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90910《生命基金》圖騰


      《生命基金》圖騰 說明  

  
************************************************************

    
      
      
      

  封面‧封底‧圖騰 


  封面圖,乃是消失的捷徑~「香巴拉王朝」的精神旗幟,中的圖騰;

  這旗幟,曾經飄揚在天空中三千年,指引多少三界眾生找到來時路;
  這圖騰,曾經無私的洞開,讓無數探索生命真相的修士找到去時程;
  無奈的,這旗幟,這圖騰,反被靈性中帶有瑕疵的眾生,因貪而毀;
  使得,這個返回生命起源之地的通道,因為人性作繭自縛,而關閉;
  如今,景色不再,人事也已非,唯獨眾生習性,千百年來依然不變;
  有人傲有人狂,有人癡有人迷;有人在建夢中牆,有人在築牆中夢;
  到底是,這通道太寬,以致大家摸不著邊,所以認為它從未存在過?
  還是,這通道太高,以致大家看不到頂,而認定它從未真正出現過?
  我,花了三十多年找尋它,我只確定,這條便捷通道確實的存在過;
  它,還會不會為了三界眾生再出現?還會不會為了有情大地再開啟?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現在,它,鑲嵌在,新版《生命基金》的正面,與底部。


  
************************************************************
  

    
            
  

  卜巴杵 


  相傳,在西藏那塊土地上,曾有一幻獸惡靈,經常施展幻象,炫惑生靈,同時喜好捉弄百姓,迷惑人們的心智,蒙蔽人們的理智,使人們做出異於常理的判斷,因此造成很多人事的災禍。其為害程度,連諸佛菩薩、龍天護法均束手無策。造物者見狀,便出面將其收服,而且為了防止這隻惡靈再次危害人間,決定徹底摧毀這惡靈。
  但在此刻,崇尚萬物生靈的本教教主出面,向造物者求情,只要這惡靈從此不再危害人間,可否給祂一條生路?最後造物者接受教主的請求,用咒術將這幻獸惡靈定成「大鵬金翅鳥」之物象型態,然後交由本教的教主收管。
  由於這惡靈的性命是本教教主所救,因此與教主之間,牽繫著一份特殊的救命之情,進而對於本教的所有法門產生維護之心。而本教的教主,亦給予這曾是惡靈的幻獸將功贖罪的機會,於是依其「大鵬金翅鳥」之型態,取名「卜巴」,並藉助其原始的幻象能力,來輔助本教法門的推行與保護本教子民的安危。於是,這幻獸由惡靈搖身一變為萬法之尊的「卜巴金剛」,成為本教萬法的守護者。
  從古至今,所有的宗教法門之原始精義,均是以善為主,以慈為上,以合為貴,以喜為尊。但是,在「卜巴金剛」的屬性中,善惡、合悅、慈悲、喜樂…是不存在的,唯一有的就是「目的」,一切都是以所要「維護」的「目的」為依準。
  在『大般涅槃經』中有如此之說:「…龍得架裟,各戴少分,即免金翅鳥之難…」。這「架裟」指的正是一教之主的法衣,依經所言,就算貴為萬靈之尊的「龍」,也是避不了「大鵬金翅鳥」的災禍能量;到最後,還是得要依附在教主法衣的袍下,才得倖免於難。由此可見,這幻形為「大鵬金翅鳥」的「卜巴金剛」,其降災之能無法可束,以及祂與當年留祂一條生路的教主之間那無法可替的特殊情份。
  而,這「卜巴金剛」,與其幻獸本體,所連結的法器,便是圖片中這支「卜巴杵」


  以上傳說,是真是假?…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原本毀滅本教掠取本教法器與經典並就地創建「藏傳佛教」體制的西藏地區,唐代以降,從有文字記載文史以來,千百年來災禍連連,宗派間的鬥爭殺戮不斷,卻是不爭的事實;而這個狀況,至今無人能解釋,亦無「法」可解決
  到底是,現在藏傳佛教所供奉的護法神祇,其「法力有邊」,以致無法扭轉千百年來接踵而至的「人禍災事」。
  還是,幻化為「大鵬金翅鳥」之身的「卜巴金剛」,一直在執行對本教教主所賦予祂的使命~「維護本教的所有法門」,而不停的、不斷的,釋放災難屬性的能量,于原本屬於本教,現在卻被後人誤用的法門中。

