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62026〈老茶房的話 祖先大小事〉祖先們,祢們…祢們現在的「樣子」好嗎?

 〈老茶房的話〉祖先們,祢們…祢們現在的「樣子」好嗎?



【引言】
  這篇文章,很長,有 33,000 字,但是只講一件事。這篇文章,所描述情境的時間,很遠,前後含括了近四十年間的事。這篇文章,很不好寫,因為現在才印證四十年來的不少事,而且是持續在發生也一直都存在的事,只是我們一直都不知道,直到最近,才知道,也才完全清楚。知道以後,很高興,也很懊惱。高興的是,這個盲點解開後,對於面對祖先的事,會更精準與準確;懊惱的是,為什麼拖了那麼久才知道,早一點知道,祖先們就能少受一點撕裂的苦……

【本文】
  從老茶房接觸玄學以來,到現在超過四十年,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很想知道,但在探索玄學的這幾十年中,有時候我認為似乎已經知道了,但是從很多難以琢磨的跡象中,又發現不是那樣子。也就是說,老茶房我,針對這個問題,四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得到一個正確的解釋與肯定的答案。直到最近,終於確定「我知道了」也「找到解決之道了」;當知道之後才知道,原來我早就知道,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知道。這是什麼跟什麼?好像在打機鋒講禪詩,聽起來腦筋快打結了對不對!~沒關係,現在就來解釋,容我道來……

  這個問題就是:「人往生之後,記憶魂識成為祖先,那祂們的樣貌型態會呈現什麼模樣?」
  還有:「祂們的型態樣貌,會隨著什麼樣的主觀與客觀條件而改變嗎?」
  再來:「祂們的模樣會受到生前最後時光的身體外觀狀態而影響嗎?例如是遭逢意外,像是空難或戰爭,那在往生後祂的魂體會不會因為生前大體不全而致使魂體不完整?」
  另外:「現在我們一兩代以前的祖先,無論是土葬還是火葬,大致上後人都還能安排與照顧到安息處,例如土葬區或靈骨塔,那百年前的祖先們,甚至是千年、數千年前的祖先們,現在一定不可能有完整的骨骸,除非祂們當初葬身在極為乾燥或極為寒冷的極地中,才能夠保存骨骸不散,否則到現在幾乎 99.99% 的祖先們的骨骸,可能因為地殼變動、因為戰爭動亂、因為土地開發、因為棺木破損、因為潮濕氧化…,致使骨骸不完整,甚至不知去向,或是完全被土壤侵蝕而消失,那這些祖先們的魂體樣貌會因為骨骸不全的牽引而受到影響嗎?」
  再一個:「在時下環保意識的吹波下,使得樹葬與海葬,漸漸成為大家安排先人靈骨的優先選項,那,這些在完成樹葬或海葬儀式後,注定就一定是靈骨不全的祖先們,祢們的魂體會呈現什麼模樣?是無體一身輕的宛如清煙般的遨遊虛空?還是猶如已經隨著洋流漂流四散或是隨著地底土壤的侵蝕而呈現同樣的碎裂四散狀?」
  最後:「現在醫學界大力推廣的『器官捐贈』,甚至是展現更大宏願把沒有生命的肉體捐給醫療院所當成醫師訓練題材的『大體老師』,那這些往生者的魂體會是什麼模樣?會受到生前『屍骨不全』的事實而影響嗎?還是因為展現了大愛,往生後的靈魂反而能夠得到更多的蓮花位階?」這個問題是老茶房最想知道的,因為老茶房的妻子就是一位經過腎臟移植的患者,腎臟的來源是經由醫療管道在國外付費取得,基本上是一種「不虧欠」的「交易行為」,比較沒有道德層面上的問題要討論,不過就因為妻子在經過腎臟移植之後,在某些微小的個性與習性上有一些重大的轉變,例如以前非常喜歡吃的食物,在手術後反而不愛吃;例如在外來的腎臟移植到身體內,復原之後突然數學與記帳能力變得異常的好…;就是這些明顯的轉變,而讓老茶房起了這麼一個疑惑,就是,難不成經過腎臟的植入,原來腎臟的主人有一部分的魂識記憶,隨著這只腎臟進駐到老茶房妻子的體內,而影響、或干擾、或牽引著妻子的個性與習性?如果這個疑惑是成立的,那原來的腎臟主人在往生後的魂體中會不會少掉這一小部分的魂識?如真是這樣,那腎臟主人往生後的魂體豈不是會呈現缺損狀態!而這,正是老茶房最想知道的,因為我們不想因為我們對生命運行的無知,而造成他人生命軌跡的缺憾,所以在妻子做了腎臟移植手術後,對這個議題反而會特別去探索。但就如前面所說的,有時候感覺好像已經找到答案了,但有時候又會出現不一樣的景況,所以這個問題老茶房就一直擱在心上,也沒有跟其他人提起。

  對於感覺好像已經找到答案這部分,並不是從別人那兒聽說的小道消息,而是我們家的親身經歷,是這樣子的。就如《祖先》一書中所描述的(註 1),對於「祖先」的存在,老茶房是經由多位具有靈異體質的貴人觀看、接觸、告知與轉述所見所聞,才真實接受「祖先」確實存在的事實。就因為在他們描述我們家的祖先狀態與樣貌時,並沒有說我們家的祖先的魂體有任何不全或遺缺,個個都是四肢五官俱全,且行動來去自如,所以我才認為好像已經找到答案。這當中有幾件事:

♦ 在《祖先》書中提到,導引老茶房拜祖先的三哥,是死於軍中意外,大體有明顯的缺損,因為當我們家接獲部隊通知,我與父兄趕赴醫院,親眼看到三哥的遺體,對於缺損的部分印象非常深刻。不過,在三哥頭七那一天,過了中午,沒有睡午覺習慣的老茶房,突然覺得好睏,倒頭睡著沒多久,老茶房清楚夢到三哥身穿入殮那套西裝,身體無缺的回到家中,神情自若的進到房間,老茶房還伸手摸了祂受傷的部分,同時說了:「現在都好了,都不會痛了…」之語。就是那次宛如真實的夢境,讓老茶房第一次認為,人一旦往生後,就不再受肉體牽絆與影響。

在《祖先》書中提到,教導老茶房拜祖先的那位具有通靈能力的出家師父,來告訴老茶房,說我三哥去找她,要我們的兒子以過繼子名義祭拜祂。這位師父為了要證實真的是老茶房三哥的魂識去找她,因此鉅細靡遺的形容了我三哥的模樣,真的就是祂生前樣貌。不過,老茶房記得很清楚,這位出家師父形容老茶房三哥的「行動力十足」,所以老茶房又再一次認為,一個人無論遭逢什麼事,生前的傷,應該不會帶到死後去。

在老茶房家按照那位出家師父所教的方式開始拜祖先後,有幾次在拜祖先的當下,有幾位具有靈異體質的朋友剛好在家中,轉述他們看到老茶房往生父親的模樣,尤其是志同道合的 光頭掌櫃〔陳政翰〕看到的次數最多、畫面最明顯(註 2,以下簡稱掌櫃),他們都沒有提到老茶房往生父親的型態有任何異狀。事實上老茶房的父親生前重度中風,最後幾年因為半身不遂而不良於行,不過他們形容老茶房父親的模樣確實行動自如,所以老茶房又再一次認為,疾病只會對還有肉體的人有影響,往生以後的魂則不會受牽制。

老茶房的妻子在最後的那些年,飽受病魔折磨,身體孱弱像是風中燭般,但是掌櫃透過「連線」方式所看到老茶房的妻子,甚至從彌留期間開始,老茶房妻子的魂識就已經完全擺脫還躺在病床上病體的束縛,達到呼請即現身的輕盈;而且話語中氣十足,還會訓人、罵人、叮嚀人,交代後輩要好好做人、做生意…。所以老茶房又認為,原來「無債一身輕」指的不一定是生前,就連死後甚至還沒死,只要做好分內的事,就可以享受到這般的無礙境地。

上面說的是老茶房最熟悉的三位已經往生的親人,以前透過具有靈異體質的人觀看,加上後來掌櫃的轉述,祂們的魂體都非常的完整,並無缺失或薄弱。這是「家人」的部分,那「寵物」呢?透過掌櫃連線觀看,接著的兩件事,證實了家中豢養的「寵物」也跟「人」一樣,在往生以後,就都不受生前肉體的影響而活動自如。其中一件,就是在老茶房的妻子還在彌留期間,老茶房擔心祂初入靈界會產生陌生的恐懼,而要祂去找尋已經往生十年我們家那隻收養的流浪犬。這流浪犬名叫「小姐」,是一隻小型的拉薩犬,牠跟我們緣分非常深厚,我們養了六年,夜晚都睡在妻子的腳邊,後來因為一場交通意外,頸椎斷裂而往生。我們在醫院透過掌櫃連線告訴病床上已經不能自主行動的妻子可以去找「小姐」時,沒一會,掌櫃就看到一隻小黑狗跑來妻子的腳邊(事實上我們只跟掌櫃說「寵物犬,小姐」,並沒有描述「小姐」的體型與毛色,但掌櫃直接把看到的畫面說出來,完全吻合,正是我們家的那隻「小姐」)。經過掌櫃的形容,「小姐」活繃亂跳的,完全不是發生意外往生時的模樣,所以就認為,只要是「生靈」應該都一樣,都是陰陽一隔,就是兩樣情。

第二件關於寵物的事,是一隻三十年前從小就養的大型洛威拿犬,名字叫「來旺」,養祂的時候是住眷村,自家有一個小院子,所以在飼養上沒啥問題,但後來因為搬家,搬到傳統的公寓,空間不夠,只好忍痛送人,送給一個在宜蘭經營果園的朋友。就在我們辦完妻子的後事之後,我突然想起這隻洛威拿犬,想說已經過了三十年,祂應該也已經不在了,因為養祂的時候,老茶房的父親、母親還有妻子都住在一起,對祂都有生活上的記憶,所以在一次與掌櫃連線察看祭祖狀態的過程,插入這個議題,老茶房請先人們去找尋這隻洛威拿犬。但是當下掌櫃說,完全沒有線索,祂們都找不到,於是就擱下這件事。差不多一個禮拜後,掌櫃主動來告知說,那隻洛威拿犬找到了!牠是我那出家師父形容「行動力十足」的三哥,從很遠的地方找回來的,不過,經過掌櫃的形容,我們那隻寵物,生前曾經單隻與六、七隻大型流浪狗混戰撕咬擊敗流浪狗群讓牠們落荒而逃的洛威拿犬「來旺」,被老茶房三哥找回來時,全身傷痕累累,身體極度虛弱…;老茶房一聽,在心裡暗自掉淚,因為當時的環境真的是不允許繼續養牠,因為除了要照顧重度中風半身不遂的父親,再加上搬入的公寓房子空間狹小可以說連個陽台都沒有,所以只得把祂送給一個答應說「會好好照顧牠」的果園主人,因為當時市面上要買一隻洛威拿犬要好幾萬,而這位朋友說他的果園剛好需要一隻守護犬,所以主動說可以幫我照顧牠,順便看顧果園,但想不到結果竟是這樣,看來曾經是我們家的寵物「來旺」最後一定吃了很多苦頭…。不過,就在那個當下,老茶房起了一個疑問,就是,前面描述的家人,生前身體都有異狀,但是往生後即回復正常,就連另一隻交通意外頸椎折斷而往生的寵物「小姐」,在掌櫃第一眼看到祂時,樣貌是健康無礙狀,那為什麼洛威拿犬「來旺」卻是遍體鱗傷,而且是已經維持很久了…。因為當時不知個所以然,也無處可以詢問正解,所以就暫時擱下。又經過一段時日後,老茶房家有要祭拜祖先忌日,於是再請掌櫃連線觀看祭拜時的祖先狀態(這些過程老茶房自個兒有在日誌與社團上發文,掌櫃亦有寫入一系列〔靈界對講機〕的文章中(註 3)。),那時我不忘問掌櫃現在家裡的寵物狀態,掌櫃說,「小姐」的情況一樣,一直在妻子腳邊活繃亂跳,而「來旺」呢,則是趴在客廳一角,看著「小姐」跑來跑去(這一點真的跟「來旺」生前的個性一模一樣),不過掌櫃那個時候發現,「來旺」身上的傷,好了!不是,是在復原中,還能看到舊傷痕跡,但已經恢復了絕大部分,所以那時候老茶房就片面認為,只要家中有好好的拜祖先,家中的親人往生後,魂體都不會再受生前肉體的影響而一身自在,在這種狀態下,真的就如古裝片演的「一子得道,雞犬升天」,就連家中的寵物也能得受福蔭,因此「來旺」身上的傷才會好起來,只是那時閃過一絲絲的疑竇,就是,怎麼不是「瞬間復原」?而是「逐漸恢復」!難不成這當中是還有什麼「順序、過程」我們不知道?或是「凡人」不知道?甚至是連「仙人」都不知道?不過就在知曉「來旺」已經復原的喜悅下,就沒有去深究這個疑竇。

