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44幽默經典笑話尋常有

1、單位有個同事,蒙古人,屬於常魂遊天外的大神級人物。一年休假回家,假期過了好幾天還不回來,領導給他打電話,他在電話裡說:領導,我還在呼倫貝爾草原上騎馬找我家呢,我家是遊牧民族,現在不知道搬到哪裡了。2、今天請一哥們吃飯,他估計吃多了,在公車上忍不住連著打了三個嗝:“呃~呃~呃~”旁邊座上一個小盆友,坐在媽媽腿上,奶聲奶氣接了句:“曲項向天歌~~”全車都笑瘋了、、、我獨自在角落裡憋到內傷、、、3、去銀行排隊,前面一婦女抱著孩子,孩子調皮玩著把鞋掉了,我彎腰準備去幫忙撿,不料孩兒他娘說了一句“你再把鞋掉了,傻子會撿走的!”你說我彎下的腰該怎麼辦,後邊一長溜的爆笑眼神!

(繼續閱讀)

201304101214夢與過去

相比新鮮的事物,我對陌生,要更感興趣得多。就拿電影來說,新上映的,我幾乎不會去關注,而對於過去電影史上的作品,我卻癡迷到瘋狂的地步。我不知道怎麼去解釋,因為你不能用簡單的某某情結就能打發這種心理的全部複雜。如果要我去選擇,我同意自己是個比較念舊的人,對過去的興趣,會遠遠勝過未來。過去的,不管你先前知不知道,它就在那裡,似乎它的存在就是等待你的再次發現,它會等你,不厭不棄,這是最重要的。過去裡的時空會很大,站在現在的位置上看過去,就像是面對片片群山,而未來給我的印象彷彿始終是大海,它波濤洶湧的時候,你也會覺得跟它平靜時是一樣的,很平,未知的風險都被潛藏在底下,雖然你知道(只是概念上的)。故事,總是發生在過去的時間裡,要不怎麼我們說故事時總會說著和想像著“很久很久以前……”,即使有些事就在身邊,或者就在眼前。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著迷於故事——小的時候當然會有,只是後來忘了,偶爾拾起,也就漸漸堅持下來——甚至覺得“故事”這個詞本身就很有故事(我是想說有味道)。才知道,故事的代價就是需要時間的等待與累積。知道自己那麼對過去不忘,多少也是因為故事的興趣。或許兩者之間本來也沒有固定的誰是因誰是果的分別。是誰說過,對過去那麼在乎的人是因為當下的不如意。或許也對。既然不能擁有現在的美好,那麼記住過去的完美也不失為一種好的對策。或許也不對。現在很好,只是過去還要更好,這樣生活不是從當下中的逃脫,而是試著尋找更好的點綴。過去使他們看到了這點。我有過一段時間,一直在想自己會不會過得很好。既然我對過去那麼著迷,對陌生又那麼驚奇,是否就注定了我只能是在不斷的遊走,且在遊走的路上,還要不斷地回頭。我想結局也許會很慘,因為我對當下來說始終是種缺失的姿態,把自己放逐在生活的另一邊。這些年來,我不經然地發現了自己生活軌跡的一部分,也就是過去的部分。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我活著的世界永遠不是當下。也許曾經的這種方式給我帶來了安寧與冷靜,甚至我也不用過多去想肩上的單純壓力,這些在現在看來都或多或少成了無畏的無知與天真。但我還是會感覺到不一樣。畢竟空洞的夢與“過去”有太多的不同。過去,它可以被豐富,就像一段回憶之中的感情一樣。文章來源:

(繼續閱讀)

201206151347坐立姿勢怎樣好?

