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32242【劇評】台灣藝人館-《狂藍》

  那天去看了狂藍在實驗劇場的最後一場演出!這是我第二次看台灣藝人館的戲;在看戲之前,就對這齣“狂藍”抱著不小的期待,在看完之後,果然仔仔大哥(陳培廣)和眾演員們沒有讓我失望,再次很成功的交出了一張很漂亮的成績單哦!^^

  “同性戀”-一個在小劇場和大劇場(尤其是小劇場)常被拿出來用的主題;在之前看過的戲,每當提起同性戀,好像一直都和“性”扯上關係,彷彿同性戀就和“性”之間畫上了完全的等號...,總是用大量的性用語和露骨的台詞來呈現...坦白說,我實在不喜歡這樣子的呈現方式(我想同性戀的朋友如果看了這樣的呈現方式大概也很火大...),為什麼同性戀就只能扯上“性”呢?難道就一定要用那種露骨的方式來呈現?(並非自己不能接受這種方式,只是覺得一直在一些“對同性戀的刻版印象”上做表現的方式感到很反感...)在看“狂藍”之前,就很好奇陳培廣大哥會用一個什麼樣的方式來呈現這次以“同性戀”為主題的戲...說實在,在這齣戲當中,很高興並沒有在同性戀和“性”之間一再的用一些露骨的台詞或尖銳的對話來呈現主題,在戲當中,反而在每一段戲裡,針對“同性戀”做了許許多多不同的思考和呈現;讓人在看戲的過程中,對於“同性戀”有著不同的想法以及了解.....

首先針對每一段來談一談好了...^_^

<<夜台北>>
這一段對我而言,其實有蠻強的“殺傷力”存在(此指戲對我內心造成的震憾程度...上次看“寂寞芳心”時也是如此,劇情讓我覺得萬箭穿心...)因為某些原因(網友們可別胡思亂想哦~^_^),我很能夠了解“阿麗”這個角色的心理狀態以及在面對那樣子的情形時所會做出的反應;當阿麗說出分手那天,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帶了另一個(男)朋友,在那裡互相夾菜,互相關心,而覺得自己彷彿“是多餘的”,彷彿“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對”(當然劇情中他們真的是一對!)在阿麗說出那些台詞和感受時,我在心理吶喊著:“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如果我是阿麗,我可能也會像阿麗一樣用那種”激烈“的手段來證明自己,傷害自己吧!);在這一段,我其實是抱著很沈重的心情在看這一段的...感受到阿麗所受的傷,感受到志明想要為阿麗做些什麼又不知道該怎麼做的心情...即使仔仔是如此的傷害了阿麗(其實嚴格說起來,仔仔應該也不想傷害阿麗...只是最後到最後,不得不告訴阿麗真相,所以才...)(另外再叉個題:聽到台上”仔仔,仔仔“的叫,其實有時候會覺得怪怪的...因為我的小名也叫”仔仔“,感覺好像怪怪的~-_-|||)但即使如此,阿麗還是很感謝仔仔曾經帶給他的一切.....阿麗愛的無怨無悔...至於在黃建瑋方式,在這段戲裡,當三個人存在於舞台上時,我感覺到彷彿黃建瑋的角色其實是”志明“的真正伴侶,而當黃建瑋這個角色在家中(或另一個時空)刷牙時(呃...不會刷到牙齦出血嗎?^^),他的伴侶卻在另一個時空找妓女?在畫面上會給人一種諷刺的感覺...就好像在”十三角關係“的戲中,當蔡六木(趙自強or唐從聖)在葉玲(蕭艾演的情婦)家偷情時,花香蘭(郎姐的角色)的廣播節目正好談到”如果你在工作,而你的老公和別人在嗯嗯的話...“那種畫面所呈現出來的感覺!
當然在這一段中,由於是第一段,因此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要把“黃建瑋”這個角色放在那麼樣的一個位置...當然在這一段當中所感受到的是如此,可是其實這個角色我覺得仍然有其他的用意...(這個後面再提,先埋個伏筆!^^)