  後來證實,老茶房的「認為」不是定律,老茶房認為好好拜祖先,先人們就安穩,原來是另有原因的。還有,寵物「來旺」的魂體是「逐漸恢復」,也是有原因的。

  現在就來說第一段文字中講的「從很多難以琢磨的跡象中,又發現不是那樣子…」

  掌櫃在妻子彌留期間,無意間開啟了「連線」這個功能,應該是掌櫃「發現」了這個與生俱來的管道,就因為掌櫃所擁有的靈異體質是屬於非常難得的「大頻寬」,所以立刻引來靈界各方人馬前來「挖角」。祂們用各種方式,有的用錢財利誘、有的用威脅恐嚇、有的用死纏爛打、有的用道德勸說、有的是用搞破壞、有的是用擋財路、有的是用放蜈蚣、有的是去搞霸佔(去霸佔掌櫃老家中的神明廳)…,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拉掌櫃去當祂們的「乩童」(又稱乩身)。這其中,最積極的,應該說一開始的過程也最理性的,還有就是為了展現誠意而「本尊出馬」的一位「道教大神」,接觸得最多。這位「道教大神」在台灣建基三百多年,算起來也算是掌櫃老家宗教民俗的地方父母官,而掌櫃老家連續好幾代的神位都是這位「道教大神」指派「分身」去安座的,因為這層關係,掌櫃一度答應去當這位「道教大神」之「本尊」的「乩身」。就因為這位「道教大神」在神仙列班中位處在中高位階,而且分身宮廟遍及天下,按說「功力」應該非常高強,不,應該是「神力」非常深厚,所以就在掌櫃擔任這位「道教大神」的「乩身」期間,老茶房只要有機會就會與「祂」對話,藉以印證以前「發現的」是否吻合,或是提出疑惑藉以釐清不解之處。

  而在掌櫃答應去當祂的乩身前,祂多次來到老茶房這兒,透過掌櫃「說服」老茶房「放人」,說祂急需掌櫃這種靈異特質的人當祂的乩身,因為掌櫃當時舉家搬來台北,利用部分的時間幫忙管理〔讀書會〕的幾個網路賣場,雖然老茶房不是掌櫃的親人長輩,但是人在台北時,咱們就有一些照應上的責任。老茶房只問了祂一個問題:「為什麼非掌櫃不可?祢的信徒滿天下,已有乩身十數人,祢根本不缺人…」
  祂回說:「我的確不缺人,但是我的乩身都不會寫文章,而掌櫃能寫文章,可以把許多陰陽間的事情寫成文章,發表成書…」
  祂又說:「我需要乩身代言辦事時,我都是要『上他們的身』,那時乩身就處於無意識狀態,而且有『時辰』限制,不能即時代言;但是掌櫃卻不用,我不需要『上掌櫃的身』,掌櫃擁有的頻寬可以隨時聽到我的話,可以隨時看到畫面,我可以在掌櫃處於清醒的狀態下,與掌櫃雙向溝通對話,而且沒有『時辰』的限制…」

  這位「道教大神」的這個理由說服了我們,而且掌櫃亦想善用這個與生俱來的能力,看能不能做一些事情,於是開始了擔任這位「道教大神」之乩身的日子。這期間,這位「道教大神」的確透過掌櫃辦了幾件科學難以解釋的玄學事。當然的,老茶房也利用與這位「道教大神」密集接觸的過程中,藉機印證所解讀之事,與詢問諸多不解之疑惑。就在這個過程中,老茶房發現,神不是萬能,縱使祂們貴為人們心中的「神」,有很多事情祂們不是無能為力,而是根本做不到。更甚至,有很多事情祂們壓根兒就不知道,其中就以「拜祖先」這件事情,祂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拜祖先?因此掌櫃在擔任這位「道教大神」的乩身後,「道教大神」要掌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唸讀」《祖先》一書的全文給祂「看」給祂「聽」。再來就是,這位「道教大神」應該是整個「神佛界」,對於「修補魂體」這部分,完全陌生,也束手無策,更不知道「魂傷」是可以修復的。

  有一件事,老茶房記得很清楚。有一天晚上,掌櫃氣急敗壞的打電話來說,有一位「女魂」闖進掌櫃的租屋處,要掌櫃幫祂「申冤」,掌櫃一看那「女魂」,肚子上插了一把刀,傷口的血還在直流,模樣甚是恐怖,掌櫃細問緣由,原來「女魂」是死於兇殺案,希望掌櫃幫祂找兇手。其實類似的狀況在掌櫃與「道教大神」合作期間發生過很多次,依照以往的步驟,就是讓「道教大神」的手下兵將把來請願的魂帶走,看要申冤屈,還是抓兇手,因為這已經不是咱們「凡人」能管的事。不過,每每遇到這些情況,老茶房會去探索另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魂體」上還是有傷口?曾有多次,老茶房透過掌櫃連線的機會,要求「道教大神」將一看就知道是死於非命的冤魂之傷予以修復,但是都沒得到號稱是「無所不能」的「道教大神」的正面回應。更有幾次,掌櫃遭遇到「器官捐贈者」的「魂體」,整個「魂體」就有如死後器官被取走的模樣,這裡一個洞,那裡少一塊,而希望掌櫃能「主持公道」的幫祂把缺失的部分找回來,就在那個當下,掌櫃已經往生的親大舅也循線找來,不知什麼樣的原因掌櫃的親大舅在死後的大體被當成醫療機構的「大體老師」,而那已經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的事,但是掌櫃看到親大舅的「魂體」,卻是體無完膚模樣,宛如被凌遲般。那個時候,老茶房就要求「道教大神」,這些「器官捐贈者」還有「大體老師」,都不是死於兇殺恩仇,而且祂們做的事情在世俗道德的標準而言,都是人家所稱的「大愛精神」,所以理當主動幫祂們修復傷口解除無盡的痛苦。但是,每當一觸及這個話題,原本是「無話不談」的「道教大神」立刻變成噤聲完全不回應。好似這個議題祂們不能碰,或是碰不得,或是不夠力,或是壓根就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所以選擇沈默以對。

  後來,掌櫃與「道教大神」接觸越來越深,層面越來越廣,因而發現越多不為人知的靈界內幕;原來「道教大神」創立的神祇領域,規模再怎麼大,還只是自營的「民間機構」,不是合法的「政府單位」。同時,這些「靈界諸神」們,許多區塊祂們只准我們去寫對祂們有利的部分,對祂們不利的部分則不准咱們觸碰。例如,「道教大神」的「最高層」派了一位比「道教大神」還要高階的「官」來,做為我們與「靈界」的「窗口」,也就是說,我們有這位「大官」帶著,可以在「靈界」不少地方自由來去,觀看不少更深層的「靈界之事」,其目的就是要「與我們合作」,寫一本有關「燒金紙」的書出版;依我們寫書的風格,一定都是「有什麼,就寫什麼」,縱使「不堪」,也據實陳述,這樣子才是作者出版書籍的負責任態度,也才對得起信任作者而去買書的讀友;但是,「靈界」的「高官」們,只是一味的要求我們寫「要多燒金紙給神明」,卻不准我們詢問「這些金紙的用途」;這就好像只會一味的要求百姓要多繳稅給政府,卻不准百姓質詢政府官員這些稅金用在什麼地方;掌櫃甚至看到「名門正派的宮廟,拿信徒燒的金紙,送給孤魂野鬼,唆使祂們擾亂地方安寧,然後再煽動地方百姓,燒更多的金紙給宮廟…」等等有如「白道驅使黑道欺壓良民」的情境,卻嚴格禁止我們把看到的景象說出來。類似這樣的事情一再出現,所以掌櫃決定終止與「道教大神」的合作,不再擔任祂的「乩身」,而去當一個逍遙的獨行俠。這整個過程,掌櫃都有交代清楚的寫在他個人的部落格中。

  掌櫃擺脫地方山頭勢力,採個人工作室的姿態,以「靈媒」身分開始對外服務後,涉及的層面雖然五花八門,但主要的「連線」對象還是以「拜祖先」方面的事項為主。就因為這樣,得以接觸到以往被認定是禁忌與禁區的各種靈界事物,因而間接印證了老茶房所解開《不存在的真實》的正確性(註 4),更直接證實了《卜巴》一書中所直指之「千年詛咒」的存在(註 5)。

  再回到本文重點,掌櫃在「連線」時所觀看各家祖先的狀態,因為這樣的事情、這樣的工作以前都沒有人這樣做過,以後會不會「後無來者」老茶房不敢斷言,不過現在絕對是「前無古人」這是可以肯定的,所以掌櫃在「連線」觀看各家祖先狀態的依循,幾乎都是用掌櫃最早接觸靈界事物、最早開啟他靈異能力的老茶房家之祖先狀態來套用。一開始,掌櫃還有老茶房都沒發現這有何不對,天下事,不就是「一法通則萬法通」嘛;靈界就是靈界,老茶房家祖先在靈界中的生態是怎樣,表示各家祖先在靈界中的生態應該也是這樣。這就好像我們家的「人」是什麼「樣子」,別人家的「人」也是一樣,都是有四肢、有五官,不可能我們家的「人」是一雙手兩隻腳,隔壁家的「人」卻是三頭六臂。因此,掌櫃在「連線」觀看各家祖先的狀態時,從未懷疑其他家祖先的「樣子」會與我們家的「不一樣」。因此,在多次「連線」觀看各家祖先的狀態時,不是「誤解」畫面,而是「少解」現象。你說掌櫃這樣有沒有錯?老茶房認定是沒有錯!因為,在老茶房解出《不存在的真實》前,在掌櫃開啟〔靈界對講機〕前,我們根本沒有「前例」可以依循,壓根就沒有「案例」可以參考,所以老茶房就沒有特別去對照我們家的祖先與別人家的祖先之「樣子」有何不一樣;而掌櫃呢,更不會特別的去像是窺探隱私般的去觀看其他家祖先們的原始樣貌。(這就跟「科學」與「醫學」一樣,一開始的時候,所有的成果都是從零開始,然後在前輩的經驗與基礎上,一點一滴的累積上去。而我們,在「玄學」解密的事情上,也是一樣,每當突破一層現象時,老茶房不會懊惱說為什麼以前懂得那麼少?而是會慶幸說現在又多知道一個真相!)

