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144台中商標申請流程 台中商標權申請該找誰呢?優質事務所推薦

鐵腕仇和為政霸道 昆明人對其感情復雜

“朝受命、夕飲冰,晝無為、夜難寐……”12月3日,剛剛升任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的仇和,發表離任感言時如此表述自己在昆明市委書記任上的心境。

被稱為“官場另類”的仇和,一路走來無時無刻不處在爭議的漩渦中,但又一路升遷:從中共宿遷市委書記,到江蘇省副省長,到中共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再到雲南省委副書記,其經歷一直廣受關註。

一位網友在“仇和升遷感言”中寫道:“一直很關心仇和現象,對他的認識也是一波三折。最早看到的是其‘霸道’的執政風格,當時認為,如果有太多這樣的官員,中國就無從談民主法制瞭。但後來發現,他給執政地帶來的變化和發展是驚人的,也是令人信服的。關鍵是老百姓對他擁戴的呼聲也很高……”那麼,一個真實的仇和究竟什麼樣?他走過的是一條什麼樣的路?

“鐵腕治吏”,整頓昆明官場

素有“鐵嘴學者”之稱的雲南大學中文系教授石鵬飛,2008年首次提出“仇和新政”,這一概念此後被學術界和媒體廣泛采用。“仇和新政”包括瞭一整套重大改革措施:整頓吏治,打造班底;開展城市綜合治理,滇池水系、交通擁堵、城市綠化得到全面整治;強力拆遷,推動城中村改造;招商引資,力促跨越式、壓縮化、超常規發展……

問一千個昆明人,一千個人都會異口同聲地回答:在所有“新政”中,仇和做得最好的,是“鐵腕治吏”。對仇和2008年一連串暴風驟雨般的整頓官場行動,昆明人至今津津樂道:1月28日,仇和要求昆明市委九屆四次全體(擴大)會議進行現場直播,讓官員們開會再不敢走過場;1月31日,仇和主張面向全國公選後備幹部,40名博士來到昆明掛職,“外來的和尚會念經”,讓昆明本地官員再不敢懈怠;2月4日,仇和在《昆明日報》上公佈各縣(市區)、各部門、各單位“一把手”聯系電話,包括他自己和市長張祖林的電話,一時“昆明紙貴”,全城搶購;2月19日,仇和又公佈自己和張祖林下班後的聯系電話,要求全市公務員24小時做到“辦公電話、傢庭電話和手機,三通必須有一通”,“周六保證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證”……昆明官場的神經繃到瞭極點。

2月20日,在招商投資專題講座上,第一排一名官員打瞌睡,長時間沒醒。仇和喊道:“第一排在睡覺的,站起來!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單位的?做什麼職位?”嚇醒的官員站在會場上,不敢答話,旁邊的人代答:“呈貢縣投資促進局的副局長,蔣文輝。”當時仇和沒再追究。但兩天後,呈貢縣緊急召開紀委會議,縣長宣佈蔣文輝辭職,投資促進局局長向大會作書面檢查。過瞭幾天,仇和看到各大報紙對“瞌睡門”的報道,才知道蔣文輝辭職瞭,吃瞭一驚。

這些事徹底攪動瞭昆明官場。多名公務員告訴記者,仇和喊開會,所有人跑步下樓、出門、上車,一個都不敢遲到;女幹部隨仇和調研,不敢穿高跟鞋,否則跟不上;沒人敢關手機,一位局長睡著瞭,沒接到市委辦公廳半夜打來的電話,第二天就受到仇和批評;申請商標流程一個下大雨的中午,仇和撐把傘,一個人站在馬路上觀察,看到垃圾車裡的垃圾順著雨水往下流,就打電話給正在吃飯的環保局長,要求立刻解決……

直到臨別,仇和才在“告別演說”中,對昆明官員首次露出溫情:“如果自己的性格再溫和一些、領導藝術再講究一些,或許就會避免因工作要求嚴格、批評人較多而傷害一些同志的感情,造成個別同志的誤解……今天,也借此機會,對因我個人主觀原因,留給昆明的遺憾,帶給同志們的不愉快,向大傢表示深深的歉意!”說到這裡,他從座位上站起來,彎腰向臺下鞠躬。沉默幾秒鐘後,臺下的掌聲響起,有的官員眼裡含滿淚水。一位處級幹部說:“我們自己都不清楚,是意外,是感動,是委屈,還是釋懷。”

昆明人對仇和的感情復雜

除瞭“治吏”,仇和第二項得到昆明各界一致肯定的工作,是滇池水系綜合治理。仇和的第一句話是“滇池死,昆明亡;滇池清,昆明興”,第二句話是“治湖先治水,治水先治河,治河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治人先治官”。轟轟烈烈的“河長制”就此出臺,仇和親自擔任盤龍江的“河長”,市長任寶象河的“河長”,其他30多條河,也由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局長們分任“河長”。如今,滇池水質明顯好轉。

