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櫻] 洞房花燭之夜 H文 @ 我的火影天地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大家好!我是★月之使者★

    英文名是: white wing (白色羽翼

    長大想當少女漫畫家!

    網路暱稱有兩種:

    月之使者

    星月  幻戀  幽

    (((改了好幾次網路暱稱....

    遊戲ID則是:

    夢蝶闇月

    (((此ID隨時會更改

    遇到符合以上條件的(網路過客)

    記得不要裝作不認識XXDD

    生日是 88年1月26日

    最喜歡的寵物是貓

    *家裡沒有養

    我最愛看的卡通&漫畫是火影忍者

    我喜歡看雪,也喜歡可愛又華麗的圖案;例如:鳳凰圖圖、彎彎、少女漫畫圖案...

    我的興趣粉多,有:看書(漫畫)、畫畫、用電腦、看電視、彈鋼琴、吹直笛、聽音樂、......等

    如果我寫的這些文章很好,那我也很開心!^0^/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

    若大家有空可以看看我的yahoo部落格~ =)


  • 守護甜心-配樂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關鍵字
  • 占卜台
  • 我的火影天地
  • 美味雞排小時鐘 +不全才女日曆
  • 火影相簿秀圖機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1003301907[佐櫻] 洞房花燭之夜 H文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我只有一個評論.....好H  ≧ ≦

    ---------------------------------------

    風花雪月,流水無情。

              櫻花片片落下,細雪飄飄飛下。
                     
              銅鏡般的夢境,要你來慢慢接近。
            
              仙境般的場景,沒有你的心照鏡。

              一切都是空虛……。

    *-------------------------------*


      他走了,走的無聲無息,無影無蹤,讓我怎麼遍也遍不尋他,以為他不會再出現了,但,他竟出現的毫無預警阿………。


    *-------------------------------*

      這天,雪櫻閣裡的櫻花綻放了,從細雪中走入雪櫻閣的蘇櫻,心情惡劣到不行,因為她今天去參加一個婚禮,而婚禮後,竟有人不識相地送了她一件嫁衣!
      
       甚麼意思?諷刺她嫁不出去嗎?

      「成親了不起阿?我又不是沒對象嫁不出去……」回到房內後,蘇櫻將嫁衣丟至床上,坐至銅鏡前喃喃自語,「雖然……在我的心理已經將自己許給了他,但他為甚麼不見我……」

      佐助已經離開半年了,每次一有他的消息,蘇櫻便去尋找,只是,總是尋不得他……「他在躲我嗎?」蘇櫻一邊想一邊喃喃自語著,只有她自己一個人有把他放在心中嗎?那他呢?她有在他心裡嗎?

      坐在銅鏡前暗自垂淚,半晌後,蘇櫻突然站起身,打開了檜木衣箱,由其中取出一個油紙包,輕輕地打開,望著佐助第一次送給她的櫻花髮夾。

      將髮夾戴至頭上,蘇櫻換上那件紅嫁衣,然後為自己梳了個頭,畫了點淡妝,靜靜地望著屋角那座大銅鏡中的自己,望著自己永遠也沒有機會在別人面前出現的模樣。

      新嫁娘,都是這樣的吧……

      都該是這樣一身的紅,然後懷著忐忑與期待,等待著某人將那個被她放置於一旁的紅蓋頭掀開吧……

      紅蓋頭,該是由誰為她戴上呢?又是何時該戴上呢?
      
