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50115初生之犢不畏虎

我們這兒有個國小,以前合唱團比賽常拿冠軍,負責指導的音樂老師是個母老虎,我姐的兒子因為唱歌嘴巴張不夠大,吃了她幾個耳光,我同事的女兒因為退出合唱團,上課被冷嘲熱諷,音樂科分數不及格。這位老師已經退休了,我想如果現代有老師敢這種作風,應該會出事上新聞。

母老虎曾經搞不過一隻小蠻牛,這隻小牛是我家大兒子,他小時候很番,到小學中年級後,個性變得溫和端正,現在是某國立大學的博士生。

這個兒子是家中第一個小孩,可能身為父母的我們、及他的褓姆對他過度愛護,所以他剛進國小時,完全不進入情況。小一讀半天,中午放學後,他是去褓姆家的。他的褓姆我們都稱呼為大姑,她家就在國小附近。我兒子的表哥也住在那一帶,讀同一所國小,每天放學時,表哥會到我兒子的教室等他,帶他去排路隊走到大姑家。

某天,母老虎當值星老師,放學集合時,司令台上一站一吼,學生動作特別迅速確實,我兒子收書包動作慢,表哥等了一下,怕老師罵,先去排路隊了。

接下來的場景:

整齊的隊伍中,一個傻大個慌張的巡梭著找表哥,台上的老師在怒罵,傻大個全然不知。老師喊糾察:把那個同學帶上司令台。

兒子上了台,老師說什麼罵什麼,他都不理,一僸說著:我要找葛格。

隊伍開始離開學校,我兒子開始抓狂,抓著老師不放直跳腳,喊著說:我要去大姑家,我要找葛格,你害我找不到葛格。

碰到這種化外之民,母老虎也沒輒,把我兒子交給校長處理。校長問:「你住在那裡啊?」「住在大姑家。」

「大姑家在那裡啊?」「不知道。」

「你排那一隊的啊?」「我排葛格那一隊。」

同時間,表哥回家討救兵,胖大姑三步併作兩步趕到學校,校長正牽著我兒子的手,站在校門口等待。

母老虎回到辦公室,酸酸的對我兒子班導說:妳們班的某某某,是不是白癡啊,老虎要吃他,他還不知道。

母老虎一定不知道,白痴和天才只在一線之間。那時開學不久,還沒有第一次月考,沒有成績單可以給她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