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2133【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momo購物網-內塑衣

很多女性都希望選擇一件彈力較好的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 塑身衣,

可以找回自己完美的曲線,momo購物網教你如何選擇塑身衣。

momo購物網介紹,購買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 塑身衣最好不能太緊,

也不能太鬆,要選擇相對透氣良好的衣服,避免引起毛囊炎,甚至導致皮膚粗糙。

momo購物網有各種各樣的塑身衣,不僅彈力好,而且採用進口衣服面料,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 經過完美的設計,

讓每一個女性都可以展示自己的完美身材。

momo購物網銷售的塑身衣,都按照國家標準生產,

可以更好的掩飾身體有缺陷的部位,穿起來更加舒適。

【effie】金屬裝飾 全真皮立體蝴蝶尖頭平底鞋(粉紅)

【Keeley Ann】閃耀精緻-絨布蝴蝶結金蔥造型低跟鞋(黑色485093110)

【HERLS】優雅 內真皮 蜥蜴亮紋 楔型跟鞋(米色)

 

商品訊息功能:

  • 品號:1987886
  • 火辣性感
  • 蝴蝶結
  • 柔紗開襟

 

【EG Home 宜居家】食品級矽膠材質密封保鮮蓋膜(20cm-大)6入

【EG Home 宜居家】食品級矽膠材質密封保鮮蓋膜(15cm-中)6入

 

商品訊息簡述:  

◆ 商品品牌:【Anna Mu】
◆ 內容物:睡襯衣x1+丁字褲x1
◆ 配褲:丁字褲 ( ONE SIZE / 適穿腰圍23~29吋 )
◆ 產地:中國
◆ 商品材質:100%POLYESTER
◆ 尺寸:FREE SIZE,適穿胸圍32~36吋
◆ 衣長:約44公分(不含肩帶),肩帶長度不可調整
◆ Model:身高165、體重46、三圍34C.24.32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內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熱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極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塑衣推薦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輕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魔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運動塑衣