      而當那個人終於掀開紅蓋頭時,臉上會有甚麼樣的神情呢……
      傻傻地望著鏡中的自己,蘇櫻任自己思緒紛飛。

      就這一回吧,讓她作個永遠不可能有機會實現的夢吧……
     
      然而,就在蘇櫻默默的作著夢時,她的房門,突然傳來了一陣輕響。
      
      「誰?」聽到那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蘇櫻整個人都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地傻站在銅鏡前。

      「櫻,是我。」門外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才響起,而那從門外傳來的熟悉聲音,不就是蘇櫻朝思暮想的人嗎……

      「佐、佐助?是你嗎?」一股喜悅充滿了蘇櫻的心裡,不知究竟該不該開門,望了望自己的模樣,半晌後,蘇櫻還是輕咬著下唇走到房門前,然後輕輕的將門開個小小的縫,心中滿是喜悅,那股喜悅讓她的臉上添了幾分羞澀。

      是的,她不敢將門全部打開--因為她不敢讓佐助看到她穿著嫁衣的傻模樣!因為她不敢讓佐助知道她竟一個人傻傻地、孤單單地在自己的房中穿著嫁衣……

      「佐、佐助,你回來了,你這半年去哪了?」蘇櫻輕聲地問道。
      
      「沒有,去處理一些事情而已。」望著只開了一小條縫的房門,佐助靜默了一會兒,將手裡的布包塞進門縫。「拿著吧。」

      一等蘇櫻接過了布包,他望了望天上的月,便大步地往前走去。
      
      望著手中的布包,聽著佐助離去的聲音,蘇櫻的眼眸整個朦朧了。她抱著布包,朦朧著眼,忍不住地由門縫中望向那個越來越遠的背影……
      
      「等等,佐助,你又要走了…你是不是有甚麼事情還沒完成?」半晌後,蘇櫻著急地問道,眼眸越來越朦朧了。

      「沒有,都完成了,這次回來就是想永遠陪在妳身邊。」佐助回頭看看蘇櫻,臉上有著淡淡的微笑。

      「那你…」蘇櫻臉上充滿著疑問,她不懂,佐助這次又再想些甚麼。
      「我現在這狼狽樣,不能見妳吧。」佐助露出一點無奈的神情,讓蘇櫻的心微微抽痛了一下。

      「我走了。」眼看佐助轉身就要離開。蘇櫻突然拉開房門大喊,「等等!佐助你的背怎麼了?」

      「沒甚麼大礙。」佐助沒有轉頭,只是輕輕地說著,「天冷,妳快把門關上吧,要不受了風寒就不好了。」

      「等等,你別走!」衝出門外硬將佐助拉回溫暖的房內,蘇櫻手忙腳亂地將他按在榻上,「怎麼傷的?誰傷的?」

      「沒事……」望著站在自己身前的蘇櫻一身的紅嫁衣,以及雖只畫著淡妝卻以絕美至極的臉龐,佐助的眼眸驀地一暗,別開眼輕輕笑道,「我自己回去處理就行了,真的。」

      「不可以,受了傷就要馬上處理呀!」小心又輕柔地將佐助的上身衣裳脫下,蘇櫻望著他那傷痕累累的背,淚水再忍不住地滑落,「為甚麼受了傷…」

      「別這樣,櫻,我一點也不痛。」見蘇櫻一邊拭淚一邊拿著她的衣裳為他止血,再望著她身上那襲紅嫁衣,佐助低聲說道。

      「你不痛我痛!」蘇櫻瘋狂的含淚低喊道,為佐助包紮傷口的手的亂了,  「你可知道,看著你身上的傷我有多心疼?!你可知道,望著你的背上有著傷痕,我有多不捨?!你根本不知道……」心中那不捨的痛,讓蘇櫻盈滿淚水的眼在看不清佐助的傷,讓她的手抖得再無法為他包紮,但她還是不斷的重紮,拆下,在重紮……

      等到佐助身上的傷終於處理完畢後,蘇櫻也已經哭的幾乎都喘不過氣來了。

      「你…根本……不知道」  「我知道。」
    輕輕將哭得讓人心碎的蘇櫻抱至床榻上坐著,然後握著她的手靜靜的看著她,以及她頭上那朵精巧的櫻花髮夾。

      「這身衣裳穿在你身上很美。」許久許久之後,待蘇櫻的啜泣終於緩和後,佐助輕輕說道。

      「那又怎樣?」聽見佐助這麼說,蘇櫻的心更痛了。
    他竟說她穿這衣裳好看…她不想孤零零在自己房間穿著這身衣裳,這樣即使再怎麼好看,她也不覺得開心,她只想為他穿上這嫁衣阿…她只想…為他…穿…