  這其中,最明顯的一次事例,就是〔讀書會〕的吉祥物貓咪(註 6),陪伴格格〔何秋格〕21年的 kiki 在壽終正寢過程中,足足兩天時間,掌櫃的〔靈界對講機〕隨時開著,隨時「連線」觀看 kiki 進入靈界的實況。到最後一刻時,掌櫃看到真真實實的「祖先群出任務」的震撼畫面。事情是這樣,kiki 在出生的時候,格格就把牠抱回來,一直跟在身邊;在17歲的時候,身體器官開始出現退化衰竭現象,當時我們心裡就有數,kiki 老了,隨時會走;在老茶房的妻子往生後,當我們發現可以把以前養過的「寵物之魂識」召喚回家與祖先們安住在家中,我們便稟告祖先,當 kiki 的陽壽到時,請祖先們把 kiki 的「魂識」帶回家中,不要讓牠在外飄盪。就這樣,在 kiki 進入彌留最後那兩天,掌櫃看到 kiki 的身體「能量」一點一點的傳遞到另一個空間成為「魂識」,到最後一刻,掌櫃看到我們家的祖先們,首先是老茶房的三哥先出現在 kiki 趴臥不動的虛弱身體旁,接著看到老茶房的妻子也到了,接著是老茶房的父親、母親,一個一個從虛空中來到,圍繞在 kiki 的旁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圍繞成一層又一層極目望去好像看不到盡頭的大圈圈,到最後,掌櫃看到 kiki 的身體「能量」完全傳遞到陰間成為完整的「魂識」,老茶房的三哥把 kiki 的「魂識」像我們生前抱著牠一般的抱在懷中,kiki 的尾巴自然下垂擺動著,然後就像科幻片中「人體光束傳輸」般的,老茶房的三哥抱著 kiki,首先以一股光束狀飛向虛空中,接著是老茶房的妻子,也是像光束狀飛向虛空,然後是老茶房的父親、母親、祖先們,就像來的時候一樣,一個一個化為光束飛向虛空,這時掌櫃循著光束,看到祖先們依序的回到我們家的祖先牌位中,大家可以想像一下這種場面,祖先群同時出動,像極了戰技精良的大軍團,更像一整個門派的武林高手,不管去到哪裡?怎麼可能會被遊魂惡煞欺負!應該是當地山頭勢力都會投鼠忌器,甚至退避三舍!

  掌櫃會在〔靈界對講機〕系列文章中解說這次「祖先群出任務」詳細狀況(註 7),現在為什麼會在文中說這件事?因為,老茶房以為,我們家的祖先狀態是這樣,那只要「好好拜祖先」的家庭之祖先狀態應該也是一樣;而掌櫃呢,看慣了我們家的祖先狀況,所以就片面的認定其他家的祖先狀況也是一樣,所以在「連線」服務時,就沒有針對「祖先的樣子」特別的去查看。而掌櫃沒有查看各家「全部祖先的樣子」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委託案主所指定交談對話的先人樣貌「都很好啊」,應該是「都很正常」,都符合案主先人生前的體態與狀態。為什麼?因為每一個案主所指定交談對話的先人,都是自己熟悉或認識,也就是有一起生活過的家人,推算一下時間點,有一起生活過的往生家人,還存在熟悉的記憶中,算一下時間都不會超過三、五十年,也就是都不會超過「兩代」,這些所有的祖先狀態與樣貌,都是「正常」的,都是與委託案主的記憶相吻合。既然五十年內的祖先樣子是這樣,那五十年前、五百年前,甚至五千年前、五萬年前的祖先「樣子」應該就是這樣,再者又看慣了老茶房家的祖先們的「樣子」,所以掌櫃也就沒有針對「五十年以前的祖先樣子」進行特別的「連線」觀看。而老茶房本身那麼喜歡研究玄學,在沒有發現新問題的狀態下,也就沒有往「五十年以前的祖先是什麼樣子」之方向去探討。

  會赫然發現「五十年以前的祖先樣子」跟我們所認知「與近代祖先樣子」不一樣,是一個很熟悉之讀友的家中案例。這位讀友的夫家姓洪(以下以洪太太稱之),她以媳婦身分,盡心盡力的在家中設立神明廳祭拜祖先,同時,亦委託專人按照戶籍資料依照規矩書寫祖先牌位內板,每一次祭拜祖先都是誠意滿滿的親自下廚料理飯菜,為了慎重起見,有幾次在祭祖時,還特別委請掌櫃進行「連線」查看祖先狀態,不只如此,甚至多次透過掌櫃與往生的公公對話,問的不是滿不滿意,而只希望知道還有什麼地方是陽世子孫能夠替祖先做的?總地而言,每一次得到的都是正面方面的答案,只有在最近的一次,往生的公公特別交代,用台語說:「要把家裡的孩子都找回來!」媳婦一聽,這沒道理呀,公公既然是說「孩子」,表示是祂的「後輩」,祂的「後輩」在戶籍資料中就只有她先生,還有一位早夭的「兒子」,按照輩分她的「小叔」,這位台語稱為「倒房」的「小叔」,在謄寫牌位內板時,有特別按照標準格式,以他的兒子用「過繼子」名義獨立寫一片內板奉祀之,而前幾次祭拜時,委請掌櫃「連線」時都有確定「所有的祖先」都有回來呀,為什麼她的公公還要交代:「要把家裡的孩子都找回來!」於是掌櫃在「連線」時查詢,確定是這位早夭的「小叔」不在牌位中,每一次都是在祭祀的時候「呼請」祂,祂會回來,因為這一次掌櫃是特別追蹤觀看祂的狀態,才發現祂的「魂體」之樣子不是「完整」的,而是一塊一塊的散片狀;等到祭祀完畢後,祂就會離開。掌櫃問祂為什麼不好好的待在家中?祂居然回說:「不行、不行!~我不能待在這兒,我要去顧著…」於是掌櫃循線去看祂要顧什麼?想不到是去到祂的葬身地,掌櫃看到的祂的遺骨東一塊西一塊的,也就是祂的遺骸已經四散,與掌櫃所看到「魂體」之樣子是一塊一塊的散片狀完全吻合。掌櫃問了讀友洪太太緣由,讀友說她聽婆婆轉述,這位「小叔」在很小的時候就往生,早年的社會也許是經濟的因素,也許是習俗的關係,對於家中早夭的小孩多半都是草草下葬,據她的婆婆說,這位早夭的「小叔」是長眠在亂葬崗中,當時的下葬方式也沒有那麼講究,地下並沒有砌墓穴,而是在地上挖一個洞,然後直接把棺木埋入土中,或許就是這樣,棺木在地底下因為土壤侵蝕而毀壞,或是因為地殼變動而破損,以致祂的遺骸四散,進而連動的影響了「魂體」的完整。掌櫃採用「連線」方式看到的景象,不用特別去開挖亂葬崗印證就能知道答案,按照老茶房最早解出來的「生命消逝後的運行軌跡」,掌櫃「連線」所看到的完全正確!因為一個生命死亡後,祂的「魂」會依照規矩而停留在幾個地方,第一個選擇是「自家祖先牌位」中,如果家中沒有設置牌位,或是牌位內板的書寫與註記不完整,祂沒有進住的依據,則會退而求其次的逗留在遺骨的「葬身地」或最後記憶最鮮明的「死亡地」,讀友洪太太早夭的「小叔」,在往生後家中並沒有設置任何祂可以進住的地方,因此祂就會固守在祂的葬身地;當祂的遺骨因為某些無法抗拒的因素而破壞四散,祂的「魂體」一方面也許是要「守顧著」,二方面也許是被「拉扯著」,而隨著四散的遺骨成為東一塊、西一片的「散片魂」。

  讀友洪太太早夭的「小叔」之「魂體」會呈現這種現象,我們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在之前我們已經見到許多「魂體不全」的祖先,也在很早就知道真確原因,只是礙於世俗道德沒有說出來,這一點容後再解釋。那對於「魂體不全」的祖先,要如何將祂們「修復」?這在很久之前也找到方法,只是礙於因果定律一直沒有啟動它,這一點也容後再說明。現在有一個立即的問題,應該是有一個「天大的隱藏問題」在我們周遭,在你我身上,而且是每一個人都有,沒有一個人能倖免,我們居然不知道,這個才是要先來表述的。

  就因為讀友洪太太早夭的「小叔」事情,讓我們驚覺到這個天大的問題,這個問題是,在我們的直系血源的祖先中,除了已知的祖先葬身地,多半是往上兩代可以掌握之外,那兩代以前的直系血源祖先地葬身地,幾乎都不知地點,事實上也不可能會知道地點,依照常理來推斷,除非葬的是皇室陵寢規模,到現在 99.99% 的直系血源祖先的墓地都應該毀壞,甚至不見了,那骨骸的命運也會是一樣的不全或被土壤侵蝕而分解,甚至消失。而,只要後代沒有奉祀,或是沒有按照規矩奉祀,那祂們的「魂體」都會停留在葬身地的骨骸旁,然後隨著歲月骨骸解體四散,「魂體」同步跟著被撕裂分解。那,我們往上的直系血源祖先,應該說每一個人的祖先們的「魂」,是不是都與「骨骸不齊」同步的跟著「魂體不全」!?你說,這個問題大不大!

  前面說過,掌櫃接受委託與先人們對話互動,除了極少數「知道真確原因」而造成「魂體不全」的祖先外,掌櫃所看到絕大部分的祖先樣貌都是「完整」的,後來想想,當然都是「完整」的,因為每一個委託掌櫃「連線」所要找的往生家人,都是兩代內的近親,也大約都是不超過五十年的往生親人,這些往生親人的葬身地,無論是土葬墓地或是火化後靈骨安奉處(靈骨塔),都是知道地方,都可以盡心的照顧到,因此都還是維持完好,依照「骨骸」是什麼型態,那「魂體」就是什麼狀態之邏輯,掌櫃所看到絕大部分的祖先樣貌當然都是「完整」的。就因為掌櫃看慣了老茶房家的祖先型態,所以就沒有去聯想到其他家的祖先狀態有何不同;就因為從來沒有人委託掌櫃「連線」一百年前、五百年前甚至一千年前的祖先,與之交談,觀之情況,所以我們也就沒有察覺到近代祖先以前「所有的祖先」之「魂體」樣貌已經隨著骨骸風化而「不全」。

  說實在的,沒有察覺到這個問題的存在是老茶房的疏忽。老茶房寫出《祖先》這本書,呼籲大家一定都要在家中「拜祖先」。同時,又在書中教導「一代招一代」的方式,把戶籍資料登載以外的祖先們,將宗祠祖譜記載以外的祖先們,採用「一代招一代」的方式把直系血源的祖先們,都招請回家,但卻沒有更進階的去探究沒有共同生活過的祖先的「魂體」樣貌,老茶房的《祖先》這本書沒有寫,看書的人自然不會去聯想。老茶房在《祖先》書中說到,我們都沒有掌櫃的靈異體質,在家祭拜祖先時,就用「擲杯」的方式與祖先們溝通,所以大家普遍會問的問題是:
祖先有沒有透過「一代招一代」的都回來?…答案多半是,有!
家中祭祖時,祖先們有沒有很開心的吃飯?…答案多半是,有!
今天準備的飯菜,祖先們有沒有酒足飯飽?…答案多半是,有!
祖先們,祢們慢慢吃,我們去燒紙給祢們?…答案多半是,好!
以上都有,也都好!~但是都沒有人去想到,老茶房沒想到,具有靈異體質的掌櫃也沒想到,祖先們回來時,是什麼「樣子」?因為祖先的「魂」很「直」,子孫們沒問,祂們就不會說,祂們只會回答子孫們問的問題。我們只問祖先們「有沒有回來?」「吃得開不開心?」想想看,坐在五星級的宴會廳穿著西裝禮服開開心心的吃飯,也是開開心心;坐在五星級的宴會廳但是各個卻是五官不全缺胳膀少手腳的開開心心吃飯,也是開開心心。針對回來沒?針對吃飽沒?針對開心不?…等的提問,子孫們沒錯,祖先們回答的也沒錯!唯一的差池是,沒有人去想到祂們「是否完整」?沒人想到,自然就不會去問,當然的這個問題就不會被發現。直到讀友洪太太早夭的「小叔」一直不肯好好的待在家中,掌櫃一問、一看,才發現這個問題的存在。這就如同前面說過的:「這就跟『科學』與『醫學』一樣,一開始的時候,所有的成果都是從零開始,然後在前輩的經驗與基礎上,一點一滴的累積上去。而我們,在『玄學』解密的事情上,也是一樣…」每多看一家祖先,就多一層靈界經驗;每多與一位祖先交談,對於靈界架構就多瞭解一些。

