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72045【說茶趣味事】:陳年滇紅/外傳

 


 【說茶趣味事】———  陳年滇紅外傳


  
  這篇「茶品訊息」,欠人家好久了;其實老茶房沒忘,實在是因為最近幾年的發展,都不在預期的範圍內,所以有好多「沒那麼急」的事情,就被「眼前急事」給擠到後面去了。

  早在〔天地○普洱茶〕系列叢書之《參談茶喜》出版後,就答應好幾個朋友,要好好交代「陳年滇紅」的事兒。還有就是,《一定瘦》 2007 年博客來網路書店上全速起跑時,通路代理的業務聽老茶房口述這「陳年滇紅」的來由,覺得這個故事太精彩了,可以把這故事寫出來,公開發表,然後《一定瘦》搭配「陳年滇紅」製成的茶包,在博客來網路書店上辦一個「買一本《一定瘦》‧送一包陳年滇紅茶包」的大型促銷活動,這樣一定會讓《一定瘦》賣得更好。但這一拖,就幾年過去,讓這事兒一直欠到現在。現在,《一定瘦》早就離開博客來網路書店自立門戶,而且沒送任何東西的狀態下,這幾年《一定瘦》的聲勢也不見減弱,反而越來越旺。反觀老茶房這篇「陳年滇紅
外傳」,卻一直沒有生出來;糟糕的是,當年那批突然見天日的「陳年滇紅」,老茶房自個兒想到就喝一點,或是不定時的就有人來搬一些,現在都已經快見底了。

  最近,一直在看,看還有哪些事情還沒完成的?滑鼠在電腦資料夾中點來點去,就看到這篇已經起了頭,但遲遲未去完成的「陳年滇紅‧外傳」文章。

  好唄!
欠人家的,總是要還的,不趕緊把它完成,不要到以後,等到茶沒了,才發文,那豈不是擺明站在那裡讓按圖索驥而來卻發現原來茶已經光了的人幹譙;或是,為了這件事,還要再跑一趟,只為了發文章給當初答應的人看,那才麻煩咧!

  廢話不多說,就乖乖的把這件事給完成唄!




  話說……

  一般人,一講到雲南的茶葉,直覺認定就是「普洱茶」,事實上,在雲南瀾滄江沿岸的山區,還有另一種茶種,其茶質、名氣與稀有度,絲毫不亞於普洱茶,那就是「紅茶」,又稱「滇紅」。
  關於雲南的「滇紅」有何特殊之處?因在〔天地口普洱茶〕系列叢書的第三冊《參
談茶喜》中有詳細解釋,在這裡就不多說了。
  現在要來聊的,是沒有記述在書裡面的部分,那就是老茶房取得「陳年滇紅」的過程,那真是離奇又神奇。現在想想,與其說,是我在找它,不如說,是它在等我。

  話說,2006 年清明節,開始著手寫〔天地口普洱茶〕系列叢書,撰寫之初,本來是不編入茶品圖片的,因為寫這本書的角度是在「談」陳年普洱茶,而不是在「賣」普洱茶,因此規畫上是以純文字敘述方式來鋪陳。但就在書寫接近尾聲時,擔心純以文字敘述,會不會弄得像教科書般的單調,反而引不起讀者的興趣,那豈不失去了出書的目的?因此,為了增添書的生動性與讀者閱讀時的趣味性,臨時決定增列圖錄。

  但是,這個時候問題來了。這些年,老茶房雖然喝了不少的陳年茶,看過很多的老茶,收集了不少的茶樣,但在個人所擁有的式樣上,相信還只是滄海一粟。今天既然決定刊列圖片,那在式樣上當然是愈齊全愈好,才能夠增添書本的生動性與讀者閱讀時的趣味性。所以,當下就發出廣徵茶樣武林帖,請各大山頭的普洱藏家們,提供稀有的茶品式樣,讓老茶房刊登在書中,供讀友們雅賞。這其中,就有這麼一個人,寄來一種「非普洱茶」的「老茶」,就是圖錄中的「陳年滇紅」。這老茶,著實讓老茶房玩味至今。

  事情是這樣的。自從發出武林帖廣邀老茶之後,從 2006 年中開始,幾乎天天都會收到各路人馬寄來的包裹,所以每天固定的工作就是把其中屬於正確性又具有奇特性且沒有重複性的老茶挑出來。即便是如此,還是覺得好茶難尋,經老茶房相中的老茶,不到一成的機率,有時候,連看了一個月,件數超過近百種,也還挑不出一項可用的。