<<哥的私房菜>>
當“親情”碰上“同性戀”,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變化?“如果你的家人中有人是同性戀,你會如何看待他?”“如果你是同性戀,你會如何和家人相處?”在這一段,不斷的有許多許多的“假設性問題”在我腦海中浮現,讓我得以去思考...一如阿麗因為士偉的“性向”,似乎有些不讓小孩子們和他接近的情形...令人不禁感受到:難道同性戀如同“愛滋病”一般可怕?當然我想這是人之常情,一般人對於同性戀多多少少會有些異樣的眼光或者不同;或許我們應該說:是對於“異於己”的人感覺到些許的不安...因此才會有這些情形發生。不過無論如何,就算親情和同性戀牽涉在一起,仍然能夠有溫暖的“親情”存在,不是嗎?=^_^=

<<那屬于暗黑靈魂的夜晚>>
  兩個不相識的人,因為一通打錯的電話而連接在一起...在劇情的安排上,一開始是建國單方面的對著電話訴說著個人的情感,而士偉或許是因為本身是“記者”吧!(節目單有寫~)那種職業本能所引發的好奇心,讓他靜靜的聽著建國的“表白”...對於觀眾而言,一開始即被帶入一個錯誤的認知;相信看到這一段的人,剛開始一定以為士偉是建國的“伴侶”吧!但是其實這個氣球到最後才刺破,驚奇的事實讓大家不禁笑了出來...但當大家為了這個誤會而笑出來之時,我竟感受到可能是導演想要傳達的一個訊息:其實同性戀如果不承認或說出“我是同性戀”,在外觀上其實是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的;也就是同性戀其實除了在“性向”上和“異性戀者”(突然覺得“一般人”或“平常人“等詞不適用於此...)不同以外,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差別!一如當我們看到士偉在靜靜的聽著建國的話語而不說話時,我們會認為士偉是個同性戀者;在最後當氣球戳破時,我們可能感受到其實士偉並不是(但實際上也有可能是)。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多的不同不是嗎?^_^
另外...在這一段中,運用“答錄機”玩了一些東西;運用阿麗不同時間的留言,透過答錄機本身的功能,將這些“時間”壓縮在一個時間裡(在同一時間裡播放);那種在同一個時間裡,呈現出阿麗隨著時間而有著的不同心情,這種表現方式個人覺得還蠻喜歡的,感覺很棒!:)

<<仔仔>>
  這一段,應該是觀眾們笑的最大聲的一段吧!兩個同性戀男子的“居家”生活...光是角色本身娘娘腔的動作以及兩人間親密噁心的對話,就夠讓觀眾笑不停了!可是我總感覺導演的用意有點是在設計讓兩個角色之間的對話與呈現出來的情景荒謬可笑到極點,而讓我們疏離出來,進而去思考一些東西(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覺得這一段導演用的是不同的導戲手法-並非著重在細膩的情感上的抓取上,而似乎是有意要讓這一段有點喜鬧劇的成份...在這一段上,我有兩種啟發與思考:雖然這一段觀眾們都快要笑翻了,可是如果是看在第一段(夜台北)的阿麗的眼裡,如果舞台上其中一個是“仔仔”,這樣子的畫面看在阿麗的眼裡,我想對她的傷害一定很大吧!(對觀眾而言是喜鬧劇,可是對阿麗而言反而.....);另一個則是-如果今天在舞台上的並不是兩個男人,而是兩個異性戀,一個普通的兩人居家生活的話呢?同樣的情節,同樣的對話,是不是也對觀眾有同樣的“笑果”呢?(我想答案應該是“不“吧...)既然如此,為什麼同性戀的”家庭”就會有這樣子的“笑果“呢?難道就因為建國那女裝的扮像與動作?(我想也是~^^)我想這段戲是可以去好好的思考一下,在狂笑背後,又有著一些什麼樣的想法與省思.....

