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114[個人寫作]平民皇后狄奧多拉

 
圖片:Jean-Joseph Benjamin-Constant所繪正在競技場觀看賽事的狄奧多拉皇后(圖片引自維基共享資源)。

平民皇后狄奧多拉

作者:嚴融怡

      這世界相當地不公平,往往有錢有勢的人總是能夠隻手遮天。然而歷史上並不乏貧困下階層的人翻轉了人生,更改變了世局。公元六世紀,日耳曼民族大遷徙、北方各蠻族大舉入侵。羅馬帝國已經分裂了很久。位處東羅馬帝國的區域雖然相較西歐穩定很多,但也是人心浮動。狄奧多拉(Theodora)誕生於公元500年的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她的名字 在希臘語當中的意思是『上帝的贈禮』。然而她出生的家庭卻非常的貧困,且社會地位低下。她的父親阿卡修斯是賽普勒斯的希臘人,作為君士坦丁堡競技場內的馴熊師。而她母親的名字已經隱沒於歷史的洪流之中,只知道她母親是一位舞女兼女演員。她早年生活的大部分記載來源於普羅科匹厄斯死後出版的《秘史》。雖然後來羅馬皇室有不少人認為這位作者的作品是一本情色小說,尤其對狄奧多拉的描述很露骨。然而不管皇室怎樣掩蔽,狄奧多拉確實不是出生在貴族或官宦的子女。她的早年充滿了許多的波折。據說狄奧多拉出生沒多久,父親就亡故了,由於家中貧困且地位低下,她很小就淪為雛妓。而且客源還是來自下層社會的販夫走卒。

      少女狄奧多拉特立獨行,雖然身處貧困低賤的階層和各種逆境,但卻充滿自信與想法,還曾經做過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例如傳說她曾在聖索菲亞大教堂的迴廊當中裸奔玩耍;「妓女不能到教堂喔。」少女狄奧多拉被神職人員擋住,「為什麼不行?難道我們就不是上帝的子民?我們的身體也是上帝創造的。」狄奧多拉很不滿地說,她討厭自己被歧視,但最後還是被請出去。所以她乾脆找一天直接潛入教堂禱告。「我的身體絕對不是汙穢的!這世界哪個人不是赤裸裸地誕生在這世界上呢?那些汙濁的人心才是最汙穢的。」這位少女刻意脫下衣袍在迴廊當中裸著身體跳舞。也有某些故事述說狄奧多拉曾經做過扒手。有一天,城內多名貴族要員出席賽馬活動,狄奧多拉看不慣那些有錢貴族老是作威作福,因此順手牽羊,直接偷了一個錢包,但不料卻偷到了查士丁尼將軍的錢包,這可能是這兩人第一次打照面。查士丁尼是帝國中頗受皇帝重用的將領。查士丁尼的士兵立刻一陣吆喝,在熱鬧的市集當中追捕那個小女孩。後來經過一陣追逐,狄奧多拉總算被逮到了。「根據帝國法律,這種偷盜行為最重可以判處斷手!」一位官吏疾言厲色地叫喝道,「算了,不過是個小女孩。斷了她的手,那她一生不就完蛋了?帝國當中這種窮人太多了,放了她吧。我們這趟應該關心的是五號賽馬。都準備好了嗎?」查士丁尼揮揮手說,那些士兵隨即將狄奧多拉釋放,小女孩一獲釋立刻一溜煙鑽入人群,但她臨走前,轉過頭來聽到查士丁尼與那些貴族的對話,「前些日子也都持續打敗敵手,今天五號賽馬應該仍是贏定了!」「對!就下注五號賽馬吧。」狄奧多拉惡狠狠瞪視了那批官吏,然後跑向遠方。眾人在對談中也沒注意那名小女孩的身影和動向。查士丁尼對身邊好友說道:「這次賽事所贏得的款項,我打算捐助這次戰役不幸成為寡婦孤兒的家庭。你看如何?」「這個想法挺好的。」好友回答說。結果當天比賽一開始,五號賽馬的馬戰車就出現狀況,連結的部分被人做了手腳,在比賽中途差點解體,因而被迫停駛被判出局。聽說是被一個小女孩搞的鬼。但是已經找不到人了。這的確是狄奧多拉惡搞的傑作,她想給那些官吏一點顏色看看。狄奧多拉的父親生前是競技場的馴熊師,她幼年曾看過父親照顧競技場的動物,所以她對競技場的內部環境還滿熟悉的。雖然官方一直沒能查到是誰在搞鬼。但查士丁尼本能性地想到一個人,「是那個小女孩嗎?」查士丁尼喃喃自語說,他依稀想起記憶中那個扒手小女孩模糊的身形和面孔。『還真是不同凡響...』查士丁尼心中想著。

