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628英詩翻譯為中文的困擾

立陶宛語翻譯翻譯社

以下:

And precipices show untrodden green翻譯社

英詩翻譯為中文的困擾



走南闖北奔器材,

佇立高崖和高崖俯覽是用來轉接英詩的兩段,使兩段銜接不至於突兀。


子夜總懷著待綻的曙天,



就像岸上人或許成心





現在我們來看看否決的朋友-沒有這個人(筆名)講的:只有地遠才能叫翻譯,也就是說,兩個分歧語文(因為地遠,形成了分歧語文)之間的橋接方可稱為翻譯。那麼,拿我們的白話文翻譯英詩可行嗎?這裡碰到一樣問題:白話文還沒有精化到有必然格律的詩詞模樣,僅拿白話散文來翻譯英詩,那個情形和我用白話散文翻譯中華古典詩詞的弊病是一樣的。無格律的白話散文能和有格律的英詩產生質的對應嗎?我們今日看到的英詩翻譯大多就是這一類的作品。它產生的不良回響反映使我們讀英詩,確實是詩,讀英詩翻譯,不是詩了,余光中的翻譯也有這漏洞,他能把白話文句中搞些壓韻也沒用。他翻譯濟慈(John Keats)的給荷馬(To Homer)這首詩,我在他寫的白話文中,無法見到濟慈的身影。濟慈的本詩還有時態轉變中的隱義,余光中弄不出來翻譯這也不是余的錯誤,他卡在本日白話中語文的缺點上面了。我們誰又不是呢?七年來,我困擾在這個問題上面,始終想欠亨解決法子。擺佈都為難。本文就是來切磋這個癥結的。我也會把試圖解決這個癥結弄出來的作品拿出來計議。余光中碰著的窘境固然也弄出來舉例翻譯固然,我也可以如許想,反正我讀英詩就是英詩,不翻譯可以吧,我讀中詩換個思維,就是中詩,中英讓他無交集。個人可以如許,全部民族不克不及這樣。我們的白話文還沒發展成形。過渡期間的這幾代也就算了,不能說今後都這樣。我們必需想個解決辦法,能溝通中英兩頭。中語文豈能衰弱呢?



Aye on the shores of darkness there is light,


Of thee I hear and of the Cyclades,


一旦形成中文後,盡量不含外文語法,也就是完全中文化翻譯



濟慈本詩,採用十四行詩(Sonnet)的詩體:共十四行、每行十音數,誤差不跨越正負一音數、頓挫五音步(Pentameter),押韻方式ABAB CDCD EFEF GG;余光中在這些規格中一律對應原詩,包孕所有標點在內翻譯由於中語發音無法比對英語發音,當然沒法是頓挫五音步(Pentameter)翻譯這是獨一無法強求的。中詩組成頓挫抑揚,依靠平仄的安排,沒有平仄放置,猶如英詩沒有音步的放置。濟慈的原詩句有五音步、十音數,余光中的翻譯,既沒音數(也就是每行的字數要一致),此中也沒有平仄考量。那是白話散文,不是詩了。

下面這段英詩翻譯,因為原作者論述了鷹的動作,屬於敘述性質,於是我選用了楚辭演變的賦體,賦體可以或許誦而不克不及唱翻譯具有論述的性質。沒法遵照原詩寫成六行。於是拆散了原詩,掏出所有的elements,然後組合這些elements,機關了翻譯。在中英詩質的對應上是沒有問題的翻譯中文的賦,對應了英文的詩。




There is a triple sight in blindness keen;




宙父掀帷幕讓你住天廷,




 


He clasps the crag with crooked hands;

 


困於渾然的蒙昧而孤立,

如許一篇東西,無疑是很死板的翻譯誰也不願看翻譯一定是票房毒藥翻譯可是,困擾我七年的苦悶使我很熱中的來死板。那是心中鬱結,又像大石頭堵住了我的心中的明朗。

當外文是論文時,對應的中文就是論文。



And Pan made sing for thee his forest-hive;

