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008《把星星都點亮》肆一設計親簽禮物組(博客來獨家)

《把星星都點亮》肆一設計親簽禮物組(博客來獨家)

《把星星都點亮》肆一設計親簽禮物組(博客來獨家)

 

作者: 肆一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2/20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800元

優惠價:469元

按此訂購


 


 

內容簡介

  ★博客來獨家限量!共190組,售完不再版
  ★2+1優惠組合:2本《把星星都點亮》+1個肆一親繪「擁抱星星」束口袋(市價NT$ 800,特價NT$ 469)
  ★親筆簽名!每個「擁抱星星」束口袋皆有肆一親筆簽名


  【「擁抱星星」束口袋】
  以「擁抱」為意象,由肆一親自手繪設計,示意著我們每個人都是人海裡的星星,孤獨的存在著,但都希望被擁抱、被理解。希望在一年之末與新的一年之初,能夠給予大家溫柔安慰與祝福。

  ◎材質:帆布
  ◎尺寸:30X25 cm

  「希望自己的朋友不幸,這樣的我,很糟糕吧。但是,我也只是想要獲得幸福而已。」

  只有在最暗的地方才看得見星星,
  黑暗不都是壞的,它能讓星星閃耀出光芒,把星星都點亮。

  人就像是浩瀚宇宙裡微小存在的星星,遍佈滿天,但卻各自孤獨,一直到某天因為發現了對方所閃耀著的光芒,才得以相遇,也於是有了連結。

  「視線的落差。一小個又一小個碎片,我們每個人看到的都是事情的一個部分而已,然後各自解讀,最後就長成了一個跟初始不相同的事。每個人的視線所看到的同一件事,到底有什麼差異?人心的微妙變化又是什麼?這件事對我來說很有趣,所以想用一個很簡單來寫這件事,平凡到就像是會發生在我們身旁的事一樣,然而因為所有的簡單都因為人摻雜在其中而變得不簡單。」——肆一

  像親人一樣的朋友;為他守住祕密的朋友;互相傷害的朋友……
  即使是再要好的朋友,也一定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祕密吧,
  也一定有不惜一切代價也想要保護的人吧。

  一個好友自殺的消息,四個滿懷愧疚的人;
  五個好朋友,眼中各自看到的真實是什麼?企圖隱藏的是什麼?
  ……想要守護的又是什麼?而又是因何而自殺?

  芊芊、君艾、小草、阿群與允辰五個人是好友,一天晚上每個人都接到了芊芊自殺的消息紛紛趕到醫院,而四個人竟不約而同都說出了「是我害死了芊芊」?!為何大家會說出這樣言論?這個晚上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今晚所有祕密都被打翻了……在這個夜裡,大家心裡頭都暗湧著什麼樣的思緒?

  人是情緒很細微的生物,而人跟人的關係更是微妙,尤其是朋友。那些比某些親人還親近的人,其實連結沒有想像中深,以為很靠近,但最後往往卻發現自己根本不了解對方;而即使是再要好的朋友,也會對於另一個人懷有嫉妒吧。在想保護對方的同時,但又忍不住羨慕著對方。

  以五個朋友之間發生的故事為底,再藉由每個人的視角,對於相同的事件卻產生不一樣的理解,各自隱藏了部分情節,再導致做了不一樣的決定,而所有的決定最後統統都匯集成了一個結果。

  「因為人是不完美的生物,會讓好的事發生、但也會犯錯;用自己的方式去愛人、也會傷害自己所愛的人……可是,即使是這樣,並不表示我們不值得被愛、無法被原諒。這一本小說,想寫給每個不完美的我們,給希望被擁抱的每一個人。」——肆一

各界讚譽

  歌手 HUSH、作家 Middle、推理評論人 冬陽、推理評論家 杜鵑窩人、導演 林孝謙、作家 林育德、作家 凌性傑、導演 馬逸騰、作家 張渝歌、作家 陳栢青、作家 痞子蔡、歌手 魏如昀、偵探書屋探長 譚端——共同推薦(按筆畫順序排列)

