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要塞Macross Frontier @ 今天我們上京去!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手癢點一下
  • (1)現在根本是當不成漫畫家、插畫家跟小說家的廣告腳本師。
    (2)本部落格不少文章文不對題,字數多到沒人想看,幾乎無人能及,不少偏頗或是激烈的言論,幾乎都是我的黑歷史,我也懶得刪除,不太會再回應,如有冒犯之處敬請見諒。
    (3)所引用之任何圖片為原創作者及所屬公司所有,用途為無償之知識交流分享報導之用;其餘為本人創作,嚴禁任何形式之嫖竊智慧財產權盜用行為。
    (4)本部落閣因故幾乎成停擺狀態,希望這狀況早點改變,感謝到訪的各位。

  • 點了會後悔





  • Powered by Xuite
  • 手癢點兩下
  • 噗浪微網誌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Re:[プラダ トート],By プラダ トート 於2013-07-14
    Re:[レイバン ウェイファーラー],By レイバン ウェイファーラー 於2013-07-13
    Re:[雙面騎士 Chevalier],By 天竺葵 於2009-05-01
    Re:[火影忍者...你被我唾棄了! 魯魯修萬歲...],By 不斷滾動的石魔 於2008-05-26
    Re:[讀者迷思],By 東方文集DungFang 於2007-06-19
    Re:[沒得看和不屑看],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07-06-13
  • 關鍵字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初音ミク點唱機
  • 感謝推薦
  • 200811241232超時空要塞Macross Frontier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Macross Frontier

    「我、我想要飛上真正的天空。」
    「這一個狹隘的虛假人工天空,真是叫人難受得要窒息。」
    「一個人,是無法飛翔的……」

    「好好記住吧!像我這麼好的女人,哪裡找得到啊!」

    「……這是你的舞蹈嗎?」

    「聽我唱歌吧——!」

    「這簡直是明美啊!」
    「不,應該是巴薩拉吧!」

    「大家擁抱吧!直到銀河盡頭!」

    「那是……情歌呀。」

    「人、正因為孤獨……才會去愛人啊——!」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啊!」

    早乙女阿爾特是Macross Frontier美星學園高校飛行學科學生,夢想是飛往無際的天空。
    一次偶遇在中華料理店打工酷愛歌唱的的蘭花‧李,也邂逅正進行銀河巡迴演唱會,被稱之為「銀河妖精」的暢銷女歌手雪露‧諾姆

    兩位女主角與阿爾特似有若無的感情互動,蘭花以及雪露情不自禁的都愛上阿爾特。
    但是毫無個性的阿爾特直到後面才明白兩人對於他的迷戀感情,阿爾特才有覺悟到他最後始終必須有所抉擇。

    在一次事件中,意外發現同學米謝爾.布朗路卡.安傑洛竟然是特種部隊S.M.S隊員,而阿爾特到底是真心為了想成為飛行員,還是逃避享譽歌舞伎盛名的家譽責任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便入隊。
    這在蘭花的兄長奧茲瑪眼中不過是小孩子家家酒般的不知長進隨波逐流。

    夢想在舞臺上歌唱的蘭花,因為阿爾特的鼓勵之下確實的朝目標前進,後來因緣際會之下參與電影「鳥之人」演出一炮而紅,終於成為暢銷女歌手——一個最閃耀的新星。
    本來與蘭花類似姐妹關係的雪露,卻因為幼年被葛蕾絲當做V型傳染病實驗而病發,使得演唱事業中斷。

    故事一開始就出現懂得進化免疫新型武器傷害的不明生命體Vajra不停攻擊Macross Frontier,後來意外發現蘭花的歌聲似乎對於Vajra有著抑制的作用,蘭花身價頓時更是水漲船高,成為猶如Macross Frontier的希望歌姬。