  就那麼一天,一位認識住在南部的茶友,寄來一只包裹,裡面只有一包用透明夾鍊塑膠袋裝,大約半斤的茶樣,從外觀看來,烏漆嘛黑的,用手甸一甸,鬆鬆碎碎的,把夾鍊袋口打開,隨即聞到一種熟悉的味道,啐ㄟ
原來是一包紅茶嘛!搞什麼飛機,他沒有茶喝了是不是?還是寄錯了?我要的是老普洱茶,怎麼把紅茶都寄來給我了!當下想都沒想,在塑膠袋外做上編號記錄,也沒試喝,就把它擱在不列入考慮的茶樣堆當中。

  一個禮拜後,茶友在出國前打電話來,問老茶房說上回寄來的紅茶適合嗎?

  當時在電話中敷衍了他幾句,跟他說,最近要試飲的茶樣太多,所以還沒有喝到他寄來的茶樣。接著老茶房問他,他那兒還有以前收的老普洱茶嗎?找一些出來讓我刊登熱鬧一下。沒想到他居然說,上回寄來的紅茶,是他那兒最好又最久的老茶,其它的都沒有這包紅茶來得奇特,今天我既然要出書,那他當然要提供家中最屌的收藏品來共襄盛舉嘛!

  老茶房一聽,心想,有沒有搞錯?認識他那麼久了,以前去他們家,好歹也是拿「號字級」的老普洱茶款待客人,還不包括可以讓我隨手帶走的一半片老茶的卡油禮,怎麼現在待遇差那麼多?拿一包紅茶就要來唬弄我!

  掛上電話後,嘴巴嘟嚷了幾句。老婆大人在旁開口緩頰說:「就拿一點出來試喝一下吧,不管怎麼樣,好歹也要把結果告訴人家,就算不要,在回絕人家時,它是什麼口味至少還講得出來,不要這茶原本是甜的,卻把它說成酸的;原本是香的,我把它說成苦的,那就糗了!」

  唉!
好吧!既然這樣,那就再把它翻出來,抓一點放入壺中,泡它一泡吧!(而且是用最小的壺,因為只打算喝一口)免得過兩天他再打電話來,不曉得會怎麼跟他說。(說不定真的會開口罵人!)

  結果您猜怎的?當右手提起水壺,滾水一沖入壺中,一股濃郁的紅茶清香,從壺中飆出,竄入鼻孔中,茶湯還沒入口,就已經先茫了;說時遲,那時快,當右手的滾水壺還沒放下,左手已經拿起電話,按下回撥鍵,打電話給茶友。電話響了二十多聲還沒接,在這個空檔,我把壺中的紅茶湯汁倒入杯中,剎那間覺得一陣金光奪壺而出,這湯汁居然是亮金黃色的,這茶杯還沒端起,就已經先攝住了;喝了一口茶湯,一股清甜的口感滑過喉頭,氣、味相融之後,使得剛才竄入鼻孔中紅茶清香感,更加顯著,而且不停的在腦海中盤旋,久久不去。接著茶友接起電話,我劈里啪啦的問他,這茶打哪來的?這茶有多少年?怎麼會有這個茶?
……

  結果茶友說出了以下這段曲折離奇的故事。

  原來茶友在校學商,因此在二十多年前就籌資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做一些進出口的買賣,同時也針對當時在台灣正當紅的茶藝館,進口一些消費性的茶品供應給茶藝館,但因為自己也喜歡喝普洱茶,所以也會利用去大陸找尋消費性茶品的機會,就近從雲南、港澳、廈門找一些老茶回來。

  就有一次,茶友記得是十九或二十年前,他在雲南的靠近邊界一處趕集式的市集,待了一個多禮拜,等著看少數民族從山裡面帶出來的器物中,看能不能挑到一些具有少數民族風格的泡茶器物,帶回來做些買賣。茶友當時那一個多禮拜都是住在當地一間客棧中,每天早出晚歸的出門看貨。在那個時候,他看到一個穿著少數民族服飾的老者,帶著幾個穿著同樣服飾的年輕人,也是住在這間客棧中。但是茶友發覺他們很少外出,既沒見到他們在買貨,也沒見著他們在賣貨,只有偶而在市集見著他們的身影,但都行色匆匆,好似在找什麼人似的。而茶友看到他們,因為是同住一個屋簷下的關係,都會禮貌式的點個頭。