  ◎「我們都是一顆行星,承蒙衛星的慷慨,共享著向恆星借來的光芒。在宇宙此起彼落的幽暗中,以一股迸發而生的熾熱,相互投射。」——歌手 HUSH

  ◎「有時,我們會太過在意眼裡的刺,而變得看不見天上的星光。如果有天,可以把星星都點亮,你是否就會不再執著那一些刺痛,是否就會看得見,一直守在你面前的那張笑容。

  「《把星星都點亮》,肆一的第一本小說,一個有點特別、也讓人心疼的故事。希望你們都會喜歡。」——作家 Middle

  ◎「星座,是古時人們的美麗想像,誤將存在於多維時空的星辰視為平面上串接成形的光點,不察地球自轉才是星宿在蒼穹繞轉昇落的道理。《把星星都點亮》一書中,作者肆一先是勾勒了那片我們原以為的星空,再以推理小說的書寫技巧,讓讀者看見那轉個方向、換了角度就截然不同的風景,使複雜又纖細的情感展現多面的懸疑謎樣,勾動翻頁往下讀去的情緒,褪去層層祕密後始看見溫暖動人的真相。一部蘊藏待解謎團的抒情感性之作。」——推理評論人 冬陽

  ◎「從不完美中看到完美,肆一有著令人嫉妒的觀察力與細膩。」——導演 林孝謙

  ◎「細膩的文字,稠密的心思,嚴謹的邏輯,肆一的第一部劇情小說,怎麼能錯過!」——導演 馬逸騰

  ◎「很有溫度的五人多角故事。肆一的聲音像在黑暗中傾訴溫柔,清澈而明亮。」——作家 張渝歌

  ◎「這樣的故事,特別適合改成一小時三十分鐘的電影。人物不多,面貌清楚,多線式,很機巧,愛情同時是推理故事。瓊瑤變成阿嘉莎.克莉絲蒂。很複雜的動線。一直翻轉的真相。只差具屍體。但一個人可以在故事裡死掉很多次。一道傷痕可以隨著心臟反覆的痛。越看越傷心。有些事情,只能明白。但有了肆一,就算是無奈,如今我們既清楚,又明白。」——作家 陳栢青

  ◎「因為羨慕和嫉妒提著衣領往上往上,雙腳踩不著平面以為腳下世界如此崎嶇坎坷。嘿,往前走的時候別只是帶著別人的夢想,帶上你自己吧。」——歌手 魏如昀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肆一


  ◆誠品、博客來、金石堂暨各大書店TOP 1作家
  ◆《自由時報》專欄作家、「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智邦」專欄作家

  男。喜歡電影、音樂與旅行,覺得電影不是真實人生,但有人生縮影;覺得音樂沒有喜怒哀樂,但有人生感受;覺得旅行不只是到遠方,而是看到自己的心。戀愛也是一樣,在愛情裡面我們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投射。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覺得世界是深深淺淺的灰,拒絕追求絕對的黑跟白。不是戀愛高手,但身旁都是戀愛動物,相信透過書寫,愛情跟自己都可以更清楚。作品累積銷售超過500,000冊。

  著作
  《想念,卻不想見的人》(三采)
  《那些再與你無關的幸福》(三采)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三采)
  《最美的抵達,最近的遠方:五座歐洲首都的一日漫步》(三采)
  《寂寞太近,而你太遠》(麥田)
  《想念,卻不想見的人:十萬慶功全彩圖文增修版》(三采)
  《練習,喜歡自己:一天一點,比昨天更喜歡今天的自己》(三采)
  《把星星都點亮》(麥田)

  .「肆一」粉絲頁:www.facebook.com/fourone4141
  .「肆一」部落格:fourone41.pixnet.net/blog
  .「肆一」微博:我是肆一
  .「肆一」instagram:fourone4141
  .聯絡:fourone4141@gmail.com

  相關著作:
  《把星星都點亮》
  《寂寞太近,而你太遠》
  《寂寞太近,而你太遠(限量「寂救包」特別版)》

 

 

目錄

自序:被擁抱著的視線落差
【第一章 男朋友】
【第二章 親友】
【第三章 密友】
【第四章 前男友】
【第五章 女朋友】

 


 

自序

被擁抱著的視線落差


  視線的落差。

  同樣一件事,另一個人看到的,是不是跟自己所見的,其實不一樣?