    蘭花本身擁有四分之一傑特拉帝人血統,是11年前第117次大規模調查船團遭Vajra襲擊的倖存者。 其母親蘭雪‧美在研究Vajra時罹患V型傳染病並生下她,使蘭花成為人類和Vajra細菌的共存者。
    蘭花歌聲可以影響Vajra的秘密在於Vajra是屬於全而一,一而全的整體式存在,蘭花可以自己的精神波動影響Vajra的狀況,於是被軍方利用為對付Vajra的重要兵器。
    同時間病發的雪露失去了舞台,也被人們逐漸的遺忘。
    本想隱忍病情的她受到阿爾特的關心,雖然明白這像極了同情,但是只會嘴巴上逞強沒問題的自己,最後還是幾近崩潰。

    最初僅為了守護蘭花的初衷而加入S.M.S的阿爾特,因不知道是出於戀人未滿的愛意或是同情——雖稱不上優柔寡斷,但是卻毫無任何具體行動的阿爾特,終於想要選擇守護雪露,但是卻被看清自己的雪露斷然拒絕。
    於此同時感到自己在戀愛上完全挫敗的蘭花,因為發現飼養的寵物小愛竟然是Vajra的幼蟲銳變,加上親哥哥布雷拉‧史提恩(當時彼此不知有血緣關係)的說服,
    蘭花同親哥前往Vajra的母星,試圖朝自己的真正應該進行的目標前進。

    因為Vajra大規模破壞Macross Frontier使得剛經過(當時未被揭穿)政變的Macross Frontier不得不趕緊前往新的世界,而他們決定的地點正是Vajra的母星。
    受到身為Galaxy網路集合體的葛蕾絲蠱惑蘭花,認為必須守護Vajra的母星而向身為入侵者的Macross Frontier迎戰。
    此時Macross Frontier被身為原為人類救星的蘭花歌聲影響而威力進化Vajra打得一面倒,但是本來脫離 Frontier軍方的S.M.S在此時回歸戰線,並且雪露執意以病發才能發揮對Vajra影響的虛弱身體進行歌聲最後作戰。
    ——於是極度少見的超銀河宇宙歌聲大戰就此展開。(彼此傾輒的宇宙歌聲大戰並不只本作獨有,不過這種手法也算罕見。)

    但是畢竟屬於因後天V型傳染病才擁有影響Vajra的力量,雪露的精神波動始終抵不過猶如Vajra小公主的蘭花與身俱來的能力。
    在彼此間的超銀河音樂大戰時候,葛蕾絲終於與Vajra的女王合而唯一,蘭花頓時成為不需要的存在。
    而在阿爾特與奮起的雪露心靈召感之下,蘭花拾回本性,布雷拉也因為戰鬥中彈而清醒。

    雪露與蘭花開始同樣的史無前例音樂歌聲大反攻,再加上勇到飛天的阿爾特加改造人布雷拉的雙劍合壁,取得全銀河網路控制力量的不敗葛雷絲,竟然就在激昂的音樂歌聲中被阿爾特狠狠的轟爆。

    Macross Frontier終於進駐Vajra的母星。
    人類的未來…或許將與Vajra和平相處……


    一直處於弱勢自卑的蘭花,如今終於確實的得到像夢想前進的勇氣,甚至被美稱為可以在苦難中帶來希望的希望歌姬。
    如今終於成長到與自己的心中最愛的偶像雪露取得同等性的地位,並且絕對有本錢一較高下……
    ——不管是歌唱,或是戀愛。

    由自身不懈努力,一步一腳印得到銀河妖精的歌姬美名,到失去一切舞台甚至生命幾乎消逝的雪露,決定從大家的絕望中為大家帶來勇氣的歌唱。
    如今不僅從谷底爬起,讓大家見識到她的堅忍毅力,從表面的偶像歌手跳脫到一個極具生命力內涵的實力派歌手。
    亮麗的外貌卻有更加有著十足十的自信,歡迎接受成為自己這輩子最強對手的蘭花的挑戰……
    ——不管是歌唱 或是戀愛。

