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42146〈老茶房的話〉跟大夥聊聊

   〈老茶房的話〉跟大夥聊聊



〈老茶房的話〉————

  之前,老茶房發表的文章,除了〔決定出版《不存在的真實》這套書這一篇是講述老茶房自身的事情之外,其他鋪陳的文字,都是在回覆各方的話題與回應別人的問題。例如,〔答客問欄目中的文章,以及有些文章下方的〔老茶房嘀咕〕串場短文,這些都是以別人為出發點而寫。
  最近,老茶房在思索,似乎,某些事情該停下來,某些事情該緩下來,某些事情該轉彎了,某些事情也該開始走。所以,一時興起,跟大家聊聊,講講老茶房自己的事,主要是那件〔讀書會在建立時老茶房拜託格格在跟讀友們互動過程中,能不說,就不要說的事。

  2007 年以前,老茶房還沒接觸網路部落格那些年,都在顧店(老茶房開的古董店),客人來時,就專心做買賣;沒客人時,就在店裡埋首寫書。
  部落格開通以後那幾年,老茶房還是在顧店,沒客人時,換成守在電腦桌上,一磚一瓦把這個部落格建起來。
  部落格穩健發展後這些年,老茶房顧店的時間反而越來越短,而是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外出「找茶」;找到好茶之後,再花時間敲打鍵盤逐一介紹每一件茶品的起承轉合,以及隱藏貼在回覆欄中讀友詢問的「進一步茶品訊息」。

  老茶房在〔同昌號老生餅〕中的「茶品緣起」說過:
每一片老茶的背後,都會有一段故事;
每一片老茶的藏茶過程,都會有一些令人玩味的事;
每一片老茶,都會有青睞它的藏家在呵護;
每一片老茶重出江湖,也都會有它的原因。
所以,每一次找到物超所值的老茶,在 PO 出茶品的同時,老茶房都會將這些老茶故事,講出來與大家分享。想必大家也已經發覺,老茶房「隱藏」回覆的「進一步茶品訊息」往往比「公開」陳述的內容還要多,詳細講述目的無他,只為了讓大家共同感受老茶與茶人之間那種微妙情感。
  老茶房與這些茶友之間的互動,說它珍貴,也對,因為這些故事是累積三十多年的經驗所得;說它平常,也算是,因為只要一說出來,它就不稀奇了。

  每一片老茶,都有一段伴隨著它的陳年往事。如真要深究,也都可以寫出一篇屬於它「陳化、蛻變」的軼事舊聞。
  老茶房喝陳年老茶三十年,推薦大家喝陳年老茶也三十年,如真細細的描繪每一片老茶的過往典故,再三十年,都寫不完。

  三十年後的今天,不禁自問,老茶房還有三十年嗎?
  如果還有,還要繼續寫嗎?
  如果沒有,還要繼續寫嗎?
  繼續寫,只是讓已經是榮耀滿堂黃袍加身的陳年普洱茶多一些些的光采!
  既然這樣,還要把剩下來的時間拿來繼續寫有如錦上添花的普洱典故嗎?

  有一天晚上,睡覺前,喝了一杯老酒後,心血來潮伸指數了一下老茶房在這幾十年做過的事,好像,該做的都做了,該寫的書,都已經寫了,對於大家的疑問,也似乎都已經解釋了;而且,也幫大家開啟了每一扇能夠輕易窺探真相,只要進去一看,肯定恍然大悟的門戶:
想知道「生命的真相」,《不存在的真實》套書;
想知道「病老的真相」,看《生命基金》系列叢書;
想知道「享瘦的真相」,看《一定瘦》系列叢書;
想知道「飲茶的妙趣」,看《天地方圓普洱茶》套書;
想知道如何「優雅的玩世」?看〔生活道場〕系列書籍;
想要進一步互動,就來老茶房這兒跟讀書會部落格;
想要進一步互動,就往讀友自發性成立的〔志工團〕〔討論板〕去;
、想要瞭解老茶房部落格以前的互動狀況,就去看〔Yahoo 舊板的過去事〕;
想要爬文默默探索,兩個部落格中,以及志同道合友版的留言板跟每一篇文章下的回應欄,還有幾個情意相挺社團的塗鴉牆上,有挖不完的寶……

