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一個苗女所知道的真實的蠱 @ osaki's Blog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熱門焦點
  • 晚晴徵信碳粉匣墨水匣碳粉匣墨水匣副廠碳粉匣環保碳粉匣碳粉匣墨水匣窗簾價格.百葉窗.捲簾.窗簾.隆美窗簾
  • 實用資訊:
  • 關鍵字
  • 優質飛梭雷射痘疤改善、推薦電波拉皮效果、推薦瘦小腿的方法、推薦淨膚雷射效果
    月子餐推薦、小產餐推薦(請勿COPY盜連本站圖片!)本站立志作最好的綜合娛樂blog,歡迎大家光臨小O的Blog(osaki的plurk),瀏覽本站請使用IE否則圖片會被擋住,本站開站日期為2007/04/21,裡面有很多很有趣很棒的精選資訊哦~,希望大家常來哦~,有些轉貼內容未能查到原始來源,如知道原始來源者可留言告知,會立即處理,感謝您哦...。EMAIL:osaki99@gmail.com

  • under
  • 200807071511不可思議!一個苗女所知道的真實的蠱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我所知道的蠱,因為是苗女,也是在苗村裡長大,所以,比較瞭解這回事。如果你認為湘西是這種會放蠱的人,就大錯特錯了。只有這種正宗苗村才有可能有人會放蠱,說的是苗語,我們當地說的是方言,而這種苗村說的是苗語,完全是一個英文一個漢語,根本不可能聽懂。

      而且可能也只有那麼一兩戶人會,就像村裡有的法師一樣,並不多,不可能是人人都會,並且都不受人待見,大家都又怕又恨,喂蠱的人也很可憐。喂蠱的不一定是女的,也有男的,反正好像根本沒有什麼性別分,只是女的打扮的比較怪異,可能別人就會目光注意女的多一點。她們因為窮,到了春節前後,就會出來討飯,一般看到這種人都會給,不敢得罪。我記得有一年,有兩個正宗的苗女來我們家裡討飯,我們給了,當時我們家正在吃菜,其中有一個苗女用手指了一下我們的菜碗,手指頭已經到了碗上方。

      她們走後,外婆立馬把那碗菜給倒掉,蠱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放在你的身上,因為是一種毒,或者寄生蟲之類的東西,要吃進去,一般是點粉未狀的東西,藏在指甲裡,沒有能力說隔網路或者隔千里就放,必需是近身,這就是為什麼苗女能放在情人身上的最主要原因,這也是為什麼蠱沒有大面積的擴散開來的緣故。

      苗人一般是不主動攻擊的,除非是真的起了殺心,在這種苗村裡的人,大多都很好客,也不會見人就投毒,而且像我們這種知道的,是從來不進他們村子的,那麼老遠也沒有意思去,我們把他們的村子叫老後山,你可想有多偏。

      我只見過一例放蠱殺人,是我小時候一起上學的好友的爸爸被殺了,她家離我家特別近,就是隔一個小小的土道,說話大聲都能聽到。

      她爸被殺是因為她找了一個老公,是後山的,因為她有點殘疾,就只能找窮地方的上門,但是,那個老公先過門的時候,她一家都感覺有點傻,不要了。

      說好了不要,就請了那個傻老公老爸來喝酒,就那餐酒上下了蠱,後來,真是不出一年,就掛掉了,狀況和蠱的害人:壯族舊俗謂之放「腫「,中毒後,腹大、肚鳴、大便秘結,甚者,一耳常塞。這種一樣。

      她家好強,生病一直都瞞著村裡人,其實如果早說出來,大家都可以幫到他,最後快死了,什麼醫院都看了,她爸還是個水泥廠的小官頭,一個女兒還在城市裡當護士,最後都沒有辦法,她媽才說出是中蠱,讓人解,已經晚了。。

      不要說你們不信,就是我們當地人,也有很多不信,因為他當時信,就不會死了。

      在他死前不久,她老婆去求那個放蠱的人來解,人家打死不承認,再也不肯幫手,其實是已經晚了,幫不到了。

      我們都知道,當時村裡討論的很厲害,我外婆還到看症狀,說是晚了,都到肚子了,肚子脹得跟什麼似的,到醫院還什麼都查不出,照理說,都九十年代的事情,醫學也沒有那麼落後吧!