  就跟人的身高一樣,即使站在同樣一個位置,卻會因為身高的差異,跟著看到的東西就不盡相同了。差別或許很細微、很不明顯,可能是加了百分之五白色的灰與沒加白的灰,乍看相似,可其實並不一樣。

  一小個又一小個碎片,我們每個人看到的都是事情的一個部分而已,然後各自解讀、再各自延伸,最後就長成了一個跟初始不相同的故事。每個人的視線所看到的同一件事,到底有什麼差異?人心的微妙變化又是什麼?因為對這件事很感興趣,所以想寫一本這樣的小說。我想用一個很簡單的故事來寫這件事,平凡到就像是會發生在我們身旁的事一樣,然而所有的簡單都是因為有人摻雜在其中而變得不簡單。也就是因為故事簡單,所以更能凸顯出視線的落差。

  因為人是不完美的生物,會哭、會笑;會讓好的事發生、但也會犯錯;用自己的方式去愛人、也會傷害自己所愛的人;懷抱著祝福的同時卻也隱藏著嫉妒、傷害別人的時刻卻也讓自己受了傷……然而在更多時候,其實我們常常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裡去,卻也到了今天。

  可是,即使是這樣,並不表示我們不值得被愛、無法被原諒。每一個人都是為了自己相信的事物在堅持著,或許有些幼稚、也常常感到茫然,甚至是不知為何做了那樣的決定,但跌跌撞撞卻終於都能經歷了過來。這本小說就是在寫這樣的事。

  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機會可以寫小說。因為相較於散文,小說是更不暢銷的類型,尤其是華文小說。可是對於一個喜歡文字的人來說,小說始終都是一個殿堂。憧憬且嚮往。而且,這本書還不是大家對我最熟知愛情的主題,這或許可以說是我的任性,當然還是緊張大家的反應,但至少問心無愧。謝謝一直以給予支持鼓勵的大家,以後也會繼續加油。

  然而,仍希望故事可以是溫柔的、有點是療癒的。即便只是一個簡單的故事,裡面的角色也都有各自有討人厭的地方,但一定也有讓人認同的地方吧。我一直覺得這就是真實人生的樣子。開始構思這本小說的時候,最先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想寫一本裡頭角色沒有絕對好壞的故事。因此,也努力在做到這件事。

  這本書不是要大家單一地去喜歡裡面某一個角色,而是希望在每個角色身上都能發現一點自己或是周圍的人,不管是好的部分,就連壞的也是。不是去認同裡面的人物,而是覺得自己被認同了。

  最終,所謂的「視線的落差」,其實是「被擁抱著的落差」,我們都不同,但卻都在學習著可以好好珍惜對方。這一本小說、我的第一本小說,想寫給每個不完美的我們,給希望被擁抱的每一個人。

 


 

詳細資料

  • ISBN:4717702095161
  •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章 男朋友】
 
如今回想起來,當時情況的轉變並不像是季節交替的氣溫一樣緩慢地轉換,而像是午後突然的一場大雨,讓人措手不及,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全身濕透。
 
那又是一場旅行。
 
只不過不只有他們兩個人,而是跟君艾、小草以及阿群五個人一起同行。雖然他們五個人時常聚在一起,但真正一起旅行卻是第一次。因為每個人工作的不同,所以要同時有空檔可以湊在一起並不容易,加上沒有特別的必要,所以就一直沒有成行過。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都需要一點勉強、一點刻意才成得了。而這次的契機是因為小草失戀了,所以大夥兒陪他去散散心。
 
也就是因為這件事,允辰才驚覺,雖然他們已經認識好一陣子,但其實他並不是真的了解其他人,因為在很短的時間內,他的注意力全都被芊芊給佔據了,然後自然而然就變成了跟大多數情侶的情形一樣,有芊芊就會有他、有他就會有芊芊,兩個人是一體的。允辰從來都沒有私底下與其他人相處過,除了偶爾在茶水間遇到君艾會閒聊之外,他對他們的所有資訊幾乎都是來自芊芊。
 