      「我從沒看過比妳更美的新嫁娘。」輕輕伏起蘇櫻,佐助讓她站在自己身前,「但妳可知道,當洞房花燭夜之時,這衣裳不是這樣穿的。」

      佐助的話,讓蘇櫻眼中的淚水在一次潰堤。他竟還這麼說……

      「我教妳,妳把眼睛閉上。」
    就算想睜開,蘇櫻的眼也早被淚水沖刷得睜不開了。
    但在淚水之中,蘇櫻忽然發現,她的頭上垂下了輕紗,她的高領嫁衣被拉至肩下,她頸上的抹胸繫帶被解開、抹胸被取下,而褻褲也被退下……

       

      完全不明白佐助在想些甚麼,蘇應只能慢慢的任他擺佈。

      「張開眼。」半晌後,佐助輕輕地說道。
      蘇櫻緊咬著下唇許久後,終於緩緩的睜開淚眼。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如此對待妳。」
      啞著嗓音,佐助輕抬起蘇櫻俏麗的小臉,隔著他剛剛為她披上的紅頭紗,將唇印在她的唇上。

      這個吻,是那樣的輕,那樣的柔,輕柔的讓蘇櫻的心都碎了。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將妳的紅唇吻腫、吻痛,卻依然不停止……」

      啞著嗓音,佐助望著蘇櫻星目迷離的嬌美模樣,放肆、激狂的吻著她,用舌撬開她的唇,強迫她的丁香舌與他的交纏在一起,又用力的吸取著她口中芳香的蜜汁。

      怎麼了?佐助究竟怎麼了?
      他從未這樣的,今夜為何……
      
      被這個激情的吻吻得在也無法思考,蘇櫻只能慢慢的任由佐助如他所言般,將她的櫻唇吻腫、吻痛,然後依舊不停歇……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將如此絕美的妳拉至銅鏡前,然後站在妳的身後,靜靜的凝望著妳?」

      甚麼?!
      尚未由那個激吻中恢復的蘇櫻傻傻的望著佐助,然後發現他確實做了!
      望著銅鏡中的自己,蘇櫻有些恍惚了。

      這就是洞房花燭夜她真正該有的模樣嗎?
      鏡中那個穿著金邊大紅嫁衣,因衣領被往下拉至使雪白雙肩微露、豐滿酥胸若隱若現,白皙的右腿則因嫁衣分開的下擺而誘人的暴露在空氣中,雙唇微啟、雙頰如艷、吐氣如蘭、美目朦朧的女子真是她嗎?……

      她怎會有如此妖嬈絕媚的一天?

      而她身後那個用愛戀目光凝視著她的男人,真的是佐助嗎?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將妳擠至鏡前,並將妳的右邊豐乳由嫁衣輕輕掏出、捧起,讓它整個綻放在空氣下,然後,用食指摩擦它的下緣,直到妳的粉紅色乳尖緩緩的緊繃、挺立為止……」

      「唔……」當佐助如同他所言般將她擠至鏡前,溫柔的愛撫時,蘇櫻在也忍不住的嚶嚀出聲了。

      她覺得身上好熱好熱,雙乳被他揉弄得又酥、又麻、又脹,全身的力氣似乎都被抽空了……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在妳的粉紅色乳尖如他所言的緊繃時,以拇指及食指輕拈起它,左右擰轉之後,將它不斷的往外拉去……」

      「啊呀……」當乳尖真的被他輕輕向外拉去時,蘇櫻只能不住的低喘輕吟,然後將頭扺到了銅鏡上。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雙掌都覆到妳挺俏的豐乳上,盡其可能的挑逗妳,讓妳只能不斷的發出他最想聽到的,那甜膩、柔軟、誘人且銷魂的嬌啼聲……」

