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558最早的茶字

相關圖片

 

最早的茶字

在古代史料中,茶的名稱很多。在公元前2世紀,西漢司馬相如的《凡將篇》中提到的“荈詫”就是茶,西漢末年,在揚雄的《方言》中,稱茶為“蔎”;在《神農本草經》(約成於漢朝)中,稱之為“荼草”或“選”,東漢的《桐君錄》(撰人不詳)中謂之“瓜蘆木”; 南朝宋山謙之的《吳興記》中稱為“荈”;東晉裴淵的《廣州記》中稱之謂“皋蘆”;此外,還有“詫”、“奼”、​​ “茗”、“荼”等稱謂,均認為是茶之異名同義字。唐陸羽在《茶經》中,也提到“其名,一曰茶,二曰檟,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總之,在陸羽撰寫《茶經》中,對茶的提法不下10餘種,其中用得最多、最普遍的是荼。由於茶事的發展,指茶的“荼”字使用越來越多,生有了區別的必要,於是從一字多義的“茶”字中,衍生出“茶”字。陸羽在寫《茶經》(公元758年左右)時,將“荼”字減少一劃,改寫為“茶”。從此,在古今茶學書中,茶字的形、音、義也就固定下來了。

在中國茶學史上,一般認為在唐代中期(約公元8世紀)以前,“茶”寫成“荼”,讀作“tu”。據查,荼字最早見之於《詩經》,在《詩·邶風·谷風》中記有:“誰謂荼苦?其甘如薺”;《詩·豳風·七月》中記有:“採荼、薪樗,食我農夫。”但對《詩經》中的荼,有人認為指的是茶,也有人認為指的是“苦菜”,至今看法不一,難以統一。開始以荼字明確表示有茶字意義的,乃是我國最早的一部字書——《爾雅》(約公元前2世紀秦漢間成書),其中記有:“檟,苦荼”。東晉郭璞在《爾雅注》中認為這指的就是常見的普通茶樹,它“樹小如梔子。冬生(意為常綠)葉,可​​煮作羹飲。今呼早來者為荼,晚取者為茗”。

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也說:“荼,苦荼也。”北宋徐鉉等在同書的注中亦認為:“此即分之茶字”。而將“荼”字改寫成“茶”字的,按南宋魏了翁在《邛州先茶記》所述,乃是受了唐代陸羽《茶經》和盧仝《茶歌》的影響所致。明代楊慎的《丹鉛雜錄》和清代顧炎武的《唐韻正》也持相同看法。但這種說法,顯然有悖於陸羽所撰《茶經》的說法。陸羽提出:茶字,“其字,或從草,或從木,或草木並。”接著,陸羽在註中指出:“從草,當作茶,其字出《開元文字音義》;從木,當作搽,其字出《本草》;草木並,作荼,其字出《爾雅》。”明確表示,茶字出自唐玄宗(公元712~755年)撰的《開元文字音義》。

不過,從今人看來,一個新文字剛出現之際,免不了有一個新老交替使用的時期。有鑑於此,清代學者顧炎武考證後認為,茶字的形、音、義的確立,應在中唐以後。他在《唐韻正》中寫道:“愚遊泰山岱岳,觀覽後碑題名,見大歷十四年(公元779年)刻荼藥字,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刻荼宴字,皆作荼……其時字體尚未變。至會昌元年(公元841年)柳公權書《玄秘塔碑鑽》大中九年(公元855年)裴休書《圭峰禪師碑》茶毗字,僅減此一劃,則此字變於中唐以下也。”而陸羽在撰寫世界上第一部茶著《茶經》時,在流傳著茶的眾多稱呼的情況下,統一改寫成茶字,這不能不說是陸羽的一個重大貢獻。從此,茶字的字形、字音和字義一直沿用至今,為炎黃子孫所接受。

當然,這只是說,從先秦開始到唐代以前,茶字的字音、字形和字義尚未定型而已,其實,早在漢代就出現了茶字字形。在有關漢代官私印章的分韻著錄《漢印分韻合編》中,有荼字七鈕,字形如下:

其中,最後兩個荼字的字形顯然已向荼字形演變了。此後,三國時張輯撰的《廣雅》、西晉陳壽撰的《三國志·韋曜傳》、晉代張華撰的《博物誌》等,也都出現過“茶”字的字形。可見,漢時荼與茶為一字。再從讀音來看,也有將荼字讀成與茶字音相近似的。如現在湖南省的茶陵,西漢時曾是荼陵侯劉沂的領地,俗稱荼王城,是當時長沙國十三個屬縣之一,稱荼陵縣。在《漢書·地理志》中,荼陵的荼,顏師古注為:音弋奢反,又音丈加反。所以,在《邛州先茶記》中說顏師古的注是:“雖已傳人茶音,而未敢輒易字文”。

有鑑於此,也有人認為將荼改成茶字,並讀成現在的茶音,始於南朝梁代(公元502~557年)以後(見清顧炎武《求古錄》)。但從古代和現代專家學者的研究結果來看,大都認為中唐以前表示“茶”的是“荼”字,雖然,在那時已在個別場合,或見有茶字的字形,或讀有茶字的字音,但作為一個完整的茶字,字形、字音和字義三者同時被確定下來,乃是中後及以後的事。

茶字雖從中唐開始被普遍採用,但​​由於中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加之地域遼闊,方言各異,因此,同樣一個茶字,發音亦有差異,如廣州發音為“chá”,福州發音為“tá”,廈門、汕頭等地發音為“tè”,長江流域及華北各地發音為“chái”、“zhou”或“chà” 。

至於兄弟民族,發音差別更大,如雲南傣族發音為“la” ,貴州苗族發音為“chú ta ”,等等。由於茶葉最先是由中國輸出到世界各地的,所以,時至今日,各國對茶的稱謂,大多是由中國人,特別是由中國茶葉輸出口地區人民對茶的稱謂直譯過去的,如日語的“chà”,印度語的“ch?”都為茶字原音。俄文的“Чa?”與我國北方對茶葉的發音相近似。英文的“tea”、法文的“thé”、德文的“thee”、拉丁文的“thea”,都是照我國廣東、福建沿海地區人民的發音轉譯的。此外,如奧利亞語、印地語、烏爾都語等的茶字的發音,也都是我國漢語茶字的音譯,大致說來,各國對茶的發音可以歸納為兩種情況:茶葉由我國海路傳播去的西歐等國,茶的語音大多近似我國福建等沿海地區的“te”音和“ti”音,如英國的tea。

法國的the、荷蘭的thee、意大利的te、德意志的tee、南印度的tey、斯里蘭卡的they等;茶葉由我國陸路向北、向西傳播去的國家,茶的語音近似我國華北的“cha”音,如蘇聯的“Чa?”、土耳其的chay、蒙古的chai 伊朗的chay、波蘭的cbai、阿爾巴尼亞的chi等,還有朝鮮的sa、希臘的tsai、阿拉伯的chay等,也與我國華北的茶語音相近。

通過茶字的演變與確立,它從一個側面告訴人們:“茶”字的形、音、義,最早是由中國確立的,至今已成了世界各國人民對茶的稱謂,只是按各國語種變其字形而已;還告訴人們:茶出自中國,源於中國,中國是茶的原產地。


還值得一提的是,自唐以來,特別是現代,茶是普遍的稱呼,較文雅點的才稱其為“茗”,但在本草文獻,如《新修本草》、《千金翼方·本草篇》、《本草綱目》、《植物名實圖考·長編》等,以及詩詞、書畫中,卻多以茗為正名。 可見,若是茶之主要異名,常為文人學上所引用。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707/09/19742182_573707903.shtml

 

來自: bosndong > 《劄記》

     

    回應

    珍惜光陰

    天涯海角
    Flag Counter
      沒有新回應!
    各國來訪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