    最後阿爾特始終沒有對雪露或是蘭花其中一人做出抉擇,三角關係的曖昧戀情只在於阿爾特終於發現兩個女孩對他的重要性。

    ——由戀愛、友情、星球交會之超銀河愛情故事還沒完畢,真結局還請掏腰包進電影院看劇場版來續貂這份感動。


    這部超時空要塞系列25週年紀念的特別作,從廣告開始打出就十分讓人期待。
    結合歌聲、愛情以及空戰三大要素於一身的超時空要塞系列,是陪伴很多人成長的共同回憶,就猶如很多人一樣是看著鋼彈而長大一般,在所有機器人動畫中,最有教人印象深刻的音樂歌唱,也僅此一家。
    初代Macross中的林明美最膾炙人口的歌曲「愛‧還記得嗎?」,更是成為動漫歌曲中屹立不搖的一首經典名曲,在最後凶險危機的戰場之中,傑特拉帝人男性、女性與世界僅存的人類彼此間的戰爭,卻出現一個女孩試圖以歌聲撫平戰爭——這一種超現實的浪漫更是教人醉心。
    而在初代Macross故事結束之後,初代Macross故事中的戰鬥技巧超越一条揮的天才駕駛員馬克斯米利安.吉納斯成為後來的Macross 7號艦長,全新的Macross故事再度延續。
    馬克西米利安的女兒正是大家所知道的米蓮.吉納斯,而這位喜愛歌唱的女孩的樂團主唱夥伴更是歌聲傳誦至今的熱氣.巴薩拉
    Macross 7的故事主軸完全抽離愛情的部份,(或許該說淡化,因為劇中畢竟有著米蓮對巴薩拉與卡姆林的愛情煩惱——當然卡姆林與婚約者米蓮帶有好感,不過巴薩拉對愛情一點興趣也沒有。)而音樂性更是破天荒的改為西洋搖滾路線,初代Macross中明美的歌聲似乎平息戰爭,但是實際上戰場最終始終存在著飛彈這一個殺人兵器的事實而終結戰事;而巴薩拉的歌聲卻是完全顛覆大家的想法,一昧自顧自的歌唱,試圖傳達心聲給所有一切事物的青年,即使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始終不願意擊發任何彈藥——即使他所駕駛的「VF-19改」是當時最新型的機體。
    最後執著得像個傻瓜般的巴薩拉,終於將內心的熱情傳達給原始惡魔,使其可以自給自足,Macross 7的劫難終告結束。
    後來經歷十多年,Macross Frontier朝宇宙盡發,新一代的歌姬雪露.諾姆與後起之秀蘭花.李,再加上夢想翱翔天際的阿爾特,Macross系列故事經過25年的進化,叫人眼睛捨不得轉開的最新故事就這樣展開。

    Macross系列的故事,如果真的要詳細介紹,那內容可是龐大的嚇人。
    不僅僅是上面提到的這三部,這系列動畫版本還有好幾種,Macross ZERO、OVA以及幾部電影版也未缺席過,(還不包括美國取得版權改編的『太空堡壘』系列。)而且遊戲也是推出過好幾款,更往論其他的周邊產品,而動畫遊戲中的歌曲音樂也推出很多版本的專輯。
    (當中不得不提的是任天堂曾經推出過的STG『超時空要塞』,記得小時後我頂多勉強玩到第二關還是第三關,後來老是因為血條自動噴光陣亡,或是直接被雜魚射爆,而且變身人形機體只有畫面行進變慢,根本沒增強火力,實在沒啥優勢。而很多年後我才知道遊戲的配樂就是Macross中的名曲『小白龍』。)