跟著他也發現,初次見面時阿群那句「喜歡同性別的人是我」原來不是開玩笑,他的確是喜歡男生。對於允辰來說,他對於同志並不會排斥,但也稱不上認同,更精確地說,比較像是「跟我沒有關係」的思維,可以當朋友,但也不會特別想親近。阿群是團體裡最活潑的人,常常逗大家開心,似乎煩惱在他身上都會被消除似的。芊芊不是個八卦的人,所以她從來都沒有講過阿群的感情狀況,只是允辰也從來都沒有主動開口問過。
 
至於小草,則像是裡頭的領導角色。話很少,但只要一開口,就會影響決定。他有個交往很久的女朋友,同樣在台北念書,但因為兩所學校距離遙遠,所以各自住在離學校近的地方,週末才見面。交往期間兩個人雖然總難免吵吵鬧鬧,但沒有一回像這次如此嚴重。
 
不過允辰從來都沒有見過小草的女朋友,他曾經這樣問芊芊:「為什麼小草的女朋友都不一起來聚會?」芊芊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你說梅子嗎?大概就是頻率不對,一開始有參加過,但後來都是小草一個人出席,我們也不方便多問。」

雖然芊芊說得籠統,但允辰其實知道她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比較年輕的時候,都會勉強自己去融入不適合自己的群體裡,可能是擔心被排擠;年紀稍長一點後,慢慢會覺得自己感到舒服最重要,從此就再也不會過於強迫自己與別人。
 
只要無傷大雅,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這點允辰非常認同。
 
不過小草為什麼會分手,允辰倒是同樣從芊芊那邊知道了大致的原因,主要是女方想要結婚,而小草暫時沒有這個計畫。當允辰聽到這個原因時,心裡還暗自慶幸著芊芊對於婚姻的想法與自己接近。
 
「那這段時間我們多約小草出來散心吧。」為了轉移這麼沉重的話題,允辰這樣說。
 
「好啊,不然,我們一起去旅行好了。」彷彿是給了芊芊靈感似的,她突然這麼提議。
 
「我們……三個?」
 
「不是啦,當然是約君艾、還有阿群一起去啊。前幾天阿群也有提起,大家從來都沒有一起在外面過夜過,要找機會出去玩。」
 
「真的嗎?」原來不只是自己沒有跟他們一起出遊過,連他們四個也沒有過。對於喜歡旅行的允辰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
 
「是啊。」
 
「那好啊,就約大家一起出去玩。」
 
地點是墾丁。
 
與其說這是討論後的結果,還不如說是去哪裡都沒關係。阿群還是一副好玩就好的模樣,而君艾則是大家說好就好,至於主角小草則是說了一句「我知道了。」就當作回覆,因此地點的選擇就落在芊芊跟允辰身上。
 
「去台中好了,天氣宜人也有很多特色餐廳,又不遠。」一開始允辰先提了這個地點,但馬上就被芊芊給否決。
 
「是不是去有海的地方比較好?心情會比較開闊。」
 
「應該沒差吧,只要換個環境就會不一樣了。」
 
「但台中畢竟還是都市,人也很多……」
 
「那花蓮呢?可以看到海。」
 
「花蓮有沙灘嗎?」
 
「這我就不確定了……啊,那不然就去墾丁吧。」
 
「墾丁?好啊,我也好久沒去了。」
 
「好,我知道那邊有幾家不錯的餐廳,可以去吃。」
 
由於大家工作狀況不一,所以勉強只能湊出一個大家剛好都有空的週末出發,沒有更多的假期,「兩天一夜也不錯。」阿群這樣說。那是十一月的第一個週末假日。

他們租了車,打算直接從台北開車下去,只要一早出發,午後就可以抵達墾丁。車子由三個男生輪流開,但前座一定有一個人是阿群,如果不是由他開車的話,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前座視野比較開闊,我有幽閉恐懼症。」大家都知道後者是開玩笑,但也就順著他。至於女生則是負責抵達後的第一餐當作回報,他們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就已經先把食材給準備好。
 