同夥把英詩讀了後,問問是甚麼感覺,再來把我翻譯的中詩也讀讀,看看是否是感觸感染的詩的質可以或許對等呢?我們同時也想一想,若是用白話文來翻譯,能夠在格式和壓韻上對應嗎?同夥也能夠碰運氣,用白話新詩的寫法,翻譯出來會是甚麼模樣。特別是質的對等上,能有兩種語文卻產生同樣的感受嗎?這就是壓住我心的大石頭。

我說了幾回,我不是詩人,無詩才。不代表我不克不及用詩的體裁和語詞翻譯。翻譯不是創作翻譯我是少了詩心,不是文筆寫不出詩來。朋友要搞清晰我說的話的意思翻譯這類翻譯,詩不是我寫的,中文具有文筆,也清楚詩的構造,就可以翻譯。所以翻譯英詩,對我來講是沒問題的。我只是讀中華經史,又讀西洋史學,詩心給障閉了,打不開了翻譯


絕壁之上有未踐的草地,


 

Dreaming when Dawn’s Left Hand was in the Sky (A)

來程去途兩茫茫。


我想這個問題一直在民國時期困擾了良多中語文族群翻譯英詩若何翻譯為中文,翻譯成中文後,究竟是散文,仍是詩呢?


馬頭斜掛是殘陽。

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翻譯社

Awake翻譯社 my Little ones, and fill the cup  (B)



And like a thunderbolt he falls.

此處,我們先看看余光中若何起勁的白話文和濟慈原詩來對應,這是情勢的對應。

Ringed with the azure world, he stands.

扣懸壁於雙爪兮



 

And precipices show untrodden green翻譯社

* 英文原詩,充滿悲傷的Sentimentalism翻譯孔子早就講過,最高的境地是哀而不傷。英詩中那種哀痛,在中華哲學中,既不吻合孔子的境界,也沒有莊子的意態。我想西方人不太懂東方的心靈,是不能怎樣苛責和強求的。


明日天涯又一方翻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版伴侶-沒有這小我(筆名)的反對,大師細心讀讀,他不是來筆戰的,他是持著有理可講來否決的翻譯

For Jove uncurtain'd Heaven to let thee live,


第二相中講的荷馬,是史詩裡的荷馬,利用的滿是如今式,詩歌是永恆的,沒有曩昔式翻譯也就是說荷馬永遠不死(永恆),轉折的地方,利用一個Aye就入手下手一掃漆黑:


Close to the sun in lonely lands,

 



拂曉猶眠眷,A

So thou wast blind;--but then the veil was rent,




本文主題乃在於:我們用甚麼樣的中語文才可以或許使英詩中譯,具有質的對應。這個主題,我並沒有謎底翻譯我的做法是把英詩拆解後,掏出所有的元件(elements),然後以中華詩詞曲賦體式格局翻譯,形同二次創作的改寫翻譯看起來似乎能有質的對應。假若不如此,那就是利用白話文體式格局翻譯。遵循英詩原文花式。余光中採用這種白話翻譯。可是讀起來,已損失了質的對應。也就是說,英詩原文果真是詩句,中文翻譯已損失詩句感受翻譯但是細較之下,余光中幾近盡了全力翻譯他沒做到的是濟慈在詩平分成兩個相(phase),第一個相用曩昔式,狀現實的荷馬,第二個相使用目下當今式,傳頌荷馬史詩的永恆(永恆是沒有曩昔式的)。中文無時態,余光中也沒法表達。





He watches from his mountain walls,


CHF的翻譯的注釋


 

Such seeing hadst thou, as it once befel




黃沙飛舞山風蕩,

這個原則有兩浩劫處:翻譯者若不具有古文和文言文素養時,底子沒法翻譯;翻譯者縱算能善用古文和文言文,翻譯作品,同胞看不懂,也是白饒。一句話講就是很難行得通翻譯



我利用五言絕句的唐詩格律對應這首英詩,譯文如下:

戴安娜君臨人世、天堂、地府翻譯



 


The wrinkled sea beneath him crawls;

海神的波篷為翻譯公司而蓋,



這是以宋詞來翻譯英詩的做法,也證實可行翻譯以下:

哎,黑暗的邊緣總有光線,


To visit dolphin-coral in deep seas.