  這樣子看起來,老茶房當年答應要做的事,好像都已經履行了,而且也都不是像「學者研究」一般,只有未付諸實行的「理論」階段,而是每一件都有具體的成果。看樣子,老茶房可以轉動方向盤,從大家都會依序往前走的高速公路上,轉下交流道,去「了」那件只有等到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才能去「了」的事兒。

  這事兒:
  說是老茶房的心願,也是!
  說是老茶房許的願,也行!
  說是老茶房的意願,也對!
  反正,它就是件一直想做,卻一直被該做的事耽擱,還沒能去做的事兒。其實也不能說是耽擱,應該說,等到該做的事情都做了,才能放心去做的事兒。

  那就是,「西藏阿里」的事,還沒了。

  說起這事兒,有兩件:
  一是,想要再去一趟「西藏阿里」,還沒去。
  二是,2000 年時,深入「西藏阿里無人區」的記事,還沒寫。
  所以,終歸就是「西藏阿里」的事,還沒去「了」。

  有的人,在晚年時,或在退休後,常會說:「把時間留給自己」。
  老茶房覺得,這話講得一點都不對,邏輯也不通。因為,每一個人的時間,都是與生俱來的,也都是自己的,更是跟隨在身體裡面的,沒人拿得走,更沒人搶得走。
  每一個人的時間「總長度」雖然都不一樣,但是,每一個人一生中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小時、每分鐘、每一秒的「長度」都一樣,這個「長度」內的時間,都是屬於自己獨有的,它隨時隨地都在你身上,你也無時無刻的在「用」它,既然如此,何來「留」之說?
  所以,我們不應該說是「把時間留給自己」,而是「把自己留給時間」才對!
  因為,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去在意,跟問問自己:
你怎麼用這個時間?
這些時間你能做什麼?
你用了時間做了什麼事?

  老茶房在之前的三十年,把時間花在「解真相」,然後編成一本本現在大家看到的這些書。
  之後還有沒有三十年?不知道,不過,也該把剩餘的時間,用在去「了」一直想去做卻一直沒能好好去做的「西藏阿里事」。
  如果,按照大家慣用的說詞來說,就是「把時間留給阿里」。

  那老茶房為啥要在該做的工作大致都做了以後轉這個彎?
  事情,就要從十多年前說起……

  當年,孩子的媽被診斷出罹患重度腎臟疾病,收到醫生皺著眉頭開的「病危通知」時,我們並沒有呼天搶地的四處找偏方,更沒有三跪九叩的到處求神明,而是全力配合醫生的治療,但是,私底下亦加上了老茶房多年前即隱約探知的【物能養身】法,配掛對身體有助益的正向能量物品。雖然,孩子的媽後來並沒有回復到發病前的狀態,但術後的恢復情況,卻大出主治大夫意料之外。這其中,更讓主治大夫驚訝的是,孩子的媽還能帶著重病之身,跟著我定期出國看天珠找古董的腳步,去了西藏一趟,一待就是十天;從西藏回來後一個月,又去了尼泊爾一趟,又是十幾天,甚至深入山區,在喜馬拉雅山腳下,望著白雪峰頭,愉快的吃了一頓道地印度式早餐。這兩次出國入藏期間,都沒接受任何洗腎治療,也都安然的返回,據主治大夫轉述,這在醫學案例上,幾乎是沒有的紀錄。針對這件事,主治大夫還特別徵求我們的同意,讓他帶媒體來採訪躺在床上洗腎的妻子,主要是要借用妻子的案例告訴大家,洗腎不是絕症,也並不可怕,只要善加照顧,一樣可以活得精彩。

  後來,許多人看到妻子的恢復狀況,都認為是妻子的體質好;對於妻子帶著重病之身前後兩次去了海拔四千多公尺的西藏高地與秘境泥泊爾,也都認為是我們的運氣好,甚至直斷是神佛保佑菩薩加持,才得以全身而返,可是,只有我們自個兒知道,這【物能養身】法,功不可沒!

  也就是妻子的這個實證,讓老茶房深深覺得這【物能養身】法真的很讚!所以在妻子的身體逐漸穩定下來後,開始了老茶房執筆寫書與出版《生命基金》系列書籍的歷程,並藉由各種方法,讓大家相信,這一套原本就存在世間但後來失傳的【物能養身】法,對身體確實有用!