    初代Macross教人動容的三角戀情,也是曾經讓很多FANS看得感到頗多感觸,與菜鳥機師一条輝邂逅Macross偶像明星的林明美陰錯陽差的彼此分離,輝與上司早瀨未沙在荒蕪的地球同甘共苦促進感情,在最後輝決定選擇表面堅強,實則內裡溫柔的未沙,受到情傷的明美選擇為了歌唱而歌唱,雖然失去輝的愛情,但是得到世界的掌聲。
    而Macross 7的導演方向更是教人完全的耳目一新,雖然一開始也是有不少人頗有微詞,但是那最後貫徹始終的以歌聲傳達感情,卻是純粹的教人感動。
    記得當年初次從電視上看到Macross 7的預告,讓當時沒什麼好看卡通的我感到眼前一亮,不過那時候是因為看到會出現機器人而感到興奮,並不曉得這是一部什麼作品。
    當時的我對於歌曲音樂是一點都不感興趣,甚至有些厭惡,這不光是對於日本歌曲而言,還包括當年台灣的流行音樂。
    (在我的印象中,當年的小學同學們本來都是一同玩樂、一同討論遊戲,但是其中就開始有幾位同學似乎以學習大人的歌曲而感到驕傲——就像不少人少年時期愛模仿成人抽菸喝酒,認為這樣既帥氣又有宣示自己成長的自我滿足成份存在。
    (當時有一位原住民同學愛模仿抽菸,然後每次狂咳嗽得要死,卻還虎爛說自己的肺不好——如果肺不好,那應該別抽菸了吧!在那裡死撐會比較帥氣嗎?)
    在當時家裡並不聽所謂的廣播,也不可能去買什麼錄音帶,所以聽到那些同學的自我滿足歌唱炫耀,不知不覺中讓我起了反感,而當時也深感太多歌曲不外乎愛情跟悲情要素,所以更對歌曲沒什麼興趣——雖然我是喜歡歌唱,但是小時候被教導不能愛現,或是唱得差不能吵人云云……。
    久而久之,在不知不覺中更是被壓抑這份對歌唱的興趣——諸如此類這種被壓抑的錯誤教育,其實對我也是種影響深遠的、難以抹滅的傷害,相信很多人小時後都可能有著某些才華,但是卻因為大人無知的教育而壓抑,然後逐漸的忘卻,這實在是一種教人難以發覺的恐怖偽善、錯誤教育
    突然想起一個例子,在我年幼的時候,我其實可以雙手開工的同時書寫,而且左手以及右手都可以使用剪刀,但是卻被教育成禁止使用左手,使得我日後少了可以雙手同時並用的特長——現在我僅能勉強使用非慣用的左手畫抽象畫,但是要我做精細的動作,卻非右手不可——這是不是一種能力喪失的遺憾?)

    話題拉回來,當時的我對於歌曲是頗為反感,但是我卻因為劇中巴薩拉對於歌唱的執著而深深感動著,巴薩拉的歌曲原唱是福山芳樹,正因為福山芳樹那種超級高亢清新的嗓音讓我踏入聽日本歌曲的境地——雖然當時我所買的錄音帶也僅此一家就是了,不過我也開始一點一點的會去欣賞其他動畫的歌曲——雖然當時台灣的流行歌曲我仍是不屑一顧——但是雖說不喜歡流行歌曲,也沒特別去練過,但是往往曾聽過的曲子,只要有歌詞卻也能輕易上口。(福山近年的嗓音已經不復當年的清新,雖然已經略帶沙啞,不過卻是更具狂野豪邁的味道。)
    (福山芳樹目前來台三次,第一次的時候是找不到伴可以一同前往參與,然後又錯過買票時間;第二次則是台大體育館的JAM Project演唱會,我終於可以一窺我心目中唯一屹立不搖的唯一偶像——個人對偶像明星從來都沒有任何一個讓我感到熱衷或是非常喜愛,到現在也僅此福山芳樹一個而已。
    福山芳樹於2008年11月的台北演唱會,我更是非常的想參與,但是無奈我已經站在金石堂的櫃檯買票,卻因為購票系統似乎遲緩,櫃檯小姐重新開啟兩回,始發現門票已經被搶購一空——當時時間7點6分,我2分就站在櫃檯頭一個購票,只因為系統遲緩而喪失門票,當時讓我在櫃檯前有點不知該做何表情為好,櫃檯小姐也只有很尷尬的等著我有所反應……不過我即使非常熱愛福山,但是我死也不會去買黃牛票,讓網路蟑螂多賺一手的蠢事,我可幹不來。
    ——據網路討論區描述,似乎5分鐘內就賣個精光,推測可能跟在巴哈姆特有宣傳以及不足500的過少票數有關。
    (猶記得當年華視播出「灌籃高手」,而中視撥出「超時空要塞7」,當時我正在畢業旅行,班上同學不分男女搶著電視收看「灌籃高手」,而僅有我與另一位自以為是又愛趁機落井下石的同學到隔壁房間觀看「超時空要塞7」,當時好像已經快到故事尾聲——還記得當時同學言談間在嘲諷「超時空要塞7」為一個男主角在戰場上隨便唱個歌就打贏戰爭,然後大家哄堂大笑的智障笑點,這在當時的我耳裡,基於喜歡該作品,但是卻也實在是無力反抗的狀況——雖不致有無法保護心愛東西的悔恨感,但是卻有一種你們這些蠢人豈會明白傳達箇中道理的反抗意識。附帶一提,當時電視新聞正撥出藤子‧F‧不二雄過世的新聞,讓我感到有點遺憾的是當時並沒有好好的看完報導。)