除西洋神話的典故外,大家仔細看看,余光中翻譯的,能感受那是詩嗎?濟慈原詩可不是如許的,真的就是詩,余光中翻譯的是散文,白話的一般講話。他搞一生,也不是傻子,更非不學無術翻譯這問題不在他,而在我們的白話文還沒有捉住如何能有詩的本質翻譯徐志摩有幾首新詩卻是有八九分詩的本質了。他也不是每首都能把白話文寫出詩來。「再別康橋」和「偶然」確實是詩。他成功的作品,值得我們研究,林徽音寫的新詩,就不可了。不管余光中,不管徐志摩,都用了心了。此處,我們不是攻讦他們小我詩才,而是鑽研我們的白話文要如何搞才能寫詩,翻譯外文時,又若何能夠質的對應英詩,或其他外文詩翻譯這才是大課題。


 



扣懸壁於雙爪兮,毗日而絕形跡,
佇立高崖兮,籃天環繞。
高崖俯覽兮,碧海茫如皺波,
俯衝而下兮,如雷如電。

Tennyson  The Eagle英詩原文

((((本文未完)))


哎,暗中的邊緣總有光線,







To Dian, Queen of Earth翻譯社 and Heaven翻譯社 and Hell.


To Homer


旅店陣陣喧。A


濟慈詩《致荷馬》,余光中/


這種靈視就屬你,正如往古,


I heard a Voice within the Tavern cry (A)

 




2001年時,我還沒有真實的用心詩詞翻譯在多城書店見到一本攝影集,都是印地安人的照片。良多幅照片旁都有英詩為輔。手抄了個中一首詩,返家後,以宋詞鷓鴣天詞牌,翻譯了該詩。英文原文翻譯完後就扔了翻譯這是最早的一次,接觸到英詩若何等質翻譯為中詩的問題翻譯中譯鷓鴣天,只在字裡行間把傷感,轉為哀而不傷,而付與進展了。嶺峰盡處是歸鄉就是希望。




As one who sits ashore and longs perchance








暮色中的印地安人

試問今宵何處寄?

靈敏的瞽者有三正視力;


英詩,日歌 (和歌)皆因多音節說話之故,以音數為韻律。每句字數沒必要一致,中詩中賦皆因單音節故,從二言到三言,五言,六言,七言以至於九言為音數*。其音數與字數必須一致。此皆因說話本質分歧而有異翻譯中文白話文模擬了英語文,所以對映翻譯上面可以逐句翻譯。可是白話文翻譯出來的是散文,很難和英詩的格律對應。我沒看過他人的白話翻譯,朋侪找找看,確認中譯是否有詩的韻律感呢。Tennyson原作是有韻律感的翻譯固然有尾韻,尾韻稍亂。賦體是不講求韻,講求音數和韻律的翻譯以此相對應翻譯

下面我們貼出濟慈的給荷馬原文,以及余光中的翻譯。同夥讀讀看是否如斯?稍後,我來剖析其間的諸多問題翻譯

原來你是瞽者!唯視障已開,



And Neptune made for thee a spumy tent,


中古世紀的波斯詩人奧瑪開嚴(Omar Khayyam寫有狂酒歌(Rubaiyat,一位魯拜集)1821年由英國仕紳費茲傑羅(Edward Fitzgerald)用英文四行詩(Quatrain) 翻譯成英文,回文原文也是四行翻譯我們有來由相信費茲傑羅這個翻譯版本有一定水平的失真,但是在後來的光陰中,影響了很多英國人的生涯立場。