一路上,允辰有特別留意小草,但發現若是不特別說明的話,根本不會知道他剛失戀。看起來還是跟平時一樣,甚至允辰還一度覺得是不是芊芊太誇大了小草的狀況。
 
一行人如預期在兩點抵達了墾丁。芊芊訂了一棟名叫「點亮星星」的白色希臘風民宿,就位在籠仔埔大草原附近,周圍盡是一望無際的綠油油牧草草地,由於位在山丘上的關係,遠眺還可以看到太平洋在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景色。而取名叫「點亮星星」,就是因為空曠無光害,在夜晚時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星。
 
兩層樓高的房子,整棟都漆上了雪白色油漆,方正削圓邊的造型矗立在綠色的草地上,就像是撒上抹茶粉的奶油蛋糕,剛彎進小路遠遠看到時,阿群已經率先發出了讚嘆:「哇~~是這一棟嗎?也太漂亮了,好夢幻喔。」裡頭有四間房間,除了芊芊跟允辰是兩個人一間之外,其餘四人都是一人一間。當然,還有一個寬敞的廚房。
 
一樓進門處就是客廳,偌大的空間一樣是全白色的牆面,就連沙發也都是白的,只有上頭的抱枕是唯一的有彩色;挑高的屋頂,從最高處懸掛而下一盞有圓弧罩子的大燈,同樣是白的,像是頂安全帽,整個客廳被大片的玻璃包裹住,寬敞明亮。
 
正對著門就是通往二樓的樓梯,樓梯是那種常見的迴旋式,必須拐個彎才能抵達二樓。樓梯的左手邊是廚房,右手邊就是一間房,而浴室就在樓梯的正下方,二樓的浴室則在它的正上方。
 
「樓上有三間房,樓下只有一間,誰要住樓下?每層樓都有一間衛浴。」一進門芊芊就先問大家。
 
「都可以啊。」
 
「我也都沒差。」
 
「那我住樓下好了。」小草說。
 
「好,那大家各自去擺行李,我跟君艾先去準備午餐。」雖然一路上在車上吃吃喝喝個不停,但畢竟只是解饞的零嘴,仍無法填飽肚子。
 
「那我先去挑房間,順道勘查一下房子。」阿群聞言立刻蹦蹦跳跳衝上了樓去,其他人都一副「我早就料到」的表情。

接著小草也轉身進到一樓唯一的房間,於是允辰便連同君艾的行李一起拎著,說了聲「那我也上去嘍。」就往二樓去。
 
一踏上二樓,就發現阿群已經挑好了房間,他的行李擺在右側房間的床上,但人已經不見蹤影。「上樓時沒遇見他呀?往頂樓去了吧。」允辰往後回望,果然發現通往頂樓的樓梯。最後,允辰把君艾的行李擺在中間房的地板上,自己挑了最左邊的那間房間。
 
才開始整理行李沒多久,就聽到了樓下傳來阿群誇張的笑聲,「不是剛剛還在樓上?怎麼就下樓了,動作真快。」允辰下樓想看看發生什事,結果看到芊芊一臉通紅地站在廚房裡,顯得不知所措,而阿群則是對著她大聲笑著,君艾正在一旁俐落地準備午餐。
 
「什麼事這麼好笑?」
 
「芊芊啦,她竟然不知道煮義大利麵時,水裡要加點鹽巴。」
 
義大利麵?原來說的是午餐,他們昨晚準備食材時,就已經先預設了抵達後要煮什麼,方便又好吃但滋味又不枯燥的義大利麵。
 
「加鹽?對啊,是要加鹽,可以增加麵的彈性。怎麼了嗎?」
 
「哈哈哈哈,連允辰都知道,芊芊妳好笨喔,哈哈哈哈~~」
 
允辰此時才意會到,原來是阿群刻意在捉弄調侃芊芊。近乎完美的芊芊,廚藝是她的罩門之一,但剛好允辰喜歡自己煮東西,因此芊芊只要負責洗碗就好,恰到好處的缺點。允辰這樣想。
 