<<葬禮>>
這一段比較著重在同性戀的“友情”上;事實上,同性戀的友情是有點難以去想像的,因為他們的性向原因...試想:如果有一男一女走的很近,我們常常會對他們有著某些的遐想(八卦!八卦!^^);可是如果是兩男或兩女(同性戀)走在一起,你會把他們只看成是普通的朋友嗎?(就如同如果有一男一女走的很近,你會完全相信他們只是普通的朋友嗎?)在這一段裡,讓人看到就算在同性戀間,也有很可貴的友情存在...那種我們所想像不到的友情...就算有愛情的因素介入,依然能夠呈現出來的,可貴的同性戀之間的友情~^^

<<羅家的兒子>>
這一段我知道蠻多人都蠻喜歡的...但,坦白說,這一段我一開始不是很進入戲的狀況;我一開始一直花心力在了解建國和士偉之間到底是什麼的關係,可是由於建國那充滿磁性(好聽哦!^^)但不是很清楚的台詞,讓我似乎有點不是很清楚角色與角色之間的關係...到後來才逐漸了解整個故事是怎麼一回事~只是在一開始時不是很能進入狀況...不過這一段給人的感覺依然不錯!尤其是最後一幕當士偉被逼到最後說出自己的真心話(又或者不是真心話?)時,緊緊著抱著建國,那一剎那可以感受到建國身為父親的父愛(又或者可以說他把對自己兒子的愛轉移至士偉身上)隱隱約約的散發出來.....

<<天生一對>>
  兩個被強迫相親的“同性戀”,雖然知道了彼此的性向,卻因為彼此的性向結婚了?!(既使對方不是自己所真心喜愛的人)~就如同這一段的題名“天生一對”一樣,導演在觀眾的眼前呈現了另一種“可能性“;兩個”同性戀”的“一男一女”竟然結婚了?(而且這種可能性並非不可思議,讓人感覺似乎真的可能在現實之中發生);也讓人去思考是不是真的一個男的同性戀和一個女的同性戀真的就是“天生一對”呢?而在現實生活中,又有幾對是這個樣子呢?(如果在所有結婚的夫妻當中有一半是這樣子的,那...^^...)

<<騎馬記>>
  在演出前看節目單時,看到這一段有個角色叫做“神秘女(?)郎”,那個“?”就讓我感覺到一定有埋一些伏筆,果然...^^...這一段給人的視覺和劇情的震憾是最強烈的(也難怪導演會放在眾多段戲的最後一段);和前面的幾段相比,其實這一段並沒有明顯的點出“同性戀”這個主題...只是我們可以去思考一個問題:如果說我們把同性戀和異性戀的差別,也就是把同性戀的定義定義在“男人與男人做愛”(其實這樣定義也沒有什麼不對,因為這也是同性戀和異性戀差異之一...);那阿力算同性戀嗎?建國算同性戀嗎?應該不算吧...那我們是否可以用前述的定義去定義“同性戀”呢?這一段其實讓我覺得有一點模糊了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的差異點,而讓我們去思考一個問題:究竟什麼樣的人才算“同性戀“呢?我們所知道的”定義“是否有時候也不適用?這一段戲在視覺上的掌握以及感覺都很棒!尤其是阿力那種渴望得到父愛甚至於用這種手段去”偷“到手的心情(阿力八成是天蠍座的...-_-|||),以及當建國知道他和他自己的兒子做愛時的心情(我彷彿可以聽到在建國的心中,有某種東西碎裂以及毀壞的聲音...),這一段真的很棒!很喜歡!!!^^(不過我還是有會去分心看有沒有穿梆...^^...結果當然是沒有啦!)(這一段演出,就如同在演出完後,不知道是培廣大哥還是小分姐對世偉大哥說的-”委屈您了“...^^)

尾聲的部份我就先留待演員的部份再提.....