      總歸,這就是我所知道的所有蠱,所有言語用人格保證是真實,可經查證。

      另,還記得有一個朋友,說後山苗村有個喂蠱的人,每隔一些時候,就把蠱放在一顆樹上,把樹給弄死,不然蠱要吃主人。

      我想可能是蠱是種生物,要給糧食吃。

      別的都沒有了,雖然還有很多關於中蠱的故事,但因為我沒有親自見證,所以,不能亂說,就算了。蠱在苗族地區俗稱「草鬼」,相傳它寄附於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謂有蠱的婦女,被稱為「草鬼婆」。有苗族學者調查後認為,苗族幾乎全民族篤信蠱,只是各地輕重不同而已。

      他們認為除上述一些突發症外,一些較難治的長期咳嗽、咯血、面色青黑而形體消瘦等,以及內臟不適、腸鳴腹脹、食慾不振等症狀為主的慢性疾病,都是著了蠱。屬於突發性的,可用喊寨的方式讓所謂放蠱的人自行將蠱收回就好了;屬於慢性患者,就要請巫師作法「驅毒」了。這種令人生畏的蠱,並非苗人的專利。

      蠱術在中國古代江南地區早已廣為流傳。最初,蠱是指生於器皿中的蟲,後來,穀物腐敗後所生飛蛾以及其他物體變質而生出的蟲也被稱為蠱。古人認為蠱具有神秘莫測的性質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蠱,可以通過飲食進入人體引發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亂。先秦人提到的蠱蟲大多是指自然生成的神秘毒蟲。

      長期的毒蠱迷信又發展出造蠱害人的觀念和做法。據學者考證,戰國時代中原地區已有人使用和傳授造蠱害人的方法。傳說中製造毒蠱的方法,一般是將多種帶有劇毒的毒蟲如蛇蠍、晰蠍等放進同一器物內,使其互相嚙食、殘殺,最後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蟲便是蠱。蠱的種類極多,影響較大的有蛇蠱、犬蠱、貓鬼蠱、蠍蠱、蛤蟆蠱、蟲蠱、飛蠱等。雖然蠱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來,蠱就被認為是能飛游、變幻、發光,像鬼怪一樣來去無蹤的神秘之物。

      造蠱者可用法術遙控蠱蟲給施術對像帶來各種疾病甚至將其害死。對於毒蠱致病的法術,古人深信不疑,宋仁宗於慶歷八年(1048年)曾頒行介紹治蠱方法的《慶歷善治方》一書,就連《諸病而侯論》、《千金方》、《本草綱目》等醫書中都有對中蠱症狀的細緻分析和治療的醫方。 在苗族的觀念世界,蠱有蛇蠱、蛙蠱、螞蟻蠱、毛蟲蠱、麻雀蠱、烏龜蠱等類。蠱在有蠱的人身上繁衍多了,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蠱者本人(蠱主)進攻,索取食物,蠱主難受,就將蠱放出去危害他人。放蠱時,蠱主在意念中說:「去向某人找吃去,不要盡纏我!」蠱就會自動地去找那個人。或者在幾十米開外,手指頭暗暗一彈,蠱就會飛向那人。甚至有人說蠱看中了誰,即愛上了誰,就叫它的主人放蠱給誰。不然,蠱就要它主人的命。所以有蠱者不得不放。

      苗族民間就流傳這樣一則放蠱的故事:從前有位有盅的母親,盅看上了她的兒子,做母親的當然不願意她的兒子。但是,盅把她嚙得很凶,沒有辦法,她才答應放蠱害兒子。當這位母親同她的盅說這些話的時候,正巧被兒媳婦在外面聽見了。兒媳婦趕緊跑到村邊,等待她丈夫割草回來時,把這事告訴了他,並說媽媽炒的那一碗留給他的雞蛋,回去後千萬不要吃。說完後,兒媳婦就先回家去,燒了一大鍋開水。等一會兒子回到家來,他媽媽拿那碗雞蛋叫他吃。兒媳婦說,雞蛋冷了,等熱一熱再吃。說著把鍋蓋揭開,將那碗炒雞蛋倒進滾沸的開水鍋裡去,蓋上鍋蓋並緊緊地壓住,只聽鍋裡有什麼東西在掙扎和擺動。過一會沒動靜了,揭開鍋蓋來看,只見燙死的是一條大蛇。這些所謂的放蠱方式當然是無稽之談。