「這又不是人人必備的生活常識,沒什麼大不了啦。」發現芊芊一臉窘促模樣,允辰趕緊轉移話題:「小草呢?」
 
「在外面,在前面草地透透氣。」阿群回。
 
「你怎麼知道他出去了?剛剛你不在樓下啊。」君艾一邊撈起麵條一邊回頭問。芊芊已經開始擺碗筷。
 
「他的房門開著啊,」阿群用手指了指最右邊那間房間:「如果不在房內,當然就是在外面啊,不然還能去哪?妳也很笨。」
 
君艾聳聳肩發出一聲近似呢喃的「喔」。
 
「對了,你剛剛去頂樓,上面有什麼嗎?」允辰對著正攤在沙發上,準備打開電視的阿群問道。
 
「頂樓啊,就是一片空曠,沒什麼。不過可以看到更大片的海洋就是。」阿群頭也沒回,開始胡亂轉著電視,最後停在電影台,上頭正在播《永不妥協》。
 
「午餐好了。」君艾突然喊道:「誰去叫一下小草。」
 
「我。」應聲的又是阿群,簡直像是過動兒一般。

「這麼快?」允辰拉了張椅子坐下,餐桌上有一大盤的蕃茄義大利麵、玉米濃湯、沙拉,還有蘋果:「連水果都有,好厲害。」
 
「幾乎都是現成的,只有麵需要煮,湯也是康寶,所以很快。」君艾邊說,主動選了允辰與自己中間隔了一個座位的位子坐下。芊芊也很自然地在那個空位坐下。
 
「好豐盛啊。」小草一進門看到滿桌的菜,發出讚嘆。
 
「那我就不客氣了,開動!」阿群率先發難,吃了起來。
 
用完午餐,因為距離晚餐還有一點時間,於是一夥人便決定先到南灣踏浪,回程還可以到墾丁大街晃晃,順道吃晚餐。
 
十一月的墾丁雖然已經不是旺季,但依舊充斥著人潮,天氣已經有點涼意,不過沙灘上一眼望去仍錯落著五顏六色的洋傘還有泳衣,人們的嘻笑聲此起彼落。五個人都沒有下水的計畫,連泳衣都沒帶,只打算沿著海浪與沙灘的邊緣散步,踩踩水就好。一路上小草始終都單獨落在最後頭,大家也貼心地不去打擾。
 
晚餐由於大街上人實在太多,原本允辰推薦的餐廳更是大排長龍,因此大夥兒便決定隨意吃一點東西,就回民宿。「反正如果餓了,冰箱還有東西可以吃。」芊芊這樣說。不僅是民宿、還有租車等,就連食物都是芊芊準備的,所以她最清楚裡頭還有什麼。回想起來,才發現這趟旅行的所有安排與規畫,幾乎都是芊芊獨自完成。
 
離開熱鬧的大街後,終於感覺到秋天已經降臨墾丁,風吹在身上叫人打哆嗦,尤其回到民宿之後,因為周圍空曠的緣故,風像是從四面八方灌過來似的,大家紛紛把唯一帶的一件薄外套給穿上。對了,外套也是芊芊提醒大家要帶的。
 
時間還早,時針才指著「九」的位置而已,於是阿群吆喝著大家一起玩大富翁。
 
「大富翁?哪有這種東西?」允辰一臉疑惑,自從國中之後,他就沒有玩過這遊戲了,甚至懷疑自己是否已經忘了遊戲規則了。
 
「我有帶啊,我知道晚上會很無聊。很聰明吧。」阿群一臉得意,也不管大家是否答應,就蹦蹦跳跳地上樓,半晌就拿個一個紙盒下來,上頭畫了一個戴著西瓜帽的白鬍鬚老爺爺,他的下方則用黃色的字體印著大大的「大富翁」三個字。
 
