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20039吳錦裳教授鴿系介紹

散 盡 千 金 還 復 來側 記 故  吳 錦 裳 教 授 
 
我要講一個故事,一位偉大愛鴿家的真實故事:
        年前,一位好久不連絡的鴿友突然來電,告知最近要由台中搬回清水,因為地方太小,打算淘汰一些種鴿,麻煩筆者幫忙鑑定淘汰。

乍見吳教授好鴿
        定的時間,約定的地點,老友帶筆者到種鴿舍,原來他在台中租了一間三合院,偌大的前後院成了眾鴿友寄養的去處,零零落落中有六、七間的獨立鴿舍。筆者與老友在他的種鴿舍圈圈叉叉地選美一番,終於結束任務,決定了“生殺大事”下來,趁老友尚在記錄資料,信步走到另一舍三間式鐵籠旁,習慣性地一瞄卻令人抨然心動!就像現在車行路上突然與台灣特產──超優的檳榔西施四目相對的感覺。籠內的鴿子情形並不好,看得出長期疏於照顧,可是那一雙雙動人的眼神,較諸絕色美女更勾魂懾魄!在迴身詢問老友這些鴿子的來歷後,才知道原來是他的一位朋友因居住於公寓無法養鴿所以寄養,鴿種清一色是台北吳錦裳教授的鴿子。筆者從小時候養鴿開始,就是讀著吳教授的鴿刊文章長大的,可惜緣慳一面,始終末曾見過吳教授的手作,不禁央求朋友,開櫥參考一下。

幫忙照顧成績驚人
        兩百餘隻鴿子一一看過已過了中午,也忘記肚子餓,原以為大概又是誰去買了一大堆淘汰鴿,誰知卻愈看愈驚異,一直以為師父所說某些好鴿眼只是傳聞,是千中難求,萬中選一的;一直以為自己辛苦蒐集的種鴿是天下無敵,是世間難得的;碰到眼前這群“老弱殘兵”,才知道筆者以前真是井底之蛙!這麼好的鴿子,這麼糟的養法,真是糟蹋!看到這群筆者心目中的“中國小姐”被如此蓬頭垢面地禁錮著,令人真是心疼。

        道友人遷移在即,這群屬於台中李先生的鴿子也在“拆屋還地”之列,筆者當時一念之仁,就算救救這些好鴿子也罷,就很誠意地提供沙鹿工作場(約八百餘坪)的一角,告訴友人可連絡李先生,如果沒有合適地點,可以考慮遷來,筆者可以幫他照顧。

       997年9月,這批鴿子正式來到新的處所--筆者的花園一角。經過筆者悉心照顧,終於到當年12月有了一個還可以交代的健康外觀了。隨即(第一次)配對5羽投入新竹北海東區會春季賽,其中一羽在六千餘羽五關殘79羽的殘酷考驗下,勇奪全鄉鎮唯一歸還而入賞五關綜合28位。初試啼聲雖未一鳴驚人,至少也尚算響亮,如果再讓您知道入賞鴿的母親配對當時其實已9歲,相信也不忍苛責才是。後續賽績為免有廣告之嫌,不在此贅言,反正每年都入賞,而且大概保持出仔五分之一左右的入賞率!

整理血統及資料
        為嘗試配對以來,吳教授的鴿系不斷有新的驚喜出現,令筆者極具信心,因此2000年開口向李先生討論整櫥讓售,費了許多唇舌,李先生終於首肯,但仍保留出仔鴿比賽及未來種鴿群提供的權利,讓筆者以合理的價格整批買下,欣喜之餘,不經意問了一句:「這些鴿子好雖好,可惜沒有血統書,沒辦法了解祖先配對情形。」李先生馬上說:「怎麼沒有,每隻都有吳教授親筆血統書,我回頭拿給你。」結果承他好意,提供三百餘張(從開始抓鴿共十餘年間,包括已“陣亡”者)的血統書,還有十餘年間吳教授來往信件,皆提供筆者參考,筆者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整理,字裡行間活脫脫跳出一位愛鴿如命、溫文儒雅的現代君子,同時更驚訝於原本以為是廉價收購的淘汰鴿,裡面竟蘊藏了如此多優良賽績與銘血,展讀之餘,好像在看一幕幕在來老系的歷史劇,這麼精采的事蹟,令筆者雞婆心又起,該好好整理整理,公諸大眾以共享才是,只是畢竟都是書面資料,未曾向吳教授當面請益,難免掛一漏萬,只希望拋磚引玉,誘發更多前輩盡快整理史籍,讓新一代鴿友了解先賢的片羽鴻光,不要船過水無痕,只顧汲汲於金錢遊戲,而忽略本土銘血的培育苦心。