和治水相比,治堵則曲折得多。仇和來瞭之後,問瞭一個問題:“二環1年能不能修好?”在場的官員嚇瞭一大跳,他們原先匯報的,是3年修完。2008年10月,二環全面開工。昆明城東西南北任何一個方向,都是遍地挖坑、塵土滿天、噪音轟鳴,所有道路都因二環施工陷入令人絕望的擁堵中。當二環修通後,交通擁堵大大緩解,所有怨氣頓時消散,仇和贏得公信力和美譽度。

但暢通的日子隻過瞭半年,2010年,仇和決定修地鐵,並且6條地鐵線同時開工。昆明一片嘩然。支持者認為,“二環經驗”證明瞭“長痛不如短痛”是對的,幹脆一口氣把地鐵修完。反對者認為,這是典型的貪多圖快。

到昆明不久,植物學專業出身的仇和,一聲令下,1年,還是1年,要種300萬棵樹,每條人行道都要有3行樹,園林部門、城建部門的公務員,統統上街種樹去。2010年,昆明主城區綠化覆蓋率達40.53%,當年就圓瞭國傢園林城市之夢。

眼下,所有台中商標申請流程昆明人都在擔心,仇和做得最好的整頓官員、治理滇池兩件事,會不會隨著他的離任出現倒退和反彈。2011年12月4日一早,仇和那篇充滿瞭對昆明依依之情和殷切希望的“告別演說”,登上瞭昆明所有媒體的頭版頭條,絕大部分媒體都把最大的贊美、最深的不舍送給瞭仇和。但個別媒體也登出不乏反思的報道,認為“昆明今後應註重休養生息”等。這兩類報紙,都有很多市民購買、閱讀。記者隨機采訪瞭多位普通市民,問對仇和離任有何感想。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說瞭一句類似的話:“仇和這樣的官,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有。”

在江蘇,十年“叛逆式”改革

1996年12月,宿遷市成立不久,時任宿遷市副市長的仇和被派到轄下的沭陽縣兼任縣委書記。當時宿遷下轄沭陽、泗陽、泗洪三縣,數沭陽最窮。1997年以前,沭陽經濟排全省倒數第一。

沭陽百姓對仇和的政績評價最高的,是修通瞭縣裡通往各個村莊的公路;對他的爭議記得最清的,是拆遷。“仇和望一望,拆到南關蕩,仇和手一揮,拆到沂河堆”;“拆瞭你別哭,沒拆你別笑,那是仇和沒看到”……後來,路修好瞭,仇和專門包瞭幾輛大車,把那些想告狀的百姓都拉著在路上跑,讓他們看看路修得怎麼樣,他們也就沒瞭脾氣。路修好後,沭陽的經濟自然上去瞭。

“不換思想就換人”,這是仇和上任以來一直強調的。他用加任台中註冊商標費用務的方式改變瞭官員的“鐵飯碗”思想,又用懲罰、曝光等方式改變瞭老百姓的懶散思想。2000年12月,仇和離開沭陽,回到宿遷擔任市委副書記、副市長。2001年2月任市長,8月又升任市委書記。直到2006年1月調到省裡,他在這裡幹瞭5年多時間。

仇和在宿遷最富爭議的舉措,是賣掉瞭公立醫院、學校、幼兒園。據媒體報道,他曾說過一句話讓全國嘩然:“宿遷515萬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裡的土地上,隻要可以變現的資源或資產,都可以進入市場交易。”2001年起,宿遷全市開始強力推行改革,公立醫院、衛生所、學校、幼兒園等紛紛變成民營。這就意味著,這些機構裡的所有工作人員,都不能再吃“財政飯”瞭。

泗洪縣幼兒園的老師們在市委門前靜坐示威;沭陽縣中醫院數百位台中商標註冊代辦職工用大鐵鎖將門診部大樓鎖瞭3天;央視《焦點訪談》三次質疑宿遷教改醫改……面對壓力,仇和放緩瞭腳步,但並沒有停下。

對於仇和迎難而上的大膽嘗試和改革,2003年召開的江蘇省委十屆五次全會決議中曾明確寫道“允許和扶持宿遷市在不違反國傢政策法規的前提下,采取更靈活的政策和做法,探索加快發展的新路子”。

宿遷市人民醫院改制後,私人資金註入,更新硬件設備,宿遷的醫療水平整體提升。不過,現在,宿遷正在建設新的公立醫院和公立學校,原先仇和“台灣商標註冊代辦叛逆式”的改革正在逐步恢復正統。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621581ED18E18551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