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 邊際消費傾向 @ 心的說話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200702231649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 邊際消費傾向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 邊際消費傾向


    凱恩斯在《就業、利息及貨幣通論》提出的Consumption Function(消費函數),是其宏觀理論基石,重要性不言而喻。

    Disposable Income=除稅後的收入,即可支配收入

    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mpc=邊際消費傾向=消費改變幅度與收入改變幅度之比

    凱恩斯認為,消費取決於Disposable Income,收入愈高,消費愈大(如:邊際消費傾向)

     

    mpc(邊際消費傾向)的大小,可以分個人和國家兩個層面:

    個人的mpc(邊際消費傾向)可以由0至1不等:

    0代表消費者把新增收入悉數儲起來;

    1表示消費者把新增收入花光;

    現代人透過信用卡或借貸,還可以先使未來錢,令mpc(邊際消費傾向)大於1。

     

    一個國家的mpc(邊際消費傾向)則少於1。

    據估計,英、美等國家的mpc(邊際消費傾向)在0.7至0.8左右;

    而中國mpc(邊際消費傾向)則約為0.4至0.5。

     

    根據Consumption Function(消費函數)推論,只要有人帶頭花錢,就會促成連鎖效應,需求如滾雪球般不斷增加:

    *假設邊mpc(邊際消費傾向)為0.8,如果甲以100元向乙買了一套衣,乙的收入隨即上升100元。

    *乙把新增收入八成花掉,向丙購買鮮花,丙又繼續消費;餘此類推,甲最初100元的消費,令消費需求總共增加了:

    $100+$80+$64+………

                       1
    =$100〔—————〕
                    1–mpc

    =$500

    *甲的消費啟動了一連串的消費,雖然每次新增的消費愈來愈少,但雪球愈滾愈大,最終需求上升為首輪消費的

            1
     —————倍
        1-mpc

    *上例是項倍數名為乘數(Multiplier),上例乘數為5。

     

    消費函數及由此得出的乘數效應,是「消費振興經濟」及擴張性財政政策的理論基礎,邊際消費傾向愈接近1,乘數愈大,財政政策乘數效應也愈大

    至於誰人帶頭消費則無關宏旨,不影響乘數大小。不過凱恩斯認為衰退期間消費與投資疲弱,難當「帶頭消費,振興經濟」的重任,所以政府是啟動需求的不二人選。

    稅收、儲蓄及購買入口貨皆會削弱乘數效應,現實世界的乘數效應遠比上例的數值5為小。稅收、儲蓄及購買入口都有一個共通點:削弱每次消費引發的連鎖效應,因為收入被政府(稅收)、銀行(儲蓄)及外商(入口)拿走一截,下一輪消費的數額因此減少。

    據估計,香港的乘數效應小於1,僅為0.5左右,蓋因香港消費多由外國入口。

    Consumption Function(消費函數)的最大缺點是失諸呆板,消費只跟當前收入掛勾,未有考慮日後收入的變動及不同生命周期之間的購買力分配。

    中國的mpc(邊際消費傾向)0.5左右,比英、美為低,一個主要原因是儲蓄。

    中國近年經濟雖然高速增長,但社會處於體制變革當中,醫療、往房及社會保障由政府轉為個人承擔,加上農村實質收入沒有明顯增加,所以中國居民普遍積穀防飢,以備不時之需,mpc(邊際消費傾向)較低是不難理解的。

     

    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 邊際消費傾向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complete=1&hl=zh-TW&rls=HPAA%2CHPAA%3A2005-33%2CHPAA%3Azh-TW&q=Marginal+Propensity+to+Consume&btnG=%E6%90%9C%E5%B0%8B&meta=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sourceid=navclient&hl=zh-TW&ie=UTF-8&rls=HPAA,HPAA:2005-33,HPAA:zh-TW&q=%e9%82%8a%e9%9a%9b%e6%b6%88%e8%b2%bb%e5%82%be%e5%90%91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