      至於蠱到底是什麼樣子,除了代代相傳的說法,誰也沒有見過,當然更是子虛烏有的東西了。雖說是子虛烏有的東西,但苗族的一些婦女卻深受這種觀念的誣害。人們認為「蠱」只有婦女才有,只能寄附在婦女身上,傳給下一代女性,而不傳給男性。比如某男青年「遊方」遇到一個情投意合的「有蠱」姑娘而未徵得父母的同意就娶來,那麼他們的下一代,凡屬女性,均要從她母親那裡將蠱承傳下來,並代代相傳。

      在漢文典籍中,放蠱者並不僅限於女性,為什麼苗族認為只有婦女才有蠱呢?這與漢、苗兩族的社會文化傳統有關。在漢族的巫術信仰中,只有正邪之分,沒有性別的對立。而在苗族等南方少數民族中,在母權制被父權制取代過程中形成的文化上的性別對立遺存要強烈得多,這種對立表現在巫術信仰中,就是佔據正統地位的男性巫師成了維護社會秩序的一方.而在母系社會曾經居統治地位的女巫則成了秩序的破壞者,被誣為黑巫術的傳承者。一切男性巫師無法解釋或禳解的天災人禍,統統被扣在了女巫的頭上。於是,婦女有蠱的荒謬結論就這樣被推理了出來。由於放蠱被認為是謀財害命的嚴重犯罪活動,歷史上一直將它列為嚴厲打擊對象。

      《漢律》中就有「敢蠱人及教令者棄市」的條文;唐宋以至明清的法律都把使用毒蠱列為十惡不赦的大罪之一,處以極刑。官府對所謂施蠱者的處罰極其殘忍。明人鄺露說,壯族地區的「峒官「提陀潛抓到施蠱婦女後,將其身體埋在地下,只露出頭部在外,再在蠱婦頭上澆上蠟汁點火焚燒。在苗族地區,被誣為有蠱的婦女,儘管不會都有性命之憂,但被誣者名譽掃地,受人歧視非難,精神上造成極大痛苦,甚至含冤而死。那些被認為有蠱的人家,受盡歧視和羞辱,連親友也害怕與之往來。不論誰家有人病了,只要巫師說中了蠱,那麼有病人家就指桑罵槐地大罵,罵的是誰,人們心照不宣,而被罵者自己也明白,就像本文開頭的喊寨。有蠱的人家也只好忍氣吞聲,因為一申辯,無異於公開自己家裡有所謂的蠱,所以只好憑白遭受這等羞辱。

      苗族多處偏僻地區,舊時醫學落後,許多疾病得不到有效治療。每遇就診無效,動輒歸咎於蠱。民國時期湘西有位漢人,曾在軍隊中做過官,有權有勢。他得了腹部膨脹的怪病,每當膨脹時,似乎覺得腹中有物在遊走,由於請的幾位醫生醫術不高,吃藥無效,便歸咎於被鄰居苗婦施蠱。經過巫師多次作法仍然毫無起色,這位漢官一怒之下把鄰居苗婦捆綁後吊起來,百般辱罵,施以非刑,差點將其折磨而死。苗婦的丈夫懾於漢官的權勢,敢怒不敢言,只能在一旁束手旁觀。後來過了一年多,經人介紹,這位漢官延請一位高明的醫生診治,該醫生看後,說是某種鼓脹病,並不是什麼蠱毒。果然一劑藥吃下之後病就好了。可憐苗婦無故含冤,差點殞命。經過該醫生的證實,這位苗婦才恢復了清白的名譽。而那些一輩子不得洗去冤屈的苗婦不知又有多少。