    Macross系列的劇情設定架構,在經年累月之下已經異常龐大,每個系列或多或少都有些相關聯的地方,而每個系列似乎都以不同的比重來詮釋歌聲、愛情以及空戰的元素,在同一個世界關,不同的時空,出現不同的角色,進行不一樣卻類似的故事,彼此之間的對照既無關,卻又相似,但是相似卻又不同,實在很是耐人尋味。

    最新作的Macross Frontier看得出是要以非常的企圖心,製作最教人感到經典的故事。
    阿爾特進入S.M.S隊伍的狀況,以及與蘭花邂逅的時間點正好都是發生戰事,與一条輝跟林明美的相遇也頗多類似之處;一条輝有著前輩照顧,對照現在阿爾特也有一個宛若大哥的隊長奧茲瑪;明美參加Macross選秀,蘭花也參與明星選秀——雖然細節上是完全不同的,而且大膽加入的銀河歌姬雪露更是超級搶眼。
    不過因為一開始習慣巴薩拉的男聲搖滾歌唱,雪露一開始的歌曲其實讓我聽得有點不太順耳,但是多聽個幾回就會發覺這不愧是專門選為銀河歌姬的歌手演出。
    雪露歌聲原唱為May'n(中林芽依),同樣也是從超級眾多的競爭者中奪得冠軍的實力派,她那獨特的唱腔越聽越讓人感到有種不可思議的特殊情調,而且嗓音屬於會讓人印象深刻的類型,這對於成為一個成功的歌手來說,獨特性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蘭花則是配音以及歌唱都是由同樣眾多選手歌技競賽脫穎而出的中島愛來詮釋,身為新人的中島愛最初的配音其實頗為生澀,而且她也是屬於嗓音特別的類型,一開始看到蘭花的那種臉蛋再加上這樣的嗓音,其實給人一種有點錯亂的違和感,而且中島愛的歌聲雖然不算差,但是天生對於歌曲的掌握度跟May'n相較之下確實略遜,不過這恐怕也是由於兩人在設定上都屬於歌姬,所以才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比較一下。
    不過中島愛在詮釋名曲「愛‧還記得嗎?」卻也盡顯溫柔的微風印象,並非原唱飯島真理那種帶些絲微悲情的味道,而且在作曲風格極多變的菅野洋子手底下,中島愛及May'n成功的以角色的立場來盡情的詮釋歌唱——宛若灰姑娘般的蘭花,最初生澀害羞到後來的勇氣自信;最耀眼閃亮的新星雪露,最初的亮麗到最後的內斂,由歌曲中逐漸增加的曲風似乎都可以看出與動畫進度些許的雷同感。
    到後面的雙歌姬合唱數支歌曲以及組曲,再配合震撼的宇宙大戰,更是教人感到熱血沸騰,兩位不同屬性的女主角(強氣御姐屬性?弱氣妹屬性?)最後的夢幻合唱比之前故意向阿爾特獻媚的情歌獻唱,還要有種更有深度的味道。

