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503《蘭亭序》真跡究竟在哪裏

相關圖片

 

                           《蘭亭序》真跡究竟在哪裏

《蘭亭序》真跡究竟在哪

  《蘭亭序》被稱為“天下第一行書”,歷代書法界將其奉為極品。這幅作品,據說是王羲之酒後揮筆一氣呵成。以後王羲之雖然又多次重寫,但皆不如此次酒酣之作。為此,他曾感嘆:“此神助耳,何吾能力致。”故他本人對其也十分珍惜,作為傳家之寶一直傳到第七代孫王法極。不過,《蘭亭序》真跡最終還是沒有逃脫落入帝王家的命運,被唐太宗李世民所得,並在他去世後作為陪葬,埋進昭陵,從此下落不明。這也成為後人不斷探尋的一個謎。

 

  珍藏寺廟衍生幾多典故

  王法極法號智永,他繼承了王羲之的衣缽,精勤書法,尤工草書。據傳,著名的“永字八法”就是由他所創,他所寫的《真草千字文》也一直流傳至今。

  智永在浙江紹興的雲門寺出家,雲門寺的前身本為王獻之的舊宅,傳為王獻之隱居練字之所。因智永及其侄子惠欣都曾在這裡出家為僧,且二人都為書法大家,所以雲門寺曾被賜名為永欣寺。智永在雲門寺駐寺臨書30年,留下了不少與書法有關的傳說。

  據說智永練字時,筆頭禿了,就取下丟進一個大竹筐。時間一久,積了整整十大筐禿筆頭,智永便在寺前的空地挖了一個深坑,把所有破筆頭埋在土裏,砌成墳冢,稱之為“退筆冢”,這就是“退筆成冢”典故的來源。由於智永的字寫得好,前來求他寫字和題匾的人絡繹不絕,以致寺內的木門檻也被踏穿,不得不用鐵皮把它裹起來,“鐵門限”的典故就由此而來。

  《蘭亭序》的真跡,一直被智永珍藏,臨去世時將其傳給弟子辯才。辯才博學多才,精於琴棋書畫,尤其精於書法。他得到《蘭亭序》後,十分珍視,秘不示人,在自己居住的房間房樑上掏了一個暗龕,專門用來珍藏《蘭亭序》。

  那時的皇帝正是唐太宗,酷愛書法藝術,對王羲之的墨寶更是情有獨鍾,每每得一真跡,便視若珍寶,唯恐失卻。他先後三次將辯才請到長安,熱情款待,同時詢問《蘭亭序》下落。但無論李世民怎樣百般盛情,辯才只是裝憨作癡,推說自己侍候先師智永時確實見過《蘭亭序》,但經過幾十年的戰亂,早已不知去向。唐太宗無奈,只得改派監察御史蕭翼去智取。蕭翼是梁元帝蕭繹的曾孫,為人狡黠多詐。他向唐太宗提出兩個要求:一是不要公開派他去,二是請唐太宗借給他幾件“二王”(王羲之和王獻之)的真跡字帖,以便見機行事。唐太宗欣然答應他的要求,由此上演了一齣“蕭翼賺(編者注:誑騙)蘭亭”的活劇。

  連出三招御史騙帖獻唐王

  唐人何延之的《蘭亭記》記載,蕭翼為騙取《蘭亭序》,用了三招。

  第一招:套近乎。蕭翼受命後,裝扮成書生模樣,接近辯才。初次見面,兩人一見如故,下棋、彈琴、談詩論文;辯才還命人打開新釀的酒待客,酒酣耳熱之際,二人詩酒唱和,通宵達旦,一直玩到天亮,頗有相知恨晚之感。就這樣,第一次見面,蕭翼就獲取了辯才的信任。

  第二招:激將法。蕭翼知道,辯才肯定是不會承認私藏《蘭亭序》的,只有想辦法讓他自己主動拿出來。一天,蕭翼拿了一幅自己臨摹的梁元帝畫《職貢圖》給辯才看,並就此談論起了書畫。蕭翼說,自己自幼跟父親練習王羲之、王獻之的書法,現在雖然流落他鄉,但身邊還珍藏了幾幅“二王”真跡。辯才聽後,趕忙請他拿來看看。

  第二天,蕭翼果然帶來了幾幅“二王”的書法真跡。辯才反反復復看了好半天,然後說:“真跡倒是真跡,可惜不是佳品。貧道有一王羲之的真跡,頗不平常。”蕭翼忙問是何帖,辯才回“蘭亭”。蕭翼假裝嘲笑說:“數經戰亂,王羲之的蘭亭帖怎麼還會在世呢?一定是贗品!”辯才說:“是智永禪師臨死前親手交給我的,怎能有假?不信明天來看。”辯才書法雖好,但道行畢竟不深,中了蕭翼的激將法,情急之下道出了實情。