      「你……啊……別說了…」聽著佐助曖昧的話語,感受著他邪肆的舉動,蘇櫻不斷的嬌喘,身下也湧出一股溫暖的蜜液。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悄悄的將他的大掌伸入妳的嫁衣之下,然後輕撫妳雪白的臀瓣,一回又一回……」

      「呃啊……」當佐助的大掌觸及她的雪臀時,蘇櫻嬌啼起來,不斷的想夾緊雙腿,就怕被他知曉自己已然為他動情。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用腿硬勾起妳那因羞澀而緊緊闔住的腿,然後一手用力搓揉著妳早已敏感、腫脹、酥麻的雪乳,另一手則悄悄探入妳身下最私密之處……」

      蘇櫻被他強勾起的腿無助的顫抖著,而那徹底綻放的花瓣,此刻也微微的抖顫著。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用手指撥開妳身下的花瓣,探視著它是否熱情,然後在知道妳已為他綻放之後,用手指輕拈妳的蜜汁,在其中來回滑動……」

      「啊啊……」當那粗糙的手指來回撫弄著她最柔嫩的花瓣,並且有意無意的觸及那顆濕潤、敏感的花珠時,蘇櫻在也管不住自己,只能任那一聲聲曖昧又羞人的媚啼聲由口中流洩而出。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在發現妳已為他動情後,將他隱忍許久的堅挺抵在妳溼透的花口處,等待著妳成為他的妻……」

      感覺佐助那火熱碩大的堅挺真真實實的抵在自己溼透又微疼的花口處,蘇櫻徹底的羞了!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將他緊繃的堅挺一寸又一寸的刺入妳又緊、又熱、又溼的花口前端,然後用力拈住妳的花珠,等著妳成為他的人……」

      「啊…佐…佐助……」當他的碩大一寸寸的擠進她的花徑時,蘇櫻的眼眸整個迷離了,口中只能隨著佐助的話語不停的喚著他的名字,「佐助……」

      聽著蘇櫻用那又嬌、又柔、又媚的嗓音喚著他的名字,佐助的眼眸深邃如潭。

      「妳可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會有一個愛妳的男子,在再也無法克制的情況下,將妳整個人抱至床榻上,然後分開妳的雙腿,望著妳身下那溼透的花瓣,將手指刺入其中……」

      「佐助…不要……好羞…」當整個人被抱至床榻上,雙腿被分得大開並架至他肩上時,蘇櫻小手緊抓著嫁衣的下擺羞極得輕喊。

      「我就要看妳羞,」望著嬌喘微微、俏臉酡紅,且任由他邪肆對待的蘇櫻,佐助輕輕吻上她的頸,然後讓自己的手指不斷的在她溫暖、濕潤、緊窒的花徑中來回戳刺、旋轉、按壓,「讓妳羞。」

