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057台中菜梯維修 菜梯廠商推薦~餐廳老闆分享

李希光:理解蒙古精英對中國今天的態度

關鍵字: 蒙古習近平習近平訪問蒙古蒙古精英韓國人日本人匈奴滿清成吉思汗中亞絲綢之路

作者按:8月21日,中國國傢主席習近平將訪問蒙古,這是中國最高領導人11年來第一次訪問與中國邊界線最長的國傢。中蒙共有陸地邊界4710公裡,三面被中國包圍。早在30多年前,蘇軍在中蒙之間設立鐵絲網前,羊群和狼群在內外蒙之間自由奔跑。但是今天,隨著大煤礦的發現,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投資者紛至沓來,封閉瞭幾千年的漠北對世界敞開瞭門。

但是,蒙古政府為瞭抗衡中俄鉗制、這些年執行的政治和軍事上視西方國傢為第三鄰國的親西方、親北約的政策。但是,蒙古的第三鄰國政策不僅沒有削弱中國在蒙古的作為,中國反而成瞭蒙古第一大貿易國和投資國。蒙古三面被中國包圍,沒有出海口,隻能依靠中國和俄羅斯。一些蒙古精英出於文化上偏見,一邊倒向西方和日韓,把年輕人和窮人對貧困及污染的憤怒引向中國人。今天的蒙古視歐美和日韓為其軍事盟國。但中國有學者戲稱,除非挖個地洞通向日韓,蒙古隻能選擇中國。據悉,蒙古政府已經決定,計劃中要修建的一條通往中國的新鐵路講采用中式窄軌,但鐵路隻有一兩百公裡,從戈壁省的礦區修起,不會讓鐵路修到蒙古腹地。

蒙古首都烏蘭巴托的成吉思汗雕像

一周前,我在烏蘭巴托參加瞭西方人召開的 中亞與亞洲內陸權力的歷史與現實演變 會議。來自荷蘭、德國、美國、日本、韓國、蒙古、哈薩克斯坦等23個國傢80位學者與會。會上瞭解到,盡管西方沒有給蒙古多少經濟上的幫助,但是歐美,特別是韓國和日本給蒙古教育和思想文化大量援助。例如,韓國人獨資興建瞭烏蘭巴托大學。韓國人在蒙古大肆宣揚,他們從人種和語言上跟蒙古人同宗同源,烏蘭巴托滿街跑的多是韓國倒賣過來的二手舊車。1991年蘇聯撤軍後,韓國開始對蒙古學術和教育滲透。歐美拼命將蒙古扶植成其插在中俄兩國間的一把西方隨時可以使用的尖刀。盡管蒙古已成為西方的盟國,並且成瞭北約軍事夥伴,甚至隨美軍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沒敢進巴格達城,怕伊拉克人回憶起成吉思汗子孫在巴格達屠城80萬),但在當前烏克蘭戰爭中,需保持政治中立。有聰明的蒙古人相信,跟隨美國制裁俄羅斯是蒙古買不起的奢侈品,這是蒙古所處的地緣政治決定的。

應該承認,盡管中國政府開展瞭轟轟烈烈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巨大項目,但是,在中亞、亞洲內陸的文化和學術話語權上聲音極弱。在上周烏蘭巴托的國際會議上,歐美國傢發起成立 國際中亞和亞洲內陸學術研究聯合會 ,總部設在歐洲,亞洲分部設在蒙古,完全沒有中國學界的參與。中國必須積極參與蒙、藏、疆等地歷史的敘事話語權,建好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前提就是建好中國的中亞史敘事話語。

今天,我把十天前在蒙古寫的微博整理成這篇紀實報道,供感興趣的朋友參考。

蒙古興仁寺已被高樓大廈包圍

2014年8月6日

漂亮的國航空姐走到緊急出口的座位旁,眼睛友好地盯著我,但不確定我是中國人還是外蒙人。今天北京飛往烏蘭巴托的國航飛機上,大部分是歐美人,有少量的外蒙人,幾個臺灣人,大陸乘客好像就我一人。 啥事? 我先開口。她這才開始用中文訓導我有關緊急出口座位乘客的須知。

