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013植髮 民間投資誰最大?

工商時報【于國欽】

亞當斯密認為取得資本僅是用以買賣賺取差價者是「流動資本」,只有用以從事生產活動者才是「固定資本」,而民間企業每年採購這些固定資本的行為,即是民間投資。

■固定資本是存量統計,民間投資(固定資本形成)是流量統計,亞當斯密認為,有用的機械、產生收入的建築、土地的改良、學習所得到的有用才能、為生產羊毛牛奶所購入的牛羊都是固定資本。

這些日子在立法院,經常會看到立委質詢首長民間投資低迷一事,然而兩造對話卻也經常失焦,原因在於他們對「投資」的理解有出入,以致談來談去,總難以瞭解彼此的想法。

民間投資到底是什麼意思?千萬別提到投資二字就想到在股市、房市的投資,民間投資與此全然無關。在總體經濟學裡,民間投資指的是企業建廠房、買機器、蓋住宅,當然政府修道路、蓋電廠、買火車也算,但這是屬於政府部門的投資,不會算進民間投資。

鼓勵投資 提振景氣LV官網

換言之,總體經濟學裡的投資指的是固定資本(fixed capital)形成,投資愈多,愈有利於下一期生產活動的進行,愈有利於生產力的提升,因此當我們看到民間投資低迷不振,就會憂心未來難以和鄰國競爭。

但投資除了有利於下一期生產活動之外,由於一項投資短則一年,長則三、四年,投資期間採購設備、興建廠房也可創造需求,因此投資也常被視為提振景氣的手段,每逢景氣不好時,政府總會鼓勵企業多多投資。然而,對企業而言,景氣低迷之際,設備利用率下滑已夠傷腦筋,再擴廠豈不自找麻煩?因此,最後還得靠政府擴大公共建設來振興景氣。

我們去年的國內投資約3.4兆元,其中民間投資2.8兆,政府及公營事業投資0.6兆,從這個結構可以看出,隨著國營事業民營化、政府管制減少,如今我國主要投資動能已在民間,政府於不景氣時或許還有能力出手一救,但常態下已很難主導投資活動。

凱因斯認為投資經過乘數的作用,可以帶動數倍於這個投資量的所得,這個邏輯是:採購機器、興建廠房可以創造就業,獲機器訂單的廠商又會跟上、下游廠商購買零組件,又可以再次創造就業機會,如此循環,就業、消費將植髮續成長,於是最後所創造的所得會數倍於最初的投資金額。

然而,這個投資乘數在台灣明顯嗎?恐怕不能太樂觀。我們看一下相關數據,2014年台灣民間投資2.81兆元,其中高達1.17兆元的設備是購自國外,由此可知,投資乘數效果有極大的比例是流到美、日、歐了,除非將來我們高階設備的自給率能提高,否則很難寄望藉由民間投資來帶動景氣。

民間投資來自製造業、營造業、服務業等業別,長期以來以製造業的占比最高,大約是六成左右。十多年來,隨著企業海外生產比率愈來愈高,製造業投資占比也已逐漸下滑,而製造業投資動能趨緩,正是近年民間投資低迷的主因。

持平而論,製造業投資動能趨緩,除了是受全球化生產LV包分工影響,政府舉棋不定的政策(如兩岸、電力、環評、勞資關係等),紛亂的政治對立恐怕也難辭其咎。

電子資訊投資 占比高

最後要特別注意的是,如今我們製造業投資之所以尚未大幅下滑,是靠電子資訊業挺住,長期以來製造業投資裡逾六成來自這項產業,這意思是說,當進口設備表現不錯時,可能只是半導體業擴廠而已,並非所有企業已恢復投資動能,這是解讀民間投資必須注意的事。3E0C74377DECF2C5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