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22055您的孩子適合唸私校嗎?

私校大解析:四大類型,不求完美求最適合

2009/04/14 23:14
文章代表圖片

 

作者:張瀞文 出處:親子天下

有的私校規範嚴格,有的私校則給學生充分自由,你的孩子適合念私校嗎?答案藏在你的教育價值觀和孩子的性格特質裡。

 

想讓孩子念私校嗎?


在《親子天下》的「家長選校大調查」發現,超過五成五的父母表示,如果經濟能力許可,會讓孩子念私立學校。全台三千多所國中小,私校只佔一百六十二所,卻是超過一半家長的選擇。
但是,「私立學校」並不是「一個選擇」,同樣是「送到私校」,但是去慈濟中學與全人中學的孩子,卻是天平的兩端。


在慈濟,強調的是秩序,孩子服儀整齊,行走坐臥都有規範;而全人中學在乎的是孩子的自主,學生可以穿著拖鞋、坐在山野暖陽中上課,自由發表對三國人物的看法,甚至有不進課堂的自由。


私立學校是商業性的存在,回應消費者──也就是家長的不同需求。因為對教育的需求各異,「私校」一詞成為一個多元異質的組合。在國內,除非是以教育理念見長的另類學校,否則多數私校,「升學率」幾乎等於招生票房保證,但不表示學校只重升學,在維持一定的升學成績下,仍有許多學校,發展出不同特色。



以下粗分為傳統私校、宗教立校、貴族私校級及理念至上四種類型。

傳統私校:呈現多元發展

私校從單一的升學價值走向多元,最大功臣是多元入學制度。



當人人可上大學,各校升學率不相上下,學科成績也不是考大學的唯一指標時,促使重視升學率的私校辦學更趨多元。連全國升學率最高的私立中學──延平中學,校長林正國也表示,學校逐年增加學科之外的學習,希望改變過去升學至上的風氣,讓學生有更多元的發展。


七年前,王暖將國一的二女兒送進台南一所私立女中,因為他們家姐姐從這所學校畢業,不但考上理想大學,生活教育也令她讚不絕口。可是在同一所學校,妹妹的國中生活並不快樂,成績也只維持在中下,無法像姐姐一樣直升。高中時,妹妹選擇了成績及生活要求都比較寬鬆的另一所私校,成績慢慢名列前茅,也參加了許多課外活動,高三時竟然推甄上中正大學法律系,考得比姐姐更好。王暖笑說:「真的是跌破我眼鏡。如果是在聯考時代,她應該沒辦法考上這麼好的學校。」


中部某私立學校學生,前兩年學測考了滿級分,信心滿滿推甄醫學系,卻因為其他部分沒有特殊表現,口語、應對的能力也不佳,造成「滿分落榜」的現象。
但也有學校往另一個極端發展。


既然升學率比不出高下,有學校就以「考上台大醫科的人數」或「學測滿級分的人數」作為招生主打。去年學測,台南縣港明中學就有兩位學生考了滿級分,全校還因此放一天假慶祝。


這類極端強調升學的私校在南部尤為吃香,深獲家長喜愛。


目前,這類私校仍是部分家長選校時的目光焦點。但聖功女中副校長許文全提醒,有些學校看似很認真輔導學生的學科學習,但事實是,學校傾盡所有資源在「升學班」或是「醫科班」的學生,因為每年只要有一個學生考上醫科,就是最好的招生廣告,所以一般學生獲得的教學資源相對少。


曾讓考慮讓女兒念私校的藝人傅娟發現,因為肩負家長「升學至上」的期待,很多私立學校安排的課程大多是重覆抄寫的工作,並沒有給孩子更多的東西。她擔心大女兒歐陽妮妮在私校重視學科成就的單一價值下,長才無法得到發揮,後來讓她念公立國中的體育特別班。現在老二歐陽妮妮也在公立小學音樂班就讀。


少子化趨勢下,強勢「買方」市場下的私校,未來將怎麼發展,其實反應了家長(消費者)對教育的想望。

宗教學校:重視生命教育

有另一群以宗教立校的學校,無論升學制度如何影響私校生態,他們持有的辦學價值卻很堅定。


許文全說,在西方,教會辦學有很悠久的歷史,所以民國五十年前後,政府鼓勵民間力量興學時,台灣區天主教樞機回應政府政策,有一批天主教學校在那幾年成立,聖功女中及台中的曉明女中、雲林永年高中都是。