你傢在北京? 我鄰座的白人大胖子問。 對。你傢在哪? 在香港。我是荷蘭銀行駐中國和蒙古代表,常來蒙古。 蒙古怎樣? 我問。他朝我歪過腦袋,低聲說, 非常腐敗。1990年後,國傢被幾個權貴傢族通過選舉輪流控制。政府現在已經揭不開鍋瞭,等著你們的領導人這個月底來蒙古給他們送錢來。

蒙古領導人迫不及待地要你們中國人來投資礦藏, 鄰座的荷蘭銀行傢望著白雲下廣袤的草原說。 不是有環保和反華組織反對中國在蒙古開礦嗎? 蒙古政府別無選擇。戈壁省的礦一動工,蒙古政府就會獲得40億美元的資金,對這樣一個人口隻有三百萬人的政府來說,是一大筆收入,至少讓它暫時渡過難關。

蒙古已經開始四處借錢,也找瞭我們銀行,要修建一條通往中國的新鐵路, 鄰座的荷蘭銀行傢說。 新鐵路采用中式窄軌還是俄國寬軌? 我問。 蒙古已決定新鐵路采用中式窄軌,但鐵路隻有一兩百公裡,從戈壁省的礦區修起,不會讓鐵路修到蒙古腹地。 快到烏蘭巴托瞭,蒙古高原上空風速大,飛機上下顛簸。

經1小時50分鐘飛行,飛機降落在成吉思汗機場。機場停兩架舊直升飛機,再就是我這架飛機。入關時才發現出門忘帶筆。走進免稅店問女售貨員借筆,她胖胖的大臉蛋面無表情說, No 。見旁邊男售貨員面前有隻筆,問他借。他手指敲瞭敲櫃臺,要我趴在櫃臺上填表。警官看一眼我的公務護照,雖無簽證但讓我進瞭蒙古。

推行李出海關,一頭戴白色網球帽、身穿灰色運動衫的中年男子攔住我問, Taxi? 我沒有搭話。他見我在找銀行,主動引我到電梯口去二樓貨幣兌換處。見我換完錢,男子又走過來, Taxi? 去成吉思汗廣場多少錢? 三萬(約一百人民幣)。 我點瞭下頭。他微笑地伸出手幫我推行李並問, 日本人? 我沒吭聲。

黑車司機帶我走出候機樓,外面隻停三輛有標志的出租車。黑車停在三個出租車旁,三個正規司機沖黑車司機指指戳戳地笑。 你叫什麼名字? 黑車司機幫我裝行李時我問。 巴托爾。 黑車上瞭草原路,夕陽下景色很美,但我內心不安,常聽人講蒙古人敵視中國人。司機播放令人陶醉的蒙古歌,我讓他放大音量。

晚上9時登高望遠,天空中央是亮的,四周已佈滿烏雲。萬傢燈火點綴著這座百萬人口的大都市。黑暗的蘇赫巴托爾廣場上,成吉思汗巨大雕像在藍色燈光下,給人一種穿越時空的寧靜和遐想。廣場一側是前清時的中式寺院。我掏出相機,雙臂撐在窗臺上準備拍下夜色下的烏蘭巴托,發現我把相機裡的記憶卡忘在北京瞭。

8月7日

成吉思汗寬大的身軀靠在大汗寶座上,雙臂支在椅子的扶手上,雙眼瞇縫著遠遠地盯著我。我此刻坐在蘇赫巴托爾廣場南側的餐廳裡用早餐。早餐一杯咖啡,一個炒蛋和炒飯。用餐人多是講中國話的大陸和臺灣的遊客。我穿上外套,走出酒店,從貝加爾湖吹來的今秋第一股涼風掃過廣場,迎面撲來。