      在苗族地區,以盅婆名稱罵人或洩私忿進行報復,會惹出糾紛。苗族「談蠱色變」,尤其是在婚姻上最忌諱。兒女要開親的話,雙方父母都要暗地裡對對方進行嚴格審查(俗稱「清針線」),看其家庭及親戚乾淨與否,即有沒有蠱。如果發現對方有不乾淨的嫌疑,就借口婉言拒絕,因此造成不少婚嫁上的悲劇。有些青年婦女,被人懷疑有蠱,只能嫁給有缺陷的或家境貧寒的男子;有的青年婦女甚至為此自殺。由於害怕與有蠱人家結親,造成有的苗族地區基本上單線開親,在自己的親戚之間相互開親,導致血親越來越近,人的素質越來越低下.鑒於蠱術陋俗對苗族社會的嚴重危害,許多苗族學者感到對蠱的迷信到了非剷除不可的地步,大聲疾呼,呼籲移風易俗,革除陋俗。隨著苗族地區科學文化知識的普及,醫療水平的提高,蠱術迷信在苗族地區的影響將會越來越小。

    蠱,音同古,相傳是一種人工培養而成的毒蟲。傳說放蠱是我國古代遺傳下來的神秘巫術;過去,在中國的南方鄉村中,曾經鬧得非常厲害,談蠱色變。文人學士交相傳述,筆之翰籍,也儼然以為有其事;一部分的醫藥家,也以其為真,記下一些治蠱之法。

    制蠱法:多於端午日制之,乘其陽氣極盛時以製藥,是以致人於病、死。又多用蛇、蠱、蜈蚣之屬來制,一觸便可殺生。

    蠱之種類有十一種:蛇蠱、金蠶蠱、蔑片蠱、石頭蠱、泥鰍蠱、中害神、疳蠱、腫蠱、癲蠱、陰蛇蠱、生蛇蠱.

    其餘有些特殊的,分說如下:

    癲蠱:傳說多是壯族所為,把蛇埋土中,取菌以害人。

    疳蠱:又謂之「放疳」、「放蜂」。據說,兩粵的人,多善為此。方法是:端午日,取蜈蚣和小蛇,螞蟻、蟬、蚯蚓、蚰蠱、頭髮等研末為粉,置於房內或箱內所刻的五瘟神像前,供奉久之,便成為毒藥了。

    泥鰍蠱:用竹葉和蠱藥放水中浸之,即變有毒的泥鰍。

    石頭蠱:用隨便的石頭,施以蠱藥而成的。

    蔑片蠱:將竹片施以蠱藥後便成。

    金蠶蠱:據說這種蠱不畏火槍,最難除滅;而且金蠶蠱還能以金銀等物嫁之別人。《嶺南衛生方》云:制蠱之法,是將百蟲置器密封之,使它們自相殘食,經年後,視其獨存的,便可為蠱害人。金蠶的害人能使人中毒,胸腹攪痛,腫脹如甕,七日流血而死。

    據說,蔑片蠱害人,是將竹蔑一片,長約四五寸,悄悄的把它放在路上,行人過之,蔑跳上行人腳腿,使人痛得很厲害。久而久之,蔑又跳入膝蓋去,由是腳小如鶴膝,其人不出四五年,便會一命嗚呼。

    石頭蠱的害人:將石頭一塊,放在路上,結茅標為記,但不要給他人知道。行人過之,石跳上人身或肚內,初則硬實,三四月後,更能夠行動、鳴啼,人漸大便秘結而瘦弱,又能飛入兩手兩腳,不出三五年,其人必死。

    泥鰍蠱的害人:煮泥鰍與客吃,食罷,肚內似有泥鰍三五個在走動,有時衝上喉頭,有時走下肛門。如不知治,必死無疑。

    中害神的害人:中毒後,額焦、口腥、神昏、性躁、目見邪鬼形,耳聞邪鬼聲、如犯大罪、如遇惡敵,有時便會產生自盡的念頭。

    疳蠱的害人:將蛇蟲末放肉、菜、酒、飯內,給人吃。亦有放在路上,踏著即入人身。入身後,藥末粘在腸臟之上,弄出肚脹、叫、痛、欲瀉、上下衝動的症狀來。

    腫蠱的害人:壯族舊俗謂之放「腫「,中毒後,腹大、肚鳴、大便秘結,甚者,一耳常塞。

    癲蠱的害人:取菌毒人後,人心昏、頭眩、笑罵無常,飲酒時,藥毒輒發,忿怒凶狠,儼如癲子。

    陰蛇蠱的害人:中毒的,不出三十日,必死。初則吐瀉,然則肚脹、減食、口腥、額熱、面紅。重的面上、耳、鼻、肚有蠱行動翻轉作聲,大便秘結。加上癲腫藥,更是沒有治好的希望。

