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0244自殺志願者/恆定與改變/後悔致死定律

打字的習慣經常會意外發生在發文的時候

尤其是下意識打完段落會按下儲存的快捷鍵

然後未完成的文章就會擅自被發出

這是個意外負能量的標題

但其實我還好

或許自己給人的感覺就是一股憂鬱的負能量吧

 

昨天在橋上抽著菸

聽著康士坦的新歌 想著一些無聊的鳥事

等我回過神 才發現有一個阿嬤在旁邊問我話

我本來以為他是要叫我不要在這抽菸

但她卻慢慢地開口

[年輕人你有事嗎?]

[什麼?]我以為她要我幫她做些什麼事情

拿個東西 問路什麼的 或幫她打掃家裡什麼的

[這麼晚了 你在這邊是有事嗎?]

[沒有啊 我沒事]還是他以為我是犯罪份子 正打量著什麼壞事情

[喔喔 沒事就好 看你這麼晚在這邊 以為是你有什麼心事]

[......啊啊!沒有啦 沒事沒事 我只是來散步而已]

[啊呀沒事那就好]她就這樣慢慢地往另一端走去

或許我真的看起來就像自殺志願者一樣

不過還是很感謝她能鼓起勇氣與善良面對著每個半夜在橋上躊躇的人們 

或許哪天真的有個想自殺的人真的遇上她

她也是這樣熱心地問了幾句 或許世界就會整個不太一樣吧

 

最近有個蠻晦暗的體悟

就是自己有點不太能相信一些事情了

並不是那種「我不要相信人了 大家都是虛偽的騙子」那種

呃好像也有一點啦

有時候為了達到一些目標或是成效

在路途中 可能會有無止盡的阻撓和變化

但自己也差不多對這些感到某種程度的麻木無感

腦袋便會開始想著怎麼用著最好或最有效率的方式解決

而這種最好的方法通常都是一些不擇手段的方式

不是專指用下流手段的意思

但確實是要想盡任何可能辦法都要達到那種結果

即便犧牲自己的想法 違心地說出最適合當下的字句

辦個活動 寫個報告 開個會 討論事項 編列預算

和不熟的人聊天 和人群協議 

認識人 讓人更喜歡自己

滿腦都是世界灌輸我 能夠達到這些事情的方法

對這樣的事情 本來也沒特別意識到有所謂的好或不好

反正能讓結果發生

直到

有天我們團隊出了一些差錯 

即便有一部分也是對方的問題

我當下是直接打電話過去跟對方了解狀況

對方也了解他們自己也有疏忽

緩和雙方情緒 聊個天 對造成他們的損失感到抱歉

然而

我們團隊的人之後也打電話過去

把話講清楚 釐清問題的對錯 說明這次是雙方問題

除了抱歉之外 希望對方承認他們的疏忽

避免下次對方也有確認上的疏忽

 

聽完我當下是感到很自責

覺得自己很自私 只想當表面上的好人

當然我承認錯誤沒什麼好損失 但或許對方事後想想也就覺得自己沒有任何出錯

但或許真的要像他們那樣 把問題釐清楚

誰在哪邊出現疏忽 下次要注意才不會導致問題產生

我自以為自己很會解決這樣的問題

但都只是我自己的滿足而已

[不是吧?]朋友突然這樣反駁著

[诶?]

[或許他們只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疏忽

是因為害怕

所以才需要對方去認清犯錯的部分]

我頓時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

眼前的節目 廣告 新聞 建築 活動 表演

這些看起來平常又簡單的東西 背後都是有無數的專業與經驗所堆疊出來的

無數的不擇手段 無數的時間才有辦法佇立在眼前 

但如今覺得這些東西很可怕

到底是抱著怎樣的心態 多麼深多麼漫長的思考 才能做出這些東西

是滿懷想法與目標的心 用了一層一層惡意和堅持才有辦法完成的嗎

感覺再也難以相信 出現在眼前的東西 是真的發自最初美好的

既對世界害怕又感到徬徨 不安與懊悔

 

不管怎樣都要後悔

因為生來就是這樣的生物

留住也好 放手也好

只會想選擇沒做的那個可能

不是要絕不後悔

那沒有什麼好或不好

它可以讓你懊悔一些 多思考一些 害怕一些 痛一些

明白一些

想想在誰死之前

有沒有曾經答應過要陪誰去散步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