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0626居家照護床推薦 【小編推薦】居家電動床廠商哪裡找??有推薦的嗎~

中國時報【林懷青】

房價降低,工資翻倍,胡適自然可以一再把自己的房子變大,但胡適的行事風格可沒改,他的大門仍然是敞開的,對所有人。

毛澤東去拜訪胡適的時候,胡適正住在北京緞庫胡同8號院。這本是給皇帝儲存綢緞的地方。胡適一來北京,就選了北京城核心區的一角作為居所。他和其他很多朋友一樣,從沒想過要在北京買房,究其原因,買房並沒有租房合算,尤其是對他這樣行蹤不定的大教授來說。

從天安門廣場稍稍往北一走就來到了緞庫胡同,胡適在這裡租房的原因是這兒離北京大學近。租金當然很高:20元大洋。身為北京大學教授,胡適自然能承擔這個費用,因為北京大學不久前已經答應他的月薪是260塊大洋──比資深公務員魯迅差點,但仍是人人羡慕的高薪了。不過,也許是多年當窮學生的習慣一直沒改過來,胡適思考再三還是找人合租了這個四合院。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標準四合院:有門房、廂房、正房十餘間。因為大門隨時對粉絲們敞開,這裡門庭若市,每天都有朋友來這裡坐坐。

年輕的毛澤東在踏進緞庫胡同8號院的大門前,已經多次見過胡適了。作為一個身在北京的人,只要他願意,隨時可以去旁聽北京大學以及各個大學的課,更不要說毛澤東這個北大的「教職工」了。胡適在長談之後顯然對毛澤東這個編外電動床床墊學生很喜愛,他迅速把這個「小兄弟」和他辦的雜誌《湘江評論》介紹給北京的知識界,從此以後,「毛澤東」三個字正式進入了中國歷史的篇章中。

毛澤東顯然也很感激胡適的「幫忙」,在離開北京後,他還念念不忘緞庫胡同的這個小院子和他的主人,他在長沙的寓所給胡適寄了一封明信片問安。

這是一張耐人尋味的明信片。熟悉毛澤東書法的人需要睜大眼睛才能看出後來毛體草書的些許風格。在老師面前,毛澤東完全沒有瀟灑張揚的氣勢,字體寫得完全就是一個畢恭畢敬的小學生。就話語風格來說,也似乎猶猶豫豫,想要寫成胡適提倡的白話文,又不由自主地寫成了半文不白的文言文,那種在老師面前緊張膽怯的心態表露無遺:

適之先生:

在滬上一信,達到了麼?我前天返湘。湘自張去,氣象一新,教育界頗有蓬勃之象。將來湖南有多點須借重先生,俟時機到,當詳細奉商,暫不多贅。此致教安。

不過,毛澤東寫這封明信片時還不知道,老師胡適其實又搬家了,這一次搬到了鐘鼓胡同14號,但沒過多久又搬到了陟山門街6號,這還不算完,直到搬到米糧庫胡同4號之後,胡適才算安頓下來,之所以這樣頻繁搬家,主要是因為胡適的客人愈來愈多,他的家也成了北京城乃至中國的思想中心,需要一個愈來愈大的房子來承擔愈來愈大的任務。和胡適同時搬家的還有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因為北伐成功,北洋政府被打敗,北京也被政治性地改成了「北平」,中央政府回到南京。中央政府遷走給胡適們帶來的福音就是房租和房價降低了,與此同時,社會的安定也讓胡適這些大教授們的工資翻了一倍,一度達到頂峰的600元大洋!有了這筆錢,胡適自然可以一再把自己的房子變大,讓它和自己的社交能力相稱。

房子變大了,但胡適的行事風格可沒改,他的大門仍然是敞開的,對所有人。他的朋友兼學生梁實秋曾不無驚奇地回憶老師的風格:

無論誰,學生、共產青年、安福餘孽、同鄉商客、強盜乞丐都進得去,也都可以滿意歸來。

這種開放的風格被胡適堅持著,這種堅持頗有宗教般的執著。實際上,胡適自己也把這種特殊的「下午茶」稱為「禮拜」,這種「禮拜」不是拜耶穌基督,而是拜平等的精神。胡適的學生羅爾綱回憶胡適一天的生活時說:

早晨7點起床,7時40分去北京大學上班。中午回家吃午餐。下午1時40分去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上班。晚餐在外面吃,晚11時回家。到家即入書房.至次晨2時才睡覺。他每晚睡五個小時,午餐後睡一小時。這是每天的生活。星期天不同,上午8時到12時在家中客廳做禮拜。他的禮拜不是向耶穌祈禱,而是接見那些要見他的不認識的人。凡見過的不再見。他是不分品類,一視同仁,有耶穌的作風,稱為做禮拜,是有取義的。禮拜天下午在家做工作,不接見人,但傅斯年卻例外的,經常在這個時候來傾談。禮拜天晚餐同樣是在外面吃,也是到了夜11時才回家。胡適每天下午是6時下班,到11時共五小時。他在什麼地方晚餐,晚上和什麼人聚會,我沒有打聽過,但有一點卻是清楚的,這五個小時,是胡適一天最快樂的時候,他交際在此,娛樂在此。他不打麻將,不跳舞,不看電影,不聽京戲,他做什麼娛樂呢?他喜歡傾談,那他的娛樂就是傾談吧。

這是一個多麼奇異的社會!因為有了胡適,有了向世界敞開大門的民國名人們,中華民國顯得那麼迷人,對於年輕人來說,生在這樣的社會是幸運的,這種幸運不是物質的富足,而是精神的自由和解放。沒有比自由帶來的快樂更讓人嚮往了。

當然,從現實的意義上說,胡適這種社交風格也是給他自己迅速累積名聲的最佳手段──不到一年的時間,北京城裡的流行語已經變成了「我的朋友胡適之」了。這是最早的傳播學成功案例。鬧到後來,一些聚會竟然需要戲謔地禁止再說「我的朋友胡適之」這樣的話了。

(本文摘自《活在民國台北電動床也不錯》,野人文化出版)

居家照護床推薦

47B30FE040A1559A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