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430台灣俚語74

肚大 居財王

這是以前的說法;嘴闊食四方,肚大居財王。
農業社會有大肚腩的男人是營養過剩留下一個〝魷魚肚〞,表示他家有很多錢,是富戶。看起來〝福相面〞有如彌勒佛,也因為這樣 中風的機率就很高。通常農戶、佃農、長工都是〝地瓜臉〞一臉皺疤、苦命相,常說若能像他不需做就有得吃,那該多好。

也因此給人的印象是 肚子像鮪魚、魷魚肚,很會積財。

現在剛好相反,窮的人胖子多,時代巨變有錢的人怕死又講究外表,吃的方面就很在意。而經濟狀況差的因為垃圾食品到處都是,對於吃並不考究,只要有就往嘴巴塞,喝高糖的冷熱飲吃油炸的雞塊、不只虎背熊腰,下盤猶如蒙古力士,我常想那摩托車真可憐,坐上去兩頭翹,原來摩托車跟錯人也是 歹命。

.......

明知褒 三分爽

稱讚無人不喜歡,只是許多的讚美皆屬溢辭客套。儘管如此聽起來也覺舒爽,戳破了總有些不近人情,於是乎就欣然接受,明知褒三分爽就是這麼來的。

閩南語﹝阿諛﹞發音是ㄜ樂 ,讚美的意思,跟國語的奉承脫不了關係,褒獎通常都言過其實,所以舉凡稱讚多少都經過﹝灌風﹞,原來沒那麼好、沒如此大,加了一些時有反效果的風險。有⋯⋯意思的是有許多人附和風雅,錦上添花,不免狗尾續貂,社會上往往都包容,因而造就了入鄉隨俗的風氣,相互包容互相拉抬,鄉愿實出自此。

褒字無對錯,獎用的人心態問題,接受者層次是關鍵。周遭幾乎無事無日不在;明知褒三分爽,虛假佔了我們社會言詞的一半以上。因為聽了 爽!

.......

錢不是沙螺殼

物資缺乏的時代,我父親時常講這句話;說我們兄弟浪費,一而再的喝斥,譬如穿卡其褲坐在石頭上,他說那很快就磨破,使得我心裡看到石頭就想坐一下。然後心裡就反映出一個想法,坐一下也不會怎樣。

沙螺殼就是河灘上的那些螺貝殼,到處都是。錢在佃農的家庭自然無法像沙螺殼,但確實也讓我養成節儉的習慣。

這句是:錢不是沙螺殼,儉儉用才有底。平常要有積糧存錢以備不時之需,如果當月光族那會很慘;聽過一個故事,真實而且見過面,年輕人結婚買車買房養孩子,房子還花一大把裝潢,問題是大部分靠 貸款。這並非特例;先享受,準備三十年還貸款。而幾年後我知道生活過得不好,因為兩個孩子日夜請人照顧,花費過大,每個月都在追錢,搞到朋友同學親戚都怕見面。

.......

呼汝食 呼汝用 予汝大漢無路用

說道這句心情有點不好;我遇過這種有親戚關係的人,非常傷感。

父母親只懂得養,如養豬一般的侍候,剝奪了讓他自己學習的機會,長大、老了啥都不行。

把小孩當寶貝替他張羅一切,這絕非所謂的愛,這是在害他沒有主見、沒有經驗、養成溫吞個性....反正一切都很糟,糟透了

餐餐呼喚事事替光,無異截斷他學習受苦的機會,長大謀生 死當。

.......

籐條頭吃未了

二戰結束日本人走了,台籍日本兵返鄉務農,戰後嬰兒潮出現;這些受日式教育又服兵役的〝家長父親大人〞有一個管教子女的特色,學日本人用〝籐條〞,〝五弓枷〞打髮妻打子女,口說:巴格牙魯!

三四年級就是〝出氣筒〞,在妻小之間有句話形容這種不良說是〝日本人返去未了的〞。拳打腳踢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我自小就遭受荼毒傷疤處處,想去告他虐兒,可是已然死無對證。只有留一桿籐條偶而對它嘀咕,一支籐條打牛打人兩用,說來可冤得很;他們說把大兒子教好,其他就會跟上,不知哪個殺千刀的教育理論?

五弓枷打不長眼,空心拳反掌照頭〝貓〞下去,痛得頭昏目眩眼淚直流。這種日本人有甚麼好?

也沒真的就能教出甚麼好子女,光看就像遇到鬼,環境又差,十三四歲能離開算是運氣好。不然藤條炒肉絲、五弓枷敲木魚真是天可憐見。

.......

入門是王爺 出門做乞食

小時候的社會環境與經濟條件普遍低下,不只保守更是封建,男尊女卑,從明清以至於日據幾百年來都是如此,尤其耕農販夫走卒的庶民家庭,大家庭尤甚,經濟完全仰賴父親祖父,父權高於一切。

掌家的人回到家裡那可是頤指氣使大派得不得了,管大管小沒有一樣合他的意;我還看過丈夫當個〝會社〞小職員,下班回家妻子跪在地上幫他洗腳。當時覺得這個人超差勁的,〝大人大種〞還拿髮妻如此對待,其他應無甚可觀。聽其言觀其行終老果然如是。

回家進門有如王爺,出門卻是奴顏卑膝,甚至乞食在外,反差之大,令人瞠目結舌。

這種人沒同理心,基本上也是招搖撞騙的爛咖,人越卑賤越會反射式的表現,現在還是大有人在。

.......

 

 

 

 

 

 

 

回應

今天就是一切。

有緣來此無妨蹓蹓。老舊的經驗或許有些不合時宜,可都貨真價實,人生不都這麼一回事兒。經驗智慧是累積而來,懂得思考推論則心得更多。別浪費時間白來一趟。這是老黑的初心。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