中亞與亞洲內陸權力的歷史與現實演變 會議在烏蘭巴托大學一個橢圓桌會議室舉行。來自荷蘭、德國、美國、日本、韓國、蒙古、哈薩克斯坦等23個國傢80位學者與會。 我們希望把歐美視野的亞洲研究擴大到包括亞洲視野的亞洲研究, 會議主辦者、荷蘭亞洲國際研究所所長沃格森在開幕詞中說。

金發胖太太滿面春風走進會場。身穿西裝的蒙古男子迎上去,老太太與其熱烈擁抱。 我這次來,帶著我三個孫兒乘火車去看戈壁, 她興奮地說。 火車列車員還是中國人嗎? 不一定,不同車次用不同國傢列車員, 蒙古人說。 我被中國人騙過,那個人還是外交官,我臭罵瞭他,他害怕瞭, 老太太驕傲地說。

除瞭給蒙古經濟援助,更重要的是給蒙古教育和思想文化援助, 韓國人崔澤浩在中亞研討會致歡迎詞說。會議承辦方烏蘭巴托大學是一所韓國獨資的學校,韓國人認為他們從人種和語言上跟蒙古人同宗同源,烏蘭巴托滿街跑的多是二手車。1991年蘇聯撤軍後,韓國開始對蒙古學術和教育滲透。

希望中國作為新的世界大國,用天佛一體的普世價值領導好第二次全球化運動, 蒙古科學院院士比拉今天主旨演講說。 成吉思汗用遊牧人祖先騰格裡信仰把創建天朝當做普世價值,實現瞭第一次全球化。當時蒙古的全球化是精神的、貿易的、文化的、交流的、包容的。蒙元天朝讓儒釋道和伊斯蘭、基督教共存。

俯瞰烏蘭巴托城區

比拉院士演講中說,西藏不是被蒙古侵占的,而是通過天佛合一,成為蒙元的一部分。誰是上天最大的宗教?成吉思汗相信佛教最適合多民族世界的和諧共存,全世界應在佛的大旗下統一起來。今天的全球化是物質的、對抗的、暴力的,不是道德的和精神的,這種全球化帶來的是意識形態對抗、貧困和恐怖主義。

我在佈裡亞特發現瞭匈奴人建的城堡, 來自海參崴的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克拉汀說,該城堡距離烏蘭烏德5公裡, 這表明漠北遊牧人並不總是住在氈房裡。 他還發現,突厥人除外,柔然、維吾爾、契丹和蒙古人都在漠北築建瞭城市,其中契丹和蒙古人修建的是國際大都城,如哈拉和林、上都和大都。

蒙古高原的遊牧民族是世界最早刷牙的人, 俄國院士克拉汀在今天下午的會上報告說, 早在一千年前,契丹人就使用牙刷瞭。這已經被內蒙古的考古發現證實。 這發現挑戰外人長期以來的偏見。清末和民國時期的漠北旅行者常說,遊牧人不講衛生,一年到頭不洗幾次澡,很少洗頭,身上長虱子,性病流行。

蘇聯剛一成立,就派醫療隊到貝加爾湖給患梅毒的喇嘛治病, 俄國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巴什庫耶夫今天下午報告說。 喇嘛不禁欲,性病成災。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佈爾什維克向蒙古人居住的佈裡亞特派醫療隊,給東方受壓迫人民,包括喇嘛看病。佈爾什維克是最早在異族地區運用軟實力塑造自己形象的。

中國在經濟上接管瞭你的國傢,你怎麼對中國持這種態度? 美國蒙古學會阿麗雅指著帖木兒說。帖木兒剛做瞭中國在中亞投資受當地歡迎的報告。她說, 盡管蒙古經濟上依賴中國,但蒙古人喜歡日本,厭惡中國。難道你不懷疑中國? 我不是政客,我是學者, 他說。 你是在罵我們美國人是政客? 她問。