  同樣的,跟天下所有求知若渴的人都一樣,當瞭解越多,就越明瞭它的嚴重程度,也越顯得「人」在思想上的自大與認知上的渺小。回歸正題,所謂「一法通則萬法通」,更像「一葉知秋」,從這件事情可以延伸推論出兩個事實:一個是,五十年以前的祖先們的「魂體」幾乎都是碎裂狀的「不完整」,也一直在受撕裂之苦。第二個是,就算自家有按規矩好好的拜祖先,五十年以前的祖先也不一定會安安穩穩的長住在家中,因為「魂體不完整」,會有自卑感,住起來沒有安全感,這跟人世間所有生靈的習性完全一樣。

  讀友洪太太早夭的「小叔」,從往生以後,就一直顧守在葬身地的骨骸處,後來祂的嫂嫂善盡了媳婦的義務,在家中設置神明廳祭拜祖先,進而把流浪在外的「小叔」招請回到家中,而她的「小叔」也確實回來了,只是,就好像到餐館吃飯一樣,吃飽了,就離開了,因為祂會依循著長年的記憶,而認定骨骸埋藏處才是祂的長住之地,所以在吃飽飯後自然的會回去那記憶中「不完整」的地方;她的「小叔」是這樣,對祂還有些微生活記憶的「哥哥」家是如此互動的模式,那,那些百年前、千年前…,對現在這個家的家人完全沒有生活上丁點記憶的祖先豈不是更是如此?因為在骨骸埋藏處那兒「不完整」,來到這兒子孫家也是「不完整」,但最起碼骨骸的埋藏地有祂的記憶,所以,除了五十年左右,兩代以內,可以明確知道靈骨安息地,而且確定靈骨是「完整」的祖先會留在家裡以外,五十年以前的祖先,除非現在這裡能有重大的誘因,讓祂願意留下來,例如有某種力量守護,讓祂們得以長住久安,不會被強徒惡霸欺凌;或例如有特種能量固守,能夠讓祂們不完整的魂體得以回覆原貌,不用再受撕裂之苦,而願意留在家裡,否則絕大部分的祖先都是在後代子孫祭祖時,祂們聽到召喚,才回來,像是到餐廳吃飯,更像是吃辦桌的流水席,吃飽之後,「不完整」的祂們,又回到祂們「不完整」的埋骨處,但至少是熟悉的地方去。也就是說,縱使是用正確的方式祭拜祖先,祖先牌位內板也按照正確方式書寫註記,更透過「一代招一代」的方式把所有的祖先都招請回來,但是,祂們不一定都會留在家中,因為祂們「魂體不完整」。

  說到這兒,就來交代前面講的「…在之前我們已經見到許多「魂體不全」的祖先,也在很早就知道真確原因,只是礙於世俗道德沒有說出來…」這件事。

  掌櫃開啟〔靈界對講機〕服務後,不瞞大家說,也可以說是替掌櫃說,在剛開始幾個月中的委託個案,每一個案子中的景況都是「第一次見到」,這也難怪,實在是在掌櫃之前沒有人做過這種類型的「靈媒」工作,所以自然沒有前例可依循,所以每一次掌櫃在「連線」過程中只要出現「第一次看到」或是「難以理解」的祖先狀態,掌櫃都會即時的找老茶房我討論,一則找出合理解釋,二則找出正確答案,三則是因為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這是因為老茶房研究玄學那麼久,獨排眾議的將解出的內容以〔生活道場〕為基調的寫成《不存在的真實》系列套書,但是,就因為老茶房沒有靈異體質,無法用有效的事例來證實所說的、所寫的真實不虛,往往為了一件很單一的事件與理論,卻要用很長的時間寫出一本、一本的書來說服大家相信,例如《生命基金》《一定瘦》《祖先》《卜巴》…便是(註 8)。但如今有這麼一位忠實讀友加上志同道合更具有靈異體質的 光頭掌櫃〔陳政翰〕,透過每一次委託個案的「連線」觀看,一次又一次的證實老茶房所說的、所寫的是完全真實的,亦完全吻合一般人肉眼看不到的那個領域「靈界」的生態,而老茶房亦珍惜每一次掌櫃提出案例中所出現不解或無解的事例,藉以解開更多、瞭解更細…關於靈界更深層的真相。

  有一次,掌櫃接受委託,去到案主家中現場「連線」觀看祭拜祖先時的「祖先狀態」,同時,幫案主「連線」與已經往生的父母親、祖父母現場即時對話,那一天,是掌櫃第一次看到「魂體不完整」的祖先。據掌櫃轉述,當天所有「連線」狀況都在掌握之中,案主與往生的父母親、祖父母現場對話亦是溫馨融洽但就在案主要求觀看全部祖先的「整體狀態」時(因為案主的祖先牌位內板,最遠的祖先是祖父、祖母,而案主也還未用「一代招一代」的方式呼請直系祖先,所以掌櫃就能夠很清楚又很容易的看到與祖父母有關的「祖先狀態」…),掌櫃看到有一位祖先的「魂體」是「碎裂」狀,與其他的祖先形成強烈對比,掌櫃好奇的問這位「碎片祖先」,怎會是這般模樣?想不到這位祖先回答的聲音猶如金屬碰撞般的,一字、一段…用極度不順暢的語調回答說祂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掌櫃當場把所看到的景象跟案主說,案主也很納悶?更是不解?於是當下掌櫃打電話給老茶房,說了所看到的畫面。老茶房聽了後,沈澱了一下,心裡大致有個譜,在電話中問掌櫃,所看到的「碎裂」狀,是均勻的粉碎狀?還是片塊的斷裂狀?掌櫃回說,是呈現一片、一片,一塊、一塊,有如一大片鏡子摔破在地上般的碎裂狀態,在每一片破裂的殘片上,都有這位祖先的某一片的「魂識」。老茶房一聽,心裡更肯定了,於是透過電話請掌櫃詢問案主,在家族的祖先中,是否有人採用「樹葬」方式處理身後事?案主一聽,立刻說他的親叔叔就是採用「樹葬」,果不其然!完全印證了「骨骸」是什麼型態?「魂體」就是什麼狀態!不過,這件案子的案主委託掌櫃「連線」所關注的焦點主要還是往生的父母親、祖父母,再者時間有限,所以在後續的話題上,並未對這位「樹葬」的叔叔之狀態進行進一步的對話,最後掌櫃在賓主盡歡的情況下結束那次的「現場連線」服務。事後,掌櫃與老茶房有針對這個個案進行討論,掌櫃問說,是否有辦法把碎裂的「魂」給接合或修復?老茶房回說,按理說應該是可以,不過要有實際的案例來進行才行,但是,也許這位「樹葬」的叔叔並非直系血親,所以這個個案的案主沒有這方面的意願,咱們不便介入。這是掌櫃第一次看到採用「樹葬」方式的祖先「魂體」之樣貌,掌櫃形容,經歷過程雖然詭異又恐怖,但這個經驗卻很珍貴,經歷也確實是很難得。

  從那次的經驗之後,掌櫃在委託「連線」的過程中,又遇到兩個「樹葬」之祖先的個案,當下的掌櫃便鐵口直斷的詢問案主家族成員中是否有人採用「樹葬」方式處理身後事?結果都把案主嚇得目瞪口呆!而其中就有一位案主夫婦,主動要求說希望我們幫他們進行「魂體修復」的工作。案主夫婦提說,他們以前完全聽信師父講的,說祖先已經被師父們超渡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不用再掛念這具臭皮囊了,所以用環保「樹葬」的方式,一勞永逸,以後的子孫也免除了掃墓的麻煩,皆大歡喜;結果呢,極樂世界的大門還沒見到,祖先就先一步的被撕裂成碎片,所幸接觸到咱們的〔臉書社團〕(註 9),看到掌櫃發表的一系列「連線」相關文章,進而直接委託掌櫃「連線」,才解開多年來他們一直在懷疑但卻找不到哪不對勁的疑團,現在知道以前做錯了!更曉得有方法可以修補往昔所造的錯,當然是要立刻進行。但是,依照老茶房所解開的,要進行「祖先魂體修復」的工作,必須仰賴一件特殊的物件,這個物件特別稀有,市面上也很少見,並不是要買立刻就有,固然老茶房的店裡與家裡各有一件,但這是老茶房很久很久以前的收藏品,早就被列為是非賣品,所以得要從外面找才行。老茶房接下委託的工作後,於是在同業間放出消息,說要找這樣的物件,經過十來天,終於有消息,找到一件,不過物件在千里之外,經過輾轉,大約要一個月左右才會到手上,於是老茶房約了掌櫃與委託的案主夫婦,等物件來了之後,確認物件無誤後,咱們就來進行之前發現但都還沒啟用的「祖先魂體修復」工作。

  但是、但是、但是(因為太重要了,所以說三次),老茶房差一點鑄成大錯,差一點犯了「無知之過」的大錯!就在等待物件來到前的這段期間,掌櫃在接受另一件委託「連線」的案件中,看到案主的家族成員中的一位祖先之「魂體」狀態是以前沒見過的,身上佈滿大小不一的「空洞」,尤其是身體器官的位置,呈現的是沒有東西的黑黑洞窟,而這位祖先發現有人可以看得到祂、可以與祂互動(就是掌櫃),於是要掌櫃幫忙「把身體遺缺的部分找回來…」,同時不斷哭喊著:「我不要這樣子!」「他們為什麼要把我變成這樣子!」…掌櫃因為突然看到的畫面太震驚,一下子不敢跟案主說,於是找了一個藉口,暫時停止「連線」,在一旁打電話給老茶房。老茶房一聽掌櫃的描述,心裡嘆了一聲,暗暗的說:「終於還是遇到了!」老茶房在電話中跟掌櫃說,這位應該是「器官捐贈者」,老茶房接著跟掌櫃說,就把看到的實際畫面,不要加油添醋,也不要粉飾太平,鉅細靡遺的跟委託的案主說,由案主自個兒決定信不信?接續要怎麼處理?

  結果完全正確!掌櫃的「連線」服務結束後,立刻打電話給老茶房,說這位往生者正是一位「器官捐贈者」,因為是意外死亡,家屬在各方的遊說下,秉持遺愛人間的精神,抱持讓生命延續,而簽下同意書。而他們為什麼會找掌櫃「連線」看祖先狀態,其實他們是在做一個「測試」,一個不先跟掌櫃說實況的「測試」,他們不是不相信掌櫃的能耐,而是這對他們而言太難以置信了,所以委託掌櫃「連線」,希望掌櫃「不要看到他們預料中的畫面」,他們是希望藉由掌櫃來證明「家族間的猜測是錯的!」原來,他們家在這位家人意外往生,因為各方的道德勸說而簽下「器官捐增同意書」,且在全部的後事辦完後,家中一位年紀很小的小朋友就經常跟大人說,說他看到這位往生的家人身體是一個洞、一個洞的在家裡走來走去…,家中的大人一聽,除了告誡這個小朋友說「小孩子不要亂說話」外,還帶小朋友四處去「收驚」「解煞」,但是效果都不彰,小朋友還是不時的看到類似的畫面。其實在這小朋友剛開始說所看到的靈異畫面後,家中的大人心裡就有數,也蒙上一層陰影,只是大家選擇「不相信」,那就可以不要去面對,但到後來,在晚上睡覺時小朋友經常說他夢到這位往生者,而畫面也都是類似的情況,這時候家人驚覺事態嚴重,所以才找掌櫃「連線」觀看。但是,他們又希望掌櫃能看到「不一樣」的畫面,所以選擇事先不跟掌櫃說實情,目的就是抱持著最後一點希望,來證明他們的懷疑是錯的!同時說服自己,當初簽下的器官捐贈書沒有錯!結果,事與願違,掌櫃於「連線」時看到的景象,與家中小朋友所看到的幾乎是吻合,表示他們這一陣子的懷疑沒有錯!