  開啟了《生命基金》的大門之後,才發覺,未來要走的路有多長。

  《生命基金》所提倡的【物能養身】法,講的不是神祕的祕法,而是很務實的「科學」加上很深奧的「玄學」,也就是善加利用你我身邊無處不在的「物品」中的「能量」。這套理論,就是要大家從這些無所不在的物品中,找到能夠幫助身體運行的「正向能量的物品」,來達到強身健體的目的。

  老茶房既然開啟了【物能養身】法這扇門,那去找有益於身體健康的「正向能量的物品」,自然也就是分內工作之一。所以,自從寫出了《生命基金》後,對於身旁出現的東西,無論是物品、食品、飾品、布品、日用品、擺設品、裝潢品……都會用非常明確的標準來衡量。也就是說,任何物品沒有所謂的「好壞」與「貴賤」之分,只有「正負」之別;也就是,老茶房只站在身體健康的角度上,來看這件東西對身體的健康是「加分」,還是「扣分」?對於疾病的恢復,是「幫助」,還是「傷害」?

  老茶房會這麼費心的找尋能夠幫助身體運行的「正向能量的物品」,說了也不怕大夥罵,其實那麼持續的用心找「正向能量」之物,並不是老茶房發了什麼大願,只要看過《朋友是互相利用的!》這本書的人都知道,老茶房絕對不是一個打高空自命清高的人,也不是一個有事沒事就把慈悲喜捨掛在嘴邊的人,所以更不會去「發願」說要做什麼好事(不過老茶房絕對不會去幹壞事),老茶房會這麼做,說穿了,是為了我自己!

  怎麼說呢?~
  把事情說得再遠一點,也不用太遠,就四十年前……

  《生命基金》談的內容,只是一套能讓身體「延緩老化‧減少疾病」的理論,看到沒?是「緩老」,而不是「不老」。所以說,縱使施行得再徹底,我們還是會老化;當然,老化的速度的確會比一般人來得慢。而【物能養身】法,它不是葵花寶典,更不是九陰真經,它也不是能讓大家練就一身金剛不壞之身的祕法,縱使施行得再精確,我們也還是會生病;當然,病體痊癒的速度的確會比一般人來得快。關於這兩點,老茶房用自己的身體來實驗,其實已經得到證實。只要親眼看過老茶房的人,對老茶房本人沒有老化的那麼快這個事實,無不感到驚訝,而老茶房的健保卡除了洗牙,和上次踢掉腳指甲到醫院急診包紮之外,幾乎沒有因為病老之疾而用過(這一點可以到健保局查證)。但是,老茶房的身體,卻有一樣最擔心也是最嚴重的狀況,可以說終身都受到箝制的一個毛病,就沒幾個人知道了。

  認識老茶房比較久的人都知道,其實老茶房的身體器官中有一個從小就伴隨在身的缺失,這個缺失只要不惡化,它是不會造成身體負擔,所以也就不能稱為是疾病。不過,它也無藥可治,且會隨著時間而快速退化,成為重疾。好了,不賣關子,這個缺失就是「視神經退化」,而且從小就很嚴重。有多嚴重?就是一出生時,兩眼視神經的功能只有一般人的一半,如用雙引擎飛機來形容,那老茶房向來都是用單邊引擎在駕駛這架沈重的飛機。

  在台灣,當兵是國民應盡的義務,一般在二十歲屆臨兵役年齡時,即會通知接受兵役體檢。如在第一次體檢時,沒發現啥毛病,就會進入抽籤、入伍、服役之階段。如當時發現身體有毛病或是不適合當兵的體質,兵檢人員會再安排另一次複檢。為了避免有人藉此逃避兵役,這複檢就詳細了,而且都是本人親自到三軍總醫院去接受專科醫生的詳細檢查。老茶房記得很清楚,第一次體檢時發現眼睛有異狀,接獲通知去到三軍總醫院複檢時,當年那位眼科醫生用檢查儀器貼著老茶房的雙眼,看了眼球內部不到兩分鐘,就跟老茶房說:「可以回去了,七天後,直接到區公所的兵役課領退伍證。」啥?~這是什麼情形?~當時就算身體有殘疾,可以不用當兵,但為了怕有弊端,也要經過多位醫生確認才行,現在居然複檢一次,而且是一下子就好,不用詳細檢查,就直接發給退伍證!可見,這事兒,不單純。

  一個禮拜後,抱著也許是愚人節有人耍我的忐忑心情,去到區公所的兵役課,真的一點都不麻煩讓我直接領到「國民兵退伍證」。
  或許這個時候有人會羨慕老茶房不用當兵,在生涯規劃上不用浪費那兩、三年的時間(以前的兵役期是兩年或三年,由抽籤決定),但不瞞大家說,那時候,老茶房一點雀躍心都沒有,而是驚覺,我的麻煩大了!