  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有一天晚上當地下起傾盆大雨,大家都沒外出,一堆人擠在客棧裡面的食堂吃飯,但因為人太多,桌位太少,只有孤身一人的茶友,只得跟這位穿著少數民族服飾的老者,還有跟著他的那群年輕人併在一桌吃飯。

  一回生,二回熟,幾杯白酒下肚,大家的話匣子就打開了,茶友用他那標準的台灣國語,和這群操著道地四川口音的老鄉們一來一往說著聊著,在酒過三巡之後,他終於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這位老者是一個少數民族村落的村長,跟著他的那幾個年輕人,都是村中的居民。這個村落位在崇山峻嶺中,他們比劃了半天,茶友還是搞不懂方位。不過主要的是,他們的村落周遭參天野生古茶樹圍繞,但他們和其他的村落最大的不同點就是,其他的村落幾乎都是與普洱茶樹為伍,而他們則是與紅茶樹為鄰。所以靠山吃山,一村的老小都是依賴這片得天獨厚的古紅茶樹而活。也許是與世隔絕的關係,整個村落還維持著「共產」的生活方式。那就是所有的村民,只要能從事生產,白天固定的工作就是上山摘紅茶茶菁,傍晚時再將摘採下的茶菁,全部集中在祠堂前的廣場,由村中較年長或年幼或不適勞動生產的村民分門別類,再定期的將這些紅茶的茶菁,運往「中茶公司」的收購站變現,然後村長再將賣得款項,按照每一戶所付出勞力的人口數,平均的發放給每一戶人家。

  為什麼要將紅茶茶菁送往中茶公司的收購站?

  實因中國自建國以來,凡屬農產、畜產的事業,均是國家在經營,而亦屬農產類的紅茶,所有的產銷幾乎都是那幾家國營大廠在操控,因此將採得的紅茶茶菁交由中茶公司的收購站,似乎是最佳的通路,其實也是唯一的出路。而中茶公司的收購站在收購紅茶茶菁的過程中,特別在意俗稱「滇紅」的「紅茶芽心」的收購。這是因為一九五八年鳳慶縣的國營鳳慶茶廠,首次產製出「全毫‧滇紅功夫茶」,因茶品的做工精細,茶苗鋒挺,茶質味醇,茶味馨香,茶汁金中亮紅,故取名「金芽茶」。而「金芽茶」一上市隨即引發市場側目,尤其深受歐洲上流社會喜愛,此後「滇紅‧金芽茶」即被列為招待重要國賓的指定用茶。因此中茶公司在收購紅茶茶菁時,特別將「芽心滇紅」列為重點收購的項目。在八0年代中末期經濟改革開放之前,「芽心滇紅」幾乎不在市場上流通,民間百姓就算上山採收,也不允許私下買賣,唯有交給中茶公司的收購站。(縱使自八0年代之後,中國實施經濟改革開放政策,許多以往民間不能交易的商品逐步解禁,但是就因為「芽心滇紅」要做為招待重要外賓的茶品,所以芽心紅茶依舊是中茶公司重點指定收購的項目,所以會流到市場上的數量極少。)

  這位村長一面喝著白酒一面往下接著說,雖然收購站每次都特別強調要紅茶芽心,而且也叮嚀百姓不要私自留存,一定要全數繳交,但因為在他們祖先傳襲下來的養生方法中,早就把「紅茶芽心」視為是絕佳的養生品,每當村中有人身體出現某些毛病,村長就會拿出紅茶芽心沖泡讓其飲之,往往都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他們在摘採到紅茶芽心後,都會留下少許,固定存放在寨中,以備「不時之需」。

  村長說,會「私留」紅茶芽心,其實除了留做村中居民的「疾病救助」的舒緩品之外,還有另一個「不時之需」的原因,就是作為「急難救助」用。就因為品質比較好的紅茶茶菁,都被國家收走了,所以在市場上幾乎沒有太多的茶菁可流通,尤其是頂級的紅茶芽心,那可更是鳳毛麟角般的稀有難求。但是市場上就是有固定的需求,尤其是歐洲茶品市場對於「滇紅芽茶」的渴望,所以各路茶販子就想辦法想要拿到紅茶芽心,來滿足市場的需求。這聚沙會成塔,積少也是會成多,村寨中的每一段時間都會留下「一點點」的紅茶芽心,當存到一個量的時候,「救急」的功效就出現了。村寨周遭的荒山野嶺中,雖然有採不完的紅茶可以生活,但是這也是在「看天吃飯」,當天候異常,山林中的紅茶採收不如預期,收入就會減少,最直接的就會影響全村寨人的生計,這個時候村長就會拿出一些存著以備「不時之需」的紅茶芽心,讓售予給價比較高的茶販子,換得銀兩,以補家用。
(應該是說「以補村用」還恰當些。)