    生蛇蠱的害人:中毒的情況,與陰蛇蠱害人相似,但也有些異點。即腫起物,長二三寸,跳動,吃肉則止;蠱入則成形,或為蛇、或為肉鱉,在身內各處亂咬,頭也很痛,夜間更甚;又有外蛇隨風入毛孔來咬,內外交攻,真是無法求治。
    ——————————————————————————————
    蠱毒的製作方法

    殷墟甲骨文用觀物取象的思維方式已對蠱毒的製作,作了 象形的「圖示」,即在一「皿」形容器中放有多種毒蟲。後世 的造蠱之法,多與此相類似。綜合典籍及民間流傳的方法,蠱 毒的製作方法有下面幾種。

    1.取諸毒蟲密閉於容器中,讓它們當中的一個把其餘的 都吃掉,然後,就把活著的這個蟲稱為蠱,並從它身上提取毒 素 如《隋書·地理志》謂:「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種蟲,大 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種存者留之, 蛇則曰蛇蠱,虱則曰虱蠱,行以殺人,因食入人腹內,食其五 髒,死則其產移入蠱主之家。」《本草綱目》「蟲部四」李時珍 集解引唐代的陳藏器原話說:「……取百蟲入甕中,經年開之, 必有一蟲盡食諸蟲,即此名為蠱。」宋代的鄭樵《通志》也記 載說:「造蠱之法,以百蟲置皿中,俾相啖食,其存者為蠱。」 同一時代的嚴用和《濟生方》中也記載說:「經書所載蠱毒有 數種,廣中山間人造作之,以蟲蛇之類,用器皿盛貯,聽其互 相食啖,有一物獨存者,則謂之蠱。」宋以後的史載,凡記載 有蠱毒的,多襲用了此說,如明代的樓英在《醫學綱目》中所 謂「兩廣山間人以蛇虺、蜈蚣、蜒蚰、蝦蟆等百蟲,同器蓄 之,使其自相食啖,勝者為靈以祀之,取其毒雜以菜果飲食之 類以害人妄意要福,以圖富貴,人或中之,證狀萬端,或年歲 間人多死」。及在《赤雅》卷下所記壯婦畜蠱的情形和宕?陸次雲《峒溪纖志》所記仲苗遺蠱的情形。 金蠶蠱術在宋代尤為盛行。宋蔡絛說:「金蠶毒始蜀中, 近及湖廣閩粵浸多。」 ① 清張泓《滇南新語》也雲:「蜀中多畜 蠱毒,以金蠶為最,能戕人之生,攝其魂而役以盜財帛,富而 遣之,謂之嫁金蠶。」傳說金蠶蠱形狀像蠶,通體金色燦爛。 唐代人認為金蠶蠱「屈如指環,食故緋錦,如蠶之食葉」,故 又稱之為「食錦蟲」 ② 。