  就在他們證實了家中小朋友所看到的「應該是真的」,又知道老茶房「也許可以修復先人不全的魂體」,只是現在在等一件關鍵的物件到來,二話不說的透過掌櫃跟老茶房說,他們也要進行祖先「魂體修復」,因此他們正式委請老茶房找一件關鍵的物件。當下老茶房並沒有立刻答應他們,一來是,物件什麼時候找得到?老茶房沒把握;二來是,老茶房對於「器官移植」這件事還有很多不解之處,而且也一直在追蹤相關的事例,因為老茶房的妻子本身就是「接受器官移植者」,老茶房對於其中一個環節一直有疑惑,還沒解開,所以老茶房就沒有正面回應,只說等物件找到後再決定。不過,透過掌櫃「連線」看到的,經由他們家小朋友轉述所看到的,在在證明了老茶房的疑惑不是多慮,而是確確實實的存在,只是在科學界、在醫學界、在宗教界、在民俗界…,從來沒有人研究、探討、正視…這個看似不存在,但卻牢牢緊密相連的問題。

  老茶房的疑惑是最前面所說的:「…老茶房的妻子就是一位腎臟移植的患者,腎臟的來源是醫療管道在國外付費取得,少了道德層面上的問題,不過就因為妻子在經過腎臟移植之後,在某些微小的個性與習性上有一些重大的轉變,就是這些明顯的轉變,讓老茶房起了這麼一個疑惑,就是,難不成經過腎臟的植入,原來腎臟的主人有一部份的魂識記憶,隨著這只腎臟進駐到老茶房妻子的體內,而牽引著妻子的個性與習性?如果這個疑惑是成立的,那原來的腎臟主人在往生後的魂體中會不會少掉這一小部分的魂識?如真是這樣,那腎臟主人往生後的魂體豈不是會呈現缺損狀態!而這,正是老茶房最想知道的…」現在經由掌櫃與他們家小朋友看到的,果然證實了老茶房長年的疑惑,是真的!「身體」的狀態與「魂體」的型態,兩者之間是「=」號;「身體」有哪些部位的遺缺,「魂體」也會缺少那些部分;所以,「器官捐贈者」在往生以後,身體內被取走哪些器官?祂的「魂體」就會缺少那個部分。所以,掌櫃才會在「連線」時看到委託案主之往生家人的「魂體」上布滿著大小不一的空洞。

  透過這次掌櫃與案主家小朋友兩個人看到的「同一種景象」,終於解開了老茶房長年的疑惑,不過,老茶房的心裡卻沒有雀躍感,反而是宛如巨石壓心頭般的沈重。這在「器官捐贈者」的「魂體」而言,確實是一種重大的犧牲,但在「受贈者」而言,何嘗不是一種重大的壓力。因為,「受贈者」必須接受有另一個不是自己的「魂識」進住體內,雖然在整個身體比例而言並不算多,但再怎麼樣「祂」就宛如植入的「器官」一樣,是「外來」的組織;再者,「受贈者」也時時在憂心著「這個器官能用多久」的問題,因為老茶房的妻子就是這樣著著實實過了七年如履薄冰的日子。「移植器官能用多久」的問題,在醫學界是以「受贈者」的「抗體排斥」做為主要評斷依據,不過在老茶房解開這層疑惑後,卻有更進一步的看法,移植入的器官能用多久,除了必須考量「受贈者」的「抗體排斥」程度外,還要評估跟隨「植入器官」而來的「魂」還有多少?才能準確斷定移植入器官的使用情況與年限。

  依照《不存在的真實》書中論點,「肉體」會活動,是因為有「魂體」在控制;這就有如「電腦硬體」能使用,是因為「軟體程式」在驅使;把「軟體」移除,「電腦」就停擺了;同樣的原理,「魂體」離開了,「肉體」就不會動了。也就是說,要讓「部分的肉體」也就是「器官」在離開「主體」以外還能夠活動,那驅使這「器官」部分的「魂」必須跟著過去,才能讓移植出去的「器官」繼續運作;同樣的邏輯,一台舊電腦因為一個主要組件損壞,使得整台電腦無法運作,不得已只有換一個新組件,在更換一個新組件後,必須灌入這個「新組件」的「驅動程式」,才能讓這個新組件啟動,融入舊電腦的運作中。依這個邏輯來反向解釋,一旦跟著「器官」到「受贈者」體內的「魂」,因為某種原因離開了,那就表示那只移植入的「器官」是不是就跟著停止運作。

  老茶房為何會這麼認定「魂離開」而「器官停」?老茶房的妻子接受腎臟移植七年後,這只植入的新腎臟功能衰竭,而再次回到洗腎的日子。在這七年中,因為固定到醫院回診,所以陸續認識了十數位同病相憐的腎臟移植的腎友,這十數位腎友的命運各不相同,有人進行腎臟移植手術後一年即往生,有的人則是大約使用三年,有部分的人則是經歷五年,當然存活十年以上的亦大有人在,老茶房想說的是,醫學界對於器官移植者的「存活率」都是以既有個案的「統計數字」來估算,也就是說,醫學界對於器官移植者的「存活率」無法用「醫療技術」加以控制,目前醫療技術越來越高,但是對於諸多「器官移植者」的「生命存活率」與「器官使用率」,依舊無法用人為的方式加以控制,甚至是處在完全無解的狀態中。就拿老茶房經歷最深刻、過程最熟悉的妻子生病這幾年來說,在剛做完腎臟移植的後兩年,是狀況最穩定的,但之後逐漸開始出現異狀,而且是難以用醫療技術與醫療藥物控制的異狀,老茶房站在「搶救家人」的立場,不斷的施以最好的自費藥物,完全配合醫囑使用最先進的治療技術,但是完全控制不住每況愈下的病情,這期間,有幾位偶而會來老茶房的古董店中具有靈異體質的朋友,在看到老茶房的妻子時,都說看到妻子植入的新腎臟之「氣」逐漸淡化、渙散,其潰散狀態幾乎與定期的檢驗報告之惡化數值完全吻合,但是他們對於新腎臟的「氣」為何會潰散均說不出個所以然,也不知道原因。最後,在一位具有靈異體質的朋友說,完全看不到妻子植入的新腎臟之「氣」,而當時妻子的身體狀態也是在臨界點上,沒多久,醫生就宣判這只移植入的新腎臟已經完全沒有功能,只有安排再次進手術室開刀取出這只完全沒有功能的外來腎臟。

  由於老茶房有妻子腎臟移植的經歷,而老茶房本身又日夜相隨,清楚知曉植入新腎臟後、個性些微明顯的轉變、新腎臟逐漸失去功能、用盡對其他腎友有效對妻子卻完全看不到功效的醫療方式、將失去功能的新腎臟手術取出後妻子的個性隨即回復到以往熟悉的狀態…這整個過程,再加上《不存在的真實》的理論詮釋,融入掌櫃「連線」時看到的「魂體」狀態,所以幾乎是肯定斷言:
「身體」是什麼狀態,「魂體」就是什麼型態。
「器官捐贈者」因為身上的「器官」被取出,其「魂體」的器官部位即會呈現空洞狀。(這完全符合「物質不滅定律」之邏輯,「物質不滅定律」是自然界的基本定律之一,任何一種物質在同一個系統中,不論發生何種變化或過程,其反應前後的質量總是不變的。)
跟著移植入「受贈者」身體內之「器官」的「魂」開始離開,「受贈者」即會依程度不同而開始出現醫學上所稱的「排斥現象」。(這就可以解釋現在醫學上對於器官移植者所要面臨的排斥現象一直難以掌握的原因。)
「受贈者」的移植入之「器官」,因為跟隨而來驅動這個「器官」的「魂」完全離開,這個「器官」便會停止運作。…而這,正是老茶房接受委託即將而來的「魂體修復」工作所要面臨最大的問題與最難抉擇的地方,這也是老茶房在接到「器官捐贈者」之「魂體修復」的工作時,沒有立即答應的原因。因為,依照「物質不滅定律」,物質雖然能夠變化,但不能消滅或憑空產生。所以「缺的魂」不能用「補的」,只能把當初被拿走主控「器官」運作的「魂」給「收回」來,才能把「缺的補回來」;那,被「收回」主控運作之「魂」的那個「器官」,怎麼辦?

  無獨有偶的,就在掌櫃「連線」看到「器官捐贈者」的「魂體」狀態後不久,掌櫃的親舅舅循線來找咱們「幫忙」。好像咱們這邊可以「魂體修復」的消息在祂們那邊傳開了,而掌櫃與親舅舅之間有著近親血源關係,所以掌櫃的親舅舅可以越過層層關卡直接的找到掌櫃。掌櫃的親舅舅往生後,其遺體被送往醫療院所擔任「大體老師」,掌櫃並不知道這是他舅舅生前自己同意的?還是家人同意捐贈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掌櫃的親舅舅現在找來了,經掌櫃所看到的,舅舅的「魂體」真的是「一模一樣」,跟什麼一樣?就是跟大體火化前,其大體在醫療院所中被當成教材時的那般模樣,因模樣甚是恐怖,在這兒就不再詳述。現在要說的是,掌櫃的親舅舅在擔任「大體老師」時,遺體上因為被學習者當成研究教材時的那些傷疤縫線,並沒有隨著大體火化而消失,遺體內的缺損器官也沒有因為捐贈功德而回復,反而是按照「物質不滅定律」法則完全一致的顯現在「魂體」之上與之內。掌櫃的舅舅來找掌櫃,不是要掌櫃轉告家人要祭拜祂,也不是因為缺錢來要金紙,而是尋求協助「幫祂修復魂體之傷」。當掌櫃在他的舅舅找來時,立刻打電話給老茶房,告知看到的景象,與舅舅的請託。老茶房聽到後,跟掌櫃說,這事先不要答應,咱們把事情釐得再清楚一點,再來定奪。

  掌櫃的舅舅是一個很特殊的事情,為什麼是說「事情」?而不是說「案例」?因為這不是「委託」的案子,所以沒有「做不做得到」與「能不能去做」屬於「責任」方面的問題,只有「要不要去做」或「該不該去做」這件事屬於「權利」方面的選項。而老茶房心中有一個其實「已經知道答案」的疑問,不過,這是經過「解讀」而得知,並不是老茶房的親身經歷,更沒有這方面的「當事人」告知,但若有機會遇到「當事人」,由「當事人」說「事件的本身」,會更確定訊息的真確性。那就是,「大體老師」與「器官捐贈者」的出發點與遭遇結果都一樣,出發點是為了幫助更多人、救更多人,最後的遭遇則都是體無完膚;老茶房的疑問是,如果今天有一種強而有力的力量,可以讓「體無完膚」的「魂體」修護回原狀,依照「物質不滅定律」,缺少的部分不能憑空產生,只能把從這兒取走的拿回來補傷口、補空洞,那:
當初造成這個大體「體無完膚」的人,會怎麼樣?
當時從這個大體上取走器官或組織為自己所用的人,會怎麼樣?
老茶房透過掌櫃就問他舅舅這兩個問題,所得到的回覆完全在老茶房預料之內。掌櫃的舅舅回說:
「這傷恢復了,他們就要還!」他們是指動用祂的大體學習研究醫療技術的那些人。」
「這個回來了,他們就要死!」他們是指挖除祂的大體器官取用大體組織的那些人。」

  得到這樣的答案老茶房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這就是老茶房長年疑惑的點;應該說這個疑惑早已經知道答案,但一直沒有聽到「當事人」說,所以這個議題就一直擱在「未完全證實,需繼續探究」的思緒資料夾中,這也是當第一次遇到家族中有「器官捐贈者」的委託,欲進行祖先「魂體修復」時,老茶房沒有當下就答應的原因。就是「這個回來了,他們就要死!」這樣的結果。