  當然,既然紅茶芽心是收購站指名的當紅炸子雞,為了避免麻煩,這個讓售紅茶芽心給茶販子的交易當然是不能太明目張膽進行,所以,每當村寨正常的紅茶欠收,需要資金紓困時,村長就會差人帶些紅茶芽心,到邊境類似跳蚤市場的市集,親手交給越過邊境來收購茶菁毛料的境外茶販子,然後再把銀兩帶回來「以補村用」。而這些境外來的茶販子,再把收購到的紅茶芽心,再以高價轉銷往歐洲上流社會的茶品市場。這就是產自於中國雲南的紅茶芽心,在歐洲市場上只要肯付高價都喝得到,在中國民間反而有錢都買不到的原因。

  但是,也就是茶友在邊境市集碰到山裡來的同胞那一年,氣候異常,村寨的紅茶嚴重欠收,嚴重到已經完全無法支撐村寨居民的基本生活,不得已,村長只有動用「全部的預備金」,把村寨裡幾十年來私留的紅茶芽心,全數拿出來,欲讓售給境外的茶販子。村長跟茶友說,在族傳的養生方法中,越老的茶,效果越好,以前「賣芽心度日子」,都是「賣新留老」,也就是先賣「年分較淺的」,留下「年分較老的」,所以現在拿出來的紅茶芽心,都是在村寨中已經存放了十幾、二十年以上的老貨,但就因為實在沒辦法,所以只得全數拿出來變現,先度過這一關再說。

  就因為這一次要讓出的紅茶芽心數量比較大,年分比較久,價格自然也比較高,村長先行差人詢問境外的茶販子是否願意收購?得到的回覆是,要全部買!於是雙方約了個時間,在邊境市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而也因為這批紅茶芽心的數量比較大,於是村長帶了幾個村中壯丁,親自押著這批紅茶芽心,來到這個邊境市集,住在客棧中,等從境外的茶販子來領貨。這就是茶友經常看到他們在市集中走動,不見採買,也不見賣貨,好似在找人似的原因。

  但是,一連等了好幾天,都不見茶販子的蹤跡,就在心裡不斷犯嘀咕的時候,聽到消息,原來,邊界因有衝突事件發生,所以雙向封鎖,那邊買貨的人過不來,這邊要賣的貨也過不去,事情就這樣卡在那。

  幾瓶酒下肚,村長透露了他進退兩難的窘境。這批為數不少的紅茶芽心,是他們私留的,更是他們私下讓出的,他們當時要運出來的時候,還刻意選擇不敏感的路徑跟時間,才悄悄的把貨馱運到這兒。如今買貨的人沒來,避免事情曝光,貨又不方便再馱運回去;再者,現在一時之間在這裡也找不到人買這種貨,寨中一村子老小又等著要用錢,所以村長在那當下可真是坐困愁城,又無計可施,只得繼續喝悶酒。

  茶友聽完整個過程後,帶著朦朧的酒意去看了村長帶下山幾麻袋一式三款的老紅茶芽心,反倒覺得這事兒一點都不難辦,當下跟村長提說,他這次來,滿意的貨買到的不多,還有一些錢沒花完,要不這樣,你這批茶就便宜一點賣給我,我明天就要打包走人,你這批貨我就一起裝車載走,一來解決了你的難題,二來我也不用再逗留找貨,這樣皆大歡喜!
(茶友當時打的算盤是,這茶只要不要太貴,回去還能分批賣給當時台灣正在開始萌芽的泡沫紅茶飲料店,應該是不會虧本的。)