    ●個案33 金蠶蠱的製作方法: 用12種有毒動物如蛇、蜈蚣等埋在十字路口,經過49天 以後取出來,貯在香爐內,這就是金蠶蠱。據說這種蠱養成之 日,不畏火槍,最難除滅。福建的龍溪縣有這樣的傳說,金蠶 是一種無形的東西,它能替人做事,譬如你要插秧,你先插一 根給它看,它便把整畝的秧插好。它勤於灑掃,養金蠶的人屋 子是很乾淨的,你一進家門,用腳在門檻上一踢,回頭看見門 檻上的沙土忽然沒有了,你便可知道這家養著金蠶蠱。據當地 的傳說,金蠶蠱喜吃人,若干年定要吃一個人。年終歲暮時, 主人須和它算賬,若有盈餘便須買人給它吃,因此算賬時,主 人打破一個碗要說打破20個,對它說無息虧本,明年再買人 飼它。而南靖人的說法,則與此大同小異,他們把養金蠶說成 養挑生,金蠶蠱一般放在尿缸邊或沒人到的地方,不要讓人知 道,否則便要敗露,招致殺身之禍。金蠶能變形,有時形如一 條蛇,或是一隻蛙,或是一個屋上地下到處跳走的穿紅褲的一 尺來高的小孩。養金蠶的人家,很少疾病,養牲畜易長大,沒 有死亡之患,而且能聚財暴富。每年年底,主人要在門後和金 蠶算賬,說今年打破了碗匙若干,虧本很多,若你說今年得 利,家中的人就漸漸死亡,養金蠶的人都沒有好結果,這叫做 「金蠶食尾」。遇到這種情況人們就要及時嫁金蠶了,其做法是 以布包一包,內放銀子、花粉和香灰(即金蠶蠱)放在交叉路 口上,見銀眼開者自然拾去,誤取了銀包的,金蠶蠱則會跟了 他去 (惠西城:《中國民俗大觀》,廣州:廣東旅遊出版社, 1989年)。■
    ●個案34 壯族蛇蠱的製作方法: 選擇在農曆五月初五這一天到野外捕捉老鼠、蝴蝶、蜥 蜴、蠍子、蜈蚣、毒蜂(由山上樹林間的毒菌經雨淋後腐爛而 化為巨蜂,全身黑色,嘴很尖,有3厘米長)、馬蜂(在樹上 築巢的那種)、藍蛇、白花蛇、青蛇(毒蛇之一種,青色,經 常在青草中或樹上居住,又叫竹葉青)、吹風蛇(毒蛇之一種, 身有黑斑,頭呈三角形,又稱眼鏡蛇)、金環蛇(俗稱金包鐵, 身上有黃黑兩色環斑相間)等許多有毒動物(而明張介賓的 《景岳全書》則說,僅取3種毒物便足夠:「世傳廣粵深山之人 於端午日以毒蛇、蜈蚣、蝦蟆三物同器盛之,任其互相吞食, 俟一物獨存者則以為蠱,又謂之挑生蠱」),均放在一個陶罐 內,讓它們互相咬打,吞食,直到剩下最後一個活的為止,把 最後剩下的這個活動物悶死,曬乾,外加毒菌、曼陀羅花等植 物及自己的頭髮,研成粉末,製成蠱藥。如果最後剩下來的活 動物是蛇,就叫蛇蠱,以此類推,有蝴蝶蠱、鼠蠱、蜂蠱、蠍 子蠱、蜈蚣蠱、蜥蜴蠱等。把這些蠱藥粉貯存在一個大碗裡, 平時放置在飼養者的床頭底下,飼養者也須於農曆每個月的初 九晚上夜深人靜後,在床頭點一支香插在大碗裡(或用一個盛 米的竹筒插香在裡面),然後面對蠱碗叩頭作拜,且微閉雙目, 口念咒語: 告訴你聽呀阿公,雙膝下跪向你拜, 恭敬之心時時有,他日有難請相助。 如是,反覆念三次。月月如此,不得有誤,以示誠心。蠱成之 日,取之以害人,十分可怕 (根據筆者在廣西武鳴縣、馬山縣 一帶所作的田野調查筆記,時間為1989~1992年)■

    ●個案35 普米族制蠱的方法: 將蛇、蜂、蝴蝶等,均放在一個陶罐內,任其互相蠶食, 最後剩下什麼,就以它製成蠱藥,有蛇蠱、蜂蠱、 蝴蝶蠱等, 取之施人則令人下瀉、腹痛,最後死去 (宋兆麟:《巫與巫 術》,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9年,第231頁)。■
    ●個案36 傈僳族制蠱的方法: 於每年的端午節日去野外捕捉毒蟲百蟲,置舊陶器中,讓 這些小蟲子自相殘殺,最後剩下來的一個即可拿來飼養。飼養 者將死去的毒蟲丟棄,將所養之物置於陶器皿中,並以五色線 繞紅布蓋好罐口,每天以主人的唾沫飼養它,經年餘後,便成 了蠱 (《雲南傈僳族及貢山福貢社會調查報告》,西南民族學院 圖書館,1986年編,鉛印本)。■

    在雲南的金沙江畔的部分少數民族及漢族地區,也到處流 傳有一些養蠱的傳說:

    ●個案37 雲南金沙江畔制蠱的方法: 他們對於養蠱的心情是十分的虔誠,據說,在養蠱之前, 要把正廳打掃得乾乾淨淨,所有家人,都要淨身吃素,跪在祖 宗神位前向鬼神禱告之後在正廳中央,挖一個大坑癲匾桓?口小腹大的大甕缸下去。等到農曆五月初五那天,就到野外裡 任意捉12種爬蟲回來,一般是毒蛇、鱔魚、蜈蚣、青蛙、蜥 蜴、蚯蚓、大綠毛蟲、螳螂……但要注意會飛的動物不能要, 四腳會跑的動物也不要,只要一些有毒的爬蟲,而且一定要在 端午節的那天捉回來,否則養不成蠱。把這12種爬蟲放入甕 內以後,主人家所有大小,要早晚各一次向鬼神禱告,而且在 禱告時,絕不可讓外人知道。要是讓外人知道了,自己養的 蠱,就會被巫師用妖法收去,為巫師使用,養蠱的人家就會全 家死盡,即使不被巫師收去,成蠱以後,就立即加害主人。一 年之中,那許多毒蟲在甕缸之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 強大的吃弱小的,最後只剩下一隻,這只毒蟲在吞了其他毒蟲 之後,自己也就改變了形態和顏色。傳說這裡養的蠱主要有兩 種:一種是龍蠱,形態與龍相似,大約是毒蛇、蜈蚣等長爬蟲 所變成的;一種是麒麟蠱,形態與麒麟相似,大約是青蛙、蜥 蜴等短體爬蟲所變成 (惠西城:《中國民俗大觀》,廣州:廣東 旅遊出版社,1989年)■
    ●個案38 四川彝族蠱毒的製作方法: 四川彝族傳說中蛇蠱的製法,是把烏梢蛇倒吊在樹上,用 細棍撣,任其擺動,下面用9個土碗重疊接起,蛇口裡流出弦 涎、泡沫和血水入碗中,取滲透到第9個碗的毒液晾乾為末備 用。放在冷飯、冷水、冷煙桿或酒裡給別人吃。一旦吃入蛇蠱 後,兩天即感腹脹,繼而腹隱痛(此時表明小蛇已初步形成), 兩月後腹痛劇(表明許多小蛇已長大,咬人吸血為生,半年後 可長到筷子粗、五六寸長,可把人的肝吃完),吃了雞蛋後痛 減(表明小蛇不再咬人的腸子,而是在吃蛋,故痛減)。病人 特別想吃青菜,吃不得飯,劇烈嘔吐,吃了酸、冷、豆告水、 炒麵、雞肉、母豬肉、綿羊肉後,腹痛、腹脹、嘔吐更劇,人體消瘦,臉色變黃,神差、脈慢、體溫低,大便時干時瀉,血 水不治者,半年內可死亡,也有拖至一年多才死的。 螞蟥蠱的製法是殺一隻雞,剖開放在螞蟥最多的地方,螞 蟥就會自動集中在雞身上來(身扁而黑黃色者為佳),然後把 螞蟥曬乾研末備用,放在冷水、冷飯、冷煙桿、冷酒中給人 吃。也有人傳說,螞蟥末裡還要加血烏、雞蛋殼、人耳屎。意 思是螞蟥源於血烏根部,而有相輔相成之功;雞蛋殼因含酸 鈣,可制約減緩血烏毒;人耳屎則主要是增強毒性。一旦吃進 螞蟥蠱後,7天內就出現腹脹、腹痛、腹瀉、有弦稀,或血樣 便,嘔吐,吃進酸、冷、豆告水、雞肉、母豬肉、綿羊肉、炒 面後,腹脹、腹痛、嘔吐更劇,症同蛇蠱。三四十天後,人 瘦、神差、口乾,三四年後可死人,病程可達10年。牛皮蠱 的製法,傳說一是以干牛皮用水泡爛,待生蛆後,把蛆曬乾研 末備用;二是切下牛身上幾個旋毛部位的皮子深埋土中,待腐 爛後取出曬乾研末而成。放在冷食中給人吃。吃進牛皮蠱後, 嘔吐白泡,腹脹、腹痛、瀉弦血。嚴重的兩月內可死,病程可達10年左右。
    延伸閱讀:降頭術、蠱毒大揭秘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