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2113【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傢俱寢飾

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有很多種類的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 家居產品,

客戶在購買時一定要注意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 搭配,最好購買相近風格的產品,

整體看起來才會更加協調。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提醒,

家居產品要避免出現視覺上衝突,擺放時一定要層次分明。

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可以選出大致風格一致的產品,

然後再進行精心挑選,另外也可以從小飾品入手,

然後再將家裡面的佈置慢慢擴大。

家居產品的品質很重要,momo購物摩天商城購物不僅價錢低,

而且品質上乘,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 是購買家居產品的新選擇。

【SHIELD Case】蘋果 iPhone 5 - 5S 超薄保護殼(original S1系列)

【SHIELD Case】蘋果 iPhone 5 - 5S超薄保護殼(classic S3系列)

【UNIGOO】APPLE IPHONE5 馬卡龍 繽彩透光硬式保護殼(共六色)

 

商品訊息功能:

  • 品號:2820987
  • ☆SGS檢驗合格,寢具公會認證
  • ☆天然木漿纖維製造,使用無負擔
  • ☆高標準裁縫,床束加高35CM
  • ☆浪漫高規格設計皆用YKK拉鏈
  • ☆兩用被套舖棉設計,四季實用

 

【內衣瞎拼】優雅迷戀胸罩內褲組 B-C (灰粉)

【內衣瞎拼】優雅迷戀胸罩 B-C (灰粉)

 

商品訊息簡述:  

◆因本商品屬高單價寢具,收到商品後請確認尺寸及商品狀況無誤後再使用~

◆產品內容:
?材質:
˙表布/底布─100%嫘縈(木漿纖維)
˙裡布/填充物-100%聚酯纖維
˙內容:B版花色雙人薄床包x1-5x6.2尺/152x190公分 ,可包覆床墊高度:約35公分
˙AB版兩用被套x1-6x7尺/182x212公分
˙AB版薄枕套x2-48x75公分
?清潔保養方式:可水洗、可低溫熨燙、不可乾洗、不可漂白、請勿烘乾,建議最好交由專業洗衣店處理。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款式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價格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 推薦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 diy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種類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軌道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布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御品窗簾