      狄奧多拉並不是那種受命運擺布而隨波逐流的少女,她覺得待在那種三流妓院陪那些齷齪的酒客簡直是浪費生命,她除了加緊存錢,也積極學習各項技能與知識。後來終於有機會像母親那般登台表演,她在滑稽戲院當中作為滑稽劇演員,並且以她優異的才華使得她的演技出眾, 比其他只依靠低級的身體喜劇表演的女演員要受到各類觀眾與嫖客們的仰慕。那是個混亂的時空,但君士坦丁堡(拜占庭)的社會卻仍然有著濃厚的紙醉金迷與靡靡之風。狄奧多拉也因此善用了這樣的風氣,使得自己的名聲逐漸傳揚 。後來更以《麗達與天鵝》這齣戲奠定知名度,並且開始受邀到貴族宴會當中演出,也開始認識一些達官貴人,接受有錢情人的贊助之類的,她開始有一半的經濟來源依靠演藝事業,另一半則仍然依靠恩客包養,她周旋在貴族之間擔任情婦。

      十六歲那年,狄奧多拉的生活有了重大的改變,其中一位軍官情人赫賽伯魯斯,前往五城地區(今日的利比亞)接任總督,於是她跟著前往北非,在那裡生活了四年,狄奧多拉還跟他生了一個兒子。但赫賽伯魯斯沒多久就厭煩了狄奧多拉,並且將她拋棄。被遭到遺棄的狄奧多拉,在演藝事業也陷入低潮,並且一直受到某些上流社會人士的鄙視。只得自己隻身設法返回君士坦丁堡,她在途中路經了埃及、安提亞等地,這段漫長的返鄉旅程,使得狄奧多拉增加了很多的人生歷練,並且也瞭解了各地風土、增廣見聞。 公元522年,狄奧多拉重回君士坦丁堡,她洗盡鉛華,不想再回到以往的生活。她用她手邊有限的金錢開設了一家紡羊毛的工作坊。這時候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將軍結識了狄奧多拉,他覺得這位二十二歲的女孩子不僅美麗,而且無論談吐和所知都十分不凡。這位將軍名字叫作君士坦丁。就是狄奧多拉童年時期所曾惡整過的貴族。命運的羈絆讓兩人再度相遇了。雖然彼此不記得彼此,但卻又似曾相識。查士丁尼早年在舅舅查士丁一世手下受過極為嚴格的軍事與政務方面的教育,在戰場上驍勇善戰,且處理政務上也遠比他的皇帝舅舅高明很多。只是查士丁尼個性非常拘謹,且有著遠大的志向,他一心以恢復古羅馬帝國的餘暉與和平穩定為生平志向,從不親近女色,很多週邊親戚介紹的女子都被他婉拒了。而且查士丁尼的個性其實有其陰晴不定的一面;有時候,仁厚儒雅而謙遜,經常幫助窮人。但有時候卻也對各類 敵人殘酷無情、血腥暴虐。而因為思慮複雜,其實查士丁尼有更多的時間根本沒有空思慮男女之間的問題。疼愛查士丁尼的皇后舅母也頗為擔心查士丁尼的終身大事。

      可是查士丁尼沒有想到到了不惑之年會遇上曾經在風塵中洗練的狄奧多拉。狄奧多拉雖然只是羊毛坊的老闆娘,但是卻有著一般貴族女子所沒有的幽默、灑脫與機智。曾經有位旅人在歸途中發生了意外,馬車損毀而無法前行,結果經 過狄奧多拉的工作坊,狄奧多拉相當睿智地指出只要修補馬車輪軸的一小部分,馬車就可以至少維持運作。又有一次 ,有兩個旅店的掌櫃在爭吵金錢帳目的問題,結果被狄奧多拉看到,很輕易地就指出雙方爭吵的問題癥結所在,從而化解了糾紛。這一幕幕都看在查士丁尼眼裡,『是的,這就是我想要追求的女人。』查士丁尼徹底愛上了這個女孩, 並打定主意要娶她為妻。然而當時羅馬帝國有法律規定皇室成員禁止與女演員結婚。查士丁尼是未來羅馬皇帝的熱門人選,王儲怎能和當過妓女和演員的女子在一起,而且這女的如果真的和王儲結婚,那不就有機會成為皇后了?這根本驚世駭俗。關於這點不僅很多親戚反對,就連平常非常疼愛查士丁尼的皇后舊母也都百般反對外甥迎娶狄奧多拉。所幸舅舅查士丁一世在見過狄奧多拉之後還滿欣賞這一位秀麗聰慧的女孩,因此他允許狄奧多拉暫時以情婦的身分待在查士丁尼的身邊。公元525年一直反對查士丁尼婚事的舅母皇后過世。查士丁尼也趁勢招集官員修改法令,取消皇室不得和女演員結婚的規定。狄奧多拉終於得以和當時已成為帝國禁軍統帥的查士丁尼在首都君士坦丁堡完婚。