民國六十三年,政府凍結私人設立學校,一直到民國七十四年,教育部再度開放私人興學後,佛教團體的力量才進到學校。


因為國內法令對宗教學校有「禁止在小學舉行宗教儀式」及「不得強迫或勸誘學生參加校內宗教儀式」等規範,所以宗教立學學校也常吸引一些沒有宗教信仰的學生就讀。


儀式沒有進入正式課程,卻潛在校園氛圍與學校活動之中。像是生命教育課、倫理課、耶誕活動、濟助窮人的活動等。


每當有人問起學校特色,這些學校的校長們一定不會忘記介紹生命教育,並說明他們如何透過這些課程,讓學生對人生有更多的關懷和想像。



即使理想崇高,著重人文關懷,但是導致招生好壞的關鍵,有時也是升學表現。


聖功女中校長鄭麗蓉坦承,在南部,「升學率」的確是私立學校招生的首要條件。身為一所教會學校,她可以努力的是,當孩子進到學校後,給她比升學更多的學習──不一定要培養藝術家,卻有機會接受藝術,當個鑑賞家;從為老人擦背、洗腳體驗什麼是服務。她說,能夠陪伴孩子一生,讓她感到幸福的,不是國、英、數的成績,而在於她能否享受生命、欣賞藝術。



曉明女中就是全國第一個做生命教育的學校。學校設立「生命教育推廣中心」,設計出完整的教材教案,供全國中學使用。


至於高雄道明中學,則有「生命教育中心」,內有五名專職教師,負責學生每週一堂的生命教育課。校長宋弘茂說,早期的道明中學也是升學導向,但是十年前校友洪曉慧事件,讓他深感生命教育的重要。所以在道明中學的生命教育的課裡,孩子從認識自己、了解自己出發,進而發展到群己關係和社會關懷。


在佛教中小學又是另一番景況。在慈濟與普台,學生只要在校內用餐就是素食;在慈濟,有師兄姐會為孩子上茶道、花道、禮儀等課;在普台,每堂課前三分鐘是靜坐時間,讓孩子安定心神。


宗教立校的學校普遍強調價值與道德教育,要求孩子行止合宜,但是不同學校在做法上卻有很大差異。不同的宗教,重視的價值不盡相同。為了避免造成誤解,不妨到學校走一趟,感覺一下校園氣氛,看看迎面而來的學生模樣,是你喜歡的嗎?學生行止與你所期待的是否相符?


貴族私校:培養國際觀

還有一類學校,學費比一般私校高,強調雙語、國際;部分學生,就是準備畢業後到國外念中學與大學。這些從學費就區隔了某些中產階級的學校,家長的組成多是政治人物、企業老闆、律師、會計師。
可是也不是有錢就能就讀。如果沒有提前在幼稚園卡位,國小才想讓孩子去念台北復興中小學,即使你繳得起學費也進不去。復興中小學校長李珀說,小學部學生多自幼稚園直升,每年對外招生的名額不到五名。


一般私校的優勢,貴族私校都會注意到:語言教學、生活教育、藝術教育等。除此之外,學校也會刻意為這些生活優渥,有些甚至有菲傭隨側的孩子,安排田野經驗,讓學生憑著自己的能力,種菜、野炊,自食其力。復興中小學在萬里將近十公頃的土地上,提供孩子探索體驗課程;在台北縣的康橋國中小有近兩公頃的田園教學區,全是自然保護區。


但是,這種家長趨之若鶩的學校,也不一定是人人愛。


在北部某私校任教的林老師,當別的孩子擠破頭要進她任教的學校時,她卻將小孩送進離家近的公立小學。因為在學校中,她不只一次看見家長送首飾、名牌給其他老師,她心裡總是想:「我沒有錢送這些東西給老師,她會如何對待我的孩子?」因為擔心這樣的風氣帶來不好的價值觀,她決定讓孩子遠離這樣的環境。


李珀坦言,學校的確需要刻意創造孩子「無法比較」的環境,例如穿制服、全體在學校用餐等。而她會隨時注意可能有問題的地方,必要時,也要教育家長。
李珀舉例,某天早上,她看見校門口停著一輛很大的黑頭車,有人下車為孩子開門、提書包。她當天在週會上對全校孩子訓話,「你們現在過的生活不是自己的,是父母給的,你們要很努力才有辦法過現在的生活。」她規定,以後車子不准開到校門口,學生要在十五公尺之外下車,自己開門、提書包走進學校。之後她還寫信告訴家長這件事的重要性,以及學校的處理方式。幾天後,有家長回信,請她不要那麼嚴格,因為孩子回家竟然要求爸媽把車換成比較平價的日系車。


