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50623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


那天隨手在youtube點了這部電影,那是小時候印象極為短暫但卻十分深刻的錄影帶畫面,事後在回想起來,或許是因為當然這部片得了奧斯卡金像獎加上依舊是崇尚中華文化那樣的社會氣氛,使得這部帶有一些藝術性的歷史作品得以在家庭的錄影帶戲院中播放。

小時候對這部片的印象就只是溥儀登基那一刻,與溥儀被俘虜淪為共產黨政營的階下囚這兩個畫面,但完全不知道這部片在演甚麼(畢竟當時年紀小)。今日在網路中如此隨意並且還是利用兩三天分段看完後,發現這部片用這兩個前後時間點交叉剪接相當聰明,不但是極佳的解釋帝國解體後革命後的過渡狀態,除了中國內部在革命成功之後不是完全改朝換代那樣,而是以一種讓紫禁城內保持著皇室顏面上的尊敬端出一道《清室優待條件》的「遜清皇室小朝廷」,卻早就沒有了權力。城牆之外軍閥割據,城牆內變成像是在演出還珠格格那樣一陣悠閒。片中藉由莊士敦成為溥儀學習西方知識的導師,也成了見證殘存皇室制度迂腐的現代化之眼,無時無刻都在提出皇帝是到底甚麼這樣本質的問題。於是可以想見當具備現代知識的溥儀解放了上千名的太監,才讓人想到政權瓦解之後那麼多太監還有何用處?那些太監平常貪汙撈油水或是跟軍閥有利益掛勾般的入世感,反倒使得皇室成了單純的象徵與世無爭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

也因為導演貝托魯奇個人對共產黨的偏好,以一種複雜狀態抗衡著西方現代性,不只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還有日本的帝國主義扶植著又再度登基的滿州國虛名(就象徵意義上來看像是清朝瓦解後後回到滿人的家鄉那般)。這種帝王式的中國價值一直在當前的中國從未完全散去,並且怪異地讓共產主義政治下的開放市場經濟成為一種殊異的現代化發展,對照像是給人只有一個結局的西方民主現代化,如同有人說中國不過只是另一個美國,但就現實而言根本不是,這樣從「末代皇帝」看下來這樣怪異的傳統餘孽,稱之為一種中國的美學。那麼就視覺上就如同片中充滿東方異國情調中國民族性,是因為是貝托魯奇找人許多美裔華人演出的陌生感也就成了如此合理的中體西用,如同世界各地唐人街那種「海外華人」的感覺。

自己記憶中的「古代」與「現代」的視覺分野,也就是小時候電影中僵屍的服裝的清朝裝扮,或者是以前祖父過世穿著的壽衣樣式這樣在影視文化中強烈的印象,如同陳界仁「凌遲考」作品給人這樣又陌生又親切的感覺,在「末代皇帝」這個過渡的接口中像是真的存在過。最後一個皇帝與一個即將被現代化的王朝的想像著又接合到了自己受到黨國教育照單全收中國歷史的真實,曾經想像著自己是源自於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過去,但歷史或許就是未來一下子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其它人
關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