  就這樣,一個正愁貨賣不出去沒錢生活,一個正惱貨買得太少不符效益;村長跟幾個年輕人用方言商量了一番,說了個價錢,茶友覺得這是在他能負擔的範圍之內,一攤酒還沒喝完,就談成了這筆意外的買賣。這批幾乎沒見過光的紅茶芽心,就跟著單幫客運貨的管道,到了台灣。
(那時候屬於中國的產品都算是違禁品,不能正式進口,所有的「大陸貨」,都是採用非正式單幫客所建立的「輸送渠道」,弄進台灣。)

  茶友回到台灣,等了幾天,貨也全數到家後,才真正的拆開包裹泡了這批意外買到的紅茶芽心來喝。一喝茶湯,哇!~不得了!
當下的反應跟老茶房一樣,怎會有宛若天上才有的仙湯玉釀的口感!喝了之後,就決定這批貨暫時不賣;不只這樣,還決定要「再加碼」,就是專程又跑了一趟,到當初遇到村長的邊境市集,四處打聽這位村長所屬的村寨在哪兒?茶友想更深入的去認識這紅茶芽心、這個深山村寨、這位村長大老,試圖近水樓台的優先取得紅茶芽心。

  但是,說也奇怪,詢問了邊境市集當地不少人,都沒人認識這位村長,甚至有很多人不要說見過,連聽都沒聽說過這票人。茶友不死心,在後來往中國採買的機會中,都會特別的彎去邊境市集瞧瞧,看能不能再不期而遇的碰到這位村長,或是寨中的村民也好,不過幾趟下來,都無所獲。好似這個村長跟一起來的幾個年輕人,是從異次元或是另一個時空來的一樣,就露那麼一次臉,便銷聲匿跡。

  後來茶友經營的事業發生危機,其實也不是經營不善,而是與合夥股東意見紛歧,在茶友一次前往中國採辦的空巢期,合夥股東搬光了倉庫中他認為「值錢」的貨品,留下的都是他認為「不值錢」的兩光貨,而這批在倉庫一角的紅茶芽心,就被當成是「立頓紅茶」,跟其他的「菜企ㄚ貨」,動都沒動。

  茶友回來後,看到景象,心灰意冷,也不追究,就帶著僅剩的細軟現金,到大陸去另起爐灶。不過在那當下,也沒有去動那批紅茶芽心,因為在那個時候,「紅茶」在一般人心目中還是「不值錢」的玩意兒,就算要拿出去賣,也賣不了幾個錢,所以還是讓它繼續的待在倉庫那一角,自個兒孤身一人遠離家鄉出外找翻身。

  茶友跟老茶房說,這件事情是發生在十九年前的事,所以這批紅茶芽心也在倉庫一角放了十九年,今天聽說老茶房要廣邀「珍貴的老茶」,如果以他手邊的藏茶,最珍貴的就這紅茶芽心莫屬,所以當下毫不考慮的裝了一包寄給老茶房。
(但想不到這包價比真金的金芽老茶,居然也被老茶房當成是「立頓紅茶」!所幸老茶房還是聽了老婆的話,沒有把它丟回雜茶堆中,且心不甘情不願的試泡了一壺,才沒有錯失這等的好茶,可見老一輩人常說的「聽某嘴‧大富貴」,真的是有它的道理!)

  這件「滇紅傳奇」,是 2006 年時茶友跟老茶房說的,雖事隔多年,但至今老茶房還記得很清楚初飲的驚豔。當時一喝之後,雖驚為天人,但還是沒忘該盡的「找茶」像是「找碴」的本分,也就是「故事為輔
口感為主」,因為從茶友轉述中透露,好像說是有「三款」不同的紅茶芽心,於是在最短時間內,取得這批傳奇的紅茶芽心的全部茶樣,好好來喝喝看,看這三款是「一胞出三胎‧都是一個樣」?還是「一臺立三仙各有神仙通」?

  這「一式三款」的紅茶芽心,粗步研判,是同年代;從外觀看,是同批貨;也都是散狀,沒有緊壓成塊狀。試喝了之後,它們真的是符合「一式三款」的描述。

  「一式」是:都是老味十足的雲南老紅茶,市場上對於這種品相的雲南老紅
        茶,都習慣以「陳年滇紅」之名通稱之。

  「三款」是:一種的樣貌是,條索完整,且同樣大小,也是市面上「只聞其
        聲‧不見其影」,且被尊稱為「金芽茶」的芽蕊幼心。
        另一種的樣貌是,不同大小的幼芽心原片,喜愛它口感的茶人
        們,都是以「原片芽心」之名稱呼之。
        最後一種的樣貌是,大小完整,而且是更幼細的芽蕊,這個名
        稱就更直接了,就叫做「特級 金芽茶」。