但是,什麼是「貴族」,除了從學費、親友口耳相傳和社會風評中去找尋蛛絲馬跡外,其實也有很多模糊地帶。


其實,比貴族更重要的是,你希望孩子怎麼看待自己?認識世界?若父母能展現質樸的生活,念貴族學校的孩子,也可能有顆簡約的心。

另類學校:強調理念至上

無論是傳統私校、貴族私校,或是宗教辦學的學校,他們在課程安排、上課方式大致依著政府的教育政策。當這套教育方式無法符合家長的教育理念或是孩子的受教需求時,他們會轉向理念至上的另類學校。
這一類家長,選校標準源於鮮明的教育理念。他們不在乎升學表現,更看中的是孩子正常成長、自在探索。


在全人中學,課程以學生真正的學習能力來分級,混齡學習。因此,孩子可能英文在C班,數學在D班,中文在E班,依自己的步調學習。甚至,當學生有特殊情況,可以不進課堂,提出「自學計畫」,定期與老師討論,老師也須針對學生的狀況指導。


在種籽實小,一到六年級必修課為國語及數學,其餘課程均為選修。在沒有課程的空堂時間,孩子可以自己決定做什麼事情。如果有學生間有爭端,可透過師生共組聯合自治法庭來解決爭端。


諾瓦小學則是不分科的主題式教學,並依主題需要,不定期舉辦校外教學。在這學校,老師可以自由調配上下課時間,並依需求選用教材,不使用坊間制式課本。


但是許多家長擔心,從這類學校畢業的孩子,因為在充分尊重、自由自主的環境下學習,會對「真實社會」產生不真實的期待,所以這類躲開主流尋找自己的教育之路的學校一直是小眾。

具特色的私校

依著教育價值、學校文化及辦學理念不同而產生不同類型的私校,如果這些訊息仍讓你不知哪類學校較適合孩子,或許回到作為父母的需求面,看看私校提供哪些你需要的「服務」,有無滿足你的需求?

住宿學校

在忙碌、雙薪家庭比例日增的大環境,「住宿」逐漸成為部分私校招生訴求。有學校宣稱,孩子住宿,就彷彿施了魔法,親子關係就變好。聽在工作與家庭兩頭燒的家長耳裡,實在讓人心動。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普台中小學是全國唯一全校學生從小一就要住宿的學校,副校長蔡俊和表示,學校設校時就定位為住宿學校,原因是,學校教育的價值可以完整落實,免去親師不同調、給孩子帶來困惑的現象;而且當住宿成為學校生活的一部分,課程可以更完整規劃。
但是,還是有家長捨不得,擔心二十四小時呆在學校,學生不悶壞了?擔心原來的才藝班和鋼琴課是不是要中斷了?



在普台,學生放學後到用晚餐前,有一到兩小時的「適性時間」,這段時間,學生可以打球、游泳、彈鋼琴、練小提琴。甚至為了讓學生有更多的選擇,學校設有音樂中心,裡面有超過二十位、擁有不同音樂專長的教師。


學校還實施雙導師制。三到九年級都是雙導師,一位導師從早上七時半到傍晚五時半,另一位導師從下午一時半到晚上十時,接力照顧孩子。十時之後,回到宿舍,還有生活老師照顧孩子的起居。小一、小二的學生因為放學時間早,只配一位班級導師,但放學後,有較多的生活老師一起設計課程,帶學生做團體活動。


除了一般課業、常規,這些導師們會安排學生服用維他命和飲用蜂蜜的時間,晚上會起來看孩子有無踢被、尿床。


如此細心週到的安排,卻也不是適合所有的孩子。蔡俊和說,少數孩子不適應轉出,多是因為想家,無法融入宿舍生活。


就算到了國中,孩子身心較成熟了,也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團體住宿生活。


原本規定所有國一學生都得住校的徐匯中學,這學年取消強迫住校的規定,校長陳海鵬坦承,並非所有學生都可以適應宿舍生活。但身為徐匯的校友,他肯定住宿生活帶來的學習。所以他規劃,將住宿變成教育的一部分,為每個國一孩子安排一個月的宿舍生活,學什麼?「學的可多了,摺衣服、縫釦子、整理內務、和室友協調商量、規劃讀書時間。住宿不是要解決生活的不便利,而是要學生學習團體生活。」陳海鵬如是說。


在全人中學,也是全校學生住宿。校長羅致誠表示,「住宿」是全人中學教育重要的一環,因為孩子遠離了資本主義社會,遠離了電視和消費,學生在團體生活中學會人際互動、處理衝突、生活自理。他說,多數孩子住校後,在回家的期間會和父母有更好的互動,珍惜相處的時光。但也有父母,原本親子關係就不佳,以為自由教育可以像魔術,讓孩子變得開朗、好溝通,但事實是,孩子一住校,和老師、同儕關係好,父母有種不安全感,和孩子的關係愈來愈疏離。
到底什麼特質的學生適合住宿呢?慈濟大學主任秘書洪素貞認為,喜歡交朋友、自主性高的孩子,住宿可以如魚得水;太依賴父母、凡事被動的孩子,住宿可以幫助他提高獨立。不過前提必須是親子關係融洽、親師保持良好聯繫,這些「好處」才可能發生。


