廿分時,推進至又斜坑底,搶救出第一批的受難人員七名,但其中三人已經死亡。
救難隊直至七月十八日清晨五時十分,運送出最後一名罹難者,搶救團隊經歷八天的努力終告結束。

災變原因
八月十一日由各單位組成災因鑑定小組,開啟火災現場勘驗
八月卅一日鑑定小組公佈災害鑑定報告
因又斜坑右二片壓風機房坑壁落石擊傷220V電線,發生連續性之短路電弧,導致旁邊變壓器負載電流劇增,絕緣油起火燃燒,並延燒至附近機電設備、油漬,而發生火災,而機房看守人未能第一時間處理撲滅,以致含有濃厚的一氧化礦之濃煙漫延坑道,且循通風系統流竄至各作業場所。
另外受困的一百廿五名員工,未依規定佩帶一氧化碳自救呼吸器,導致一百零三人受一氧化碳中毒、窒息死亡,另有廿二人受傷。

煤山煤礦簡介
煤山煤礦位於九份與瑞濱間,礦區地址為新北市瑞芳區濱二路29之3號(發生事故時為臺北縣瑞芳鎮濱二路29之3號),北35鄉道1.4K處。
民國47年至52年為基山煤礦經營
民國52年至69年休工
民國69年由煤山煤礦公司經營,礦業權所有人為簡士成先生,員工約200人左右,月產能4,500公噸,採用三段斜坑開採,煤層厚度0.3至0.8公尺,深度斜距2,200公尺,開採石底層(中部含煤層)本層煤。

煤山煤礦災變後的影響
在相關的礦災記載會發現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於民國七十三年的三場煤礦礦災都是發生在中午時刻,死傷皆為歷來之最,中午時分為首班及二班交班時刻,為坑內最多人的時間,才會有如此慘重的傷亡人數。
土城海山煤礦:73/06/20 12:50 死亡 74人 受傷3人
九份煤山煤礦:73/07/10 12:40 死亡103人 受傷22人
三峽海山一坑:73/12/05 12:50 死亡 93人 受傷2人

煤山礦災之後,同年的八月八日,行政院也頒布了臺灣地區煤業政策,以礦業安全優先,並且符合經濟效益的政策,也因為七十三年的三場鉅災,自七十三年起,政府便透過更嚴格的安全法令於七十五年公佈新版的礦場安全法,以強力監督礦業的安全,自此三場大災難之後,也再沒有如此規模之礦災,政府在法令面的嚴格外,也積極的輔導礦業公司轉型收坑,並逐步解除燃煤進口的政策,各種政策面的轉向,從七十五年至九十年間的煤礦業,終於在裕峰煤礦的收坑,煤礦業終於走入歷史。

煤山煤礦災變後的省思
曾在八十八年的七月份也是發生礦災的十五年週年,煤山及海山礦災的罹難者家屬曾向監察院陳情,社會愛心的基金動向不明,回顧於七十三年煤山災變之後,臺灣省政府曾發起愛心捐款,至當年的八月卅一日,總共募得新臺幣二億9,723萬9619元,此筆善款後比較詭異的是先由國民黨臺北縣黨部發放,在黨國不分的年代,的確如此處置,沒人敢說什麼,而之後也移交由臺北縣政府處理此筆善款,理論上由政府部門處理,至少比較公正,但似乎也沒好到那去,不論什麼顏色執政的臺北縣政府,似乎都是一樣連礦工家屬的錢也不好好處理,善款也發越少最後停發,帳目不明,其實回顧礦災發生,大官作秀喜歡到災難現場,其實就留給救難隊即可,但大官愛到現場給媒體拍,從以前的照片也都可以發現,現在亦然,其實最令人不捨的是,大官愛作秀外,募得善款未能用得其所,更是令人所不齒,煤山礦災募得的善款與現在發生各型災難的善款,公部門皆無一完整體制來對待,社會的愛心始終無法作最有效的運用,回想如果那個年代,諸如向慈濟這種組織可以早點起來,或許可以解決些這部份的問題。
回顧礦業發展史,礦工曾是臺灣最艱辛的一個族群,多少的業主,靠著礦工的辛勞成就而取得政壇的地位,也有多少民意代表靠著替礦工發聲,聲稱礦工子弟為礦工打拼也取得政壇一席,也多少的業主靠著礦工賣命錢,而留給其子孫土地作資產管理,但這些礦工問題種種的種種,這群人不見其聲音,礦工走了,留下了更無助的遺眷,連最後一筆社會上的愛心捐款,也被政府部門帳務不明的情況下,而不了了之,實在令人發想。
再看看仍存活著的礦工們,其實也不好過,多少礦工至今仍有許多職災遺留,雖然瑞芳自七十九年後煤礦也相關封礦至今,現今仍有許多的老礦工,仍是社會上最弱勢的一群,權利無得主張,只能在此留下此段紀錄,讓大家還有印象這曾是瑞芳某個角落發生的大事情。
此篇的兩張照片分別為100/07/10及96/11/11所拍攝的,雖然今日已是廿七年後災變週年日,如今礦區外已有保全嚴加看管,看著北三十五鄉道上一點四公里處的兩座礦業遺跡,只是聽著水聲豐沛的流逝,彷彿將過往種種完全抹滅,不留痕跡,藉由舊報紙、臺灣礦業史等極少數資料拼湊下,試圖將全貌找出,也希望此篇能清楚交待當年的事情,除了慰祭在瑞芳死難的這群長輩們,更希望大家能共同關心礦區新生後的種種問題外,工作方面更需留意工作安全及勞工權益的基本知識
煤山煤礦相關影音資料
臺視1984.07.10瑞芳煤山煤礦災變新聞影音

 

回應

瑞芳-文清的家鄉。在瑞芳各個角落包含九份,金瓜石,水湳洞,猴硐,三貂嶺,南雅,鼻頭角,深澳等地,只要在這些地方打開任何一扇窗就如同一幅美麗的畫呈現在您眼前! 在此也紀錄這曾經輝煌的礦業小鎮之公共議題!並分享瑞芳在地元素包含古道,礦坑,神社風貌,礦業後新生的景點,以及登山健行活動!

關鍵字
瑞芳影像氣侯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研究資料連結
關於文清








大瑞芳
瑞芳市區











東北角



瑞芳的二三事
瑞芳情報網中網
瑞芳在地情報公共論壇社區金瓜石九份大瑞芳猴硐藝文活動水湳洞鐵道四腳亭交通瑞芳市區瑞芳老街深澳東北角文化資產三貂嶺菁桐生態基隆雙溪登山健行新北市議員林裔綺瑞芳收藏鼻頭角宗教黃金博物館平溪公車選舉十分地圖貢寮瑞芳區公所文資更正南雅立法委員黃國昌深澳灣迎媽祖礦業水利建設交通政策員山子分洪道基隆客運桐花瓜山校友會新北市政消防more
FB留言框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