【Anna Mu】禮物情人!二件式開襟睡襯衣籃球塑衣

html模版 湖南株洲開發商與房產局官司持續10餘年_新聞中心_新浪網圍繞1300餘平方米非住宅用房,湖南金正方公司與株洲房產局間的訴爭已持續十餘年時間。去年8月,湖南省高院裁定株洲中院的原判決“確有錯誤”,並指定株洲中院再審。  株洲,開發商與房產局的“馬拉松”訴訟  □本報記者 廖隆章 發自湖南株洲  “我們經歷長達十餘年的申訴才有瞭今天的再審。”金正方公司負責人告訴《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  2009年8月,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確認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2001年7月11日就金正方公司與株洲市房產局房屋拆遷補償糾紛一案作出的(2001)株民終字第30號民事判決“確有錯誤”,並指定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該案”。  “該案”是指2000年株洲市城市房屋拆遷事務所起訴金正方公司房屋拆遷補償、安置一案,要求金正方公司按照《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償還非住宅用房1311.55平方米及其他相關費用等——該案在審理中“追加”株洲市房產局為原告。  金正方公司則以“協議內容並非自願,協議補償標準和收費項目的內容與有關法律政策相悖,顯失公平等理由提起上訴和申訴。  法院未判  房產已更名  1995年,金正方公司開發建設華麗服裝一期市場時,通過株洲市城市房屋拆遷事務所拆除瞭株洲市房產局管理的國有直管公房住宅共64戶,平均每戶35平方米。金正方公司按照國傢和省市有關拆遷補償政策,按每戶55平方米進行瞭超面積補償——國傢和省市政策規定補償標準為35平方米基礎上增加10平方米左右,即45平方米。  “不僅如此,房產局還強行要求金正方公司在此基礎上,另將華麗市場六樓共833平方米補償給房產局作為辦公用房,自行辦理瞭房產證。1998年,金正方公司開始建設華麗市場第二期時,又通過株洲市城市房屋拆遷事務所拆除瞭房產局管理的國有直管公房住宅111戶,共4672.15平方米。此次金正方公司實際補償房產局7297.15平方米。至此,房產局兩次便獲得金正方超額補償的3870.13平方米住房。”金正方公司負責人介紹,時任法人代表迫於房產局的權勢,無奈在“協議”上簽瞭字。  此時,株洲房產局將已辦到房產局名下的華麗一期六樓的833平方米的辦公用房換成華麗二期的商業鋪面,面積增加到850平方米,要求金正方公司補償。與此同時,還要求將二期拆遷的461.55平方米住宅面積按營業面積補償。  “如此一來,株洲房產局從金正方索要瞭1311.55平方米的商業面積,並且直接將產權證辦到瞭房產局名下。”金正方公司負責人出具瞭前任法人代表在拆遷株洲房產局直管公房時與株洲房產局簽下的《拆遷還房協議》以及《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  “明顯不公,(金正方公司)一直拒絕房產局索要房產的要求。”金正方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  拿不到房產,株洲市房產局便訴諸法律。  株洲市蘆淞區法院以及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兩審判決支持瞭株洲市房產局的訴求。判定金正方在華麗市場二期工程北面1-4樓償還房產局1311.55平方米非住宅房產——房產局早在法院判決前於2000年6月就將該房產的“房產證”辦到瞭自己名下。  金正方公司負責人介紹:“期間,金正方曾訴株洲市房產局多收補償款。最終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據我國有關拆遷方面的法規政策及株洲市價格事務所兩次對華麗二期工程拆遷補償費用(住宅部分)的鑒定結論,於2001年6月15日下發民事判決,認定:‘正方公司(後更名為金正方公司)與拆遷所先後簽訂瞭《委托拆遷協議》和《拆遷結算協議》,且已基本履行,拆遷所也與房產局簽訂瞭《拆遷安置補償協議》,但以上協議中對於正方公司超面積安置的房屋補償標準的約定,違背瞭有關拆遷政策法規,違反瞭民法通則的公平原則,該部分內容應依法予以撤銷或變更’。”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株洲市房產局(株洲市城市房屋拆遷事務所)返還多收取金正方公司房屋拆遷補償費近130萬元,加上其他應返還給金正方的資金,總計達220萬餘元。  “雖是部分勝訴,但我們還是認為省高院是比較公正的。”金正方公司負責人說。  協議轉讓國資“權利”  由於金正方公司堅持權利主張,株洲市房產局未能順利進駐華麗市場。株洲市房產局一方面積極向株洲市中級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一方面琢磨“新招”。  2006年10月13日,作為甲方的株洲市房產管理局與乙方上海滬閣公司簽署瞭《權利轉讓協議》,協議明確“金正方公司非法強占房產局國有資產,為瞭使國有資產不再流失”,“並在法院的主持下,為避免國有資產繼續流失,甲方同意乙方購買在株洲市中院判決的上述權利”以及“株洲市房產局為房屋所有權人的《房屋所有權證》之日起,因房屋所有權產生的相關權利(如收益權等)”,約定轉讓總價款為600萬元人民幣,沖抵株洲市房產局(株洲市城市房屋拆遷所)本應依法支付給金正方公司的220萬元債務,餘款380萬元必須在2007年2月15日前付清。  雙方還特別約定,同意由執行法院——株洲縣法院對上述房產查封,也約定瞭在法院“解封”前,“不辦理過戶手續、所有權仍歸株洲房產局”。  同樣是2006年10月13日,株洲市房產局和上海滬閣公司又就上述“權利”簽訂瞭一份《補充協議》,約定《權利轉讓協議》中的“權利”是否成立(存在)、是否受法律保護,以及乙方能否實現、能否收回該非住宅等一切風險均由上海滬閣公司承擔。  “這是兩份完全不對等的協議。