當外文是今世文字時,對應的中文就是白話文。


去歲展觀克蒂斯之「北美印地安人攝影集」,卷中有英文所寫之「消逝之印地安人」散文詩一首,語頗涉憂傷,爰以中國詞體改寫,留其原意、去其悲苦

 



以上述原則來看英詩翻譯,把英詩翻譯成中文白話散文,理論上講,質的不對應就交不了差了翻譯如斯,不難懂瞭為何我無法把白話文詩化,很天然的就使用古典詩詞賦曲來翻譯英詩了。可是,這方式也有問題,問題不在於翻譯體式格局欠好,而在於今世中語文族群以白話文為主流了。合不合時宜呢?族群同胞都能看懂嗎?如果不克不及知足時代變遷,又讓同胞看不懂,那!試問你的翻譯是給天主看的嗎?此文只應天上有嗎?現實嗎?這是我寫本文來探討問題的念頭。

 




在中英詩橋接翻譯經驗中,我發現英詩,特別是莎士比亞以來的十四行詩,以及十九世紀,乃至更早的英詩,在格律上與唐詩和宋詞都有形上的近似或溝通。語文分歧是固然的,互相橋接,古典詩詞賦曲是能承當的翻譯可是,今日主流是白話文,那該如何演變才能橋接呢?這成了我心裏的茫然翻譯也是以,本年三四月今後,我開始讀新詩,在徐志摩的新詩中也看到了新瓶裝了一半舊酒,一半新酒的做法。小我領會的還很粗淺翻譯仍然蒙昧。我也看了一兩首余光中的英詩中譯,感受出缺陷。他搞了一生新詩,裡頭出缺陷,會不會是白話文有先天不足呢?我是很想找余光中討論一下,惋惜相距太遠,我也不是名人,很難安排見面吧翻譯摸了一生英詩和新詩,想必他有心得的。白話文缺陷在哪裡呢?


 



To Dian翻譯社 Queen of Earth, and Heaven, and Hell.

There is a budding morrow in midnight,

當我把古代中文和今世中文視為兩種語文時,很天然的,處置懲罰古典詩詞賦曲時,就用白話文來翻譯,可是,白話文和古典文(此處界說先秦古文與漢朝今文,也就是文言文為古典文)畢竟照樣有相通的處所,翻譯杜牧的張好好詩並序時,五言古詩與文言文的序確切都翻譯成了白話文了翻譯這其中的問題存在於白話文翻譯的五言古詩是散文,最少已落空杜牧原詩中的壓韻了,試問:我真的使白話翻譯和杜牧的五言古詩體對應了嗎?前者是散文,不符合中華詩詞的格律,那就是散文,絕非白話詩。二者在質的方面謬誤稱,唯一功能只是促進讀者對杜牧原詩的理解程度翻譯嚴酷的講,不能稱為翻譯。這個問題,我的版面朋侪已經提出否決,否決並不是無理。可是翻譯公司讓他來搞,怕是也搞不出花樣翻譯這就是我們這個民族困在古典和當代的斷層。迷失了。






這類靈視就屬你,正如往古,

以上三個翻譯案例,申明了,賦體,唐詩,宋詞都可以或許在質的方面對應英詩。也就是說,英詩轉換為中文時,成為中詩,而不是白話散文。以詩對詩,使我們的人,讀起來,就算不懂英文,看不懂英詩,也能在中文翻譯中,得到詩的感應。我還沒有利用唐詩中的長篇古詩體如長恨歌和琵琶行等來翻譯英文長詩。也還沒有利用元散曲,和明清戲曲曲詞來翻譯英詩,相信弄起來,和上面這三首翻譯,相差也不遠。

這首詩的英文版如下:

只傳聞有你和連環群島,


 

Aye on the shores of darkness there is light,



當外文是詩歌時,對應的中文就是詩歌。

 



探深海海豚的珊瑚紅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年輕時,曾立下的原則,因為不適用,抛卻了。以下:

在余光中的對等的幾行中,見不到忽然轉呈現在式的名頓開:

在濟慈的詩中,第一個相使用曩昔式,講到荷馬兩眼雙盲(So thou wast blind),但是翳障已開 (but then the veil was rent),而且承受諸神眷顧;宙父(Jove, Jupiter翻譯社 Zeus)為之開天廷;海神(Neptune)為之營帳幕;牧神以全部叢林峰房為之謳歌。此處講的翳障已開,開的是心眼翻譯荷馬的眼睛,在曩昔仍然是盲的(過去式隱義,講的就是曩昔的事實)。濟慈原意,這些都是産生在荷馬過去的實情。曩昔式的隱義在此翻譯




我在這曩昔六七年來,能想到的舉措,其實和沒有這小我(筆名)講得差不多。正因為白話文的詩歌醞釀還有待成長,不知需要五十年或一百年的時間,或更長。我們這些墮入過渡斷層中的幾代發現,只有古典詩詞歌賦,才能和成長了數百年,且已成熟的英詩可以對應。我就使用了古典中文來對應英詩,做翻譯翻譯在質的方面,確實到達了對應。可是我們知道今世確切還有人能寫古典詩詞,主流卻走在白話語文上。我這類方式也只能是過渡時期的做法。

嶺峰盡處是歸鄉。


這類景遇,我們可以講,中文無時態,也就無法表達了翻譯補救的舉措,余光中可以做一個註腳,說明後面一個「相」(第二相)意指荷馬詩歌中的情景。本詩,濟慈以黑暗/光亮做為對襯,以荷馬眼盲為題眼。織造了如斯景色。這是要點。還必須點明原詩在時候概念上面有此刻和過去兩相,申明其意圖。


 第三句前對應於第二句,後對應於首句。以茫如皺波狀其靜態中之動態。



 



這句話的意思很簡單,申明鷹的氣焰翻譯懸壁是很大的物事,為鷹扣於雙爪之下。田尼森本有誇讚鷹的意思,由這句話來表達翻譯


我們知道,五言絕句字數很少,無法容納原文的Dawn’s Left Hand的翻譯了,可以作註解,申明Dawn’s Left Hand是拂曉前的一段時間,若何若何就能夠了翻譯


There is a budding morrow in midnight,



 


莫教玉盅閒。A



暗中的岸邊敞亮、崖坡上有未踏得青青、午夜中隱含有拂曉。這都在史詩當中永久存在。詩人靈敏的透視心眼洞澈了三界--天上、人間、幽冥。曩昔只有三界女神戴安才具有如此法力。在史詩中,不單人世的人群有良多故事,諸神也介入了人世事,真的就是上至天上,下至幽冥,跨了三界。濟慈下面這幾行講的就是這個意思:





濟慈原文-----給荷馬







且起將進酒,B

莫躊躇、休惶恐﹔


解釋音數

 

這裡我貼出作為構想的嘗試,我採用了翻譯澳馬開嚴的狂酒歌第二首四行詩(Quatrain)來翻譯。


There is a triple sight in blindness keen;

 


Before Life’s Liquor in its Cup be dry (A)

這裡,我把個人對於中文翻譯外文的原則和同夥們談談:

 by John Keats (1795-1821)


靈敏的盲人有三正視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子夜總懷著待綻的曙天,

TennysonEagle,以賦體中譯



 

當外文是散文時,對應的中文就是散文翻譯

牧神教群蜂為翻譯公司共吟;

 



戴安娜君臨人世、天堂、地府。










懸崖之上有未踐的草地,


 


 





Such seeing hadst thou, as it once befel



當外文是較古老文字如十五至十八世紀的文字時,中文以古文和文言文對應。

從這個角度來看,白話文,就算使用新詩手法,做到了情勢的對應,也沒法到達質的對應的。

田尼森詩作「鷹」的翻譯   馮濟灝翻譯




以下文章來自: http://blog.udn.com/article/article_print.jsp?uid=chf2013e&f_ART_ID=10144076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碩翻譯公司02-2369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HiNet部落格背景音樂功能下架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