圖片:六世紀鑲嵌畫中的狄奧多拉與她的侍臣與仕女(引自維基共享資源)

      公元527年,查士丁尼登上皇位,是為查士丁尼一世,他同時立皇后狄奧多拉作為帝國的共治者,雖然朝中仍有貴族鄙視這位皇后。但查士丁尼卻早已將她作為維繫帝國統治的親密夥伴。皇后在隨後幾年也真的表現出她的多方面能力 。狄奧多拉的聰明睿智並不輸給任何一位大臣,甚至還能在政務上的問題提出自己的見解。她操持家務,讓嚴肅拘謹的查士丁尼能夠享受到輕鬆幸福的居家生活。而且在她的大力推薦下,查士丁尼麾下有一位名將貝利薩留受到了重用 。貝利薩留正是協助查士丁尼,屢次痛擊波斯,又消滅汪達爾王國和東哥特王國,幾乎完成大半古羅馬失土收復的重將。日後有很多次每當查士丁尼對手握重兵、功高震主貝利薩留有所猜忌之時,也都是狄奧多拉為兩人斡旋,修好君臣之間的關係。貝利薩留的妻子安東尼娜也是狄奧多拉的閨蜜,貝利撒留始終對他的妻子安東尼娜忠貞不渝。然而安 東尼娜卻隱瞞著貝利撒留,在他東征西討的時候與他的養子塞奧多西發生關係。安東妮娜給貝利薩留戴了綠帽子,且這件事情宮廷中很多人都知道,但貝利薩留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他對安東尼娜的多情還因而被眾人認為是很愚蠢、 無能且荒謬的。後來當貝利撒留得知真相而指控他妻子的時候,也正是狄奧多拉出手,站出來為她的閨密說情,也挽救了貝利薩留和安東尼娜的婚姻。貝利薩留對皇后一直是很敬佩而服氣的,因為很多次的戰役正是因為有狄奧多拉的支持,因此才有了查士丁尼對貝利薩留的絕對信任。這才能使得貝利薩留無往不勝。

      公元532年1月14日,由於長期以來地方官吏的貪污與國家的重稅,雖然查士丁尼有心想要改革,但羅馬的內政敗壞早已百年,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改革完全跟不上吏治的敗壞。加上帝國境內的黨派之爭。終於在一次賽車賽事結束後的衝突中引爆了一系列的群眾暴動。最後群眾甚至憤而大量聚集包圍皇宮。當皇宮被圍困三天之後,查士丁尼決定在1月17日到賽車競技場向民眾發表演說,然而群清激憤的群眾高聲罵皇帝是『蠢驢、偽君子、賤胚』等字眼,並且有暴民向皇帝與皇后扔擲石塊。在緊急關頭,查士丁尼見大勢不妙,在哥特人衛隊的掩護下,從皇族看台下方的秘密地道逃回皇宮。受到野心家鼓動的暴民後來在中午推舉阿納斯塔修斯一世皇帝的侄子伊帕迪奧斯為帝。暴民由於一時無法攻入皇宮,於是在城內四處放火,焚毀了元老院、亞歷山大浴場、聖索非亞大教堂、聖伊琳娜教堂、提奧多西市場 ,以及位在奧古斯都廣場和君士坦丁廣場之間的華麗建築群,君士坦丁堡自建城以來的精華地區幾乎都在大火中化為烏有。

