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82011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http://blog.xuite.net/pong2/2/10454551

資本市場自由化之後,開發中國家難免受到投資者時而理性時而不理性態度的衝擊,也必須應付他們過度樂觀或悲觀的情緒。凱因斯對這種看似不理性的情緒變動相當熟悉,他在《就業、利率與貨幣的一般理論》一書中,將之稱為「動物精神」。這些精神在東亞風暴中看得最清楚不過。就在危機爆發前不久,泰國債券支付的利率只比全世界最安全的債券高0.85個百分點,也就是屬於高度安全的等級。但不過頃刻之間,泰國債券的風險加碼就急速上升。

倡導資本市場自由化的人還喜歡搬出第二個理由,不過也同樣沒什麽道理。他們認為資本市場的管制有礙經濟效率,因此取消管制有助於成長。由泰國的例子,我們可以證明這一論點是漏洞百出。泰國在自由化之前,銀行對投機性不動產的放款幅度受到嚴格限制。當初設限的原因,是希望將稀少的資本投入製造業,以期能創造就業機會並強化經濟成長;同時也是因為深知投機性不動產放款是造成經濟不穩定的重要禍根。這種放款會形成泡沫,最後終究難逃破滅;當泡沫破滅時,經濟也隨之崩潰。這種模式屢見不鮮:由於房地產價格節節高漲,銀行認為抵押品價值上升,可以貸予更高金額;其他投資人眼看價格不斷上漲,也急於進場分一杯羹———更何況銀行也願意給予融通。房地產開發商自然也把握機會,不斷推出新案,直到市場胃納超過飽和為止。開發商的案件滯銷,還不出貸款,泡沫也開始破滅。

不過IMF卻認為,泰國原先為防範危機而設定的種種限制有礙市場對資源做有效率的配置。如果市場說該蓋辦公大樓,那麽蓋辦公大樓就應該會有最高的報酬。反正根據IMF的邏輯,市場一定知道什麽是最好的。但回顧當時的情況,雖然泰國亟需更多公共投資,以強化其基層建設與相對落後的中學與大學教育體系,但數十億資金卻砸向了商業性不動產。這些大樓迄今仍空蕩閒置,為當年過度狂熱的市場氣氛留下見證,也提醒如果對金融機構缺乏適當管制,可能帶來市場普遍失靈的後果。

IMF當然不是自由化的唯一推手,美國財政部同樣參與其中,而且它是唯一在IMF擁有否決權的最大股東,所以對IMF的政策制定自然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我們只能根據過去的歷史經驗作為知識去製定未來的策略。
香港演員周星馳在「國產007」這戲已說明了「不能再重覆前人所犯的錯誤」這點的重要性。話說周星馳簽了名去醫院時,但警員卻把周星馳帶到刑場打靶(=攪無醫德=誹謗史提芬有精神病),周星馳就是沒有犯前人所犯的錯誤,所以存活。

http://tw.fooooo.com/watch.php?id=36fcb1425595f600c2f918dbb811dc5d

http://blog.xuite.net/pong2/2/12613624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