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508雪小禪 | 世俗

相關圖片

 

                         雪小禪 | 世俗

世俗是熱的,是有溫度的。是《紅樓夢》中的閒言碎語風花雪月,是《金瓶梅》中的卿卿我我,是《啼笑因緣》中的愛而不能,也是菜市場、紅白喜事中的喧鬧之聲。

世俗的人有顆可愛的心。

張愛玲愛聞雨味和汽油味,周作人愛喝茶,汪曾祺喜歡做菜畫畫,梁實秋、林語堂更是活色生香,胡適麻將打得好。有時候我欣賞他們的生活態度甚於文字。魯迅一輩子繃緊了弦儿,且無樂趣,我不喜歡,他的文字裡有戰場的硝煙味兒。

有一次去張家口開筆會,遇上寫《潛伏》的龍一老師。從天津到張家口五個小時,兩個人說了一路,做飯用哪個牌子的醬油哪個牌子的醋……他推薦了我一款意大利醋涼拌菜簡直太好。我從淘寶上買來用,果然好。我問他做飯的最高境界是什麼?他說:看看冰箱裡有什麼,有什麼就做什麼。

山西的作家王祥夫老師也好玩、愛吃、收藏古玩,畫畫金石味道,清玩賞舊里活得通透自如,像盤出了油的小葉紫檀,簡直是既識弦歌又聞廚聲。他寫一次去吃盒飯,說是一個批發市場。因為盒飯又便宜又好吃,他便每週去一次,和民工在一起,蹲在亂哄哄的市場裡吃盒飯。這樣的世俗百態真可愛。

人們愛齊白石的畫,大抵是因為那份世俗的心,覺得親切,像畫自家的白菜、石榴、南瓜、絲瓜、桃、老鼠……那份世俗的親近在筆下蕩漾,誰能抵擋一粥一飯的力量呢?

這幾年一直在路上。每到一個城,便租輛這個城市的自行車去閒逛,小街小巷、地攤、方言、俚語。不喜歡那些華美的奢侈品,閃著冷光。

前幾個月去日本淘了一堆陶器回來,一個小店又一個小店去逛,都看花了眼。想把整個京都都搬回來,想想不可能,還是決定每年要去京都小住。
朋友素蓮在日本待過六年。每次去日本也喜歡淘些器皿。有一次淘得太多行李箱裝不下了,只好扔掉衣服。我們去全國各地淘壇壇罐罐,淘了就發圖片給對方,沒有別的意思,讓對方嫉妒。我和H說:“我唯一嫉妒的人就是素蓮,因為她比我壇子多。”

盛年之後開始喜歡收拾家,種了許多花,等待它們開放。每天將櫃子和小物件輕輕擦拭一遍,煲上一鍋湯,日子就這樣老了。素蓮說喜歡做家務的女人性感,我願意性感到老。

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從少年就那麼喜歡張愛玲的小說?後來知道,因為寫的無非是俗世,俗世中的柴米油鹽、愛恨情仇,卻又跳了出來,跳出來站在俗世之外,她活成了一個傳說。每一個傳說都是從俗世中而來。

年少時最厭惡家長里短,且膩味家務。

盛年之後喜歡聽母親、大姐說起家中事情。

表弟開了彩票站,表妹去西藏打工了,外婆那個鎮又要開發了,每家要賠幾百萬呢,鄰居家的女兒考上了清華,隔壁的女人偷情被逮到了……世俗的風吹過來,耳朵是熱的,心也是熱的。

我在燈下翻看菜譜,準備創新幾個新菜,快春天了,把去年買的花布做個旗袍穿。

鏡子裡是比少年時胖了很多的我,一派珠圓玉潤。

可是,我喜歡

惜君如常

歷時兩年,緩慢於時代,

溫暖書寫中國文化的氣韻與精神品格,

底色裡有照見,有懂得,

有地闊天高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1216/10/19742182_615203791.shtml

來自: bosndong > 《文摘》

回應

珍惜光陰

天涯海角
Flag Counter
    沒有新回應!
各國來訪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