好懷舊啊。允辰心裡默默說著這句話,但沒脫口而出。原本允辰以為裡頭最大人樣的小草會對這樣的遊戲嗤之以鼻,但沒想到他竟然也同意了。
 
大富翁一次只能四個人玩,所以理所當然,允辰與芊芊歸為一組。

雖然說每個人都已經很久沒玩大富翁,但奇異地,一攤開地圖、擺上棋子,兒時的回憶就跟著湧了回來,連通了記憶的迴路。就像是在很小的時候學會騎單車,長大後即使很久沒碰觸了,但仍不會遺忘一樣,身體與大腦都牢記著那些感受。
 
最先輸的是小草。由於蓋了太多房子,導致現金短缺,最後難以翻身,「如果要贏就是要敢於嘗試。」小草這樣說,但顯然是個失敗的賭注。表面上最計較輸贏的是阿群,因為藏不住心思,所以腦中想的會從嘴巴出來,一目了然,好猜測;但實際上思量得最多的是君艾,她默默地買地,同時維持現金量,不張揚,所以不容易被發現。因此,允辰把她當頭號對手。
 
先結束遊戲的小草說了聲「我到外面透透氣」,便逕自一個人朝外面走去,接著坐在屋子前方不遠處的大石頭上。但因為外面並沒有路燈,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身影,只有菸頭偶爾一閃一閃地在暗處發著紅光,像是變種的螢火蟲似的。
 
第二個輸的是阿群。果然被我猜中了,允辰在心裡竊喜。「怎麼會這樣啦,大富翁好無聊。」阿群耍賴地往後攤在沙發上大喊,然後突然又一個翻身嚷著:「我不要玩了啦,我要去頂樓看星星。」便彈跳了起來奔上樓去,跟下午抵達時一樣。
 
阿群離開之後,頓時安靜了不少,但遊戲卻也開始變得無味,不過還是想比出個輸贏啊。允辰在君艾臉上也看到一樣的神情。可能也感受到了兩人堅持下去不服輸的氣場,芊芊無可奈何,只好說:「外面好像有點冷,小草沒穿外套,我拿出去給他。」說完就撈起沙發上的黑色帽T往外走去。
 
更安靜了。
 
大富翁是個極依靠運氣的遊戲,要嘛是很快就分出勝負,不然就會變成是一場耐力賽,互相拉扯,而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允辰與君艾擁有的土地與現金幾乎一樣多,於是只能不斷地加蓋房子,然後祈禱命運的骰子讓對方走到自己的土地上,一舉破產。不知道這樣僵持了多久,一直到阿群的聲音再度出現。
 
「還沒結束啊?你們太誇張了啦。」允辰此時才發現,阿群說話常常會在語末加個「啦」字,然後尾音升半key。
 
「哈。」像是被指出怪癖的小孩一樣,君艾發出了一聲乾笑,然後趕緊說:「那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們平手,改天再玩。」
 
「好啊。」允辰心裡也暗自鬆了口氣,轉頭詢問阿群:「星星多嗎?」

「……嗯?什麼?」
 
「你不是上去看星星?」
 
「喔,對啊,不是很多,雲層太厚了啦。」
 
「你幹嘛專程跑去頂樓看啊?去門口就看得到呀。」君艾邊收拾大富翁邊問。
 
「因為那裡離星星比較近啊。」阿群嬉皮笑臉。「小草跟芊芊還沒進來呀?」
 
才剛這樣問而已,就看到他們兩人從門口進來。
 
「不愧是『點亮星星』,好漂亮啊。」兩個人邊進門邊異口同聲地這樣說,原本正在收大富翁的君艾也聞聲抬頭望著窗外,看來雲已經散掉了,星星出來了。
 
芊芊邊用手搓著手臂,邊說:「不過愈晚愈冷了。」
 
「那趕緊去洗熱水澡吧,不要感冒了。」允辰催促著芊芊。
 
此話一出,大家也就順勢回去各自的房間,只剩下阿群還在客廳看電視。
 
當天晚上允辰睡得很好,他想或許是因為開了半天車的關係,隔天他問芊芊睡得如何,芊芊說她大概水喝多了,起床上了幾次廁所。
 
早餐還是由君艾與芊芊準備,雖然只是簡單的三明治,但大家仍吃得津津有味。用完餐之後,把握時間,芊芊提議去鵝鑾鼻燈塔走走,接著用完午餐後再回台北。
 
鵝鑾鼻燈塔是由一片大大的草地,還有濃密的綠蔭組合而成的地方,有種南國特有的遼闊感,天空感覺拉得很高很高,沒有邊際似的,園內還有一處珊瑚礁石灰岩地形,非常奇異漂亮。
 
