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12150210小小貓

(偷偷躲起來死掉),出門就看到小小貓的屍體在那邊躺著,「笨小貓」不經脫口而出,不是真的罵牠笨,而是對好像真的是自己家的寵物一樣感到惋惜。那一群流浪貓,或許不是真的那一群,因為我也分不清楚哪一隻是哪一隻,但是已經十分熟悉每次回家或出門會有被牠們迎接的錯覺,這樣錯誤的感覺好像也可以被解釋成我總是跟小動物的ㄧ種距離感,我又不是說不喜歡小動物,只是身體很僵硬得無法很親密地靠近,而那一群流浪貓總是給我這樣的熟悉感: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繼續閱讀)

201311160010醫院

會談到的醫院,是因為前一段時間「跟醫院特別有緣」,這個會被認為是有點烏鴉嘴的自我嘲諷,同時又是面對現實,以及觀照生命的階段性開展。話說從去年因緣際會之下,到醫院從事影像生產的工作。

(繼續閱讀)

201311131640「科技改變了我的生活」

自從開始使用智慧型手機之後,我夢到指尖觸碰螢幕失靈,一則留言無法送出。

(繼續閱讀)

201308220035新媒體

那天去看某知名新媒體藝術家兼學長的作品,藝廊有一位好像是到職沒多久的小姐,為何會說到職沒多久?看她十分熱情的來為看展覽的觀眾解釋作品,猜想並回憶起剛從學院畢業的學生對於藝術推廣總是十分有熱誠,來者不拘,不像是有些老鳥,不是看起來像藏家,就不會搭理,當然這也可能是只是我的想像。題外話,我要講的重點是這位小姐談到「新媒體」的時候,似乎有一種「不要以為這不是藝術」或「這是一種從所未見的藝術形式」那樣的口氣,這個脈絡在我是一位沉浸在新媒體學院環境,甚至到後來有點覺得「已經新媒體過了頭」的厭倦,所以聽到那位藝廊小姐這麼說,我也有種驚喜的感覺。

(繼續閱讀)

201306042219夢到自己身為理性主義者

夢到自己身為理性主義者(註1),應該指的是,要做甚麼樣的作品,到底是甚麼內容?甚麼作品?作品是甚麼?等等一連串的問題但是光想根本沒用。

(繼續閱讀)

201305290102愛與毀滅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得了結膜炎,造成眼皮時常十分沉重(請點看症狀),去看眼科的時候,卻開啟了對於眼睛的提問:眼睛壞了不會死,如果只是生與死的二元劃分的話,視覺某方面不是重點。可是,看完醫生,坐捷運在玩candycrush的時候,因為視線短暫地無法對焦,又面對遲遲難以解決的遊戲關卡,頓時有一種人生毀滅的念頭,這好像是對所謂「靈魂之窗」辯證,精神之窗這邊可能來的更為貼切,以現況是說眼睛閉起來就好像沒甚麼精神了,但卻也有人會說,眼睛閉起來可以「看得更清楚」。

(繼續閱讀)

201305120243昨日今日明日早晨(註)

從現在到過去然後或許是未來,除了平常在想的,竟然也靠著好幾場的夢去回溯,我關心的是甚麼,為什麼是跟大眾的關係,過去的同事、朋友,與現在的同學,這裡不對學院的封閉(這邊不是說知識上,而是態度)有太多怨言和批判,只想講一下自己最近想法的如何形成。以及好像抓到了,也可以說明白了我之前在生活中思考好像有一些道理,在沒有被理論化之前那到底是甚麼,但是也不是要歸類,而可能是確定無法歸類,我最先想到的其實是,沒有生活(或說經驗)對照的理論,對我來說有何種意義,我要說的應該不是像很多科學理論雖然離生活很遠(因為卻離科學的想像很近)。

(繼續閱讀)

201304030145個人抱怨(註)

前幾天看到阿豬FB塗鴉牆上面說「買一台很屌的3D掃描器,把我每天拉的屎建模,打樣,然後像杉本薄ㄙ拍那些數學模型一樣把他們拍起來,作品名稱之為一個廢青ㄉ腸道連續拓僕學版畫,拿去申請科藝類補助會不會過。」姑且不論這句話的嘲諷層次可能還是停留在,杜象拿小便斗倒過來去美術館命名為噴泉,這類對藝術跟生活脫節的質疑;或是「藝術學院的祕密」描述藝術環境的撲朔迷離,我想先說的是關於,用「開玩笑地來說」,但卻必然要「面對現實」這件事,導致變成一種認真的來說,以那段話的脈絡:不管有沒有申請到錢,關於都要面對創作與生命這件事。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外面
其它人
關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