  「大體老師」與「器官捐贈者」的出發點都一樣,都是為了幫助更多人、救更多人,這就好像拆掉一棟已經沒有住人的房子,取用拆下來的建材,去建造新房子,或是去修補另外幾間同樣規格與尺寸的房子。因此,那邊幾棟新房子蓋起來了,而這邊的舊房子因為建材被拆了,留下的是千瘡百孔的骨架。現在因為舊房子的主人反悔了,決定讓舊房子回復原狀,唯一的管道就是去到那幾棟新房子處,把原來是屬於這間舊房子的建材一樣一樣的都拆回來,才能把舊房子按照原樣修復回來。

  想像一個場景。為了修補某甲的房子,需要建材,卻去拆某乙家的樑、某丙家的柱、某丁家的牆…來當材料,這是不對的,因為這會造成某乙家的屋頂塌,使得某丙家的房屋倒,害某丁家的屋宅毀,再怎麼樣都說不過去;如果真要某乙、某丙、某丁…拆房還建材給某甲,這得要先提出一個強有力的合法又正確之理由,這才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

  同樣的,「魂體修復」針對的是祖先,是往生者,一旦進行修復,一定會有用!但是,主控「器官」的「魂」回來了,對方體內那個「器官」就停了,如果那個「器官」是「心臟」呢?為了救一個死人,卻去殺了幾個活人,縱使師出有名,「魂體修復」是往生者的家人正式委託,但怎麼樣都是倒行逆施的行為,是不道德的;如果真要針對這位往生者進行「魂體修復」,就要先把相關人等的「是非功過」提出來核算,這才不會違背「因果運行」的法則。

  所以,當疑惑解開,懷疑證實,老茶房在接受「魂體修復」委託的工作上立刻踩了個大煞車,也通知掌櫃,咱們暫緩之前答應的目前還在等物件到來的那位「先人採用『樹葬』方式處理身後事」的委託案子,等我們找到面面俱到不會涉及無辜的設定之後,再來開始還不遲。老茶房為什麼要先停止?因為,老茶房所解開的「魂體修復」方法,一旦啟動,只要是這個家族的祖先們都能進入到修復通道中,如果啟用的是屬於「大頻寬」,那速度就會更快,也會同時籠罩整個家族的祖先;還有,老茶房發現的「魂體修復」功能,無法「選擇對象」,也不能「限定對象」,只要是進入家族牌位中的祖先,甚至是祖先帶回來一同進駐在牌位中的恩人、部屬、朋友…,都可以一視同仁的進行「魂體修復」。也就是說,在這些的祖先之中,有「大體老師」或「器官捐贈者」,其「不全的魂體」也是會一併的予以「修復」。這就是老茶房在前面說的:「老茶房差一點鑄成大錯,差一點犯了「無知之過」的大錯!」因為,我們沒有一個人會知道,在各家祖先中,有沒有「大體老師」或「器官捐贈者」的往生者!?如果有,那咱們豈不是犯下「為救一個死人,卻去殺了幾個活人」的滔天大罪!

  為什麼會是「器官捐贈者」?為什麼會是「受贈者」?為什麼會去當「大體老師」?會什麼會去讀醫學院擔任「醫學研究者」或是當「醫生」?為什麼會面臨「樹葬」或「海葬」?為什麼會一聽信宣導就答應?這當中有什麼「因果」關係?我們不會知道。我們不是「靈界判官」,沒有主掌「因果之輪」,這其中是「應受之罪」還是「無妄之災」?更不是咱們「凡夫」所能定奪。我們能做的,只能自我限制在「已知的範圍內又能掌握且不干涉『因果』的事」。

  就是本著「不干涉『因果』的事」之原則,老茶房開始解讀找尋能夠達到「修復」效果,但又可以做到「不碰因果之輪」。要解難解之題,就要思考難題的源頭,才能找到解題之道;既然問題卡在「因果」上,那就從「因果」本身找解套之法。「因果」的執行處是在「人間」,「因果」的清算對象是「生靈」;也可以這麼說,「活人」的世界是「因果」的試場,「生靈」是「因果之輪」組成的要素。反過來說,只要避開「活人」、閃過「生靈」,就能繞過「因果」。既然「因果」針對是「活人」是「生靈」,就讓老茶房想到「資格限定」之法。這就好比時下諸多的「申請辦法」一樣,沒有限定「對象」,都是限定「資格」,這就好像申請退休金、申請補助、申請獎學金、申請貸款、申請參加保險、申請保險理賠…,都是以「資格」來決定「對象」,一旦「資格符合」標準,任何「對象」都一樣,就是「核准」;反過來說,一旦「資格不符」,任何「對象」都一樣,都是「不准」,均一律「駁回」。

  老茶房想到的解套之法是,利用特定的物件,針對家族中歷代祖先們的「魂體修復」功能開啟時,同時在當中設定一個「資格限定」,就是:「不涉及陽世人方予修補缺魂」。也就是說,無論祖先的年代有多久?無論造成「魂體不全」的原因是什麼?但只要造成「魂體不全」的原因涉及還存活在世的「陽世人」,就會被排除在外,等到所有涉及「因果」的「陽世人」均離世,再予進行「魂體修復」。

  老茶房想到的解套之法就是這樣,是「繞過」,而不是「躲過」,我們沒有改變「因果」,「因果」依舊在那兒,只是我們不要捲進去,就不會擾亂「因果之輪」。

  在老茶房想到這個「資格限定」的「魂體修復」之法後,立刻跟掌櫃說明,然好找了一個沒有干擾的時段,針對一直等在掌櫃左近的親舅舅進行「測試」。透過掌櫃「連線」觀看,果不其然,全面開放「魂體修復」功能,會涉及無辜;一旦加諸「資格限定」,「因果」畫面立現(因這不是本文主題,故不再詳述)。

  事情的步調接得剛剛好,就在我們「測試」過「資格限定」的「魂體修復」之法是確實可行後不到兩天,掌櫃就接到文章前面所講的委託案,看到讀友洪太太早夭的「小叔」之「魂體」隨著四散的遺骨成為東一塊、西一片的「散片魂」,而無意間發現這個「令人震驚的大案之案外案」(註 10),更讓我們知曉原來每一戶人家只要超過百年以上的祖先們,因為葬身地毀損、因為遺骸不全、因為遺骨四散、因為戰亂、因為意外…等等非人力所能控制的因素,導致「魂體」幾乎都是呈現「不全」或「碎裂」的狀態。

  而這位忠實的讀友洪太太,當聽到掌櫃說出她的「小叔」之「魂體」是這般模樣時,立刻問掌櫃是否有解決之法?就這樣,這個工作就九十度轉彎轉到老茶房這兒了。老茶房跟這位讀友大略解釋原委,接著說明,這樣的「魂體修復」以前沒有做過,不過從近一年來我們持續追蹤的,與根據解讀的,應該是可行,所以就接下這個任務。因為讀友洪太太在老茶房寫出《祖先》這本書之後,就排除萬難的依照《祖先》書中所述,在家中設置神桌安奉祖先牌位;在《卜巴》這本書出版前,讀友洪太太就依循著老茶房解出的理論,陸續的替自己、替祖先們、替家族事業、替家人…,添置適用的〔老杵〕,安立在每一個適當的位置;在《卜巴》出版後,她就在第一時間購藏了一件前面一直在講的那個「物件」,而且「頻寬」還不小。就因為她的家裡已經有這個必須要有才能進行「魂體修復」的「物件」,所以讀友洪太太當天晚上就與掌櫃約了一個「連線」時段,進行了史無前例的「祖先魂體修復」工作。…(老茶房以為這是史無前例,其實不是,這個工作早就因為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情,而無心插柳的啟動了一次,且一直在進行著,只是老茶房不知道…)。

  文中一直在講的那個「物件」,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老茶房還不說?這是在賣什麼關子?其實不是老茶房在吊大家胃口,雖然說這「物件」是「魂體修復」關鍵物,沒它就沒法進行這件攸關「祖先」與「家運」的大事。但是,因為這篇文章的主題是在告訴大家我們發現了「祖先魂體不全」這件超級大的大事!而且所有的家庭的祖先們都一樣,無一倖免!依照《祖先》書中所述的「虹吸管」原理,祖先的「魂體不全」,且 99.99% 的祖先們的「魂體」都是「碎裂」的,在這樣的狀態下,「家運」絕對會受到連帶性的牽引。就是為了讓大家能夠聚焦在「祖先魂體不全」這件事情上,所以行文到這兒,才講這個「物件」是啥!?

  這個「物件」,就是「大鵬金翅鳥」。只要看過《卜巴》這本書的人,應該都瞭解「大鵬金翅鳥」的來龍去脈,也應該都曉得「大鵬金翅鳥」的能耐。引用在《卜巴》書中的一段話:「…卜巴祂原本是維持這個大地運作一種特定功能的一股能量,主要是在控制、管理與維護每一個大地生靈的『靈性』…」當中的「維護」,意指「維修」「修復」「守護」「保護」「防護」。這其中的「守護、保護、防護」功能,老茶房很早就發現,也開始設定啟用,祂就是為了鞏固「祖先」而在家中神桌上設立〔家杵〕,〔家杵〕無數功能中的其中一項。到現在為止,凡是有在家中設立〔家杵〕的朋友們,幾乎都可以感受到「家杵護祖」的奇妙力道。但是,對於「維修」「修復」這部分,無論是「功能」還是「目的」,老茶房真的就沒發現,應該是壓根就沒想到,沒往那個方面去想。

  老茶房沒發現,也沒想到,這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老茶房解出來的所有訊息,都是要有題材、要遇到了、要經歷中、要發生過…,才會有方向、有目標、有目的、有議題…的去解讀。但是在老茶房接觸玄學這幾十年當中,沒出現過這方面的事,在最早、最早老茶房三哥往生後的頭七那一天,老茶房午睡夢到祂的時候,祂的型態與容貌都是「完整」的,完全沒有因意外往生而「大體受損」之樣貌;後來,透過掌櫃所看到老茶房往生的父母親與妻子,其「魂體」樣貌都沒有生前的「病態」模樣,甚至,掌櫃在同步監看〔讀書會〕吉祥物貓咪 kiki 生命歷程最後那一刻,意外的看到老茶房整個家族的祖先們,不只神態自若,還能夠化為光束自由來去,所以老茶房就片面認為,人一旦往生後自然就脫離肉體的箝制,而自在圓滿,因此沒往這方面去聯想、去探索。

  直到這次,讀友洪太太委託掌櫃「連線」觀看祖先狀態,因為往生的公公一句話:「要把家裡的孩子都找回來!」這位當媳婦的立刻請掌櫃查明原因,掌櫃一路循線「按『魂』索驥」,才意外的發現這件超級大的大事!也或許是台語說的「烏拜烏波必」,就是「有拜有保佑」,讀友洪太太早在之前就因為「相信」老茶房講述〔卜巴杵〕的理論,而於家裡設立了具有守護、保護、防護「祖先」功能的〔家杵〕,之後,進一步的購藏了一件「頻寬」非常大的「大鵬金翅鳥」,安放在家中的客廳展示櫃上。因此,幾乎可以說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就在發現這件「祖先魂體不全」超級嚴重之大事的當天晚上,讀友洪太太約了掌櫃「連線」,先觀看「祖先魂體」未修復前之狀態,一切狀態皆知曉後,打電話給老茶房,在老茶房啟動他們家所擁有的「大鵬金翅鳥」中的「修復祖先魂體」功能之後,掌櫃接著「連線」觀看洪家祖先們之「魂體」的「修復」的過程與狀態。雖然「魂體修復」是第一次公然進行,也是掌櫃第一次透過「連線」觀看祖先們的「魂體修復」情況,不過不意外的,整個祖先們的「魂體修復」,完全如同先前所解讀的,甚至掌櫃所看到的諸多祖先狀態畫面,還遠遠的超過預期的好!關於整個過程,大家可以賞閱掌櫃發表的〔連線對講機〕的文章,就能感受到那種震撼!