雖然說昨天晚上溫度低得叫人發抖,但一到了白天,這座南洋小鎮仍然是一副夏天的姿態。燈塔的入口處有成排的攤販,販售著由各式大小貝殼做成的擺飾或是貓眼石等寶石製成的項鍊手環,極富民俗風情的紀念品,這些東西隨著時代的推演在其他地方已不常見了,但這裡卻像是停留在十年前一樣,不僅景物沒變,連供旅客帶回去的伴手禮也是,時光彷彿不曾在這裡起了作用。
 
穿過紀念品區後,就是入口,一棟只有一層樓高由白色與紅磚砌成的七扇拱形門的建築。收票人員在票根上撕去一角後,就是正式進入鵝鑾鼻公園了。但要到燈塔,還要穿過一小片的大王椰子樹後再往上走一段斜坡路,才會抵達。燈塔是在山丘上。
 
「可以給我水嗎?」正當一行人嘻嘻哈哈往上走到半路時,芊芊突然轉頭問允辰。

「水?」因為出門時天氣還涼爽,為了減輕重量,因此允辰出門前還說服芊芊兩個人共飲一瓶就好,就跟在葡萄牙一樣,水由他攜帶。但沒想到天氣熱得快,允辰一不留意就把水給喝光了:「啊,抱歉,我忘了妳也要喝,等會兒下來時再買一瓶,好不好?」放眼望去,附近連販賣機都沒有。
 
「你喝光了?」
 
「對,抱歉、抱歉。」
 
「每次都這樣,沒有顧慮到我的感受。」即使是刻意壓低聲量,但允辰仍舊感受得到芊芊語氣裡的慍怒。但讓允辰驚訝的並不是生氣這件事,而是平時善解人意的芊芊竟然會為了一瓶水如此嚴厲地指責他。
 
「我?我怎麼了?」
 
「昨天午餐時也是,你也站在君艾那邊一起嘲笑我。」
 
允辰感受到芊芊刻意放慢腳步,跟其他人拉開距離。
 
「我沒有啊,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好嗎。」
 
「你根本沒有考慮我的感受。」
 
「我覺得妳這樣說就太誇大了,我沒有那個意思。」
 
「水也是你堅持只買一瓶,結果還把它喝光。」
 
「水的事是我不對,我承認也道歉了,但不可以把其他事混為一談……」
 
「你的意思是我無理取鬧?如果是這樣,那就不用繼續說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我……」
 
就在允辰還想試圖解釋時,君艾的聲音插了進來:「喂,你們兩個在幹嘛?快上來啊。」聲音從五十公尺外的斜坡上傳來,原本尋常的話語都變成了吶喊。
 
「好,馬上來。」芊芊應答了回去,並快步跟上。
 
被一個人留在原地的允辰,二話不說往反方向奔去。
 
「允辰,你要去哪?」
 
君艾見狀大喊,芊芊也跟著回頭。
 
「我先去買水,你們先往上走,我等下就跟上。」
 
事後,表面上看起來芊芊是氣消了,允辰也覺得不是什麼大事,沒有放在心上。但那次的爭吵卻像是一個開關,「喀」地一聲,兩個人的關係一瞬間就由亮轉暗。允辰至今仍不明白,當時是發生了什麼事。也或者是,從來都沒有發生任何事,而是事情不再發生了。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

 

回應
博客來

這裡提供購物情報~
網站內容圖檔來源取材來自購物網發表或轉載擷錄,商品的文案,價格...等若有變動,請以實際銷售網頁標示為準,如有侵權問題請來信通報,將立即刪除,謝謝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博客來主題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