正確的坐立姿勢應該是『坐像鐘,立像松』。也就是坐得要端正,立得要直,不能扭腰、彎腿的。因為小孩正在發育長身體,骨骼比較軟,坐得不正,立得不直,時間長了,會使脊柱和大腿骨彎曲變形。文章來源:自由的流浪 - 《為了孩子》雜誌 - 李韜的美食和行走 - 第一空間@BLOG - 歌雅地板——思想指導行動 -

(繼續閱讀)

201205040937忽然感覺好孤獨

今天跟室友Z去吃晚飯,然後去操場散步。看著要暗下的雲朵,看著看台上三三兩兩的人群,忽然感覺是那麼孤獨。跟室友Z聊天,覺得好無趣,真的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原來生活環境的差距可以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麼遙遠,她走不進我的心裡,我亦一樣。今天跟MM通話,依舊聊了很多,聊男朋友,聊價值觀,還是有一點點的收穫的。其實,我很想多有幾個MM這樣的朋友,這樣,在聊天中或是接觸中,總能傳遞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可以讓我思考,可以讓我學習,可以讓我大開眼界,可以讓我知道還有另外一種人生。人真的是越長大越孤單,有時候,忽然有了個想法或是難過了、開心了,僅僅是想找個人去分享,卻發現是如此的難。、我不是缺少朋友,可依然時常感受孤獨。可能是因為現在還在學校,生活很安逸,又沒有男朋友,所以,孤獨寂寞。所以呀,我很珍惜我的朋友,可是,有時又好像很悲哀。想要與朋友分享一下快樂或悲傷時,還要考慮這個時間段誰有空閒時間?誰合適我這會兒的心情?誰能在這個方面跟我一起分享?等等,有時想了一圈就沒有了心情。現在,朋友們大多都已上班,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和煩惱,我一直認為每個人的煩惱都是一樣的多,一樣的煩,只是事不一樣而已。所以,有時也不想煩他們,也會擔心這個時間段,他們是否有時間、心情、空閒聽我的訴說。所以,有時只是拿著手機翻著電話薄發呆,一遍一遍,直到合上手機……想找個有共鳴的朋友很難,想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很難,想找個有時間心情陪你分擔心情的朋友很難,人生的一知己足矣!今天,我問室友Z:你有幾個好朋友?我還補充說,我是說很知心的那種好朋友!她的回答是我的好朋友挺多的,高中有四五個、大專一個宿舍的五六個,還有外班的幾個吧。頓時,我無言以對,選擇沉默。她反問我說,你忽然問這個幹什麼嗎?我開玩笑說,因為你“業務繁忙嘛”。她的臉色好像起了變化。然後很正色的說,我覺得好朋友不在於多,而在於精!我徹底無語,這不是搶我台詞嗎!!!有必要介紹我的室友Z,她幾乎每週末都會出去參加朋友聚會,她的朋友真的好多,據說是從小學到大專的同學很多都在我們現在所在城市工作。所以,她每週末都不在學校。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我們總是在驚歎她的人緣跟朋友。只是,我一直覺得,對於朋友,就像她說的那句:不在於多,而在於精。能夠交心、能夠批評你、能夠從中學到東西,這樣的人,才是朋友。

(繼續閱讀)

