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514我談美國的槍擊事件(2)

我談美國的槍擊事件(2)
 
             美國是一個經常發生," 校園槍擊案 "的國家,每一次發生了校園槍擊案,都會沸沸揚揚
     的轟動及鬧騰上一段時間,各式媒體亦爭相採訪報導,要在社會上,喧騰.熱議.探討----,好一
     陣子之後,事件方能漸漸的平靜下來。直到下一回,再次的發生校園槍擊案,又會同樣的沸
     沸揚揚的轟動及鬧騰----。
             如此的情況與場景,就像是魔咒似的,周而復始的,在美國的社會上演著;但美國的有關
     單位,卻拿不出一點兒解決的辦法,這幾乎己是美國社會上,所無法治療的問題與傷痛,而且
     這個問題與傷痛,還會世世代代的延續下去 !
             雖然是美國的校園槍擊案層出不窮;但每次似乎都沒有華裔學生的參與,正是因為沒
     有華裔學生的參與,所以我覺得,這些校園槍擊案件,我雖然是也很同情與關心,但似乎總是
     和我,有一些兒距離;但未曾想到的是,有一次的美國校園槍擊案,參與作案的學生,非但是
     我以前,在台灣讀空軍軍官學校時,我們學生大隊,大隊長的孫子,而且他的父親,還是我空
     軍官校的同期同學,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
             話說 1991 年的 12 月 15 曰,時序將進入聖誕節,我於上街買聖誕燈飾時,順便的買了一
     份 " 紐約時報 "。回家後我胡亂的翻著紐約時報,不經意的看到了一條新聞 : " 麻州西蒙
     岩石學院 ",一名華裔的榮譽學生,十四曰晚在積雪的校園內,用一隻半自動步槍,濫射行兇
     ,打死一名阿根廷裔的西班牙語文教師,和一名十八歲的學生,兇嫌是來自蒙大拿州的 Wa-
     yne Lo ( 該華裔榮譽學生姓駱 )。
             在看了以上這條新聞之後,起先我並不是十分的在意;但繼之我一想,在空官和我同期
     的駱同學,他不是在蒙大拿州比利斯開餐館嗎?而且開槍學生的英文姓氏 Lo 的發音,也正
     好是駱呀 ! 而且我空官駱同學的兒子,也差不多是這個年紀呀 ! 上帝保佑,可千萬不要是
     駱同學的兒子才好 !
             基於同學之間的感情與關心,於是我打電話去蒙州,天哪 ! 果不其然是駱同學的兒子,
     電話是駱同學夫人接到的,她在電話中十分難過的對我說 : " 我實在是搞不清楚,小文為什
     麼要開槍,而且我也不知道,他的槍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 ! ----。"。
             因為那段時間,我在紐約的華文報紙上寫專欄,所以我在專欄上用的標題也是 : "孩子
     ,你為什麼要開槍 ? "。因為我們根本就搞不清楚,小文為什麼要開槍,所以我只能在專欄
     內容中寫道 : " 小文這孩子,以前在台灣時我見過,我只覺得這孩子,長得十分的清秀.聰明
     .伶俐.乖巧-----。並且他在學習小提琴上,是十分的努力及具有天賦的,我只是覺得,他太
     文靜了些-----。"。
             當然,自小文的校園槍擊事件發生之後,美國的各大媒体都爭相報導,又因為小文是華
     裔,所以在美國的華人媒体也隨之跟進。一時之間,小文的校園槍擊事件,竟佔了中外各大
     報紙很大的篇幅,美國的三大電視網,也時有評論與報導。
             但凡一件刑事案件的發生,一般美國民眾,都很想知道的一件事情,便是犯案者的 " 行
     為與動機 "。自然的大家都很想知道,小文是在甚麼動機之下,才產生了他校園槍擊事件
     的行為;但是媒体在這方面,卻報導得不多,其原因仍是小文在案件發生之後,都一直的保
     持緘默。當然,這也是美國司法,所賦予犯案人的權力。再者,據媒体所作的評論 : " 小文
     之所以敢犯下,如此大之刑事案件,他似乎是己豁出去了,所以從他的表情上看起來,他是
     毫無一些兒後悔與畏懼 !----。"。因此媒体也只有從側方面去報導,所以採訪了該學院的
     ,很多老師與學生,據老師與學生們表示 : " 小文和他的幾個要好同學,在學校中是屬於一
     個小圈子,他們從來不跟其他的同學有所交集,並且他們的思想和言行,都甚為偏激,在學
     校中他們是屬於另類,所以其他的同學,對他們都是敬鬼神而遠之,惟恐避之不及,幾乎沒
     有同學,願意去搭裡他們,因此在如此惡性的循環下,他們這個小圈子在學校中,也就越來
     越孤立了-----。"。並且媒体和警方,也在追查小文槍枝的來源;但是一時之間,似乎是也
     沒有結果。
             很快的,小文的校園槍擊案件,便進入了偵辦階段,據報載,小文和辦案的人員,也不是
     十分的合作。小文似乎也知道,他跟辦案人員再合作,也頂多是從二個或是三個終身監
     禁的量刑,改判為一個終身監禁,其實對小文來說,一個終身監禁和一百個終身監禁,是沒
     有任何實質上區別的,這也可能是他,不屑於和辦案人員合作的原因 ! 再說那時小文,也
     只有十七歲,他似乎是很多的事情都不懂,正如英文諺語所說的 : " Knows nothing fears n-
     othing ! (甚麼都不懂,所以甚麼都不怕 ! )。"。
                (未完續待)
                           啤酒王 趙名 隨筆於花蓮(2018.03.10)
                                   啤酒王的 Blog : http//blog.xuite.net/nybeerking/blog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