蒙古政府為瞭抗衡中俄鉗制、這些年執行的第三鄰國政策徹底失敗瞭, 美國蒙古學會的阿麗雅說。蒙古第三鄰國政策視美國、歐盟和日本為其抗衡中國的政治和軍事盟友。 但是,這個政策不僅沒有削弱中國在蒙古的作為,中國反而成瞭蒙古第一大貿易國和投資國。蒙古必須聯合中東、中亞更多國傢與中國抗衡。

美國蒙古學會的阿麗雅今天下午在會上說, 蒙古最近將牽頭召開 民主國傢部長會議 ,促進亞洲地區民主國傢夥伴關系的建立。蒙古應成為東北亞區域領袖,去設置本地區的議程。 蒙古哪來的實力辦這些大事?這是幻想, 一學者說。 但蒙古不要指望跟中俄兩大國修通瞭道路,自己的實力就來瞭, 她說。

烏蘭巴托一天會下來,深感中國兩千年歷史就是中原農耕民族與大漠南北遊牧民族的戰爭史和交流史:漢與匈奴、北魏與柔然、唐與突厥、唐與維吾爾、宋與契丹、宋與女真、宋與蒙古、明與蒙古、明與滿洲、民國與滿清、北洋政府與外蒙古。今天的蒙古視歐美和日韓為其軍事盟國(第三鄰國),中國怎麼辦?

在一間典雅的俄式餐館二層大廳,燈火通明,中亞國際研討會開幕晚宴正在進行,烏蘭巴托大學韓國人校長宣佈以驅除華虜、蒙古獨立為主題的老民歌演唱會開始。烏蘭巴托大學老教授寶德巴特爾主講歌詞大意,外蒙最著名的女歌手棋璐濟美格與老教授共同演唱。多是長調,雖不懂歌詞,聽者多感悲涼。

蒙古教授說,這些民歌是他采集的:歌頌犧牲的英雄、慶祝趕走駐蒙大臣三多的勝利歌曲,歌頌白俄軍人恩琴把中國侵略者趕出庫倫的贊歌。這些歌形成瞭蒙古國歌。我取餐從韓國人校長前走過。 你哪裡來? 北京。 是中國人? 正是。 真的是中國人? 見他一臉驚慌,我打消問他一個問題的念頭。

8月8日

如果你跟外蒙精英說這句話,他們會怒不可遏: 成吉思汗是你們的英雄,也是中華民族的英雄。既然我們都是成吉思汗子孫,就要共同發展。 至今外蒙精英還對中國駐蒙古大使高樹茂8年前說的這句話怨恨於心。高當年被蒙古媒體列為最不受歡迎的人。某學者今天上午做瞭《蒙古和中國爭當成吉思汗子孫》的報告。

中國一年輕學者在今天上午的會上說,蒙古與中國爭當成吉思汗子孫的焦點在於,蒙古不承認成吉思汗是中國英雄,元朝不是中國朝代。但中國堅稱,元朝不是外國人統治,元朝是中國的一個朝代。這個學者問聽眾, 中國把成吉思汗的遺產列為中華民族的遺產一部分,究竟是為瞭吞並外蒙古,還是為瞭維持現狀?

他繼續說道: 不承認元朝是外國人統治,就像不承認清朝是外國人統治一樣。中國是多民族國傢,多數統治者為少數民族,如唐、遼、金、元、滿。不承認元朝是中國一個朝代,等於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嚴峻的現實問題。

年近六旬的佈裡亞特學者阿巴耶娃教授去年開始,連續5年,每年從烏蘭烏德乘坐24個小時火車到烏蘭巴托,再從烏蘭巴托飛到北京,再從北京飛到德裡,再從德裡長途跋涉到達蘭薩拉和加德滿都。她說, 我到那裡去采訪流亡在印度和尼泊爾的藏人,已經采訪瞭51名喇嘛和4名普通藏人。