現在來談談各個演員的表現(雖然戲那麼多段,可是看完戲後再來想想,其實差點忘了只有五個演員的事實...^^)

~呂羿慧~

真是讚到一個沒話說!=^_^=尤其是最後一段...其實從以前看羿慧姐的戲到現在,每一次羿慧姐都很棒的演出了自己的角色;不管是花季未了裡大嗓門的那個婆娘,寂寞芳心俱樂部裡就像個大姐(其實就是大姐)般的美寶,乃至於屏風的我妹妹裡面那個老是待在廚房裡的奶奶(附帶提醒自己一下:“我妹妹”觀後感還沒打...-_-|||),羿慧姐的表現總是讓人喜歡而讚賞!這一次羿慧姐的表現,除了讓我看到水準以上的演出外,在最後一段對角色的詮釋,更讓我相信了這個角色是活生生的站在舞台上!能夠在羿慧姐的演出上看到不同於以往且依然在水準之上的演出,個人感到很高興也很開心;很棒哦!!!^_^

~單承矩~

在之前對“寂寞芳心俱樂部”的觀後感裡就有談到過他;他是我個人蠻喜歡的一個演員!尤其是那種接近“零個人形象”的演出方式(指他在演出時,同時運用外在化粧的“外功”和演員本身功力的“內功”,使你不那麼容易把角色和演員聯想在一起,可謂“演誰像誰”!^_^),真的讓人很喜歡!而這次的演出,則很高興看到了屬於單承矩“內功”部份的功力...由於演員在這齣戲當中必須一人分飾多角,因此內功上的呈現顯得特別的重要...而也由於在一幕和一幕之間的連接非常迅速,使得演員無法在“外功”上下太大的功夫,因此在這一整齣戲當中,單承矩展現了他在“內功”方面的功力...而且也表現出了水準以上的水平,真的很不錯!很高興看到單承矩另一種對角色的呈現方式-而且還不錯呢!^_^

~賈孝國~

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好有“感覺”的聲音哦!~^^~他本身獨特的聲音,替他個人以及角色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吸引力與魔力...就好像他會散發著某種特質,讓你去注意他與欣賞他...整體上的表現也都不錯哦!唯一比較小的缺點可能就是由於他個人獨特的嗓音,使得他在唸某些台詞時,坐在觀眾席的我有時候會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以致於會打斷我對戲的觀賞與思緒(會突然抽離出來~);不過整體上的表現還是相當不錯的哦!=^_^=

~何豪傑~

對他比較沒有印象(我指的是對他這個“人”,而非他所扮演的“角色”~)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看他演出(又或者可能我有看過他但忘了...);整體感覺上,他在角色的演譯和銓釋上也做的很不錯!每個角色有每個角色獨特的性格,不會那麼容易的把各個角色混淆,同樣也是不錯的表現哦!

~黃健瑋~

整體上沒有很亮眼的演出(會造成這樣子的情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從頭到尾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而且導演也沒有要他在舞台上做太多程度的演出,他所能夠發揮的部份也有限),但是我相信他應該是很完整的針對導演的指示在舞台上呈現與執行了導演所要教待給他的任務...整體說來,黃健瑋的表現也還算不錯!只是在最後一段時,有某些動作會讓人覺得似乎有一點點只是在“執行動作”的感覺(例如丟鑰匙的動作...);比較感覺不到角色本身的“動機性”與“自然感”...不過這些其實只是小缺點啦!整體說來他的表現還是蠻好的.....