吳教授的生平
        吳教授為苗栗山腳人,因某些特殊原因成為台南吳姓望族之後,學有專精後隻身往台北發展,不久進入大同工學院擔任教授兼秘書長,成為董事長林挺生先生的左右手(台北鴿友稱他“大同吳”),國、台、日、英語均精通,所以早期身兼多任省信鴿協會秘書長,本省第一批進口鴿(包括光明希望、榮光姑娘、2022、勢山……等影響深遠之源鴿)就是由李偉民會長申請,吳秘書長一手連絡打理而成功的,可以說嘉惠後代鴿友不少。

        謂“近水樓台先得月”,也因此吳教授有許多機會得到許多不世出的銘血。筆者曾利用暇時整理手中血統書,列出1981~1997年(吳教授於1999年4月往生)最後15年,僅手中資料統計出綜合冠軍53羽、亞軍30羽、季軍30羽及殿軍4羽,加上其他十等內計入賞207羽,其他較差等數因未採用為種鴿而未記錄,成績令人咋舌吧!也許有人要問:“成績這麼好,為什麼很少看到吳教授的宣傳?”其實有兩個原因,容筆者略述:

一、做大學教授的通常不太愛讓人家知道迷上一般人誤認為“賭博”的賽鴿活動,不但不愛宣傳,反而故意隱瞞,以免學校、學生及家長誤會。

二、年輕的吳教授成績如日中天時,突然接到畫著小刀的信,指定要“購買”他當時最好的20隻種鴿,曾使他變賣、寄養所有鴿子,到日本出差4、5年避風頭,返國後再也不敢自行參賽,寄放也拜託別人不要說明是誰的鴿子,以致很多成績分散各寄養者,不好統合整理。

        讀書信,吳教授自稱是“好鴿只要對方肯讓售,我就很感激,從來不殺價”的人,而且常寫“人無言不信,信用最重要……”謙謙君子,得道多助,因此而得到的銘血筆者簡單介紹如下:

、“2022”及牠唯一一羽配“3546”生下的女兒“12349”,這兩羽銘鴿最後都在吳舍送終。後代子孫入賞不計其數,也一直是吳系最重要主流。

、轟動日本及台灣鴿壇的大衛尼翁“東京之華”──日本54-2178號本身,也由周逸年先生手中讓售而終老於吳舍,後代5代冠軍,影響吳系深遠。

、第一批西翁“光明希望”ד榮光姑娘”,吳教授擁有及曾經擁有共12羽直子女,其中五分埔西仔開基祖的“17080”西仔公,及原配母泰國紅公之女“10648”,都是吳教授"逃難日本”前讓售陳文發先生的,當時此對已出3羽北分冠軍直子,另外金庫系之母“61母”及全省4號黑目之祖“黑目09055”公亦是其中之二。

、“榮光姑娘”同母異父的一隻原鴿AU64KY-64547暗灰母鴿,是海斯門先生“海純號”唯一兩隻來台直孫之一(另一羽即“榮光姑娘”),從兩歲後就到吳教授鴿舍“鎮殿”作出數十羽直仔女至老死未出大門一步則是吳教授一直不公開的秘密武器。

、世界聞名保羅西翁“Boss France”51-1007167紅斑公(日本稱“Boss”)配原配56-833460灰母之一羽直女和“King of France”52-068437灰公(日本簡稱“King”)配原配53-03655紅斑母(“紅寶石女王”,日本簡稱“Queen”)之直子一羽,並配在一起成五代連續冠軍的殺手。