我問他們一個問題:你是哪國人?目前采訪到的喇嘛和普通藏人的回答都是,我的國傢是吐蕃。 她一直試圖邀請吐蕃大和尚再訪佈裡亞特,但受到中俄政府阻礙。佈裡亞特沒有轉世活佛,但建有寺廟34座和一所佛教大學。

隱藏在蒙古杭愛山裡的哈拉和林,曾經的蒙古帝國首都菜梯價格

你敢不敢回答我的問題? 瑞典某大學中國學教授恩瓦向臺上的哥倫比亞大學莫裡斯教授大聲發問。 你不認為漢人在吐蕃滅絕文化,跟德國滅絕猶太人一樣? 恩瓦曾任瑞典駐華參贊,資助過中國社科院出版斯文赫定文集,後到中央民族大學學苗語。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我們可以私下討論這個問題, 莫裡斯說。

辛亥革命後,西藏為什麼沒有跟外蒙一塊獨立?1913年後,西藏到底發生瞭什麼? 瑞典人恩瓦問哥倫比亞大學的莫裡斯教授。 西方人把西藏想象成香格裡拉,看不到歷史上吐蕃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更不承認西藏的封建領主制度。西藏並不是一直被慈祥的佛冠普照的地方。吐蕃獨立運動隻會傷害西藏老百姓。

這兩天會上,蒙古學者一開口就是譴責滿清,認為蒙古分裂是300年來滿清壓迫的結果。 蒙古通過藏傳佛教獲得團結,但不是政治團結。蒙古分裂導致滿清征服。但是蒙古也影響瞭滿清政治軍事文化和宗教。滿文采用的是蒙語中的維吾爾字母。辛亥革命後,蒙古繼續分裂,這是蒙古今後要註意的, 莫裡斯教授說。

莫裡斯在下午會上狠批一通維惹福德的暢銷書《成吉思汗制造瞭現代世界》。該書稱蒙軍25年征服的土地超過羅馬四百年戰績,帶來瞭前所未有的文化交流和貿易,帶來瞭宗教自由。 該書還稱頌成吉思汗是民主法制和人權的推行者,看不到蒙古對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的破壞, 莫裡斯說, 暢銷書是寫不出真實歷史的。

匈奴是蒙古人的祖先, 蒙古科學院比拉院士說。 但是,匈奴沒有文字。長期以來,匈奴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是中國人描繪出來的。人們通過《史記》作者司馬遷和《漢書》作者班固去瞭解。司馬遷用最醜陋的語言記載匈奴和單於。我們今天能否改變司馬遷留給人們的匈奴印象? 哥倫比亞大學莫裡斯教授說。

我不同意匈奴是蒙古人祖先的說法,土耳其人認為匈奴是他們的祖先, 歐洲學者回應蒙古院士。 不管誰是匈奴的子孫,至少應該更正中國人對匈奴的負面報道, 莫裡斯說,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匈奴要與秦漢交換商品,中國人認為遊牧人是野蠻人,中國啥都有,拒絕交換。結果,匈奴向漢朝發動瞭戰爭。

盡管蒙古已成為西方盟國,並且成瞭北約軍事夥伴,甚至隨美軍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沒敢進巴格達城,怕伊拉克人回憶起成吉思汗子孫在巴格達屠城80萬),但在當前烏克蘭戰爭中,需保持政治中立。蒙古媒體相信,跟隨美國制裁俄羅斯是蒙古買不起的奢侈品。這是蒙古所處的地緣政治決定的。

烏蘭巴托邊緣有很多蒙古包組成的城中村。越來越多的牧民擁擠到首都,放棄草原,搬進灰色的霧霾。由於中國幫助蒙古開采礦業和發電,烏蘭巴托正迅猛擴張。現代建築、名牌精品店和塔式起重機,看上去有點像奧運前的北京。每年有4萬人遷居烏蘭巴托。隨著人口增長,大多數移民被迫住在城邊的蒙古包區。