  後來,為了要知道自己眼睛到底有多嚴重?以及看看是否有啥法子可治療?特別找了兩天分別去了當時的空軍醫院和長庚醫院看眼科門診(老茶房是空軍眷村長大的孩子,眷村就在營區旁邊,以前小時候如果生病,小毛病就到營區的醫務室拿藥吃,生大病習慣上都去空軍醫院)。兩家醫院的眼科醫生診斷的都一樣,就是「沒法可治」,也「沒法可擋」。(唉!~真是死馬想當活馬醫,要是能夠治療,三總醫生怎麼會直接簽予免役。)

  空軍醫院的眼科醫生怎麼說老茶房已經忘了,但是,長庚醫院那位眼科醫生說的話,到現在還清楚記得。
  他說,老茶房「裸視」的視力雖然暫時正常,但是視神經退化情況不可能恢復,而且會隨著年紀增長而加快退化速度,服用任何藥物、食品,或配戴任何鏡片都不會有幫助,那不如趁現在眼睛還看得到的時候,先去位於新莊的「盲人重建院」報到,熟悉一下未來將要面對的狀況,譬如先學手指點字,或是學一些盲人技藝。因為依他的專業判斷,老茶房的視力能夠再用的時間,不會超過十年,與其將來不知所措,不如現在儘早規劃之。

  也就是這視神經退化的毛病,讓老茶房在以前兵役審查制度還極為嚴苛的時代,可以無須再一次複檢,甚至連補充兵或是最基本的教育訓練都不用的直接給予「免役」。以前補充兵要當 45 天,現在補充兵要當 12 天,這是兵役制度中「最涼」的兵役期,當然也是最難申請的,但老茶房的狀況居然連這也不用當,而且以後也不會編入後備軍人的編制中,連固定的教育召集都不用參加,幾乎是形同當場「除役」,可見這個毛病在兵役的檢核制度中認定是多麼的嚴重。

  這個時候,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來形容老茶房的心境,可就再恰當不過了。老茶房當然是希望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得久一點,就是這一個直接又不拐彎抹角的願望,使得老茶房探索這個【物能養身】法,更是不遺餘力。因為,老茶房的眼睛視神經幾乎是從一出生開始就異於常人的快速退化,而現今的藥物中,又沒有一種可以減緩這個退化速度,所以罹患這種毛病的人,只有求神保佑跟自求多福。而如今居然讓老茶房發現到這個可以「延緩老化」的理論,那麼對於找尋能夠發揮最大效能以幫助身體的「正向能量的物品」,自然是刻不容緩的成為首要目標。

  而哪些物品才能「發揮最大效能」?其實老茶房也沒有儀器可以證明,唯一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身體來測試。
  當接觸這樣物品或吃哪類食物,發覺自己的視力似乎沒有退化得那麼快,那就繼續的用它、吃它。
  當哪一天又找到另一樣東西,發現「減緩退化」的效能更好時,那就改換之。所以,從翡翠玉佩到古玉老件,從各式佛像到各種法器,從犀角鶴頂紅到麝香奇楠木,一件一件試,一樣一樣換……。就這樣,找找換換,換換找找,那到底有沒有找到「有幫助」的物品?當然是有!因為老茶房的視力到目前尚堪使用。雖然它還在持續退化當中,但退化的速度並沒有如當年那位醫生所預測,在三十歲前就要去「盲人重建院」報到。

  現在版上大家耳熟能詳的陳年普洱茶、水中含金石、老琥珀,以及偶而會談及的老天珠、老法器等物,還有那個已經是養身必備的「早茶晚酒」,就是老茶房依照【物能養身】的標準,用自個兒身體的反應為依準,所找出對於健康有正面加分作用的物品與方法。