    而專輯裡面坂本真綾與中島愛、May'n的合唱更是教人意外的驚喜,本就屬於多方面演出頂尖藝人的坂本真綾在歌曲中的詮釋更是教人無法遺忘,但是也好在坂本真綾並沒有在這部片中配音吃重的角色,而且雪露幕後配音遠藤綾、歌唱的May'n及蘭花的幕後配音中島愛在片中表現得堪稱可圈可點,所以鋒頭才沒有被喧賓奪主。

    這部作品中歌曲算是十分成功的優點,而且在流行歌曲排行榜上的成績更是耀眼,完全壓下不少同時期推出的偶像藝人專輯,這是非常成功的成績單。
    空戰部份在經歷25年來的焠鍊,畫面的精彩度已經不是以往所能比擬,很多幕的戰鬥畫面運鏡出神入化的叫人捨不得轉移視線,而且足以讓人重新觀看欣賞好幾遍也不會覺得煩悶,雖然當年手繪空戰似乎所能做到的有限,但是手繪的細緻感卻是電腦所做不到的事情,可是現今以電腦繪圖來作業卻可以另劈蹊徑,以特殊的角度掌握機體的飛行路徑以及過去做不到的流暢運鏡來掩蓋小小的缺憾。
    附帶一提,故事中「鳥之人」電影原本初自Macross ZERO,這部片的空戰更是十足十的看頭,片中的瑪奧.諾姆正是雪露.諾姆的祖母,只是瑪奧博士的親姐莎拉最後的下場,故事最後卻沒有詳述。 

    在故事的愛情部份上面,這更是本作主打的賣點之ㄧ,但是卻有著讓人感到薄弱的鋪排。
    劇情中阿爾特那種毫無個性、隨波逐流,也稱不上優柔寡斷的態度,注定兩個屬性迥異的姐妹花走入悲慘又深沉的單相思泥沼裡面。
    雪露最初相信也只是以驕傲但不蠻橫的態度,像是捉弄阿爾特般的接近他,但是在她週遭本就沒出現什麼值得吸引她的男孩子,於是不知不覺的迷戀上阿爾特。
    相較之下,蘭花反而一開始就目標明確,最初邂逅這美得猶如女孩的阿爾特,而且本身本就自卑又多愁善感,遇上同樣喜愛阿爾特的崇拜對象雪露,不自覺的會感到退縮,但是在雪露若有似無的刺激進逼下,蘭花終於勇於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情而踏出步伐。
    因擅長藝妓表演「櫻姬」的阿爾特而被戲稱為「公主」,在原設定上更是美麗得猶如宮小路瑞穗(「少女愛上姐姐」的超美麗男主角),但是恐怕是因為動畫為多人製作而成的產物,為了使眾多人員容易掌握角色面向,所以阿爾特就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不過在作品中好幾回人物面向實在是讓人感到差異違和之大的讓人訝異——網路上不少人認為這叫做「變形」,雖然以我的角度而言或許可以解釋成類似「怪醫黑傑克」電視版那樣由不同導演因應不同故事內容而做的人物風格調整,但這也只是我希望的真實答案,實際上若非如此,這般的大製作卻出現讓人皺眉頭的畫面,實在會讓人搖頭。
    (有人認為阿爾特的漢字應寫作「有人」,不過基於個人沒有親眼看到什麼官方網頁或雜誌刊物的圖像,加上唸習慣日文發音的我講不慣,所以本文依照片假名直譯。)
    男主角沒個性在動畫作品中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眾多後宮系列或是配角過於強勢的作品中,這種沒啥個性的角色在某程度反而更讓人容易投射自己的感受,且阿爾特的沒個性也並非什麼缺點——自小在富裕的家庭長大,最親愛的母親逝去,長大後逐漸的不願意接受父親的事業而離家反抗著,後來因緣際會的成為飛行員,再經過幾次命運的邂逅兩位出色的女孩,自己又因為外在因素不知不覺得成為軍隊中的重要戰力,直到在最後講了一堆突有所感的大道理後,便大發威能耍帥的擊倒最終敵人,到了落幕,兩位女主角對自己的期待回應卻完全欠奉……說真的毫無個性並非什麼壞事,但是當我寫本文的時候,越發越覺得這樣的毫無個性到劇終——還真他媽的有點混帳。

