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2150方儉:中山南路1號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看完這一場電業法修法大戲,如果有一天台灣政府機關忽然樹起五星旗,大家口唱義勇軍進行曲,我也見怪不怪,因為在威脅利誘下,還有什麼出賣台灣人民的事不會發生的?

一個吵了二十多年,6進6出立法院的《電業法》修正案,在12月14、15日連續兩天逐條審查《電業法》,毫無懸念的逐條依行政院版本通過初審。如果按照立法院秘書長林志嘉的說法,農曆年前將可順利通過。

這是蔡英文上任以來,第一個重大卻在立法院無爭議通過的修正法案,一掃蔡政府一例一休,同婚等修法上的陰霾,有大旱望雲霓之徵兆。

我相信大多數人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電業法》,我問過十多位喊著修法的立委:「現行電業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修?修了有什麼好處?」沒有一個答得上來。我在10月25日宣布發起籌組「公民電力公司」,就是要證明,現在的《電業法》不用修,就可以做到不缺電,電價不上漲(因為提高現在無效的電力管理),以及開創造智慧電網電表及智慧宅產業。沒有壞的東西,為什麼要修?

電業法修正草案充滿了荒謬、矛盾與不確定性,當初打著電業自由化、綠能先行、非核家園的幌子,在實質條文中完全消失,原來連個人都可以獨資開電力公司經營發電、輸電、售電的電業法第9條不見了,台電看起來被拆分成控股公司、發電業、電網業、售電業,以及財團法人電力調度中心,其實是近親交配繁殖出來的怪胎,因為他們做什麼?責任是什麼?都要由新生出的「電業管制機構」來訂定。

而電業管制機構由行政院「指定」,又不在組織法內,這不是一個黑機關?什麼才是黑機關,而且黑機關還入法了,完全破壞行政院的體制與行政倫理,因為電業管制機構的實質權力還超過電業法主管機關經濟部。

任何一項專案計劃設立事業,都需要把組織架構圖、系統流程圖畫出來,才能討論,而行政院版的電業法修正案,完全沒有辦法畫出來,因為畫出來是一個充滿不確定的「黑洞」。

我請教了幾位在修法核心的人士,得到了清楚的輪廓,因為行政院的天字第一號政務委員張景森銜蔡英文總統之命,要修電業法,張景森在許多人面前都說,他擔心如果不按照台電的意思修電業法,台電工會、主管可能會搞鬼,讓台灣來幾次無預警停電,就會讓民進黨政府垮台。

這種內部恫嚇之詞在民進黨內部擴散,所以從執政以來,就為虎作倀的強調缺電,所以要重啟核電,甚至張景森還發明了:因為缺電會影響非核家園的進度,所以要重啟核電。

這代表被民進黨內視為最聰明腦袋的張景森完全成了台電的代言人,無條件的接收台電的論點、觀點,全力護航台電版的電業法,成為行政院版的電業法。這莫名其妙的電業法修正草案怎麼過的?台中記帳士事務所與會人士形容,張景森在10月19日「像是開坦克車一樣碾過去」,讓所有人持不同意見的人消音,這樣10月20日行政院院會順利通過這項「神奇法案」。

當然台電每年約有30億撒給各個立委的「敦親睦鄰金」,也發揮最大的預算功效。配合張景森的「若不依台電,台電會搞鬼造,造成缺電、停電大家就玩蛋」發酵,電業法就成了超級法案。我敢打睹,若把電業法內的文字拿來問立委是什麼意思,肯定說不上來。

14、15兩天,平時生毛帶角的藍綠立委,全部都成了吐著泡沫的「河蟹」,一部吵了20多年的電業法修正案就船過水無痕的通過了如何登記公司。會吵會鬧的民進黨無聲了,逢民進黨就反的國民黨忙著擦嘴巴,就連像徵年輕進步的時代力量也溫馴起來了。

看到電業法的修正,就知道政治上的棍子與胡蘿蔔永遠是最有效的,立委們不需要懂電,更不需要知道電業法內容,只要讓他們一方面害怕台電搞鬼搞停電,一方面又想要「被敦親睦鄰」,所以在中山南路1號的立法院成了台灣最大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實驗室,113位立委幾乎無異議的支持這部寫得不明不白,俯拾皆矛盾的電業法修正案96條在2天內飛快通過一讀。

其實被綁架的不只立委諸公,還有那些巴望著民進黨綠色執政後會發展綠能的公民團體們,他們被民進黨政府的電業法修正案狠狠的打了幾個耳光,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這是我懂事以來第一次看到的「超完美立法過程」,僅管沒有立委清楚他們在修什麼,但在黨鞭和利益的驅使下,放棄了他們神聖的監督權力,和綁架他們的人一起唱和。

台灣政治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作者為公民電力公司發起人

628CE896FAE661D4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