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614債務協商 汽車借款利率

 

 

 

 

 

 

 


內容來自YAHOO新聞

與土地相互烙印

拜讀《民報》製作的SARS 防疫系列報導,真是一部可歌可泣的台灣防疫史詩。看到林重威、林永祥二位前程似錦的年輕醫師在抗煞過程中殞命,及許多受難英雄的遭遇,令人不勝噓唏!在艱鉅的過程中,也曾有一開始醫界無法同舟共濟的致命點,但在台大醫院院長張上淳一句「大家究竟愛不愛台灣」中,眾人凝聚真心、攜手承擔。這是台灣人在中國認同至上的年代,隱約、幽微又深刻的情感,雖然平時不明顯,但在緊要關頭,還是可以凝結同心、患難與共。

?

是啊!台灣是我們共同的愛、共同的夢想,棄母親的土地不顧,何以依憑?筆者一生與台灣的民主運動息息相關,即使為此遭遇困境,仍然不改民主信念,也可以說我一生一無所有,惟有信念;也惟有信念支撐我超越困境,渡過孤寂之路。

?

為何我對台灣的情感如此豐沛、如此不悔?這個深愛的故事,應該從三歲說起。三歲時候家裡開柑仔店,有一天黃昏,60歲的祖父正在看顧店面時,剛好鄰居大我一歲的姐姐來訪父親在隔壁的齒科診所。聽說,我才剛走到門口要跟她打招呼,好像厄運之神在招手,登時一輛公車在轉彎時酒駕撞進來,當場把我撞倒,家屋也被撞到塌陷。在當年報禁年代,這件事還被登上社會版。還好並沒有撞到我的手腳,但是身體大片區塊卻被汽車水箱的水燙傷,就近急送台大醫院。

當時台大醫院並不想救治我,因為我被判定不可能存活。以50幾年前的醫療水準,比我症狀輕的大人都走了,我怎麼可能存活?後來經不起父母親再三央求,才讓我住院醫治。在醫護人員悉心照料下,三個月後活著出院了,在當時說是醫學上的奇蹟,但身上已多出大大小小的深刻疤痕。當時醫護人員說:這麼小就與醫院結緣,將來長大要當醫護人員,幫助更多的人。

?

這句話彷彿是一個命定,也是一個天地召喚。這麼小就被土地深深烙印,也就離不開土地、離不開土地上的眾生;悲天憫人是從小就有的天性,對弱勢感同身受,常常為了弱勢挺身而出,嚮往當一名行俠仗義的人。

直至1981年唸台大政治系,剛好是美麗島事件後,政治風暴隱隱激盪著的台大校園。入校的當年暑假,陳文成命案發生,大學新聞社社長帶我們到血案現場,指證血漬。對一個本來就正義感十足的人,怎麼可能單純的在校園裡乖乖讀書?接著大三,因緣際會擔任台大法言社社長,發起「台大普選運動」等一連串校園民主運動,成為校園風暴中心,常有特務跟監;直至畢業後,也被情治單位追蹤近況,青年時期真實經歷白色恐怖高壓掌控。

在校園民主運動中,看盡當時獨裁政權的可怖手段,初生之犢不怕虎,也因此踏上一生投入民主運動的不歸路。中間面臨挑戰、困頓、顛沛,仍不改初衷,信念前行。?

這一切為民主的奮鬥,對土地的深情,或許跟從小被土地深深烙印有關。隱隱約約覺得三歲開啟的生命故事,只有土地上的人能懂;與土地共同聲息,生命才有共鳴、才會踏實。從來沒有想過國外移民,否則「來來來台大,去去去美國」是當時的口頭禪。但我覺得與土地沒有關連、沒有情感依歸,生存的精神意義如何定著?我只有在斯土、斯地奮鬥,生命的充實、飽滿才得以完成。土地烙印我,我的每一步民主足跡,深刻的印痕,烙印在土地上。我們相互烙印,相互膚慰,相互昂揚,直到生死。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030018472.html

信用貸款


B9C666E27580CC9D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