      這時,在皇宮裡,著急的查士丁尼命令屬下將國庫的金錢運到御碼頭的一艘船上,準備帶著皇后與官員逃離君士坦丁堡。狄奧多拉皇后見狀十分惱怒,她果斷地向丈夫說:「假如只有在逃跑中才能尋求安全,而沒有其他辦法的話,我仍然不會選擇逃跑這條道路。頭戴皇冠的君主不應該在失敗時苟且偷生。我不再被尊為皇后的那一天是永遠不會到來的。如果陛下想逃,那就悉聽尊便祝您好運。您的錢財和船隻都已準備妥當,大海正準備擁抱著您。至於我,我則會選擇留下來。我欣賞那句古老的諺語:紫袍(王室所用的外袍)是最美麗的裹屍布。」查士丁尼聽了皇后的激動之語, 只覺得面紅耳赤。狄奧多拉趁勢力勸查士丁尼,應該放手一搏,否則一但逃離,局勢將更加險峻。查士丁尼於是決定留在首都,與暴民和陰謀者對決。當時君士坦丁堡最早鼓動暴民叛亂的是綠黨,綠黨的上層多為帝國東部的富商巨賈以及反對政府徵收土地的大地主所構成的勢力,綠色旗幟取自原野的綠色,他們主張地方自治,支持極端教派,並且鼓動農民反對皇室,當中也有不少貴族為了自身商業利益而支持綠黨。而另有一支藍黨,藍色旗幟取自藍色的大海。 藍黨的成員則多為水手、市民、貴族與元老院議員等,他們比較重視城市的穩定和國家社會秩序的穩定,反對極端暴 動,並且比較支持皇室的中央集權。另外還有紅黨、白黨則各自依附藍黨和綠黨。但是由於藍黨有一名黨徒被皇帝下令處死,於是部分黨人便與綠黨聯合起來攻擊皇帝,但藍黨普遍仍有頗大的動搖性。狄奧多拉看準這點,於是指派總管納爾西斯帶著重金離開皇宮,潛入藍黨聚落所在區域,聯繫並拉攏該黨的領導人支持皇帝。名將貝利薩留則帶著一支剛從波斯返回的部隊,穿過正在冒煙的廢墟,從藍黨門廊抵達暴民聚集的競技場。軍隊開始對場內的武裝暴民發動了血腥的鎮壓,包括馬戰車的衝殺和弓箭兵則從各處朝武裝暴民放箭。這場亂事當中,共有大約3.5萬人被殺死在賽車競技場中。隨後查士丁尼對異己勢力展開報復,在後續一年的清算中,許多支持起義或態度游移的貴族遭到處死。 結束了震撼羅馬帝國的『尼卡暴動』。這次的平亂,雖然有史學家肯定了查士丁尼和狄奧多拉的冷靜和沉穩,讓東羅馬帝國得以度過險關,但也有史學家認為此次平亂加深了東羅馬帝國走向更為帝政集權的道路。而這場暴亂實際上也是三世紀以來整個羅馬帝國所經常發生的騷動情形。皇后狄奧多拉在事後更確立了皇帝共治者的身分,並且全面參與帝國事務。

      那位在尼卡暴動當中受皇后之命,冒險穿過暴民人群並潛入民宅區會見藍黨領袖,呼籲藍黨對國家和皇室忠誠,使得藍黨轉而堅定立場對抗野心家和綠黨人士的納爾西斯,之後也一直得到狄奧多拉的信任與重用。後來經由皇后提拔,七十多歲的納爾西斯成為帝國當中與貝利薩留齊名的統帥,並且也成功征服東哥特人,並且打敗了法蘭克人。在一系列的征途過程中,使得東羅馬帝國更加具備古羅馬帝國一般的威勢,並再度將地中海劃歸為帝國內海。

圖片:六世紀鑲嵌畫中的狄奧多拉(圖片引自維基共享資源)