她提醒,若親子間的關係不佳,卻期待將家庭教育全部「外包」給學校,反而容易造成親子間的衝突與不諒解,如果孩子比較敏感,會有「爸媽不要我了」的感覺。

沒有任何的角色可以取代父母的愛,如果選擇讓孩子住宿,父母還是要記得表達你的關心。

多國語言,打開國際視野

英文教學是私校招生利基,也是升學優勢。部分私校甚至透過英文口試,挑選語言程度較佳的學生。


多數私校有外籍教師教學,有的甚至成立雙語班,提供有外國學籍或是未來將到國外念書的學生就讀。英文課時,外師、全英文教學、能力分組上課,都是很平常的事。



宜蘭中道中學,每週三十五堂課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課程由外師授課。每年暑假學校也會舉辦國外遊學,安排數十名學生在專任老師的帶領下前往美、英、澳等國遊學,希望藉此讓學生更早認識外國的歷史、生活及文化,打開國際視野。


康橋中小學的學生上國中後,甚至有第二外語的選修。學生必須從日、法、德、西四種語言中擇一,每週有兩節課修習第二外語,如果學習意願和狀況都良好,還可以選修進階外語課,這樣下來,一週有四堂第二外語的課。


普台國中小則是在招生時就以「英、日、法、西四語教學」為號召。小一下學期開始,孩子接觸法語,二年級加入西班牙語、日語,雖然節數不多,但學生到四年級時對這三種語言的發音、用法有基本了解。到了小五,學生要選定第二外語,並一直到九年級都學習此語言。


但重視語言教學,也不一定適合每一個小孩。
在某強調雙語私校任教的許爸爸,發現小一的兒子在學習上嚴重落後,甚至害怕去上學,因為兒子班上九成的學生自幼稚園直升,很習慣學校的英語教學方式。相較之下,幼稚園不是念這所學校的兒子顯得沒自信。雖然學校宣稱有能力分組,對不同程度的孩子施予適當教學,但是過多的英語教學、同儕間的與競爭,讓孩子才開始學習就有無比的恐懼。後來,他將小孩轉到一般公立小學,情況才好轉。


沒有一百分學校,也沒有一百分教學。語言的學習,不是愈多愈好,重要的是,孩子適合嗎?

小學到高中,十二年一貫教育

在一百六十二所私校中,超過一半是高中附屬中小學的型態。這樣的類型頗獲家長青睞。


在格致中學,有百分之九十的學生直升高中部。在康橋,幼稚園有直升國小、國小直升國中都超過百分之九十。


對學校來說,「直升制度」讓國中部優秀學生留下來讀高中,是穩定升學率的原因之一。台南聖功女中的教師葉惠玉回憶,當她念中學時,對聖功女中的印象是「全台南升學率最後一名的學校」,但是大學畢業後到聖功教書,學校升學率已經擠進台南市前三名,主要原因是,修女們努力經營初中部,將好學生留下來,幾年之後,這些當初留下的優秀學生在大學考試有了好表現,會吸引更多的人來就讀,形成良性循環。


許多學校表示,十二年一貫的課程規劃,比較有系統,也容易在各階段間銜接。在花蓮海星中學任教歷史的蘇怡萱表示,同時教授國高中,她發現課程銜接有很大問題,國中太簡單、高中又太難,所以她在國中部上課時都會特別加深課程,考慮到孩子上了高中的銜接。


相對的,這些學校有其文化氛圍,不是直升的學生需要花一些時間適應。


延平中學的教學組長馬善根觀察到,高中部學生中,從國中部直升的學生,無論對學校的認同、活動的參與和對校園文化的熟悉,狀況都比外校招來的學生好,而且許多來念延平的外校學生,會有委屈的心情,覺得自己是因為沒有考好才來念的。



想讓孩子念私校嗎?這麼多的家長經驗中,沒有歸納出一所「最完美」學校,卻有人幸運找到「最適合」的學校。哪裡才是最適合的呢?答案藏在你的教育價值觀和孩子的性格特質裡。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我是一個愛上"打包帶"田字編織的女生...

也是3個小公主的媽咪...

希望藉由此地與大家一起享受"編織"及設計包包的樂趣...

希望您們會喜歡我的作品喔~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