、勢山“295”、“2048”,“金燕”配“銀燕”及眾多優勝勢山配對,一直是吳系打底的重要甘草,也是筆者現在海翔系統的重要角色。

、早期名系60系的“3560”之直子乙羽及全省品評冠軍“40670”公(直子日本東京國際鴿舍11國聯賽總冠軍),在吳舍作育20年才壽終正寢,只可惜因傳承上的失誤,此系在筆者手中幾乎已泯滅。

、愈後面愈厲害,吳教授一羽“95”之孫“250318”(怪老子)到18歲還會生育,作出直子冠軍12羽,孫百羽以上,尤其海翔特別犀利。

、門外不出的吉川源鴿“807”灰公本身及其孫女全省冠軍台45-44420,也在吳舍發揚光大,更是現在海翔最稱手的利器,筆者目前就是以吉川為主,交配3546、勢山、四號仔、95等系南、北海上比賽都有很不錯的成果。

        他早期名系如小松、白雪、新竹花、卡多利斯90、戈登更早已混入部分鴿種中留傳下來,也有很重要的表現。

花費鉅資購買好鴿
        教授因鴿界交友廣闊,而且下手很“狠”(他自己戲稱“連根拔起;整叢移植”),“銀彈”攻勢下,大多數人都舉雙手投降任由他抓走“鳥頭”,當然因此耗費了不得了的鉅資。但吳教授一向認為:“錢能解決的事就是小事,出價從不手軟。”也因此成就這一系鴿子優秀的血緣,更嘉惠了飼養吳系鴿的鴿友。當然千金散盡還復來,也帶給他不少賞金財富。早期也許與一些進口速度鴿比陸翔,只能等壞天伯馬或獨霸吉林綿密的關中關(共19關)艱苦賽制入賞,近幾年海翔蔚為主流,斯系應該又有獨佔更大片天空的機會!

        了筆者以上的介紹,也許眾鴿友會認為只是早期銘系大雜燴,也像讀了一篇早期在來鴿源流史,沒什麼特色。但仔細分析,各位看倌可看出端倪?除了少數兩、三系捨不得割捨的鴿系外,其實吳教授鴿系主要是繞著西翁系眾銘血在打轉、蒐集,也因此稱吳系為“西翁混合系”其實也不為過。只是因為源鴿庫較大,鴿源充裕,“遠距近親”的效果較眾多只關著門埋首苦“幹”出來的純系,更能發揮系統的優點而不易退化。

出清種鴿後繼有人
        教授因4名子女都學業有成,各自出國成家立業,過往前即預做打算,安排鴿系繼承者,因此晚年出清絕大多數種鴿。眾多曾購用吳教授鴿系者中,應以台中李先生、豐原陳先生、宜蘭吳氏昆仲及虎尾李先生為最大宗,都是數百羽以上購入!也有一些老鴿留給協助照料種鴿2、30年的老管理員及台南故鄉的弟侄輩;其他也許也有筆者不知道的“愛用者”,或單獨一、兩系統而成就很大的,遺珠之憾只能抱歉--只因手頭資料尚不夠齊全。但對這位付出一生鍾愛鴿子的老前輩,筆者有意藉手中資料及過去的了解,逐步介紹這些老鴿系,也許有些年輕鴿友已靠某些系統興家旺產而想要了解,更重要的是如果老鴿友都不站出來記錄先人手澤,未來每一位鴿友的心血都只是錢而已,其他努力早晚成空而無緣流傳後世,養鴿變得庸俗而沒有意義了。所以各位先進前輩如能來電(04-26622226或0931-623882)指正,或提供更豐富資料,大家一起來從鴿系、鴿史研究起,才能擺脫目前追逐金錢、短視近利的養鴿心態,改變社會對賽鴿運動的誤解。也許筆者的說法有點崇高得不可能,不過不開始去做,才是真正的不可能!


王  瑄     用筆名「王 詔」發表於 賽鴿運動 雜誌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