  這「一式三款」的陳年滇紅細芽心到手後,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齋戒沐浴焚香祝禱,ㄚ不是,喝茶是一件愉快的事,絕對沒那麼多的把式,是避免混淆口感所以那幾天當中都儘量不喝其他的老茶,專心的交叉試飲到手的三款紅茶芽心茶樣。不只這樣,也同時分送了幾份給幾位以刁嘴聞名的茶友試飲。

  幾天以後,大夥對於這三款紅茶芽心的口感,有了一些共同看法。這體驗口感在先前 2007 年發表過這款陳年滇紅茶品的文章中也已經描繪過,如下:
  ⊙、同出一源,但各有所長。
  ⊙、同列紅茶中之極品。
  ⊙、不苦、不澀;水溫愈高,味越香;浸泡愈久,水越甜。
  ⊙、茶湯色澤閃金黃色,茶如其名,也實至名歸。
  ⊙、茶湯口感與市售的紅茶完全不同。
  ⊙、喝起來「味香」,嚥下後「水甜」,這才是道道地地的紅茶口味。

  就算師出同門,切磋武藝,也一定會有高下;四個麻將高手,同桌打牌,最後也一定有一個會輸。這「一式三款」,雖同出一源,各有所長,但總應該會有個輸贏吧!

  經過幾個堅持己見而且擇善固執的老茶人一番討論,有了一些共識。細分這三款的口感與喉韻:
  ⊙、〔金芽茶〕較
  ⊙、〔原片芽心〕則較
  ⊙、〔特級 金芽茶〕則是綜合了
的口感。
  最後得到的結論是,這三款陳年滇紅,相較之下都沒輸!
咦?不是說一定會有輸家嗎?有ㄡ!輸的是,膽敢來跟這三款陳年滇紅較勁的市售紅茶,因為,無論用什麼招式來 PK,一定輸!

  末了,大家對於其中一位老茶人提出的一句總評語,都一致認為,說得好!
  那就是:「誰說紅茶沒好貨!」

  以上,就是這批「陳年滇紅‧金芽茶」的來由,也是老茶房在找尋老普洱茶過程之中,所遇到「非普洱」茶品裡最傳奇的「老茶故事」。

  這個過程精不精彩?不是重點。
  這個故事是真是假?也不重要。
  這個陳年滇紅真是好喝,這可是真的假不了!
  還有,這一輩子一定要嚐它一口才不會終生遺憾這一點,也絕對錯不了!

  不過,老茶房還是奉勸各位不要輕易嘗試,喝了之後一定會遺憾終生,因為,一旦被它的香甜茶湯勾住了魂,從此之後又再也買不到,也只能將就的喝「市售紅茶包」時,這樣的人生才真是煎熬ㄚ
………(老茶房自個兒就已經中了這「陳年滇紅」的毒,每每在外面「就近、方便」的喝「市售紅茶包」泡的紅茶時,腦海中想的盡是這三款「陳年滇紅」的味兒ㄚ!害得老茶房只要在外面喝紅茶,都沒法做到「專心飲食」,這「陳年滇紅」,真是誤人不淺吶!)

  等等,先別離開,跟大家講個花絮。

  老茶房當年在建國南路開古董店期間,有一位久久就會來「交關」的客人,他因為早些年待在英國的關係,所以飲品部分就獨鍾「紅茶」這一味。每一次他來老茶房古董店時,對於老茶房招待他的陳年普洱茶幾乎都不喝,因為他認為,陳年普洱茶的口感及香味,哪比得上正宗的紅茶。在他的家裡,有一整面大牆,牆前一整座黃花梨原木櫥櫃,櫃中擺得滿滿的各式各樣都是從英國來的「高貴的紅茶」。就因為他獨鍾紅茶,所以都會隨身帶著一個精緻的小茶罐,罐中裝的就是他愛喝的紅茶,如果在外面有機會泡茶,而他又非喝不可,他都會主動提說泡他帶來的紅茶。老茶房有喝過幾回他讚不絕口的紅茶,或許是老茶房對紅茶的認識不深,也或許是他泡的紅茶沒啥特殊,反正老茶房就是沒產生跟他一樣的共鳴,所以他雖然奮鬥了很久,還是沒能把老茶房挖角過去喝紅茶。