201204271915冬至的下午

週三早晨是大霧,中午後雖然霧逐漸散去,但氣溫仍然很低。中午一點半鍾我們從辦公室出發趕往夾江,司機開得很快,到達縣委黨校時還不到兩點鐘。下午是一次學習講座,主講人是省上來的專家。原定兩點半鍾開始,但上午就從成都出發的專家一直沒有按時到達,隨後收到的新華手機報發來圖文消息說,成樂高速眉山段發生連環追尾車禍,上百台車輛先後發生追尾碰撞,造成兩人死亡和數十人受傷,成樂高速幾乎全線堵車,大霧是引發車禍的主要原因。專家的車輛一直被堵在路上。聽課人員有四百多人,大家都分別在會場內外耐心等待。雖然下午室外有溫暖的陽光,但畢竟是寒冬,在操場上站一會兒後感覺很冷。我與兩位朋友一起到辦公室去坐,沒有空調也是冷得受不了。從兩點鐘站到兩點半鐘,高速路上的車輛一直沒有動過,聽課的幾百人也不敢散了,大家一直在嚴寒中耐心等待。終於在下午三點鐘傳來消息,高速路開始放行。但從眉山到夾江不長的距離,專家的車也跑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四點半才到達會場。專家在台上向足足等候了兩個多小時的聽眾表示歉意,但這次車禍也把他堵在路上五個多小時,應該比我們更辛苦吧。平時在辦公室開著空調並不覺得什麼,那天在室外呆了一下午確實感到週身的寒意。我的衣服穿得也不多,禮堂裡雖然坐滿了人,但手腳仍然很冷,只是期待早點結束後身體早點暖和。課講得精彩,從四點半講到六點四十分,會場外天早就黑了下來,但大家依然聽得清靜專注。晚上陪專家晚餐時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冬至,家裡燉的湯是喝不上了。於是坐上餐桌後先喝了兩碗熱湯,身心才慢慢的暖和起來。吳厚斌的BLOG |德國朗飾壁紙 | 傳媒老王(志勇)的BLOG |接力出版社的BLOG | 天使寶貝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41523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一種清寂,裹了淡淡的菊香,攜著落葉的離愁,從窗前,一直到天邊…耳邊,一曲煙雨青花瓷踏著唐詩宋詞的雅韻,憂傷寂寥的旋律裡,思念擱淺在北緯21度的愛情。此刻,我剛讀完秋天寫給我的信。外面雨水很長,就像流過村莊黃昏的輕煙。淡攏慢捻,是我現在能記起的另一扇門。這樣的雨天,原是適合讀信的。於是我讓自已深深的坐進夜裡,重新鋪開信箋。天涼請珍重加衣。這是妻對遠行而去的夫當說的話。於是,我搭在這行詞句裡走了很遠,一如唐朝那些坐船經過月下的詩人,無人深談,獨守著一場曠世孤獨。你看,水墨下,我亦踏雲而去。我想,秋天抵達的時候,我並沒有來得及種起半坡的蘭。我知道,這也許會讓遠道而來的你感到失望。此刻你是我的異鄉人。也許,可以在夜晚的時候讓你坐下來陪我一杯淡酒。與你說說遠古朝代中那些天涯羈旅的失鄉人。或者談談我剛剛翻過的魏晉朝的那些故事:關於琴,關於酒,關於水,關於詩,關於死亡。但是,這些信箋上並沒有寫出你要來的本相。它們寥落的鋪在我的燈下,細瑣的每一行,我仔細的讀過去。夜,忽然很涼了,不是麼?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有誰說過,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你沒來之前,我,一直在這裡。安靜的,棲身於荒野,穿著石頭的外衣,卻以一種纖細的心境,細數著光陰歲月。週遭是蒼涼的風聲,呼嘯著掠過,原野披一身塵埃,滄桑著容顏,溫柔地容納那些散碎的零落。落葉上寫滿憂傷的流年。又落雨了,北方的秋天總是這樣。我的窗外亦有一株從古詩中長出來的梧桐。我望眼欲穿,等待雨停。像一枚蝴蝶,棲身有水的屋簷。薄翅輕揚,沉醉一路風雨和想像。你從不聽雨,就想我不知你全部的故事,雨同我說話,誰又為你灑一地月輝清涼?許多細微的情感,和樹葉一起腐爛。順便,生幾行蒼白的詩句。字詞上爬滿潮濕的蘑菇。想離你而去,像秋風一樣冷酷的飄走…想撐一柄油紙傘,雨巷深處,一個人看雨,遠離塵世,天荒地老。卻為何,雨一落下,點點滴滴化作了思年。時時刻刻,綿綿無期…霧氣曲江,起於夢裡的幽幽江南。“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這是一段浪漫的邂逅。雕欄畫柱鏤空著陳年往事,淒清的心情被囚禁在寂寞的雨聲中,是青銅鏡裡被歲月鎖住的梧桐,多情的雕刻家,用刻刀將我一點一點地捆綁在朱紅的木柱上。卻,蒼白了四季的輪迴。等待的熱忱被雨淋濕,歎息在空氣中氤氳,枯萎成雨季之後的乾燥,這是一

(繼續閱讀)