  有了這一次成功的案例,於是老茶房主動聯繫已經在家中神桌上設立〔家杵〕,同時也購藏了「大鵬金翅鳥」的朋友,一一的告訴他們掌櫃的發現,以及老茶房找到了「大鵬金翅鳥」中這項一直沒發現的「祖先魂體修復功能」;同時也跟他們說,因為這是全面性每一家都有的問題,所以建議他們,針對家中的歷代祖先,進行「魂體修復」,如想進行與想知進展,可與掌櫃約「連線」時段,再告訴老茶房進行的時間,屆時老茶房再同時開啟「祖先魂體修復功能」。不意外的,每一個家中已經購藏了「大鵬金翅鳥」朋友,都要進行「祖先魂體修復」,而且是迫不及待。就在老茶房寫這篇文章時,幾乎都約掌櫃「連線」觀看實況,開始了「祖先魂體修復」,就因為每一家祖先都用「一代招一代」的方式,招回千千萬萬的祖先,而每一位朋友所擁有的「大鵬金翅鳥」的「頻寬」不同,所以有的在十來天後「修復」完成,而有的到現在還在進行中。掌櫃轉述於「連線」時所看到的,「大鵬金翅鳥」的「祖先魂體修復功能」一經設定開啟後,發現每一家在「修復祖先不全的魂體」時,「大鵬金翅鳥」所呈現的光芒與光芒顏色、型態都不一樣,不過,當一位接著一位祖先的「不全魂體」經過「修復」而恢復「完整」的狀態後,掌櫃就看到熟悉的景象,那就是有如老茶房家的祖先一般,可以化為光束的穿梭自如;而且祖先群所處的環境,也截然不同,所呈現的均如位處在桃花源般的祥和與寧靜…(這就要看掌櫃的發文,會更清楚)。

  現在就來說一下為什麼掌櫃所看到老茶房家的祖先型態與別人家的不一樣?

  依掌櫃最早看到老茶房家祖先的型態,是完整的、是祥和的,完全吻合後來看到的啟動「祖先魂體修復功能」,祖先經過「修復通道」後所呈現的「完整」狀態,這就表示,老茶房家的祖先們,早就完成「魂體修復」;也就是說,老茶房家的「祖先魂體修復功能」早就啟用了。而且在掌櫃看到老茶房的妻子尚在彌留時的「魂體」並無病體現象,還有家中寵物「來旺」的「魂體」在回來時的遍體鱗傷,幾天以後再觀看卻恢復了大半,這就表示老茶房家的「祖先魂體修復」的「功能」隨時都在進行中。關於這一點,其實老茶房也很納悶,也想知道真確的原因,於是開始回溯過往。就因為老茶房第一次知曉「往生後的魂體不受生前肉體的影響」,是在老茶房的三哥意外往生後的「頭七」,老茶房所夢到的景象,所以事情的源頭應該就在那個時候,甚至更早。

  之後回想了一下老茶房的三哥意外往生時,老茶房當時的情況,探究原因,這應該是一個無心插柳的結果。事情是這樣,老茶房的三哥是在民國 69 年初往生( 1980 年),而老茶房以前讀的是「建教合作」的職業學校,所以在高三時(民國 64 年),就以「實習」名義正式進入工廠工作,又因為不用服兵役的關係(註 11),本身又對於理工機械很有興趣,所以沒幾年就在模具工廠擔任台語說的「師傅頭」之職。只要歷經過早期黑手工廠的生態就會知道,「師傅頭」的權力可大著,他的職位沒有「廠長」高,但是在「工廠」內的大小事,幾乎是「師傅頭」說了算,所以工廠內外從上到下,幾乎都不敢得罪「師傅頭」。當然的,老茶房那時候然擔任「師傅頭」,但也沒拿著雞毛當令箭,因此就作威作福不可一世,反倒是盡量的跟工人打成一片,藉此獲得工人的尊敬與相挺。老茶房記得很清楚,當時公司的老闆只要是出國回來,總會帶一些國外的紀念品回來,送給公司內的同仁或是工廠內的技師。而老茶房呢,身為「師傅頭」,當然是第一個收到老闆帶回來的紀念品,甚至第一個挑選禮物。就有一次,老闆從東南亞旅遊回來,帶回一些當地方民俗的紀念品要送給大家,不意外的,老闆娘在第一時間就送了一件做工精細的水晶器皿給擔任「師傅頭」的老茶房,然後再拿一堆紀念品,交到老茶房手上,要做人情給老茶房,讓老茶房的把這些禮品分送給工廠的技師,而老茶房手中拿著一看這個做工精細的水晶器皿,眼睛卻盯著一堆紀念品中一件不甚起眼的擺飾物,當下不加思索的跟老闆娘說:「我想要這一件,這個水晶就送給其他的師傅…」就這樣,在老闆娘狐疑的目光中,我換了這件不起眼甚至有點舊舊的銅製擺飾物,帶了回家,放在眷村老家房間的架上。就在隔年初,老茶房在工廠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說三哥在營區因意外往生,於是放下電話,跟工廠請假,立刻飛車回家,與家人會合前往部隊營區,而看到三哥因為意外往生而嚴重受損的大體。雖然事隔將近四十年,但就因為記憶太深刻,所以當時的場景到現在還記得,老茶房手指輕摸著三哥大體上的傷口,當時老茶房心中有默默的講了幾句話,現在已經記不得講了什麼,不過一定不離:「你不再因傷而苦痛…」「你從此不受肉體的牽絆…」「你的靈魂不會再有傷口…」之類的話。就這樣,在三哥頭七那一天,老茶房夢到祂,祂的傷口確實都不見了,所以當時老茶房就認為,人往生後,「靈魂」就宛如仙人般的輕鬆自在。而後來引領教導老茶房拜祖先的那位師父,看到老茶房的三哥模樣,形容是銳氣挺拔;後來掌櫃看到老茶房的三哥是行動力十足,所以老茶房更確信了這樣的認為。直到這次,解開了祖先的「魂體不全」之事後,老茶房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原來我們家的祖先樣貌,跟別人家的不一樣!經過幾天回想老茶房的三哥意外往生時,老茶房當時的情況,才想起來,老闆夫婦從東南亞旅遊回來送了一堆紀念品給工廠技師時,那件我一看就特別有感覺,而特別挑選的擺飾物,它的造型是:「人身背鳥翅,身羽腳鳥爪,面呈忿怒形,嘴如鷹喙狀…」,後來開始接觸宗教領域,老茶房才知道,這件擺飾物是印度教和佛教典籍中記載名叫「迦樓羅」的一種神鳥,祂在早期的中原地區是叫做「金翅大鵬鳥」,現在大家則是稱祂為「大鵬金翅鳥」。應該就是這一件老東家從東南亞旅遊回來帶回來的紀念品,然後一直放在房間架上的「大鵬金翅鳥」擺件,加上老茶房家發生這麼一件突如其來的重大衝擊事情,致使老茶房劇烈的心念從一個很特殊的角度,伸入到「大鵬金翅鳥」的系統中,無意間碰觸到設定的樞紐,撥動了「啟用」的設定,於是開啟了真正的是史無前例的「魂體修復」功能,讓老茶房三哥「受傷的魂體」得以在短時間內「修復」,但就因為那件「大鵬金翅鳥」擺件一直在我們家,所以「大鵬金翅鳥」中被設定啟動後的「魂體修復」功能一直在進行著,只是老茶房不知道。(三十年前眷村老家拆遷,那時老茶房已經搬離在外面跑攤販做生意,家人回去整理眷村家中舊物時,那件「大鵬金翅鳥」擺件有跟著被收起來,老茶房確信它還在我們家,只是到現在還沒出現。)

  後來,老茶房解開《不存在的真實》之真相後,就特別的利用古董行業進貨的管道,找了適當的「大鵬金翅鳥」物件,安放在店裡及家裡;也或許是原來無心插柳啟動的「魂體修復」功能是處於活動狀態,也有可能是老茶房在妻子彌留期間,在床旁手握著妻子被洗腎針頭扎得千瘡百孔的手,心中錐心刺痛的吶喊,加重心念的力道,無意間又從那個特殊的角度進入「大鵬金翅鳥」的系統中啟動了後來購藏安放在店裡及家裡的「大鵬金翅鳥」中的「魂體修復」功能,使得,老茶房的父親(往生前重度中風)、母親(往生前老化失能臥床)、妻子(往生前最後二十年幾乎以醫院為家),以及採用「一代招一代」呼請回來的千千萬萬黎家祖先,在祂們一碰觸到「大鵬金翅鳥」的籠罩範圍時,無論什麼原因?是「人為的力量造成」還是「自然的力量形成」造成祂們的「魂體不全」?都會被「大鵬金翅鳥」中的「魂體修復」功能給一一修復,成為掌櫃爾後所看到的完美狀態。

  整個來龍去脈終於兜出來了,這完全解釋了為什麼掌櫃沒有在開通〔靈界對講機〕的「連線」服務時,沒在第一時間就看到別人家的祖先狀態的「魂體不全」,這是因為掌櫃在一開始的「連線」服務中,都是用老茶房家的祖先狀態為「連線」範例,同時做為依準;再者,在接續而來的委託「連線」案件,也沒有案主要求掌櫃觀看一百年前的祖先狀態,所以掌櫃以為,老茶房也以為,每一家的祖先狀態都應該跟老茶房家的一樣。不過,還好,有讀友洪太太的委託案件,才讓我們解開這個「明明就在眼前,但卻怎麼都看不到的真相」!

  所以,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老茶房衷心的建議你,為了「祖先」,為了「家運」,一定要「拜祖先」;同時,也要想法子把歷代祖先們的「魂體」給「修復」起來,因為,祖先們的狀態,會順著「虹吸管」的管道,完全反映在陽世子孫的「家運」上。

【後記】
  老茶房自從建立〈老茶房的話〉系列單元文章以來,從不在〈老茶房的話〉文章中「置入性行銷」的介紹產品或是「工商服務」,雖然老茶房本身就是個賣古董、賣老茶的店家,但就為了彰顯所發表的文章之客觀性,所以都不在文章中講到商業產品。但是,這篇文章中所講的「大鵬金翅鳥」本身就是一個很特殊的物件,市面上固然很多見,不過符合老茶房標準的卻很少;而,就在這篇文章書寫前、書寫中時,就已經有不少已經透過「大鵬金翅鳥」修復祖先之「魂體」的朋友把自家的經驗分享給親朋好友,因此有不少人聞訊而循線找到〔讀書會〕或老茶房這兒,希望委託我們找尋「大鵬金翅鳥」,甚至是「家杵+大鵬金翅鳥」,要做為「祖先魂體修復」之用。就因為「大鵬金翅鳥」的物件在他們而言是陌生的,再者也不知道到要哪一種的「頻寬」才能達到預期中的效果,所以〔讀書會〕與老茶房均是站在自身的體驗上,分析給他們聽,再由他們自己決定欲找哪種「頻寬」的物件。如無意外,只要看過這篇文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會對「大鵬金翅鳥」感到有興趣而來詢問物件詳情。既然這樣,那老茶房就藉文章之末,把會回覆給大家的分析內容,在這兒說明,讓大家有打算找「大鵬金翅鳥」前,就有一個基本的概念。

  如想讓家中祖先能夠長住久安,不受紛擾,依我們的經驗是〔家杵〕+「大鵬金翅鳥」最能快速達到預期中的結果。在《卜巴》書中講到的〔家杵〕,祂好像是「立樁」一般,是屬於「建立範圍」,類似「鞏固疆界」,所以祂主要是「防護」祖先,是「守護」祖先;而現在這篇文章說的「大鵬金翅鳥」,主要是「修復」祖先。用一個例子來解釋:這就有如要修理車子,「大鵬金翅鳥」就是「修車」的動作,而〔家杵〕則如同是「汽車保養廠」的廠房。修理車子就要在保養廠內,車子修好了,有保養廠房舍保護著,它就能夠維持在修理好的狀態;如果是在露天廣場上修車,就算把車子修理好,因為是停在露天之下,經過風吹雨淋太陽照射,有可能還會有流浪狗狗跑來撒尿、不良少年前來刮車、流浪漢摸黑過來佔為己有…,沒多久,這輛曾經被修好的車子,一定會面臨另一次的大修。