涉及上千萬資產的‘權利’轉讓,一天之內竟作如此重要的補充,匪夷所思。”法律人士分析,“既然是‘合法轉讓’,為什麼不辦理過戶手續?”  “沒有哪條法律規定,在一天之內,簽訂完協議之後,就不能簽訂補充協議瞭。”株洲市房產局法制科何滿生回答記者。  記者調查到,滬閣公司是株洲縣籍兩名自然人在上海註冊成立的一傢資本僅50萬元的“皮包公司”,辦公場地及辦公電話都無法確認,根本未在當地開展任何業務。據瞭解,株洲市中級法院也曾派員實地調查。  財政部關於《行政單位國有資產管理暫行辦法》和《事業單位國有資產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事業單位處置國有資產,應當嚴格履行審批手續,未經批準,不得自行處置,應當按照公開、公正、公平競買的原則進行處置。”  事實上,株洲市房產局並未依規進行。  株洲市房產局與上海滬閣公司2006年10月13日簽訂《權利轉讓協議》,明確約定雙方簽字蓋章之日生效。而株洲市國有資產管理處上報的《關於市房產局處理“華麗市場二期工程部分資產”的核實意見》及株洲市中級法院就《權利轉讓協議》是否有效請株洲市政府確認的請示,於2007年6月1日才經市政府法制辦主任審核,時任主管副市長也於當日才簽署同意。  記者問株洲市房產局法制科何滿生:“在處置該資產前,房產局是否發佈公告?”何未予正面回答。  “上海滬閣公司是怎麼知道株洲房產局有‘權利’要轉讓呢?”記者追問。何聲稱:“那純粹是市場行為。”  “這已嚴重違反國傢關於處置國有資產的程序規定,典型的先斬後奏。”金正方公司負責人指出,“房產局根本沒有通過競拍的方式處置該資產的意識。600萬元的‘包幹協議轉讓’,上海滬閣公司僅付380萬元就拿到瞭價值上千萬元的國有資產,應該返還金正方的220萬元也分文未付。”  轉讓所得去向成謎  記者瞭解到,株洲縣人民法院被指定為執行法院後,明顯加大瞭執行力度,先後查封金正方公司財務賬號、拘留法人代表、扣劃罰款、查封凍結房產土地等措施。  “經過十數年的訴爭,我們在這方面耗費瞭大量精力。”金正方公司負責人介紹,“為瞭盡快擺脫訴累,緩和矛盾,從市場和社會穩定大局出發,我們多次向市委、政府和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領導匯報,並主動讓步,另外出價600萬元,加上拆遷補償過程中市房產局拆遷所多收金正方的拆遷補償費220萬元,共計820萬元,購買原一、二審法院判決的‘房產’,但房產局不同意。”  金正方公司負責人極度質疑的是:“房產局口口聲聲不讓國有資產流失,為什麼上海滬閣公司僅以380萬元就把這部分‘權利’拿走瞭?”  而株洲市房產局轉讓所得的380萬元現金又到哪裡去瞭呢?  記者拿到一份株洲市行政事業單位資產管理處2006年7月10日向株洲市人民政府呈報的《關於市房產局處置“華麗市場二期工程部分資產”的核實意見》,明確該資產經某中介機構評估價值為927.79萬元。該意見以“無法通過正常途徑采取公開拍賣的方式進行處置”為由,同意株洲市房產局以“600萬元的總價值包幹協議轉讓”。  對此說法,金正方公司負責人嗤之以鼻:“沒有通過競拍的程序處置,怎麼就能斷定這樣做就一定不行?究竟是什麼原因不能公開拍賣資產?是房產局、還是法院的原因?還是有人想私分國有資產?”  株洲市行政事業單位資產管理處於2010年3月1日出具證明證實:“我處資產處置賬戶未收到華麗市場二期工程部分資產處置收入380萬元。”  法院問政府“協議是否有效”  記者在調查中獲得瞭一份2007年6月份由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向株洲市人民政府遞交的《關於對株洲市房產局與上海滬閣公司<權利轉讓協議>是否有效予以確認的請示》。該“請示”對房產局與金正方的訴爭進行瞭介紹,並以“恐國有資產流失為由”要求市政府確認株洲市房產局與上海滬閣公司簽訂的上述《權利轉讓協議》有效。  記者發現,先是株洲市人民政府法制辦一胡姓主任在該“請示”上簽署瞭意見,認定上述“權利轉讓協議和方式都是嚴格按照《事業單位國有資產管理暫行辦法》的規定運作的,應該確認株洲市房產局在處置該資產行為是合法的。”並呈報當時的株洲市政府主管副市長,主管副市長簽署“同意市中院和市法制辦胡主任的意見”回復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是法律規定的裁判機構,判定一個協議是否有效,本應該是‘政府問法院’,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卻把自己的職責和人民賦予的權力完全顛倒瞭,實在是匪夷所思。”金正方負責人認為。  時任株洲市人民政府法制辦胡主任接受記者采訪時明確:“判決‘協議’是否有效,那是法院的事情。對於株洲中級法院的上述‘請示’,我們隻審查他們(房產局轉讓相關國有資產)的程序,這份協議的內容我不清楚,(權利轉讓)‘協議’我根本沒有看到。”並解釋,“根據規定,資產可以通過協議轉讓的形式,所以認定房產局對該資產的轉讓程序是合法的。”  有關證據卻顯示,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呈報株洲市人民政府的相關“請示”的附件裡,就附上瞭該《權利轉讓協議》。  株洲縣法院被指定為執行法院後,將原審判決認定金正方應付株洲市房產局租金26.6萬元變成瞭應向上海滬閣公司支付742萬元租金,並將金正方價值700多萬元的土地房產作價406萬元處置給瞭上海滬閣公司。  經證實,其時,株洲市國資委、政法委也曾就本案中存在的問題函告株洲縣法院“暫緩執行”。株洲縣法院未予理會。  2007年7月22日,上海滬閣公司又在媒體發佈公告通知金正方公司,該公司將從株洲市房產局獲得的“權利”轉讓至自然人劉某名下。盡管如此,株洲縣人民法院卻仍然以“上海滬閣公司”為申請執行人,采取查封金正方公司財產、凍結金正方的賬戶和資金,甚至羈押金正方的董事長、總經理等措施。  6月18日,記者前往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就本案采訪,被婉拒。21日下午,對株洲中院進行書面采訪,至今未得到回復。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