      「啊呀……」當佐助的手指在花徑中引起一陣狂潮時,蘇櫻無助的弓起身子尖叫。

      「櫻,我要妳望著我的眼眸,用妳最令人銷魂的嗓音,對我說出那些羞人的話。」凝視蘇櫻滲出薄汗、染著紅雲的迷人俏臉,佐助輕輕的說著。

      「我不……」望也不敢望向佐助,蘇櫻嬌羞的說著,然後在他的手指突然深深往她的花徑一刺後,尖叫了起來,「啊啊………」

      「櫻……我想聽。」
      「人家…人家…那裡……被你弄得……好難受……」在佐助的邪肆對待下,蘇櫻只能顫抖著嘴角輕啼,「不要……這樣…了…」

      
      「那要怎麼樣?」抽出手指,佐助又一次將自己的堅挺輕輕刺入她顫抖的花徑前端,手指改為逗弄那顆紅種敏感的花珠,「這樣行嗎?我的櫻兒,要我刺穿妳嗎?」

      「你……你……」望著佐助含笑的眼眸,聽著他口中曖昧的話語,蘇櫻又羞又怯的別過眼去,「討厭……」

      「討厭?」佐助又一笑,然後用力的一挺腰,將自己的堅挺徹底刺入花徑的最深處,「那這樣呢?我的櫻兒。」

      「啊啊……」許久未與人歡愛的身子被他完全刺穿後,蘇櫻尖叫了起來,「討……厭…」

      「櫻,妳這小身子將會是我ㄧ個人的,永遠是我ㄧ個人的。」一手握住蘇櫻的豐乳用力的搓揉著,佐助瘋狂的將自己這陣子的思念灌注她體內,「我想怎麼欺負妳,就怎麼欺負妳!」

      「佐助……」在他激狂的律動中,蘇櫻身下的蜜汁徹底溼透嫁衣,也溼透了床單,而當那陣無與倫比的高潮來臨時,她瘋狂的尖叫出聲,「啊啊……」

      「不是討厭我嗎?為何叫得那樣媚浪?」望著蘇櫻高潮時星目迷離的絕美容顏,佐助緩緩的放慢了速度,然後在感覺到她體內的經攣趨緩後,又一次的瘋狂衝刺起來,「說阿,為甚麼?」

      「你弄得……人家………高潮……了嘛………」當又一次的高潮來臨,並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還要猛烈、銷魂時,蘇櫻輕泣嬌啼,「佐助……人家……高潮了………」

      「還不夠。」在蘇櫻體內的高潮經攣尚未結束時,佐助將她翻了個身,由身後深深的、猛烈的再刺入她那不斷溢出蜜汁的花徑,「因為今夜就是妳我的洞房花燭夜,而我要妳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這一天!」

      這個激狂的洞房花燭夜幾乎持續到天明,直到蘇櫻在也動不了的攤在佐助懷中,不斷的喃喃喚著「佐助」……

      「我的櫻兒……」由身後輕擁著蘇櫻,佐助愛憐的將頭埋在她的頸項間,「我是如此的愛妳,愛的勝過我自己的生命……」

      「你胡說……」穿著那襲沾滿了彼此體液的凌亂嫁衣,蘇櫻疲累的闔著眼眸,長長的睫毛上有著點點淚珠,「你才不愛我,否則……為何……會留我ㄧ個人……傻傻的等……」

      「因為我一直怕我會傷害到妳,我一直沒自信能照顧好妳阿……」輕拭去蘇櫻的淚珠,佐助輕輕說道,「在我發現自己愛上妳時,我卻更怕自己不能保護妳,所以我才只能去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完,在決定要永遠待在妳身邊。」

      「佐助……」緩緩睜開眼,蘇櫻望著佐助深情的眼眸,小手在也忍不住撫上他款款深情的臉,「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多愛你嗎……」

      「我知道……我都知道……」輕嘆一口氣,佐助忘情的吻著那雙白皙的柔荑,「對不起,讓妳等了那麼久……我發誓我一定會一輩子陪在妳身邊……」

      「傻瓜……」聽著佐助真誠的道歉,蘇櫻的眼眸又朦朧了,「傻瓜……」

      「可是這個傻瓜好愛好愛妳。」佐助輕吻著蘇櫻的臉頰,「所以如果妳願意,可否讓我不在孤孤單單一個人?如果妳願意,可否成為陪伴我一生的妻子呢……」

      「佐助……」想起佐助的過去,蘇櫻的眼眶又紅了。

      「妳願意嗎?」佐助輕輕的問道。

      「我當然願意……我真的好愛你……好愛……」蘇櫻望著這個她深愛的男人,經歷過那麼多困難,終於要跟她攜手共度一生的男人,滿心的喜悅卻是無與倫比的。

      「佐助你這個傻瓜……」

      「可妳還是愛上了一個傻瓜。」

      「我………」

      「不許說沒有,否則……」

      「佐助………啊啊……」

      「櫻,放心的愛我吧!若妳想知道我是何時愛上妳的,往後,我會用我一輩子的時間來讓妳明嘹…………」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