很多人住在烏蘭巴托郊區蒙古包是買不起現代住房。盡管60%的烏蘭巴托居民生活在蒙古包區,蒙古包區的煤爐對城市空氣污染貢獻高達84%。這裡缺水、泥路、四處垃圾。蒙古包區的牧民蘇仁對當地記者說, 離開瞭草原,活動的空間狹小瞭。但是,我相信,隨著蒙古礦業開發,政府會用掙到的錢幫助我建新傢園的。

8月9日

夜裡下瞭場小雨,白雲像哈達一樣環繞四周山峰。繞過馬路上一潭潭積水,去烏蘭巴托飯店門口乘車。飯店在成吉思汗廣場右側,三條野狗安靜地在人行道旁雜草中覓食。幾個衣衫襤褸看似流浪者的男女在附近轉悠。飯店對面是蒙古國父蘇赫巴特爾座像,座像底座雕刻巴特爾動員蒙古牧民反抗中國衙門的故事。

我今早在烏蘭巴托大學會上做的《亞洲邊地的課堂》報告介紹瞭15年前在清華開創的 大篷車課堂 ,該課堂將學生頭腦當身體肌肉進行鍛煉。在媒介化社會,人對外來文化多直觀回應,隻看表面,記者寫新聞更是太沖動,不花時間思考。帶學生在亞洲邊地遊學,訓練學生用自己雙眼而不從媒體看異國他鄉。

我不同意你隻讓學生記親耳所聞所見的新聞寫作, 荷蘭學者哈克在我演講完評論說, 記者必須寫出自己感受,讓人理解新聞真相。 過去15年我在西藏、新疆、內蒙、蒙古、西伯利亞等邊地要求學生按照玄奘的的標準寫作: 今所記述,有異前聞,雖未極大千之疆,頗窮蔥外之境,皆存實錄,匪敢雕華。

主持我演講的哥大教授莫裡斯不同意我在亞洲邊地遊學中隻使用《佛國記》和菜梯保養《大唐西域記》兩本書,主張還應使用更偉大的歐洲人著作《馬克波羅遊記》。 盡管馬可波羅書中有很多偏見、誇張和個人觀點。但蒙元不限制旅行,《馬克波羅遊記》幫助理解內陸亞洲。 馬可波羅比法顯和玄奘要晚至少五百年, 我說。

我演講結束前讀瞭兩小段學生在尼泊爾和圖瓦台中菜梯維修寫的紀實。哈克說, 你學生寫的跟我在尼泊爾看的不一樣,不真實。 莫裡斯跟著說, 紀實寫作膚淺,會犯錯誤。《紐約時報》弗裡曼在蒙古報道的第一句話 蒙古是一個美麗的穆斯林國傢。 我說, 人在自己框架裡寫作,當把不同框架內的畫拼起來,真實會出來。

蒙古科學院吉格麥多裡說,自蒙古從中國獨立後,蒙古學界出版瞭41本蒙古歷史專著,發表瞭2146篇文章。蒙古學者對獨立前蒙古跟中國的關系持三種觀點:名義上的獨立國傢、中國的保護國、中國的殖民地。關於蒙古的疆域有多大,他說, 按照清朝的政策,蒙古應該包括外蒙、內蒙、新疆和青海的蒙古部落。

我從講臺上回到座位,蒙古中年女學者走到我座前說, 蒙古人很喜歡《西遊記》小說和電視劇。我爺爺說,長春真人曾到阿富汗雪山成吉思汗帳下跟他講唐僧西域取經的故事。 她讓我在一張白紙上用中文和漢語拼音寫下 長春真人 和 丘處機 。印度學者沙亞走過來說, 我能否請你帶學生到那爛陀遊學?

