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11757※所以要怎麼辦呢?※

所以要怎麼辦呢?——接受它們。為什麼要去反對它們呢?這棵樹開紅色的花,那棵樹開黃色的花,沒有關係;你有某種夢——綠色的夢,別人有其他的夢——藍色的夢或紅色的夢,沒有關係。

  為什麼要跟夢抗爭,為什麼要試著去改變它們?當你試著去改變它們,你就太相信它們了,你不認為它們是夢,你認為它們是真實的,所以將它們改變是有意義的。如果夢就是夢,那麼為什麼不接受它們。

   你一接受它們,它們就消失了,這就是奧秘。你一接受它們,它們就消失了,因為做夢的頭腦是透過拒絕而存在的,做夢頭腦的現象就是拒絕。

  你一直在拒絕很多事情,那就是為什麼它們在你的夢中突然跑出來。你在街上走,你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或男人,然後你的欲望升起,突然間你撇開它,你說;這是錯的!你在拒絕它。你裏面的傳統、文化、社會和道德說:這是不好的。

  你可以注視著一朵漂亮的花,那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是當你注視著一個漂亮的臉,你就會立刻覺得不對勁——你在拒絕它,如此一來,這個臉將會變成一個夢,那個被拒絕的東西會變成夢,現在這個臉將會縈擾著你,現在這個身體將會籠罩著你。你所拒絕的欲望會變成一個夢,你所壓抑的欲望會變成夢和幻想。

  所以,要如何創造出一個夢呢?那個秘密就是:拒絕。你越拒絕,就會有越多的夢產生出來。

  所以,那些跑到山上去的人,那些拒絕生活的人,他們會充滿很多夢,他們的夢會變得很真實,以致於他們無法分辨說這是夢或是真相。

  不要拒絕,否則你將會創造出更多的夢。接受,任何發生在你身上的,將它接受成你整個人的一部分,不要譴責它。
  當你變成更接受的時候,夢就會消失。一個完全接受他的生命的人會變成無夢的,因為做夢的基礎已經被切斷了。這是第一件要瞭解的事。

  第二件事:整體就是自然——我說整體,不只是樹木,也不只是雲,是整體。任何發生的,它之所以發生都是因為自然,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自然的——不可能有,否則它怎麼會發生?每一樣東西都是自然的。

  所以,不要創造出分裂:不要說這是自然的,這是不自然的。任何存在的都是自然的,但是頭腦依照區分和劃分來生活。不要允許劃分,要接受任何存在的,不要有任何分析地接受。

  不管你是在市場裏,或是在山上,你都是處於同樣的自然之中,某些地方自然變成了山和樹木,某些地方它變成市場裏的商店。一旦你知道了接受的奧秘,即使市場也會變得很美。市場有它本身的美,在那裏有生活,有活動,有很美的瘋狂在進行著,它具有它本身的美!記住,如果沒有市場,山上就不會那麼美;山上之所以顯得那麼美,那麼寧靜,是因為有市場存在,市場將寧靜給予山上。

  所以,任何地方,不管你是在市場裏,或是在“歌頌克裏虛納”,或是靜靜地坐在樹下——將它們看成同樣的一片,不要去劃分它。當你在跳舞,在歌頌克裏虛納,你就去享受它!在這個片刻,你開花的方式就是這樣。

  “歌頌克裏虛納”能夠變成你裏面的一個開花,它已經變成很多人的開花。當柴坦雅在孟加拉的村子裏跳舞和歌頌克裏虛納,那是一種開花,那是曾經發生過的最美的事情之一,不只是佛陀坐在菩提樹下才是美的,一個柴坦雅在街上跳舞歌頌克裏虛納也很美——它們是一樣的……那是另外一極。

  你可以坐在一棵樹下,完全忘掉你自己,以致於你消失了,你可以在街上跳舞,完全投入你的唱歌和舞蹈,投入到你變成消失了——不管它發生在那裏。

  它以不同的方式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我們無法想像佛陀在跳舞,他不是那種類型的人,他不是跳舞那一類型的人,但你或許是跳舞類型的人。所以,不要強迫你自己,否則,靜靜地坐在菩提樹下,你將會有麻煩。強迫你自己使你自己寧靜,那是暴力的,這樣的話,你的臉將不會變成像佛陀一樣,它將會被折磨,它將會是一種自我折磨。你或許會像柴坦雅一樣,你也可能像蜜拉一樣。

  找出你自己的雲移動的方式,它飄向何方?允許它完全的自由去移動和飄浮,不管它去那裏,它將會達到那神性的,只要你不抗爭,只要你隨著它流動。不要推河流,要跟著它流。

OSHO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