  第三招:亮底牌。第三天,蕭翼如約前往。辯才從屋樑上的暗龕裏取出《蘭亭序》。蕭翼看了後,故意指出其中幾處疑點,並堅持說它是贗品。蕭翼又故意把他帶來的幾件真帖放在一邊,讓辯才比照參看。這樣一來,辯才對蕭翼就完全沒了戒心,也不再把《蘭亭序》放回暗龕,而是同蕭翼拿來的幾件墨寶,一齊放在書案上。沒事的時候,就翻出來看看。

  結果,蕭翼抓住機會,盜走了《蘭亭序》,並找到當地官府,亮明御史身份,說明事由,並讓人請來辯才,對他說奉旨前來取走《蘭亭序》。辯才一聽,方知上當;再想自己曾經幾次當著唐太宗的面否認有《蘭亭序》,現在證據確鑿,恐無法抵賴。又驚又氣又怕之下,當場昏倒在地。

  蕭翼回到長安,受到唐太宗的重賞;而辯才犯欺君之罪,本應加刑,但念其年事已高,加上唐太宗已得到《蘭亭序》真跡,就不再追究了,還賜給他穀物三千石。不過,辯才因此事受到驚嚇,身患重病,一年後便去世了。後來大畫家閻立本根據這個故事,創作了著名的《蕭翼賺蘭亭圖》。現遼寧省博物館藏有此畫的北宋摹本。

  唐太宗得到《蘭亭序》後,命歐陽詢、褚遂良、馮承素等人分別臨摹,拓數本以賜皇太子及諸王近臣。李世民觀賞了一生,還覺不夠,命將《蘭亭序》真跡作為自己死後的殉葬品,同其他書法珍品一起隨棺入墓。蘇東坡為此有詩道:“蘭亭繭紙入昭陵,世間遺跡猶龍騰。”現今傳世的是馮承素、歐陽詢、褚遂良、虞世南等人的臨摹本。

  軍閥盜墓蘭亭下落終成疑

  《蘭亭序》真跡的命運並未就此結束。據《新五代史·溫韜傳》載,唐末五代時,軍閥溫韜在陜西關中一帶任節度使的七年時間裏,“唐帝之陵墓在其境內者,悉發掘之,取其所藏金寶”,唐太宗的昭陵自然難以倖免。

  據說昭陵被打開時,那些陪葬的鐘繇、王羲之等人的書法真跡都在,而且“鐘王筆跡,紙墨如新,韜悉取之,遂傳人間”。被溫韜盜掘出來的一些書法珍品,宋朝時還有人說見過。如此看來,《蘭亭序》應該是被盜掘出來之後再遺失的。

  當然,這個結果是不少人無法接受的。因此,後人關於《蘭亭序》的下落又有了種種說法:有的說,在溫韜盜掘出土的寶物清單上,並沒有《蘭亭序》,因而可能沒有被盜;也有人說,《蘭亭序》並未隨李世民埋藏到昭陵之中,而是埋在唐高宗李治的陵墓之中;還有的說,《蘭亭序》隨唐太宗下葬時,被他的姐妹用偽本調包了,真跡依然留存人間……各種說法,不一而足。

  我在上世紀90年代撰寫 《盜墓史》(1997年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一書時,曾就這一話題與專家有過探討。他們基本同意我的觀點,即因為《溫韜傳》特別強調“鐘王筆跡,紙墨如新”,顯然盜掘昭陵時就是奔著王羲之、鐘繇的墨寶去的。既然“悉取之”,那就不可能單單落下其中最著名的《蘭亭序》。

  當然,真相究竟如何,依然還可以討論。也正因為這個謎,所以才引起後人更大的興趣。1973年,中國香港導演李翰祥執導三部系列片《風流韻事》,第一部便是《蕭翼賺蘭亭》。這部電影的結尾是:《蘭亭序》被蕭翼騙走後,辯才氣得病倒在床。後來,聽說昭陵被盜,《蘭亭序》也被毀了,不禁哈哈大笑,從閣子裏頭拿出《蘭亭序》書帖真跡。同時,對徒弟說,其實早就知道蕭翼是朝廷命官,因為他帶來的幾件王羲之真跡,只有朝廷才有;假裝受騙,是為了避免朝廷再來找麻煩。蕭翼賺蘭亭?錯矣,電影中卻是辯才賺蕭翼。

  (作者為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來源:解放日報

 http://big5.huaxia.com/zhwh/gjzt/2016/05/4826519.html

 

 

回應

寸陰是競.

    沒有新回應!
大同世界
counters Flag Counter
咫尺天涯
蜘蛛結網
蜘蛛:能坐享其成,靠的就是那張關係網。 吾人 : 能臥遊天下,靠的就是這張關係網。 《小小諸葛亮 , 獨坐中軍帳 , 擺成八卦陣 , 要捉飛來將 ! 》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