  老茶房在拿到這批「陳年滇紅」後,第一個就想到他。想到他的原因,不是要賣他茶,也不是要跟他分享好茶,而是想跟他「尬茶」。因為,每次在聽他聊紅茶時,總會聽到「再也找不到比我收藏還要好喝的紅茶」這句話。所以在老茶房試喝過這「一式三款」的陳年滇紅,也確認了三款紅茶的口感後,打了個電話給他,跟他說:「我這兒有一個『好貨』讓您瞧瞧!」或許是老茶房話沒講清楚,讓人覺得老茶房想跟他做生意,要賺他的錢,所以在電話裡,老茶房感受到他來的意願不高。後來老茶房講了一句重話,說:「我收到一款口感一級棒的陳年紅茶,應該打遍天下無敵手,如果不相信,帶一包你認為最好的紅茶來比一比,比輸的話,把茶送給對方!」

  老茶房此話一出,果然「激」到他了!這絕對不是錢的問題,依他的實力,也絕對不是輸不起一包昂貴的紅茶,這可是關係到「面子」問題,怎麼會有人敢跟他「尬茶」?尤其是他在紅茶界自認為已經名列「獨孤求敗」的位階,居然被一個平常不喝紅茶的人當面下戰書,這再忙、再沒空,都要來一趟把面子贏回去!

  時間過得很快,一年半載後,ㄚ不是,是一個半鐘頭後,把公司一個重要的會議往後延的他,推門進來了。還沒坐定,就從袋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精緻的青花小瓷罐放在桌上,他一面解釋說,這是英國皇室御用的茶品,他想盡辦法託了好多關係才拿到幾罐,平常非重要原因,絕不泡它來喝。他見只顧著添水開火的老茶房沒啥反應,更沒露出欣羨的眼神,又加重語氣的說這瓷罐中茶的來歷,末了不忘加上一句說,這小小一罐四兩要台幣三萬六
……(看他的陣仗,一定是想說,老茶房竟敢挑戰他的紅茶,他定是打算用這「最高級品」,一次就讓老茶房從此臣服……

  在他「展示」「解說」帶來的「頂級紅茶」的當下,老茶房真的一句話都沒打岔,也沒反駁,更沒嗆話回去,等到水燒好了,不鏽鋼壺準備好了,杯子還沒擺出來前,問了他:「先泡你的?還是我的?」

  他沒第二句話的說:「先泡你的!」

  耶ㄟ,他敢這麼講,就表示穩贏的,挺有自信的!

  這話怎麼說?事情是這樣。

  在「兩茶相尬」或是「多茶較勁」的時候,第一次先泡的茶,一定會占點上風,因為人的味蕾那時候是完全空白狀態,不管喝下什麼茶,口感上都會建立先入為主的記憶,這個時候如果喝下口感或茶質「不如」第一泡的茶,那就會被第一泡的茶湯口感完全壓制住。

  如果喝下的是與第一泡口感或茶質「旗鼓相當」的茶,但又因為有第一泡先入為主的口感記憶,所以第二泡的優點也較不會顯現出來,這樣一來在起跑點上就弱了一點,因此在「尬茶」的當下,後泡的茶贏面就比較小,除非後泡的茶是絕對優於前泡茶。

  如果已經喝過第一輪,換到第二輪的茶時,可以輕易的喝出第二次泡的茶的優點,這就表示,第二次泡的茶的口感與茶質,完完全全蓋過第一次泡的茶,這個時候輸贏就立見了。

  所以說,敢在「尬茶」的時候,主動說他的茶「後泡」的人,對於他的茶品都有百分之三百把握的認為,一定優於其他的茶。

  老茶房當時聽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嘴角一笑,心想,主隨客便,待會一定讓你輸得很徹底!但又想了一下,也不要第一下就讓他太難看,直覺上伸手就去拿這三款中最便宜的那一款,應該這老三出個三分力,就能夠班師回朝領賞金。

  慢條斯理,放了茶葉,添了熱水,等一會兒
……。在等的當下,他試探的要問這陳年滇紅的來歷,老茶房也沒多說,只講:「待會喝了就知道了!」

  估計壺中的陳年滇紅浸泡得差不多,初期的元素應該釋放出來了,於是拿出杯子,提壺一倒,在金色茶湯飆出壺嘴的當下,老茶房的眼角餘光已經看到他臉色上的驚訝!

