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413追思

   

……那一天剛好起風了,落山風把老屋內的門樞,吹得吱吱咯咯的作響著,李姨婆從臥室裡隨手抓了一件毛衣外先披著,然後趕緊到院子裡收拾著從竹竿上掉落下來的衣物,那些衣物中有些已經沾滿地上的塵土,她只好嘆著氣又再把它泡回早上才盛滿肥皂水的水桶裡,致於其他還留在竹竿上的,她就就一件又一件捧在手肘上,然後把它抱進了屋裡,那時,那些衣物都多到擋住她走屋內的視線啦!不是我每天下午經過那兒,看見後幫忙她,她幾次都差點被進屋內的門檻上給跘倒,一個女人家要是大著肚子跌倒,流產,這下子又不知道又要上那兒去籌醫藥費唷?……

一到了下午,失智多年的曾祖母,老敍述著從前,她因感到屋外又要颳起了強烈的落山風,行動不便的她,一直擔心著屋外還有一些未收進屋內的衣物,在院子裡竹竿上不停的旋轉飄盪著,便會觸景生情的講起她年輕時和李姨婆之間的過往友誼。而來到家中幫傭已好一陣子的王嬸,則默默的打掃著客廳,然後只是應付式的「嗯!嗯!嗯……」回應著曾祖母,其實王嬸的耳朵早已長了繭,根本沒在注意聽曾祖母講古的內容,她已經習慣了曾祖母失智後的叨嘮。

而剛從學校放學的晚輩們,原本有些飢腸轆轆,正想覬覦桌上的晚餐美食時,只要聽到曾祖母又要開講從前,就一個個不約而同的從冰箱裡拿起了零食,然後一溜眼的鑽進了自己的臥室,就連剛下班才進家門的小堂叔,也隨手拿著遙控器,開啟電視後,然後看著手機,坐在曾祖母身旁,他看到手機裡的簡訊,不停哈哈的傻笑著,曾祖母還以為小堂叔對她講話內容很感興趣,一直誇讚著小堂叔,是這個屋子最聽話的晚輩。

我們每次聽到曾祖母在客廳裡大聲讚美著小堂叔時,都在臥房裡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因為曾祖母永遠不會懂我們這個世代的人樂趣是什麼?

後來,曾祖母過世後,王嬸在幫曾祖母整理遺物時,突然發現了曾祖母有一本她年輕時的手寫日記簿,打開時,還掉落出幾張泛黃的照片,我們這才好奇的想知道曾祖母生前口中的李姨婆,到底和她有著什麼深厚的關係?為什麼她老是要提要李姨婆這個人呢?

沒想這本日記薄裡,記載著曾祖母年輕時的一切生活。

原來曾祖母年輕時,她是個布商家裡的一個美女,因為戰亂和家人分離,那時她只是一個中學生,她在學校裡和李婆姨是同學,李姨婆和曾祖母分別在學校裡是前後屆的校花……

當我們看到曾祖母的日記寫到這裡時,我們幾群晚輩們,彼此都亙相張望著對方,然後大家都哈哈大笑的說:「我們家族中好像沒有人長得像曾祖母的,尤其是我們那幾個姑婆們,不但沒有長得像曾祖母年輕時那麼美麗,反倒是遺傳到她中老年時的肥胖。」

就連小堂妹也打趣的說:「別人家是歹竹出好筍,我們家族卻是剛好恰恰恰相反嘛!……」而在一旁忙著整理東西的王嬸,聽了以後,也忍不住的掩鼻嗤笑了起來。

後來大堂姊吵著要大家繼續看下去,我這才明白,李姨婆,原來和曾祖母,來台灣以後,為了討生活一直都在同一家紡織廠當女工,她們知道自己無法再回到大陸老家,便由廠長親戚的介紹,分別嫁進了同一個村子裡,婚後生了許多的孩子,生活也一直都很的艱辛,小堂妹看到此,便又和大家說:「哇!原來曾祖母那時代也有姊妹淘、閨蜜呀!我還以為曾祖母一直是個沒有朋友又很嚴肅的孤癖老人呢!」大家聽了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只有二堂姊感嘆的說:「曾祖母,後來晚年一直在病痛之中過日,最後又不良於行,常年臥床,她在家也只有王嬸是最親近她的人了,她當然會懷念年輕時,可以行走自如的歲月嘍!即便那時在戰亂過後,村子裡物質很缺乏,日子也過得艱辛,但那段歲月,應讓是曾祖母最能感受到溫暖人情味的歲月吧!」

後來幾年,我們因工作和婚姻家庭,都分別離開了村子,現在這個村子裡的房舍都改建成電梯大廈了,就連我們家族中的大堂姊今年升級當了祖母,也只有她才能越來越能體會,曾祖母當年年老時的狀況。

今天又逢清明時節,我們又回到祖厝祠堂來祭祖,我們不但遙祭著祖先,也更加懷念起曾祖母生前曾經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的一切。

 這似乎是一種無盡的追思。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我是個報社副刊作家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引用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