201204222154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一種清寂,裹了淡淡的菊香,攜著落葉的離愁,從窗前,一直到天邊…耳邊,一曲煙雨青花瓷踏著唐詩宋詞的雅韻,憂傷寂寥的旋律裡,思念擱淺在北緯21度的愛情。此刻,我剛讀完秋天寫給我的信。外面雨水很長,就像流過村莊黃昏的輕煙。淡攏慢捻,是我現在能記起的另一扇門。這樣的雨天,原是適合讀信的。於是我讓自已深深的坐進夜裡,重新鋪開信箋。天涼請珍重加衣。這是妻對遠行而去的夫當說的話。於是,我搭在這行詞句裡走了很遠,一如唐朝那些坐船經過月下的詩人,無人深談,獨守著一場曠世孤獨。你看,水墨下,我亦踏雲而去。我想,秋天抵達的時候,我並沒有來得及種起半坡的蘭。我知道,這也許會讓遠道而來的你感到失望。此刻你是我的異鄉人。也許,可以在夜晚的時候讓你坐下來陪我一杯淡酒。與你說說遠古朝代中那些天涯羈旅的失鄉人。或者談談我剛剛翻過的魏晉朝的那些故事:關於琴,關於酒,關於水,關於詩,關於死亡。但是,這些信箋上並沒有寫出你要來的本相。它們寥落的鋪在我的燈下,細瑣的每一行,我仔細的讀過去。夜,忽然很涼了,不是麼?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有誰說過,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你沒來之前,我,一直在這裡。安靜的,棲身於荒野,穿著石頭的外衣,卻以一種纖細的心境,細數著光陰歲月。週遭是蒼涼的風聲,呼嘯著掠過,原野披一身塵埃,滄桑著容顏,溫柔地容納那些散碎的零落。落葉上寫滿憂傷的流年。又落雨了,北方的秋天總是這樣。我的窗外亦有一株從古詩中長出來的梧桐。我望眼欲穿,等待雨停。像一枚蝴蝶,棲身有水的屋簷。薄翅輕揚,沉醉一路風雨和想像。你從不聽雨,就想我不知你全部的故事,雨同我說話,誰又為你灑一地月輝清涼?許多細微的情感,和樹葉一起腐爛。順便,生幾行蒼白的詩句。字詞上爬滿潮濕的蘑菇。想離你而去,像秋風一樣冷酷的飄走…想撐一柄油紙傘,雨巷深處,一個人看雨,遠離塵世,天荒地老。卻為何,雨一落下,點點滴滴化作了思年。時時刻刻,綿綿無期…霧氣曲江,起於夢裡的幽幽江南。“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這是一段浪漫的邂逅。雕欄畫柱鏤空著陳年往事,淒清的心情被囚禁在寂寞的雨聲中,是青銅鏡裡被歲月鎖住的梧桐,多情的雕刻家,用刻刀將我一點一點地捆綁在朱紅的木柱上。卻,蒼白了四季的輪迴。等待的熱忱被雨淋濕,歎息在空氣中氤氳,枯萎成雨季之後的乾燥,這是一

(繼續閱讀)

201204100344舊港

舊港碼頭早於26個世紀前建成,整個舊港區是馬賽的重心和精華所在。不僅因為此處是馬賽的起源地,也因為純粹的馬賽風情只有在此地才能一覽無遺。港口沿岸分佈著許多以海鮮為號召的餐飲店,早上的魚市場景觀更是獨有的特色。港口最早的開發者自然屬公元前600年在此登陸的希臘人,今天的碼頭則是在ⅩⅡ和ⅩⅢ時所建,而直到19世紀之前這兒一直是法國海軍主要基地,為了防衛此港,在入口處南北兩面還建有城堡以為防禦(北邊是堡,南邊是堡)。「舊港」事實上並不舊,他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重建,但當地人還是以「舊港」稱呼它,除了習慣,應該是有一份歷史情感在其中。每天清晨這裡的魚市場都熱鬧非常,而碼頭則泊滿小漁船及小艇。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