  以上說法,是與不是?…我還是不知道……
  我只知道,2000 7 月之阿里行,穿越無人藏區,深入咒封禁地,若非得「卜巴」之助,絕對無法如此順利。
  我只知道,《生命基金》理論,所衍生而出的【物能養身】、《一定瘦》飲食原則,本就源自於原始佛教法門中

  所以,在重編《生命基金》時,慎重的,將「卜巴金剛」的法器「卜巴杵」,原形重現,印於書本之首頁。



  
************************************************************
  

   
   
  

  推慢時鐘‧圖 


  千禧年時,在科學界舉辦了一場票選活動,要科學家們選出「百年內最偉大的發明」為何?

  結果,科學家們一致認定,「時鐘」,乃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發明」,因為「時鐘」的誕生,制訂了這個世界上的一切規範。
  但這在我看來,時鐘此物,乃是科學家「發現」的,而非「發明」的。因為,大地日月的時間,不會因為沒有時鐘而停歇;物換星移的軌跡,不會因為沒有時鐘而改變。人類文明 5000年,沒有時鐘此物,自己就走了 4900年。多了時鐘這 100年,「時間」也沒慢下來,還是如束腰沙漏般的,點滴流逝;有了時鐘這 100年,「時間」也沒多出來,還是如露天水灘般的,蒸發消逝。
  人體生命的時間,亦是如此,不管有沒有時鐘,它都會忠實的隨著日月星辰的交替轉換,日益減少。每一個人,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生命的時鐘,就開始倒數。
  有人說:「時間,是最冷靜的仲裁者,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會在時間的沖刷中,慢慢被洗淡
  事實上:「時間,是最冷酷的劊子手,生命中的所有事物,都會在時間的倒數中,步步的凋逝。」
  人體生命的時間,便是這般的無奈,這滴答、滴答……的聲響,不會因為功德福田而停下來,不會因為富貴顯赫而慢下來,更不會因為修行成就而倒回去。

  不過,人若有情,上天必留好生之德。所以,老天爺們就在原始宗教中,留下了一個可以「讓生命時鐘慢下來」的方便法門。讓有情眾生,在有生之年,均能隨心所欲的,運用自己的分分秒秒,擴充至無限價值。但是,這優質養身法,卻在交疊起伏的歷史中,失傳了……
  而《生命基金》,正是還原這套遺忘在時序中可以讓每一個人的生命時鐘都能慢下來的養身法門。
  在《生命基金》的理論之下,我們還是會生病,只是好得比較快;
               我們還是會老化,只是老得比較慢。


  
************************************************************
  

    
   
  

  古格王朝遺址‧相片 


  
2000 7 月,與 11 歲的兒子漢軒,於暑假,就我跟他,租了一輛四輪驅動越野車,司機+導遊,四人結伴,單車深入西藏阿里無人區。

  此行程,心情嚴肅,體能艱苦,規劃倉促,目標虛渺,人員單薄。
  會有此行,只因,未來的種子,埋在過去。
  夏天,時值西藏雨季,當到達古格王朝遺址時,天際佈滿烏雲,還不時落著細雨,宛如三界眾生感嘆遺址悲涼之啜泣。
  穿著雨衣,與兒交互攙扶上遺址台階。
  甫登石階,我目睹這天地灰鬱景象,對著虛空,心生一念:
「千里迢迢到此,能否讓我拍些清晰壯麗的相片,讓無緣到此的親友遙想?」
  想不到心念方落,剎那間,山頭上滿天烏雲消散無蹤,露出蒼穹般的藍天。
  就在那個時候,我按下相機快門,拍得這張照片。
  此行,掀開「生活道場」的幕簾;帶回遺世的「生命基金」種子。
  於回來後,重啟這芥養息千年的神秘種子,疾筆寫出一系列文字。
  進而順利出版〔生命基金〕系列書籍;讓【物能養身法】重回人世間。
  並將,這張照片,置放在《生命基金 外傳》一書的封面。


  ************************************************************

  

      請進入 → 《生命基金》‧內文 簡述  


回應

我是人

我是一個人

我是一個平凡人

我是一個相信因果的平凡人

我跟大家一樣都是來這裡善了所有因果的平凡人

www.說明.tw

www.讀書會.tw
www.茶水間.tw
www.我的臉書.tw
www.書.taipei
www.買東西.tw
    沒有新回應!
www.茶.taipei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