【Betrise橙香憶】雙人100%奧地利天絲TENCEL四件式兩用被床包組窗簾倉

html模版 國傢地震救援隊總隊長王洪國稱搜救還會繼續_新聞中心_新浪網■對話人物  王洪國  國傢地震救援隊總隊長,駐京某兵工團團長,42歲。由他帶領的國傢地震救援隊作為國傢專業救援隊,參與瞭汶川地震救援、海地地震救援以及多次國際救援。此次玉樹地震發生後,救援隊約60人,攜帶瞭9條搜救犬和救援、醫療設備,趕赴震區。  ■對話動機  ●玉樹地震救援和其他地區的地震救援有什麼不同?遇到瞭哪些困難?對於經驗豐富的王洪國來說,他是如何面對第一次高原地震救援的?國傢地震救援隊的救援原則是什麼?作為一個專業救援隊的領隊,他如何面對無法避免的死難者?對於這些疑問,王洪國給出瞭他自己的答案。  【初到玉樹】  高原反應增加救援難度  “我們這個隊伍第一次參與高原地震救援,沒想到高原反應這麼厲害。我一到機場就頭暈頭疼,就連兩條犬也有明顯的高原反應。”  新京報:國傢救援隊是什麼時候到達災區的?  王洪國:4月14日夜裡。到機場的時候,一路上有塌方,路也斷瞭,到達災區大概是夜裡11時。  新京報:到瞭玉樹就立刻展開救人?  王洪國:對。我們一到這裡,就來到人群比較集中的地方開始救人,當晚在一個四層樓的廢墟下救出兩個人。  新京報:你對玉樹震後的第一印象是怎樣的?和想象中的一樣嗎?  王洪國:我們多次參加地震救援,海地、汶川、新疆,所以在我們的腦海中對地震的情況有一個充分的想象。房屋坍塌嚴重,斷電斷水等,我們都有充分的預測。但這次,有很多情況在預料之外。  新京報:是玉樹的損壞情況?  王洪國:不,是高原反應。我們這個隊伍第一次參與高原地震救援,沒想到高原反應這麼厲害。我一到機場就頭暈頭疼,吸瞭氧氣,隊員們也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就連兩條犬也有明顯的高原反應。  新京報:這給地震救援帶來瞭一定的困難?  王洪國:不僅如此,這裡是高寒地區,風沙大,溫差大。當時我們走得很急,受飛機載重量的影響隻帶瞭設備,沒有帶給養和帳篷。其實是同樣的設備,去汶川時飛機帶上設備和給養還能飛,但到瞭這邊是高原,飛機承重受限,所以給養就隻能隨後再帶來瞭。  新京報:來到災區後你們什麼時候吃上的第一頓飯?  王洪國:第一天沒吃飯也沒喝水,因為沒有,而且也顧不上,後來給養來瞭才吃上飯。睡覺也是,到4月15日凌晨3時我們才搭上帳篷。之前沒時間,也睡不著,太冷瞭,我們就在間隙靠著背囊臨時瞇一會兒。  【救援戰績】  廢墟深層救出7名幸存者  “我們的搜救主要集中在鋼筋混凝土的房子裡,有空間才有生還可能。”  新京報:截至昨日上午你們一共救出幾個人?  王洪國:7個人。  新京報:你們是中國最專業的救援隊伍,怎麼看待這個數字?  王洪國:我們主要擔任的是深層救援,掩埋在廢墟深層的人尋找起來很難,沒有我們的專業設備很難被救出。  新京報:有掩埋在廢墟深層的情況才來找你們?  王洪國:打個比方,說看病,發炎包紮一下也是看病;做個胃鏡,拍個片子也是看病,但這兩者其實是不一樣的。  新京報:你們主要是通過什麼來獲取信息?  王洪國:一個是我們自己搜索,另一個是別人提供信息,我們的搜救犬和生命探測儀就去探測。  新京報:搜救犬和生命探測儀能保證完全準確嗎?  王洪國:我隻能說從我們的使用情況來看,通過它們可以把幸存者找出來。  新京報:選擇廢墟時也會有自己的判斷?  王洪國:對。被掩埋者有沒有幸存的可能,在於有沒有幸存的空間,這個空間就在於房子的結構和質量。結構堅固,質量好,倒塌以後空間就大,幸存的可能就大。玉樹的很多房子不夠穩固,有大量土木結構和磚混結構的房子。比如說土木結構的房子,它們的倒塌就是粉碎性的,一震下來全部悶住,實實在在的沒有一點縫隙,在裡面的人很難有幸存的空間。  新京報:所以這次你們的搜救主要集中在鋼筋混凝土的房子裡?  王洪國:對,時間就是生命,我們首先要找的就是有幸存可能的地方。  新京報:你們救出的這幾名幸存者也都是從這種房子裡救出來的?  王洪國:是的。  【尊重死者】  6小時完整抬出遇難者  “我們的原則是無論是活著的還是遇難的,都要完整的救出來,這是對他們的尊重。”  新京報:哪一次救援給你的印象最深?  王洪國:印象都非常深刻,最深的還是那個13歲的女孩被我們救出來。  新京報:為什麼?  王洪國:我們和當地的居民語言不通,這也是我們遇到的困難之一。對這次救援之所以印象深,就是因為這女孩是我們和藏族群眾一起齊心協力救出來的。我們鎖定瞭范圍,選擇瞭正確的突破口,藏族群眾幫我們搬運樓板。一開始,搜救犬嗅瞭後有反應,但比較微弱,我們找到她藏族的傢人,傳出熟悉的聲音,才更加肯定。到這個孩子出來,整個過程非常感人。  新京報:專業救援隊和當地受災群眾自己的救援方,好像也會有意見上不統一的地方。  王洪國:因為他們不是專業救援隊,可能對我們的做法不瞭解,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去溝通、做解釋。  新京報:我們的搜救主要是針對幸存者?  王洪國:對,主要是搜救活著的人,對於死者如果遇到也會負責。昨天在搜救過程中遇到一個人,我們已經確認死亡瞭,但還是花瞭6個小時把她完整的抬出來瞭。我們的原則是無論是活著的還是遇難的,都要完整的救出來,這是對他們的尊重。對於遺體,我們也會尊重當地民眾的習慣。  新京報:作為一名專業救援人員,當你看到救援出來的人已經遇難時,你會不會感到脆弱?  王洪國:會,每次看到一個生命離開,心裡都會流淚。我常常會覺得生命很脆弱,但是在每次救援之後,我也能感受到生命的偉大。脆弱在於,我們人類無法阻止自然災難的發生。雖然沒法阻止,但每一個生命都會想辦法去應對和克服。常常在救人時看到那些人經受瞭那麼大的創傷,即使奄奄一息,仍在堅持抗爭,直到被營救,我覺得人真的很偉大。  新京報:對於你來說,這次地震救援是不是你遇到的最困難的一次?  王洪國:不好來衡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這樣的,這種高原和高寒是此前沒遇見過的。但這次地震和汶川地震相比,波及范圍沒那麼廣,建築樓群沒那麼多,持續性也沒那麼長。汶川救援的時候救援場地的轉換就比這次難得多,當時我們輾轉瞭很多地方。  【感受堅強】  搜救不結束奇跡就會發生  “和‘5·12’之後一樣,我的感覺是活著真好,我們要好好活著。”  新京報:72小時黃金救援時間已過,下一步會怎麼做?  王洪國:還會搜救。  新京報:搜救多久?  王洪國:按照國際慣例是7天,但也要根據災情不同進行綜合研判。  新京報:你覺得此後還會有人被救出嗎?  王洪國:隻要不放棄,就會有奇跡。隻要搜救行動不結束,我們就要堅信奇跡會發生。在汶川,164小時後我們還救出瞭人。  新京報:對於這次救援,你有怎樣的感受?  王洪國:和“5·12”之後一樣,我的感覺是活著真好,我們要好好活著。  新京報:你從參加地震救援工作到現在,一共救出多少人瞭?  王洪國:沒統計過,應該有100多人吧,有的也是整個救援隊救出的。  新京報:這麼多次救援,你有沒有特別遺憾的地方?  王洪國:最遺憾的就是汶川地震的一次救援。在聚源中學,有個女中學生掩埋在廢墟裡,當時還活著,但營救到一半的時候發生瞭餘震。那次餘震有6.1級,等餘震過去後,她就失去生命瞭。如果餘震來得再晚一點,這個孩子就活下來瞭,她就像我自己的孩子。  新京報:常常會想起她?  王洪國:常常會想起,這是一種無能為力的遺憾。對我也是一種啟發,無論如何都要爭分奪秒地營救,盡可能讓這種事情不再發生。  新京報:對於救援人員來說,目睹這些會不會有心理創傷?  王洪國:我們平時都會有心理調節的訓練,我們比一般民眾的心理承受力更強。但也有人在救援後出現心理問題,需要做一些心理撫慰,我們每次回去都會做心理檢測。  新京報:剛才看到你女兒的短信,說今天(4月18日)是你的生日,希望你平安,然後還要多救人。看到這個短信什麼感覺?  王洪國:心怦然一動。女兒長大瞭,會關心親人,也會去關心災難裡的人瞭。  本報記者 張寒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