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41749Shock therapy

.

.

.

.

. 

Shock therapy


俄羅斯改革的失敗

型才開始之際,就出現了第一項錯誤。在實施市場經濟的熱潮下,大多數商品價格在1992年一夕之間全數解凍,導致通貨膨脹一發不可收拾,儲蓄的價值大幅縮水,也讓總體經濟穩定成為亟待優先處理的課題。大家都清楚地體認到,一旦發生惡性通貨膨脹(每月物價上漲率在兩位數以上),就非常難以轉型成功。因此第一回合的震撼治療 ---------- 立即的價格自由化 ---------- 勢必需要接續第二回合的治療:降低通貨膨脹。這意味著緊縮的貨幣政策,也就是提高利率

雖然大多數商品的價格已完全自由化,但某些最重要商品 ---------- 天然資源 ---------- 的價格卻仍刻意壓低。於是開啟了一個可乘之機:假設你能低價買入石油,然後運到西方世界銷售,不難有鉅額獲利。結果的確也有人這麽做了。他們賺錢不是因為設立新企業,而只是因襲固有的技倆來鑽政府政策的漏洞。這種「尋租」行為,讓不少改革者主張:問題癥結不是改革速度太快,而是太慢,只要一次把所有價格都完全自由化,就沒有問題了。他們的講法固然有些道理,卻不宜用來做為激進改革的藉口。任何政治過程都不可能賦予技術官僚任意行事的便利,因為這些人經常會忽略重要的經濟、社會與政治面向。即使在運作良好的政治與經濟環境下,改革都免不了造成一些混亂。因此就算立即的自由化有些好處,但或許更為實際的問題是如果像自然資源這種重要部門的價格自由化都無法快速見效,那麽又該如何推動全面自由化

自由化與穩定乃是激進改革政策的兩大支柱,第三根支柱是民營化。但是前兩根支柱卻會構成第三根支柱的妨礙。轉型一開始時通貨膨脹率太高,以致大多數俄羅斯人的儲蓄化為泡影,因此沒有多少人有錢購買民營化的企業。就算買下來了,由於利率偏高,又缺乏提供資金的金融機構,也很難好好經營下去

民營化其實應該只是經濟重整過程中的第一步。除了所有權變更之外,管理也該改變,同時要由按照指示生產轉變為根據消費者需要而生產,重整當然需要新投資,也往往會導致裁員。不過除非裁員能促使勞工由生產力低的工作移往生產力高的工作,才能提升整體的效率。遺憾的是,這種正面的重整相當罕見,多少也該歸咎於IMF的策略形成了難以克服的障礙

激進的改革策略未見奏效,因為1989年之後,俄羅斯GDP呈逐年下跌的趨勢。原本被視為轉型期的短暫衰退,居然拖延達10年以上,而且還不知底部在何處。俄羅斯此番損失之慘重,甚至較二次大戰期間猶有過之:1940至46年,蘇聯工業產值下跌24%,而1990至99年,俄羅斯工業產值幾乎下跌了6成,GDP也減少了54%。熟悉俄國共黨革命初期社會經濟慘狀的人,會發現1989年之後轉型期的情形有相似之處:農場牲口減半,對製造業的投資幾乎完全停止。雖然還有一些外人投資天然資源,但由過去非洲的經驗可知,只要天然資源的價格夠低,就不難吸引國外資金

穩定/自由化/民營化的計畫並非經濟成長計畫,而只是希望能為成長提供良好的先決條件。不過真正實行下來,卻成了「退步」的先決條件,不但投資停滯,資本也為之枯竭 ---------- 儲蓄因通貨膨脹而化為泡影,而民營化或國外借款的資金又大都運用不當。民營化加上資本市場的開放,並未創造財富,卻導致資產遭到竊占,這種結果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寡占者如果倚仗政治勢力,以些微的代價而聚歛了億萬資產,當然希望趕緊將錢匯到國外。因為把錢留在經濟嚴重衰退的俄羅斯,不但報酬率低,而且一旦新政府上任後質疑過去的政府在民營化過程有違法之處,那麽到手的財產可能被沒收一空。任何懂得在民營化中混水摸魚的投機客,當然也懂得如何把錢投入國外高獲利的股市,或是轉到境外銀行安全的秘密帳戶。這些都不是什麽高難度的行動,所以數十億的資金流到境外也就不足為奇了

IMF不斷保證經濟復甦已然在望。1997年,這種樂觀的態度看起來頗有道理,因為當時產出值已經比1990年少了41%,又還有多少下跌的空間呢?而且,俄羅斯也大致遵循IMF所強調的政策,進行了自由化,相當程度穩定了經濟(通貨膨脹率大幅壓低),也實施了民營化。當然要快速進行民營化也並不困難,如果不講究民營化的做法,那麽只要把那些值錢的國家財產分配結自己的親朋好友即可。這樣做對政府還可能相當有利,因為無論是透過金錢報酬或選舉獻金的形式,相對的回報都極為可觀

但1997年的好景不過是曇花一現。主要的癥結與IMF在其他地方的錯誤脫不了關係。1998年在東亞金融風暴襲擊之下,投資人普遍對投資新興市場感到疑懼,也要求更高的報酬率做為補償。隨著俄羅斯的GDP與投資雙雙衰退,也影響到財政收支困窘,政府的債務負擔沈重。雖然財政收支難以平衡,但在美國、世銀與IMF要求儘快民營化的壓力下,俄羅斯政府卻不惜賤賣國有財產,而且沒有有效的租稅體系相互配合。政府扶植出一批有勢力的寡占者與商人階級,他們只繳納一部分該繳的稅,遠低於其他各國的水準

東亞金融風暴時期,俄羅斯的處境相當特殊。雖然國家資源豐富,但政府卻很窮。低價出口天然資源,等於把寶貴的國家資產往外送,但政府卻沒有能力支付老人年金與窮人的救濟金。政府向IMF借款的負債沈重,但那些占盡政府便宜的人卻把鉅款匯往國外。IMF鼓勵政府開放資本帳,讓資本能自由流動,用意原在吸引國外投資人,但結果卻等於開了一扇單向門,只是便利資金流向國外

.

.

.

震撼治療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sourceid=navclient&ie=UTF-8&rlz=1T4LENN_enHK466HK466&q=Shock+therapy+%e9%9c%87%e6%92%bc%e6%b2%bb%e7%99%82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hl=zh-TW&rlz=1T4LENN_enHK466HK466&q=Shock+therapy+&oq=Shock+therapy+&aq=f&aqi=g3g-m1&aql=&gs_sm=s&gs_upl=3542l3542l0l6055l1l1l0l0l0l0l67l67l1l1l0

.

.

.

.

.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