說到黃健瑋的部份,也來談談對於黃健瑋所飾演的“仔仔”部份,我覺得導演對他的安排用意吧!^^

當然前面也提到過,在第一段時曾經以為黃健瑋這個角色是用來做為“對照”用;其實這種說法也不能夠說不對啦!只是對於這個角色,我有著很多種很多種的“自我解釋”(自所以說“自我解釋”,是因為這些是我自己所感覺和感受到的,不代表就一定是導演的原始用意;所以...僅供參考!^^)首先,除了最後一段“騎馬記”中,黃健瑋是背部全裸外,其他段戲裡,他都是做一些再平常不過的動作(刷牙啦,看報啦...),如果對照到戲本身,其實可以發現除了最後一段外(因為這一段並沒有明顯的同性戀和異性戀的“界限”存在~)幾乎每一段都可以易地而處,發生在“異性戀”的身上...如果我們把同性戀看成“不正常”(此處的“不正常“是建構在”和一般人不同“的規則之下,不是我們一般所指的”不正常”~),那“同性戀”間發生的種種事情,是不是能夠像在百葉窗後方,黃健瑋的那些動作一樣,再平常與尋常不過?其實所有的劇情,幾乎都有可能易地而處,發生在我們的“尋常”生活當中,不是嗎?(當然最後一段的發生率比較低...這或許也是導演讓黃健瑋背部全裸的原因之一:這段的劇情並不是那麼的“尋常”...);當然這個角色的存在,也有平衡畫面(不過這不是重點),以及串連起整齣戲的效果(因為所演出的段子很多,若要把他視為一齣戲,則黃健瑋的存在對戲的完整性具有某種效果;當然幕後工作人員也有這種用意...再留一個伏筆!後面再提!^^)...除了這些想法之外,我也有另外一種想法...

在一開始,我對黃健瑋的感覺是“一個外表如同異性戀者一般的同性戀”(因為他如同一般人一樣的作息,如同一般人一樣的生活...但是到了夜晚,在其他人不知道的另一面,有著另外一個自己...),似乎是在述說著其實同性戀在平常的日子裡,所展現的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真正有不一樣的,大概只是在一般人不為人知的一面下,有另一個自己罷了...似乎是藉此在說:其實同性戀者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他可能有更多不為人知的一面,更多的“秘密”罷了...從外表其實也無法分辨誰是同性戀,不是嗎?真正要說同性戀和一般人的不同,大概就是所謂的“性向”以及不易顯露於外的“內在”罷了!我原本的想法是如此...但是在3P藝網上,針對“狂藍”這齣戲,舉辦了一個“同志告白徵文活動”,黃健瑋也參加了徵文活動,而寫了一篇第一人稱的文章;文章的內容是一個“同志”的告白...我不禁開始去思考,難道黃健瑋這個演員是同性戀?如果真的是,那導演運用這樣的一個演員在這樣子的一齣戲中去扮演這樣子的一個角色,又有什麼用意?又會讓我得到什麼樣的啟發?而這個角色在戲中到底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我去設想了四種“假設”情形:1.黃健瑋是同性戀,扮演同性戀:在這樣子的一個情形中,戲中所有的演員所演出的幾乎都“不是自己”,那以黃健瑋“同性戀”的身份來扮演“同性戀”,演的是他自己,而導演在節目單中也把“最會說謊的人”和“同性戀”做某種程度中的連接;如果真是這樣子的安排,那用“同性戀”來扮演“同性戀”,是不是代表著某種程度期待說:同性戀可以不用再“說謊”,可以開誠佈公的告訴別人“我是同性戀”,就如同黃健瑋這個同性戀演員扮演同性戀,同性戀可以“做自己”.....2.黃健瑋是“同性戀”,扮演的是一個“異性戀”角色:這當然也符合導演原本做這戲的用意之一!同性戀要在社會上生活下去,往往必須要對自己的性向做隱瞞,因此必須要扮演一個“異性戀”的角色,說許多的謊(關於“說謊”這部份,我在後面談導演手法時會再提,再埋個伏筆!^^)3.黃健瑋是“異性戀”演員,扮演“同性戀”角色:這個當然也符合了導演想要說的“說謊”這主題...就如同導演在節目單中“關于說謊的二三事”裡所說的,有沒有可能有一天,我們必須要隱瞞自己是“異性戀”的角色,而告訴別人自己是“同性戀”?如果社會中大多數人是同性戀,在這樣子的“反轉假設”之下,是不是異性戀就必須要裝扮成同性戀?4.黃健瑋是異性戀,扮演異性戀角色:在這個假設之下,我就比較沒有什麼想法...可能黃健瑋這個角色的存在,就如同前面所說的一樣;又甚至於他可能是一個“對照組”,和台上一幕幕關於同性戀的故事做一種對照與類比...就如同我們在觀眾席看著台上的演出時,他也穿過百葉窗而走向舞台,走進同性戀的世界.....
當然以上四種假設只是“假設”;根據3P培廣大哥談這齣戲時所公佈的“正確答案”,導演在處理黃健瑋這個角色時,是把他當成一個日常上班族的“異性戀“在處理(黃健瑋本人的性向我就不知道了~-_-|||);不過不管所謂的“標準答案”是什麼,黃健瑋的存在讓這戲多了某些東西,也讓這齣戲有更多的地方去讓人思考.....