  那,如要設立〔家杵〕守護祖先,同時採用「大鵬金翅鳥」中的「魂體修復」功能來修復祖先「不全的魂體」,需要多少頻寬的力道才夠?依老茶房之前的經驗,加上掌櫃在「連線」觀看幾件「祖先修復狀態與進度」委託案件的畫面,其實無論頻寬大小,都能達到「魂體修復」效能,差別只在快慢而已。就用搬家為例子,要搬一個大家族的家,如用大型貨櫃車來搬,也許一趟就搬完了;如用卡車來搬,那就要來回搬個三四趟才行;如要一般轎車來搬家,恐怕要花十天、半個月才搬的完;如果預算很低,只能用一輛摩托車來搬家可不可以?當然是也可行,但整個搬完的時間,就要花一年半載以上,甚至更久。這就好像車子的汽缸 ㏄ 數,一台 100㏄ 的摩托車,一輛 1000㏄ 的小貨車,一輛 3000㏄ 的轎車,一輛 5000㏄ 的超級跑車,它們的時速都可以開到一百公里,只是 0~100 的時間長短而已。就是這個邏輯,若要設立〔家杵〕守護祖先,要採用「大鵬金翅鳥」中的「魂體修復」功能來修復祖先「不全的魂體」,無論什麼頻寬都有用,差異只在防護大小、通道寬窄與時間快慢。因此,就用自身的所能夠負擔的能力範圍之內,來找最適當的〔家杵〕或「大鵬金翅鳥」,如此才能在「陰陽兩利」的基礎上,在最短的時間達到「陰陽兩安」的境界。

  那,有沒有不需要花錢買〔家杵〕就能夠「保護」祖先的方法?
  有!只要按照《祖先》一書中強調的「心態」與所教的「做法」祭拜祖先,基本上祖先即可安穩的進住在自家中,同時不受匪寇欺凌。如果,家人無法「同心」,那麼在家中設立〔家杵〕,是老茶房已知保護祖先最好的辦法!

  那,有沒有不需要花錢買「大鵬金翅鳥」就能夠「修復」祖先們「不全的魂體」?
  應該也是有啦!不過,老茶房到現在還沒發現,看未來的人能不能找到。目前,善用「大鵬金翅鳥」的功能,是老茶房已知最佳也是最迅速的方法!

【延伸探討】
〔探討一〕
  老茶房不是靈界監考官,更不是神界審判長,老茶房跟大家一樣,都是身處在這個考場中的一員考生,對於文中所述的「大體老師」與「器官移植」之事,老茶房沒有權力說對錯,更不會鼓吹說「要」,或是呼籲說「不要」,因為,人在那個當下,所做的決定,只要不要把未來考慮進去,就一定都是對的。這個邏輯,可以套用在人世間的每一件事情上,依「當下」情況來論,下的決定一定對!若要加入「未來」考量,當下就一定沒法下決定,因為,未來的事還沒發生,沒有一個人能替還沒發生的事做出正確的決定。因為老茶房的妻子就是一位「器官移植者」,妻子因為醫生的疏忽,沒有發現腎臟正在急速衰竭,最終導致必須洗腎度日,在歷經近十年的洗腎日子後,在生活品質越來越差,且許多威脅生命的併發症眼看就要出現,於是透過醫療管道到國外付費接受腎臟移植手術,這在老茶房認定,第一,這是一個「付費交易」,因此少了道德上的問題;第二,在性命交關的那個當下,而且能確知可以立即讓生命品質變得更好,老茶房跟所有的人都會下一樣的決定,就是接受「器官移植」。不過,如果老茶房早一點知道這些真相,甚至在下決定前知道全部的來龍去脈,老茶房確信,我們應該會有不一樣的決定。

〔探討二〕
  文章中所說,掌櫃在「連線」觀看的委託案件中,兩代之內祖先之「魂體」幾乎都是完整的,這是因為兩代之內的祖先都沒超過五十年,而且這些祖先的「葬身」之地都是後代子孫能夠掌控也都是「完整」的,所以祖先的「魂體」不會因為「骨骸四散」而受撕裂之苦。但是,現在的「墓園」,一方面是空間的關係,二方面是花費的考量,用高成本的「土葬」的方式已經很少,九成以上都是採價格較低擺放在「靈骨塔」內的方式安奉祖先靈骨,這,正是老茶房一直在呼籲大家要正視的問題。
  依現今的建築技術,「靈骨塔」與現在的都市建築一樣,基本上都是以「鋼筋水泥」結構為主。但是,應該沒有人去想到,「鋼筋水泥」的「使用年限」有多久?這個不是秘密,只要上網查詢一下就知道,其實在鋼筋混凝土這種建築技術被發明出來時就知道,依照實驗數據鋼筋混凝土構造之建築物的耐用年限大約只有五十年。建築師在設計房屋時都會考慮到使用年限以五十年來算整個使用年限與折損,就算主體構造種類是「鋼骨鋼筋混凝土」造的耐震建築,使用年數也只有六十年。所以到現在為止,沒有「鋼筋水泥」結構的「百年建築」,因為鋼筋混凝土建築根本撐不了那麼久的時間;另外,放眼看現在都市中面臨「都更」的建築物,都是再三、四十年左右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為什麼?因為到了這個年限,這個建築物基本上已經有崩塌的危險,也已經不適合再住人了,所以才要「拆掉重建」。
  就用這個建築常識來看「靈骨塔」這個領域。在三十年前,殯葬多以「土葬」為主,民國 71 年,台北陽明山啟用靈骨塔,這是政府開始鼓勵百姓「火葬」文化,但這是由公家推行,民間參與熱度不高;民國 77 年,台北市富德靈骨塔啟用,加上不少國家工程建設必須遷葬亂葬崗與無主墓地,使得骨甕位與靈骨塔位需求漸高,民間商家嗅到商機,並有廠商因此得利之後,「靈骨塔」文化一時成為風尚,民國 79 ~ 81 年達到高峰。由此可見「靈骨塔」的興起也是近三十年左右的事,所以也可以這麼說,現在台灣的「靈骨塔」建築,最久的還沒到四十年,因此最棘手的問題還沒出現,或是已經出現了只是大家隱而不說,因為沒法解決。這個問題是,「靈骨塔」的鋼筋混凝土建築之使用年限快到了,「靈骨塔」內滿滿的「骨灰罈」要何去何從?
  現在民間殯葬業者在銷售「靈骨塔位」的主要訴求是沒有年限限制的「永久使用」,大家以為只要一次繳交少少的錢,就能夠天荒地老的永遠的使用這個「靈骨塔位」,這個立意雖然好,也確實很划算,但是,「靈骨塔」內的「塔位」能永遠使用,那「靈骨塔」這個建築物本身能撐多久?這一點沒有人在思考,業者在銷售時更不會明說。
  現在無論是公家或民間的靈骨塔業者,收你一次的費用,美其名是幫大家解決土地資源的問題,幫大家節省龐大的喪葬費用,事實上問題解決了沒?其實沒有,現在看似美意的做法,卻是把問題丟給五十年後的子孫去解決,因為那時候靈骨塔要塌了,問題又回到原點。
  舉一個實際的例子,〔讀書會〕版主格格的父親民國 103 年初往生,骨灰罈安奉在宜蘭縣公有的靈骨塔,當時收取的費用是「三十五年的使用費用 58,000 元」,一次收取,家屬不用為先人的骨灰罈傷腦筋,很便宜對不對?但是,為什麼是限定三十五年?這是不是意味著公家機關在興建這座公有的靈骨塔時,就知道建築物的使用年限只能那麼久,那三十五年以後呢?百姓先人的骨灰罈要怎麼辦?
  老茶房為什麼會在這篇文章最後探討這個問題?主是要在告訴大家,幾十年以後,「靈骨塔」建築物的使用年限到了,必須要拆掉,如果後代子孫沒有能力處理先人靈骨的去處,只有無奈的接受政府或業者提出來打著環保訴求其實是眼不見為淨的集體「樹葬」或集體「海葬」,那陽世子孫所要面對的就是「祖先魂體」的撕裂之苦,以及承受「家運」因此而改變的衝擊
  所以,現在有能力,就尋求「大鵬金翅鳥」中的「魂體修復」功能來修復祖先「不全的魂體」,不只能立竿見影的解決祖先們「魂體不全」之苦,也可以替未來五十年後的子孫們,更是替已經成為祖先的自己化解這個無解的難題。


  以上,老茶房述說完畢。這件事情我要是早知道,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寫出來;但是四十年來,我一直不知道我知道;現在知道了,排開所有事,一口氣打完,讓大家也知道;只是,呼~~好累!~讓我休息先;已經超過六十歲了,不能再這樣操了~~

【※】看完這篇文章後,如果你想表達看法,或是有話要說,或是想分享你的體驗,或是想知道各方朋友的想法,請到 facebook 上的老茶房臉書社團〔老茶房意合團〕上,於本篇文章貼文訊息下方的留言欄位中留言,並參與讀友們的互動: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87031394683746/permalink/1105068009546743

【※】關於這個議題,掌櫃透過靈異體質揭開的真相!
  〈靈界對講機〉之 53 :發現令人震驚之大案中的案外案!
  http://blog.xuite.net/jgui/home/459584894


〔圖片說明〕:本圖片由從事平面設計工作的 光頭掌櫃〔陳政翰〕設計製作。

【註】
1關於《祖先》這本書的內文簡述,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祖先.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2關於 光頭掌櫃〔陳政翰〕的來龍去脈,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掌櫃.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3關於 光頭掌櫃〔陳政翰〕的「陰陽連線」事例,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靈媒.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4關於《不存在的真實》這套書的內文簡述,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生活道場.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5關於《卜巴》這本書的內文簡述,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卜巴.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6關於〔讀書會〕的吉祥物貓咪 kiki
  網址:http://blog.xuite.net/my_books/club/301161250
7掌櫃〔靈界對講機〕系列文章之「祖先群出任務」
  網址:
8〕老茶房之著作出版品書目,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看書.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9〕老茶房之臉書社團〔老茶房意合團〕,請在網址列中輸入〔www.社團.tw〕中文網址,進入賞閱。
10掌櫃〔靈界對講機〕系列文章之「令人震驚的大案之案外案」
  網址:http://blog.xuite.net/jgui/home/459584894
11老茶房沒有服兵役的緣由,請看這篇文章:〈老茶房的話〉跟大夥聊聊
  網址:http://blog.xuite.net/old_tea/home/112521300



延伸閱讀————
歡迎到我們的臉書社團〔老茶房意合團〕賞閱更多話題,參與互動。
臉書社團網址:〔www.一二.tw〕或〔www.社團.tw



〔工商服務〕————
老茶房所寫的書以及所推薦的茶品,均授權予〔www.讀書會.tw〕銷售
如欲收藏書或茶,可前往各大網路賣場上挑選:www.我的賣場.tw

如有任何疑問,或是想盡快獲得相關資訊   ……
  請直接撥打〔讀書會〕的服務電話:(028792-0606
            手機 / LINE: 0911-560848
讀書會地址:台北市 內湖區 成功路 四段 145號 四樓(捷運「內湖站」旁)
  歡迎您親自來讀書會(交通便利,又好找!公車、捷運、開車來,都方便!)
讀書會的位置,請至www.回家.tw中查閱詳情。



                        
                  (請點圖示進入賞閱內文簡述)

回應

我是人

我是一個人

我是一個平凡人

我是一個相信因果的平凡人

我跟大家一樣都是來這裡善了所有因果的平凡人

www.說明.tw

www.讀書會.tw
讀書會的位置
www.我的臉書.tw
www.書.taipei
www.陳年普洱茶.tw
www.買東西.tw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