  曾經有一位具有通靈體質的高人跟老茶房說:「老天爺如果要讓你做一件一般人做不到的事,一定會拿走你身體內一般人都有的一樣東西。」
  他說:「就因為老天爺開了你別人沒有的眼,所以必須關掉你正常的眼。」
  這話就好像一般人在安慰別人說「上天關了你一扇門,就一定會幫你開另一扇窗」的道理是一樣的。
  這話是真是假?不知道!不過,老茶房至今絲毫沒有後悔這些年所解讀出來的《不存在的真實》之訊息,與所寫出來的《生命基金》、《一定瘦》、「陳年普洱茶」等的養身資訊,哪怕是這些成果是用正常的視力換來的。

  哦!~對了,老茶房為什麼從來不在公開場合或在版面上談及自己眼睛視力狀況?今天,可以說是第一次在版上公開的談。
  實在是因為老茶房在宗教界打滾幾十年,把人給「神化」的事情看得太多了,對這種事也異常反感。譬如說,以前佛陀親自煎煮湯藥給弟子信眾喝,但今日的法師卻說只要供佛蓋廟就可以治好癌症。殊不知,有多少堅信「佛法無邊」的人,因為相信法師所說天天喝大悲咒水延誤就診而枉送性命。(很奇怪?~現在因為醫療疏失而得理不饒人的抬棺抗議事件經常可見,卻不見有人放下迷信枷鎖據理力爭的到寺廟門口拉白布條說法師草菅人命!)
  當這種事情見多了後,就打心眼裡反對崇尚個人主義與搞個人崇拜(這也是老茶房從來不 PO 個人照片的原因),更不喜歡打悲情牌用苦情換選票,這就是從來不公開說老茶房的眼睛其實從小就有問題,也極力要求格格不要在〔讀書會〕的各項互動中談及這事兒的原因。因為,老茶房從不用有色的眼光看待世間事,當然也不希望大家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老茶房。
  老茶房認為,眼睛視力問題,是老茶房個人的事,是一個必須自己去面對的問題。說了,對所推廣的養身理念不會產生加分效果;不說,對所提出的養身觀念也不會出現扣分作用。
  而且,凡是問題,向來是棘手的,也不容易有好結果的;但是,開始用正面且理性的態度面對問題,那這個問題將不再是問題,而是會變成試題;一旦成為試題,那結果可能會是不及格的三十分,但也有可能會出現九十幾的高分。老茶房到現在還在戰戰兢兢的回答這個試題,而老天爺咧,也還沒給最後的分數……

  老茶房的前傳說完了,把場景拉回來。

  《生命基金》的【物能養身】不是金鐘罩,《一定瘦》的【先飲後食】也不是鐵布衫,「陳年普洱茶」更不是仙丹靈藥,所以老茶房跟一般人一樣,還是會生病,也是會老化。
  也許是老天爺要老茶房來做一些一般人不會去做的事,所以在年輕時承受了大量的根本「不是病」的「病」,讓老茶房用自己的身體當臨床實驗品,依序的解開許多塵封在時空中的真相。或許也是這樣,老天爺要老茶房把解開的真相據實的寫出來,因此也讓老茶房的視力暫時「停留」在起碼看得到的階段,更讓老茶房的視力,比那位長庚眼科醫生善意提醒說十年內會用盡的時間,又多出三十年「看得到」的時間。
  也因為這樣,老茶房也非常珍惜、在意跟配合的盡量不去做會傷害眼睛視力的事,譬如說,不熬夜,規律作息,均衡飲食,不玩電動遊戲、不在昏暗光線下做事,而且也盡量配戴眼鏡輔助視力……。但是,現階段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這件事對於常人來說就一定會損傷視力,更遑論老茶房這個從小眼睛就先天不良的人,那就是盯著電腦螢幕管理部落格以及對著電腦螢幕打字這件事。
  雖然,老茶房從裝第一台電腦開始,為了要保護眼睛,所使用的都是日本原裝的美工專用螢幕,這種螢幕的價格是一般螢幕的好幾倍1996 年時一個專業高階螢幕要八萬,現在雖然成本降低,但也還要兩萬多)。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其實就是為了這種專業螢幕色彩極為飽和的特點,來降低視覺上的壓力。
  不瞞大家說,自從裝了第一台電腦開始打字寫書,到 2007 年開始經營部落格這些年,或許是長時間緊盯螢幕的關係,也有可能是年紀漸長的緣故,老茶房的眼睛視力退化速度,確實超過以往「穩定控制」的階段。就是這個不得已的無奈現狀,不得不讓老茶房停下腳步思考,要把這個「剩下的視力」用在什麼地方?要在「還看得到的時候」做哪些事?
  前頭已經數過,好像該做的事,姑且不論是否完成,但至少都已經做了。如真要說還沒「去做」的事,那就是「西藏阿里」的事,還沒「善了」。