  絕不誇張,在他從喝下第一杯的第一口開始,一直到那壺喝完,他都沒說一句話,而是完全沉浸在茶湯入口後呼吸吞吐間腦海百會中的那份沉靜與閒逸。等到他喝完這一壺的最後一杯,當下把他帶來的小瓷罐往前一推說:「不用泡了,輸給你了!」

  其實,這個結果,他的反應,早在老茶房預料之中!當然的,他既然來了,而且也願賭服輸的甘拜下風,於是老茶房又請出老二見客,接著再端出老大亮相,接連這兩壺茶,「燒」得他臉部上享受與滿足的表情一變再變,更是「電」得他「無話可說」。

  那天,他本來說來個半個鐘頭就走,但是茶第一口喝下去後,在老茶房店裡一坐就是四個半鐘頭,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要不是公司的人一直來電話催說大家等著他開會,他恐怕會待到晚上打地鋪。

  最後,在走之前,他跟老茶房說,無論如何,想盡辦法,都要老茶房幫幫忙,幫他說項,跟藏茶友買一些這「一式三款」的陳年滇紅。其實他說的「一些」,就算每天照三餐喝,也足足夠他喝個一百年。但老茶房當時並沒有把握藏茶友願不願意賣?要不要賣那麼多?所以只有跟他說:「我儘量想想辦法說說看」的連推帶請的把他送上焦急等在門口要接他回去開會的公司車上。就在他臨上車前,老茶房只聽到他嘟嚷嚷的說:「我那整屋子的紅茶要怎麼辦?」

  花絮結束。
咦?等一下!~那他輸給老茶房那「小小一罐四兩要台幣三萬六」的戰利品咧?~老茶房當然是沒有拿,還是讓他帶回去,老茶房已經娶得了國色天香藝貌雙全的美嬌娘,誰還會去將就路邊的野花野草?ㄚ不是,說到哪兒去了,是老茶房已經喝到了這「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頂級紅茶,已經擁有了這「散盡家產無處尋」的陳年滇紅,怎還去想「收藏」其他的紅茶?當然是不會!所以,在送他上車的時候,把他帶來的小瓷茶罐,靜靜的放回到他的隨身袋中,他當時有看到老茶房放回茶罐的動作,但只看了老茶房一眼,什麼話都沒說,更沒叫老茶房一定要收下,因為,當時,大家都心照不宣,也心知肚明,就算老茶房留下它,這一輩子,應該也不會喝它。

  呼
~~老茶房終於報告完畢!

  這可是老茶房寫過最長一篇的茶品訊息。因為字數過多,被舊版的 Yahoo 部落格系統限制,故圖文分開發表。



  【老茶遺珍圖片欣賞】————

  

  
 28 號房 陳年滇紅/特級 金芽茶 

   27 號房 陳年滇紅/金芽茶 
   26 號房 陳年滇紅/原片芽心 



  〔延伸閱讀〕
———


  格格長舌的:「閃亮滇紅三姊妹」的故事


 

〔工商服務〕

 老茶房所寫的書以及所推薦的茶品,均授權予〔www.讀書會.tw〕在各地銷售。
◆ 寄送方式與運費以及其他優惠,請參閱〔老茶房工作室〕中之說明。
◆ 如欲收藏書或茶,可前往〔讀書會〕所架設的各大網路賣場上挑選。
◆ 各大〔作品展示處〕,可由以下便捷入口進入,請點佈告欄上各便條標籤圖示:

※ 各賣場的展示價格均是按照各賣場的交易規範核算而定,請依各賣場所列的訊息為準。
※ 若想瞭解此茶進一步訊息,請於下方回應欄位,採用「悄悄話」方式,留下您的真實姓名、地址、
  電話、E-mail,或曾經訂購的姓名、暱稱……等資料。
(未留下完整資料者,老茶房不會主動回覆。)

 如有任何疑問,或是想盡快獲得相關資訊 ……
 請直接撥打〔讀書會〕的服務電話:(022634-0808    0911-560848

 —————————————————————————————————————————



                       
                  (點圖章回首頁)

 

 

回應

我是人

我是一個人

我是一個平凡人

我是一個相信因果的平凡人

我跟大家一樣都是來這裡善了所有因果的平凡人

www.說明.tw

www.讀書會.tw
讀書會的位置
www.我的臉書.tw
www.書.taipei
www.陳年普洱茶.tw
www.買東西.tw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