來自克什米爾的印度女學者報告瞭她在外蒙的調研報告《蒙古尼姑》。她是上世紀80年代第一個來蒙古交流的印度學者。她演講完後,一個西方女學者問, 你為什麼不去研究西藏尼姑,隻研究蒙古尼姑? 我下一步可以考慮去研究西藏的尼姑。 蒙古尼姑相信吐蕃大和尚會轉世成女人嗎? 她們不這樣想。

這兩天會上,美國新清史觀十分強勢,認為清朝不是漢人(Chinese)帝國,清是滿族強迫多個民族國傢集合一起的帝國,蒙古等都是滿清的保護國或殖民地。滿清崩潰,各民族,如漢、蒙、藏、維都應脫離滿清疆界,成為獨立國傢,像孫中山講的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 。如此推理,中國跟蒙藏都是清朝治下的 保護國 ?

中國是唯一在外語中沒有國名的國傢, 我對恩瓦說。 西人國際上稱中國 China 、稱中國人 Chinese 或其近音詞,如俄語 給大爺 、英語 掐挨那 、法語 虛那 、日語 支那 。China和Chinese指漢地和漢人。蒙古和西藏在外語中都有自己專有名字。這樣看,蒙藏不是 China 順理成章瞭。

早在蒙古鬧獨立十年前,梁啟超1901年發表的《中國史敘論》說, 吾人所最慚愧者,莫如我國無國名之一事 。中國人自古以來,自稱秦人、漢人、唐人,但從沒自稱 去那 。國際上名不正言不順,導致中國在蒙、藏、疆等地越來越沒有歷史的敘事話語權。建好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前提是建好中國的中亞史敘事話語。

西域恐怖事件後,中國應該跟他們對話, 歐洲學者伯列說。 跟誰對話?跟暴恐者? 中國學者忍不住問。 我當然不是說跟恐怖主義對話, 伯列說。 你知道西域地下madrasa有多少塔利甫? 中國人問。 塔利甫是學生,不是塔利班, 另一歐洲人大聲打斷他。 塔利班也是學生的意思呀, 中國人說。

你如果在中國這樣談論西域暴恐事件,你會挨罵的, 會後我私下跟法國學者伯列說。 我當然知道,但這不是中國,這是蒙古, 他說。伯列是《伊斯蘭中國》一書作者,在香港教書。他過去五年,年年從迪化乘28小時汽車翻天山去喀什調研。他最近去西域是兩月前,想跟西域社科院朋友交流,受冷遇,被拒。

西域暴恐與瓦哈比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有關系嗎? 我問法國學者伯列。 瓦哈比跟恐怖主義沒有關系。雖然本拉登是沙特人,但跟沙特沒有任何關系。沙特瓦哈比捐錢在蘭州、喀什、西安和西寧建瞭大清真寺, 他說。瓦哈比是興起於18世紀中葉的原教旨主義伊斯蘭教遜尼派支脈,信徒集中在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

昏暗的燈光下,我從成吉思汗大坐像朝南走過蘇赫巴特爾廣場,過馬路,進小胡同。胡同出來,看到瞭夜幕下的興仁寺,這是烏蘭巴托市中心剩下的最後一座中式古建築。寧靜的古院落四周被近年來興起的醜陋的商業大廈包圍著。寺院沒有看門人,鐵欄桿大門鎖著。

回旅店,打開窗簾,看到夜色下的興仁寺全貌。該寺是由藏僧魯佈桑海達佈用妻子的錢修建。他嶽父是庫倫漢商,他本人是八世哲佈尊丹巴的弟弟,從小跟哥哥從藏區來外蒙。1906年他奏光緒帝,稱建此寺為光緒祝壽,並祝大清江山永固,光緒遂賜名 興仁寺 。沒想到,五年後外蒙驅趕漢人,其兄自封蒙古大皇帝。