      爾後數年,皇后參與了帝國境內多項法律的修訂。狄奧多拉除了是查士丁尼恢復古羅馬帝國與建立拜占庭國家夢想的堅定支持者。也協助查士丁尼召集帝國境內的法律學者,將古羅馬帝國以來的法令條文重新整理,彙整成著名的《查士丁尼法典》。同時通過新法的修訂,大幅提升女性的權利。包括允許婦女墮胎、允許貴族們迎娶像皇后一般低下階層的婦女。狄奧多拉還鼓吹已婚婦女有參與社交和通姦等權利(關於通姦的部分,這是針對當時很多男人都常假借應酬而搞出很多情婦的情形,算是某種程度的反制),並提高國家對婦女生活的保護。皇后經常廣泛聽取不同階層女性的聲音,包括妓女或其他被壓迫的下層女性的聲音,使得皇后受到帝國境內婦女的普遍尊敬與愛戴,並將她看作女權運動的領袖。狄奧多拉建立了妓女之家收容無依無靠的妓女。那些曾經被迫在君士坦丁堡廣場上低價出賣肉體的可憐女孩也得以到懺悔修道院當中重新迎接她們的新生活。帝國並通過法律禁止強迫賣淫,協助婦女在離婚之後爭取更多權利,允許婦女擁有和繼承財產,同時對強姦者可判處死刑等等,這些多項的規定都使得東羅馬帝國統治下的婦女地位遠遠高於中世紀相近時期的西歐諸國(像是查理曼帝國、倫巴底王國等)。但這些也因而讓中世紀某些父權衛道學者對她在歷史上的定位頗有微詞。狄奧多拉也幫助查士丁尼設法彌補當時帝國境內基督教各教派日益擴大的分歧和對立,尤其是在調停卡爾西頓派和非卡爾西頓派之間衝突上的努力。同時狄奧多拉出身貧寒,所以也較從小受貴族教育的查士丁尼更為注意改善下層人民的生活問題。皇后對很多事情都相當通曉透徹,甚至比查士丁尼皇帝還要明斷果決,也因此同時期有一位大臣約安內斯·勞倫提烏斯·留度斯曾稱讚她『比任何男人都出眾』。

圖片:Jean-Léon Gérôme所繪的羅馬奴隸市場。自古羅馬時代以來奴隸販賣一直影響著帝國下層人民的生活,尤其是非法的女子人口販賣與強迫賣淫,狄奧多拉皇后主政時期對這類非法交易有過頗大的取締和懲治(圖片引自維基共享資源)。

 

圖片:法國名演員Sarah Bernhardt在1884年詮釋的狄奧多拉皇后(圖片引自維基共享資源)。

      有一些歷史學者曾中傷狄奧多拉常秘密處決反對者,但實際上,狄奧多拉其實沒有這樣做,她反而曾經協助並庇護過一些人,包括她曾秘密保護了一位被免職的總主教12年,而很長時間無人知曉這件事。公元548年,狄奧多拉死於某種癌症,查士丁尼相當傷慟。狄奧多拉的遺體被安葬在聖使徒大教堂,這也是君士坦丁堡最華麗的教堂之一。此後20年,孤獨的查士丁尼,在各方面都顯得越來越萎靡不振、意志消沉。而且國家治理上也愈趨僵化。狄奧多拉在世時,因為這個皇后的斡旋,使得查士丁尼的帝國境內對不同宗教派別有著一定程度的寬容。狄奧多拉死後,查士丁尼日益缺乏宗教派別的包容性,這也讓原本就宗教派別比較分歧的帝國東部行省在查士丁尼宗教政策日益緊縮的情形下逐漸離心,並陷入宗教紛爭和各省起義的泥沼當中。查士丁尼始終無法忘懷這位皇后。後來,每當查士丁尼說出『以狄奧多拉之名』時,便是他發表最慎重誓言的時候。甚至在多年後的公元559年,查士丁尼曾讓一支戰勝匈人凱旋歸國的軍隊繞道聖使徒大教堂前停止前進,整個君士坦丁堡都在屏息等待這位君王,只為了讓他能到狄奧多拉墓前點燃一根蠟燭,短暫地向她傾訴和祝禱,傳達對自己皇后無限的思念。狄奧多拉就是查士丁尼的惟一所愛,這位君王即便和皇后沒有子嗣,而只有一名養子查士丁二世。但他在漫長的晚年並未再娶。而是年復一年都在思念著一生的摯愛.....。東正教教會追封狄奧多拉為聖人,她的紀念日是11月14日。雖然狄奧多拉曾經參與過『尼卡暴動』的鎮壓,也曾經主張過婦女的通姦權,然而在中世紀贊同尊她為聖人的學者,最看重的仍是她實現了很多婦女解放與男女平等的事務。並且也透過法律保障婦女權益,以及懲治對婦女侵害的犯罪案件等等。狄奧多拉也許是歷史上真正『麻雀變鳳凰』的案例,只是很多童話故事多半停留在地位懸殊的伴侶終成眷屬這件事,但婚姻其實最困難的是在如何攜手走一生這件事情。狄奧多拉獲得丈夫一生的摯愛與倚重,她死後,也獲得丈夫一生的思念。甚至獲得教會的認可和追封,這是一位真正成功的古代女子。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