    (有人戲稱本作應該稱為「三美姬的輪舞」實在讓人噴飯,同時間第三部「零之使魔‧三美姬的輪舞」也在演出,而被設定美得活像個女人的「公主」阿爾特,再加上兩位歌姬,倒也很符合這個副標題。
    題外話:第三部「零之使魔」到完結時,我還是搞不清楚「三美姬」到底是指哪三個女生,因為作品中一堆重要女性角色,怎麼算都覺得沒有「僅」三位為本部要角,而且我本來還以為是加上露易絲的兩位姐姐而成為「三美姬」,但是故事到最末也沒出現三姐妹同台的場面。)

    本作中可能也因為集數就是那般多,所以也存在著不少收不回的伏筆以及應該可以多加訴說橋段,不過也有著有讓人想要吐槽的地方,例如:
    米謝爾還未查明親姐因何而誤射隊友的真相就光榮成仙,雖然有很多人希望他並沒有死,不過我倒希望他真的陣亡才不會又增加一個惡搞。而且他因為Vajra的死的仇恨最後也不了了之。(輕易的被無視了。)
    暗戀大胸女孩松浦七瀨的軍事科技公司小王子路卡,在S.M.S決定成為自由海盜而離開Macross Frontier時,決定為了重傷的七瀨而戰的留下,本似乎有終於決定前進方向的成長,卻因為當沒幾天海盜的S.M.S跑回來,其中奧茲瑪的一句話卻讓邁向黑化之路的小王子突然臉紅又轉性,這也實在惡搞。
    戰場上同僚談及有關禁語「女人話題」卻幸運沒陣亡,實在有點吐槽過去戰場上提到女人就會死的傳統,這好像也是一個惡搞?
    阿爾特與家族間以及過去的故事應該可以更多說明,才能讓逃家的他更具備說服觀眾的理由,不然實在很像耍性子小孩——雖然毫無個性的他,耍點脾氣還比較有點性格,但是最終回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吐槽的狗屁台詞,卻十足十的表現自以為是的孩子氣
    奧茲瑪與不守婦道的凱瑟琳‧格拉斯過去如果更多描述也許會有點意思,順便帶出被戴綠帽的野心家里昂‧三島邁向大統領之路,可能也是有意思的橋段說不定。
    最後戰役本來病情突然加重癱軟快要升天的雪露,疑似因為蘭花的超級威能而痊癒嗎?這實在是一個不可解的謎題。(V型病毒被趕回腸道,好高科技的技術!)
    最後戰中,理論上應該被轟爆的阿爾特,卻沒有真的掛點,感覺是編劇的偏心厚愛,如果阿爾特真的那樣就升天,我還會覺得「她」死得樣個男人了——該死卻不可能死的他,只有白白浪費雪露的眼淚而已——他爆機的鏡頭實在有點像影像化的巨大蘭花憤怒的將他一掌拍死,其實挺搞笑的。

    總的來說,本作還有不少會讓人詬病的部份,但是整體上這還是一部可以讓人看得很開心的大作,畢竟撇除故事中不合理之處,這整個世界觀的架構仍然被擴大加深,但是卻不會讓人難懂,所以不管是否Macross系列作的觀眾都可以輕易的投入追看而不受舊系列作的故事影響。
    這一部所要傳達的仍然是心的交流,人與人之間、人與Vajra之間,彼此的文化不僅光靠言語來傳達愛,還可以用歌聲來傳達愛——文化就是歌聲,歌聲就是愛。
    消除隔閡,創造嶄新未來,愛不是膚淺,愛不是表面,愛是一個出發點。
    就像最終回片中雪露與蘭花所說的:「……從這裡開始。」
    ——愛從這裡開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