  其實,老茶房早在 2009  7 月就已經開始寫「西藏阿里遊記」,只是因為雜事繁多,寫寫停停,有空就寫,有事就停,沒法一氣呵成。在所有的事情中,占最多的,就是外出「找茶」,以及找到好茶之後,回來坐在電腦桌前,把這片老茶的典故逐字還原出來。現在,礙於眼睛視力的限制,是否應該把時間跟眼力用在「最該用」的地方?

  經過幾天思考,決定了,就此轉彎。老茶房以後,也還是會盯著螢幕看,也還是會打字,只是所打的字,會是「必需要講」的事,和「西藏阿里」的事。等「西藏阿里」的文字都完成後,或是藏土機緣再起時,就是「重返阿里」的事了。

  當然的,老茶房會繼續的找茶,找到好茶以後,還是會 PO 出來,只是老茶房只扮演好「找茶」的角色,好好的找出那些在茶倉中養息多年,質優又便宜的陳年好茶,對於找茶過程、藏茶歷程、老茶故事、茶品體驗……便不再描繪。
  老茶房希望大家,是因為茶好,而喝;不要因為故事好聽,而買。
  如您真想要隨茶收藏老茶故事,那不妨就從您開始,從您藏得每一片老茶開始,開始記述它的故事。

  常在勵志文章中看到這句勸人話:「珍惜活著每一天」。
  老茶房的願望沒那麼大,老茶房在四十年前被眼科醫生告知如同「宣判死刑」的實情後,就「珍惜看到每一眼」。
  每天早上,醒來,眼睛張開,心裡的第一個念頭,不是大家所想的「我還活著!」而是「感謝老天爺!我還看得到!」

  老茶房就是親身經歷了這麼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以及看到那些只有一隻手或是一隻腳的人因為不放棄不妥協而完成了許多好手好腳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所以,在與各方朋友的互動中,或是在部落格的回覆中,都只傳達與主張一個觀念,就是:
  「天下事,只有做與不做,沒有行與不行;
   任何事,只愁時間不夠用,別把『沒辦法』當理由。」

  老茶房聊完了!



後話】————



  這張照片,是 2000 年進入「西藏阿里無人區」……
  在行經一座海拔超過 5000 米的山頭上拍的。

  十年來,每次看到這張相片,就想,有機會,一定還要再去一趟。
  年年看,年年想,到現在都還沒能再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照片中的經幡,別人會說,它是在傳送五方佛的加持。
  但我每次看,都覺得它像是一座指引遊子回家的燈塔。



  我不曉得別人是用什麼角度看經幡的?

  我只知道,我每次看到這張照片時,腦海中就出現一個畫面……
  它就好像是龍舟賽時,標示終點的目標旗……

  我每次看到這張照片,都感覺到它在告訴我……
  說:「這裡,是你的目標!」



延伸閱讀】————

 作者  黎時國  個人簡歷 www.關於我.tw



〔工商服務〕————

老茶房所寫的書以及所推薦的茶品,均授權予〔www.讀書會.tw〕銷售
如欲收藏書或茶,可前往各大網路賣場上挑選:www.我的賣場.tw

如有任何疑問,或是想盡快獲得相關資訊 ……
  請直接撥打〔讀書會〕的服務電話:(028792-0606
            手機 / LINE: 0911-560848
  
讀書會地址:台北市 內湖區 成功路 四段 145號 四樓(捷運「內湖站」旁)
歡迎您親自來讀書會面交(交通便利,又好找!公車、捷運、開車來,都方便!)
讀書會的位置,請至〔www.面交.tw〕中查閱詳情。



       



                      

                    (點圖章回首頁)

回應

我是人

我是一個人

我是一個平凡人

我是一個相信因果的平凡人

我跟大家一樣都是來這裡善了所有因果的平凡人

www.說明.tw

www.讀書會.tw
讀書會的位置
www.我的臉書.tw
www.書.taipei
www.陳年普洱茶.tw
www.買東西.tw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