哈拉和林的昔日繁華早已不在

8月10日

天亮瞭,睜眼望窗外,薄紗樣的白雲飄浮在湛藍的天空。走到窗前,玻璃上吸附著一層涼氣。群山環抱的烏蘭巴托今晨氣溫比北京低近20度。正前方,熱電廠高聳的煙囪和鍋爐正大口大口地向藍天吐著黑白混雜的煙氣。據國際環保組織統計,蒙古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五個國傢之一,污染在一年年加劇。

起床後走進浴室洗澡,淡黃色的液體從水龍頭流出。水來自圖拉河,那是蒙古人的母親河,超過一半的蒙古人生活在圖拉河流域,幾千年來,從匈奴、鮮卑、突厥、契丹到蒙古,清澈的圖拉河水是遊牧人的生命之源。今天,有2萬傢工廠、400公頃灌溉農田、33萬頭牲畜和三大火力發電站在嚴重破壞圖拉河的生態。

我走到興仁寺大門口,鐵將軍把門,我朝鐵欄桿裡面的中年男子招手。他沖我擺擺手支我走開。我無法走近廟門拍攝光緒禦筆。全球化的高層建築窒息著興仁寺,但它安詳地躺在過膝的雜草中。上次中國人維修興仁寺是我出生那年。中國派瞭工程師餘鳴謙和李竹君帶25個工人施工。除木材外,其他材料均在國內買。

蒙古人對你們中國人有怨恨啊, 某韓國學者一見面就說。的確,額爾登特鉬礦、奧雲陶勒蓋銅金礦和塔旺陶勒蓋焦煤礦的發現,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投資者紛至沓來。封閉瞭幾千年的漠北對世界敞開瞭門。但是,外蒙的政客和精英把年輕人和窮人對貧困及污染的憤怒引向中國人,甚至用法西斯標志發泄憤怒。

這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傢,一個三面被中國包圍的國傢,國傢95%的產品賣到中國,中國是它最大投資國,但在這裡你不敢說 我是中國人 。我在路邊招手叫停出租車。 去藍天賓館, 我用英文說。 日本人? 司機用英文問。我沒吭聲。 困你其哇, 他用日語親切問候。下車時,他主動幫我搬最沉的行李。

我再次為日蒙親善做瞭貢獻。一上車,蒙古出租車司機猜測我是日本人,一路非常熱情。到瞭機場,把車停好,鎖好車門,打開後備箱,幫我把最重的行李搬進候機室,找到一輛手推車,把我所有的行李穩穩地堆上去才準備離開。我也沒還價,給瞭他五萬蒙幣。他留給我電話號碼,希望下次來烏蘭巴托還找他。

成吉思汗機場今天下午隻有三趟國際航班,一趟飛漢城,兩趟飛北京。我推著兩個沉重包裹,來到匈奴航空(Hunnu Air)櫃臺辦理乘機手續。 能給我一個緊急出口座位嗎? 好的,靠窗嗎? 白凈的匈奴美女問。 沒錯, 我說。我擔心行李超重,但匈奴美女沒看一眼行李,就把行李票和登機卡遞給瞭我。

我在機場呢,馬上登機回傢看看, 東北口音男子在成吉思汗機場免稅店大聲接電話。 有這麼大體量?三個金礦? 東北人興奮起來, 我回傢看看馬上就回。 據說,外蒙人口三百萬,中國在這裡挖礦做生意的人有30萬。我這個月兩次來外蒙,這是第二次遇見中國商人。中國這幾十萬人都藏到哪裡淘金呢?

鄂爾多斯王爺邀請我到瞭漢國(China)與蒙古的邊境重鎮包頭。蒙古人在包頭大街上躍馬飛奔,他們自由、瀟灑、快樂。但他們不喜歡外國人到蒙古定居, 拉爾森在《蒙古的瑞典王爺》一書開頭寫道。起飛回北京前,我在機場花瞭65美元,買瞭1930年版的這本書。一百多年來,瑞典人對中國邊疆省區興趣至今不減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