再來提提換景人員好了!其實蠻喜歡這次換景的人員們...總覺得他們代表某種程度的“潤滑劑”,把每一齣戲與戲之間連繫起來...也讓觀眾不會覺得三小時的戲太長(事實上,一下子就結束了...^^);他們的動作什麼的也很逗趣,讓觀眾在每一幕戲之間,能夠有一個“緩衝”,而他們全身白色的衣服,也反轉了“換景人員總是全身黑衣”的“劇場常識”;當然這邊並不是為了“顛覆”而“顛覆”,其實換景人員這樣子安排,和“舞台設計”是有相同道理的!(我覺得啦!^^)當走進劇場的時候,一個純白色的舞台在台上,我的第一個想法即是:“在號稱黑盒子的小劇場裡搭建了一個純白舞台”,加上大道具總是那幾個白色方塊與白色木板組合,給人的一種感覺是:其實很多東西和我們所認知的(或約定俗成的)並不是那麼一樣...為什麼小劇場裡就一定是黑色地板而不能再搭一個白色的舞台?為什麼換幕的人就一定是穿的全身黑衣?同樣的,同性戀是不是像我們所想像的一樣?還是可以和我們一樣,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簡言之,很喜歡在舞台設計部份那種“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的感覺(培廣大哥在3P好像有提到這部份?我想這部份的東西我應該接收到了!^^);舞台設計和換景人的安排都相當的不錯!(不過還是有一點小缺點...這點後面再提...呃...伏筆!伏筆...^^)(會不會埋太多伏筆了?-_-|||)

再來談談導演手法的部份...其實這齣戲導演運用的手法我蠻喜歡的!前面提過的一些我就不提了...在這齣戲裡,有些東西是著重在feeling以及畫面的呈現(藍色的燈光...純白的舞台...上升下降的百葉窗...感覺好棒!^^),當然導演也沒忘記掌握那些細膩的角色情感...其實在這齣戲裡,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其實我相信很多人都感覺到了:很多的段子,其實都可以易地而處,換成是“異性戀”面臨同樣的情境.....其實同性戀的生活,就是這麼樣的平凡,這麼樣的自然(想起之前看過一些關於同性戀的戲,往往老是非得要圍繞著“性”打轉,就覺得很@#$%*...-_-|||);其實在這齣戲中,看的到導演的“誠意”!也讓人對於“同性戀”這個族群,有更多的認知與想法(在觀眾意見調查表上,“看了這齣戲對同性戀有沒有什麼樣的想法“一欄,我寫上了”A lot...Very lot!“;或許文法不對,可是真的讓我看了之後,有許多的想法浮現~)

