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71838地球另一端的眼淚

日內瓦宣言,國內外許多醫學院畢業生都唸過的誓詞

從宣誓的那一刻起,我即成為一名醫師,一名救人的醫師,但當在地球的另一端,我無法順利救人時,我還是位稱職的醫師嗎? 或許,走出急診室外,我得到了更多;幫助地球另一端的朋友止住眼淚,也讓自己得到了真正的滿足。

醫生無國界,跟著這本書我看到脫離醫院的醫師,
那,少了開刀房健全的配備,在醫藥缺乏衛生條件極差的環境下
醫生,也巧婦難為無米炊嗎

一個醫生的自述:卸下醫生的光環後,我能做的事原來這麼多
他從設備先進、冷氣環繞的急診室,走入高溫四十度,疾病和貧窮共存的地球另一端。
加入國際人道援助的許以霖醫師在日後
,寫下了地球另一端的眼淚
我被書名而感動,有種你根本還沒有讀它,確有著想一起流淚的感覺
我們追求成功人的腳步,總希望自己身上也有著相同類似的特質
這是大部分人羨慕想要的

從人道救援,我開始認識另一些不會出現在觀光旅遊雜誌的地區,然後吸引我繼續探索什麼是人道救援

當台灣還只是一個開發中國家,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其他國家的支援與協助。常聽些前輩們說他們的媽媽會拿美軍贈送的麵粉袋做成汗衫給小孩穿。
附近的教會發些糖果餅乾,這些共同的記憶在那個時候大家都不知道
這也是一種國際人道援助

一八五九年,杜南博士看到當時奧地利和法國戰爭中,遍地都是傷兵和難民在哀嚎,卻沒有人理會、沒有人救助的慘狀,他決心發起民間中立的救援組織,到戰場上救援傷兵。一八六三年,杜南博士和他的四位朋友,一共五位瑞士人成立了「救援傷兵國際委員會」當時瑞士是支持奧地利的,所以有人質問他為什麼要幫助法國傷兵,
紅十字會的創辦人杜南博士說了一句話:「為什麼叫我去幫右邊的人呢?左邊的人不是連一口水都沒得喝嗎?」
那裡有災難,哪裡有人需要幫助,我就到那裡。這是紅十字會人道援助最高的原則

在馬拉威
救人真的是醫師的天職嗎?
這個吃玉米粉的虛弱國度,平均壽命不到40歲,在這極度缺乏醫療的環境,義診真的對當地人有幫助嗎?給不起長期醫護,醫療團緊湊奔命在每個義診地點,能給的竟然只是一顆普拿疼或綜合維他命
馬拉威還有個無法遏止的世紀絕症~愛滋病
問題永遠存在,再人道救援中醫療只是其中一部分

在肯亞
一廂情願真的能幫助人嗎?
只要有人提出需求,就有人伸出救援,這就是人道救援,不是嗎?
2006年東非三國衣索比亞,索馬利亞,肯亞發生了50年來最大的水患
世界各國立刻派出團隊協助疫情控制
幫助別人有很多的做法,教育是最有價值的援助
在肯亞開始了救災教育,有一天他們能靠著自己的力量去就活一個生命

在緬甸
除了義診,我們還能多做些什麼?
2008年,納吉斯颱風從孟加拉灣一路吹過來,緬甸發生了百年來最大的風災
在幾乎鎖國的狀態中,救災隊無法抵達重災區
面對無家可歸的災民,明天,日子要怎麼過下去,重建工作路途遙遠
我們很難理解,無醫環境的可憐與可悲
即使再災後百廢待舉的時刻,到處需要重建救援
緬甸人也可能會優先修廟,而不是蓋醫院
很多人問:為什麼你要去幫助一個那麼腐敗的國家?
許以霖回答說:因為這個國家的人民是無辜的.而且他們需要幫助

在海地
當災難來時,要拼快還是有用?
2010年,海地天搖地動
當一位醫師的家屬,想必與有榮焉
但當一個時常處在災區救難的醫生家屬
就連擔任牧師的父親都會不自主的問:你當醫師一定要當成這樣嗎?
他說:我去的地方就是教堂,我在做的事,就是在為上帝做事.
搜救,醫療,防疫救災接力賽,災難現場的狀況永遠層出不窮,沒有人說得準到底怎麼作才正確,我們能選擇的就是眼前能做的一切,然後堅持繼續下去

在國際上沒有人會主動向我們求援,也沒有人期待我們幫忙,但我們可以主動伸出援手,告訴別人我們有什麼能力,能幫上什麼忙

到底我們能為別人做些什麼?
vivi2012.01.17於台南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新資料夾
BlogAD廣告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