整體說來,我很喜歡培廣大哥在這齣戲裡的導演手法與導戲成果(在看完戲時,培廣大哥問我覺得怎麼樣,我豎起了大姆指;因為真的是很棒的一齣戲!^^);但是有一個地方是我比較耐悶以及沒有接收到導演原意的,就是“同性戀”和“說謊”這回事...其實從培廣大哥在3P談這戲的文章,和節目單的內容,這齣戲其實有一個蠻重要的核心,就是在“同性戀”和“說謊“之間的關係...
“說謊“是每一段戲蠻重要的一個key...可是其實在看這齣戲時,我幾乎很難去想像到(或者說去注意到)所謂同性戀者和說謊之間的關係...的確!同性戀者在生活上,由於所面對的壓力,往往必須比異性戀者還要額外的隱瞞自己的性向,甚至於因為性向而隱瞞更多的事情,可是問題來了-所謂”說謊“的定義是什麼?”不說”是不是等於“說謊”?雖然培廣大哥是以“說謊”做為每一齣戲的key(用這個英文字大家可能會覺得有點難理解,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去詳細表示“說謊“在每一段戲的地位),可是其實如果真的要探究,在第一段中的阿麗前男友-仔仔,算是說謊嗎?仔仔從頭到尾,應該只是”不說“吧!(雖然最後還是說了...)或許是我對”說謊“的定義不同吧!(我的定義是:說謊者,是指說出的話與事實不符...)因此我在每一段戲,幾乎很難接收到導演想要傳遞的”同性戀“與”說謊“之間的關係.....

其實整齣戲的完成度是相當高的!很棒的一齣戲!不過當然囉...還是有一點點的小缺點(前面埋了伏筆,這邊當然要挖出來囉!^^)主要其實是兩個方面啦!一個是在百葉窗(呃...那個叫百葉窗吧!還是叫...窗簾?-_-|||)的運用上...其實培廣大哥在這齣戲裡,運用百葉窗所呈現出來的畫面與感覺真的是棒到一個沒話說!很漂亮!!!不過...問題來了~百葉窗控制不易,蠻容易出槌的...以我那一場來說,百葉窗有時候會有些微的卡住(約兩三次),於是就可以看到燈亮了,演員已經在台上了,百葉窗由於沒有完全關上或打開,而在那裡“偷偷摸摸”的上升或下降(我彷彿可以感受到幕後工作人員當時在幕後小心翼翼操作著百葉窗的心情...^^);另外一個小缺點我想可能是只有我看的那一場才有...因為我那一場似乎有一些是換景人的親友團,看到自己的親友在舞台上換幕時的表現,觀眾席難免會傳來一些起哄叫囂的聲音...而換景人聽到呼聲,在得意之際,似乎有一點“耍過頭”,有一兩個動作有點做的太“過”.....不過其實我想這兩個其實都只是小暇疵而己啦!並無損整齣戲的好看...只是如果能稍微修正會更好哦!^^

不過就整體上說來,真的是一次很愉快的看戲經驗!因為戲真的很好看!^_^(其實觀眾進劇場最希望的,不過就是看到一齣“好看”的戲,不是嗎?

另外再額外提一下...其實明眼人可以發現,這齣戲的重點是放在“男同性戀”;在女同性戀上並沒有做太多的著墨...如果可以的話(這是我個人內心的一點小小期望啦!^_^),有朝一日,希望可以看到“狂藍-女人版”的誕生!(可不是只有把原本的“狂藍”角色都改成女生哦!而是針對“女同性戀”來做一齣關於女同性戀的一些故事.....)

順便再提醒一下...在9/9和9/10在台北新舞台還有狂藍的演出哦!還沒有買票的人,要趕快去買票哦!=^_^=這齣戲真的蠻好看的.....

囉哩叭嗦打了一堆(我越打越覺得我好像在打藝院學生的畢業論文還什麼之類的東西一樣...-_-|||)以上是我在看完這齣戲之後,個人所誕生的想法以及所接受到的訊息,並不代表導演的原始用意就是如此...只是提出來供大家參考參考,互相交換一下意見囉!^_^

以上是個人一點點對“狂藍”的想法以及感想~
歡迎批評指教哦!!!=^_^=

.....

(終於打完了!打的好累...@_@...還差一百多個字就到達一萬字了,可以稱的上是”萬言書”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部落格做公益
Blogger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