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302347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未完)

第24話 2018/7/30

隨手將士郎打倒在地的金閃閃,一臉不屑嘲笑士郎的理想。
侍郎回想起自己的過去,自己的理想只是從他人借來。
即使如此依然要追求自己所相信的理想。

Saber趕來,但是士郎決意與金閃閃對決而要Saber前去救凜。
但是對金閃閃來說人類想要與英靈對抗根本是笑話。
士郎使出了固有結界—無限劍製(UBW)。
雖然都是贗品,但是士郎依然自信滿滿正面與金閃閃對決。

一方面,救出慎二的凜正吃力地逃離聖杯。
雖然Saber趕來,但是聖杯的黑泥也許連Saber也無法承受。
凜下令不讓Saber靠近,直接破壞聖杯。
此時以為已經消失的Archer出手相助,凜順利地逃離聖杯範圍。
Saber也順利使用Excalibur將聖杯破壞。
聖杯破壞後,Saber也因此消失。

士郎也伴隨勝利BGM(EMIYA)壓制住了金閃閃。
金閃閃最後雖然承認士郎的強,但是士郎魔力也用盡解除了固有結界。
正當金閃閃打算下手殺死士郎,聖杯的孔穴卻突然出現吸入了金閃閃。
不死心的金閃閃打算要利用士郎把自己拉出來,但是Archer又出手相助。
將金閃閃打入聖杯的孔穴中。

凜跑向Archer,雖然想將Archer留下但是Archer卻說不用。
而把「我」託付給了凜。
隨後士郎與凜一起回去。
聖杯戰爭也畫下了句點。

24

(↑)英雄王,武器的儲量還足夠嗎?

第23話 2017/8/1

補充完士郎魔力,也讓Saber的魔力只剩下一次的聖劍可用。
按照計畫由Saber對付金閃閃,士郎與凜去破壞聖杯。

順利潛入柳洞寺,然而Saber被門口的Assassin給擋下。
隨著Caster的消失應該失去了Master的Assassin卻依然守著門口。
於是也不得不進行戰鬥。

士郎與凜將面對金閃閃,金閃閃打算用聖杯來清理所謂無用的人類。
為了救出慎二讓凜先前往聖杯,當然就是士郎獨自面對金閃閃。
對於區區人類,金閃閃當然不屑認真面對。
士郎使出全力對付金閃閃依然是十分吃力。
一方面Assassin也將與Saber分出勝負。

在凜獨自深入聖杯將慎二救出,但也讓聖杯產生異變。
但是對於金閃閃來說都不是問題,隨手用EA轟向聖杯就安定下來。
僅僅是在一旁的士郎也承受不住EA的餘威,金閃閃失望的看向士郎。

最後Saber順利擊敗Assassin進入了柳洞寺。
倒下的士郎將要如何繼續對付金閃閃...

23

(↑)為了對付聖杯,不得不拿出EA的金閃閃。

第22話 2017/5/6

順利回到衛宮宅的一行人,對於接下來的方向也定了下來。
取得打算將聖杯破壞的共識,也得知聖杯存在的地點。
面對強大的金閃閃,要讓Saber獨自作戰士郎十分不放心。
凜想了一下,卻說不出辦法,究竟凜的想法是...

稍後士郎還是想找凜說想自己對付金閃閃。
對於唯一能對抗金閃閃的寶具也只有士郎的固有結界的方法可行。
但是士郎的魔術水準基本上是無法使出,只好透過凜的魔力供給...
畢竟動畫是一般向,當然只是稍微的肌膚之親而已。
順利進行魔術刻印的轉移,但也因此流出一些凜的記憶。
凜為何會不想提出這方案也是因此。

無論如何,作戰已經開始了。
下回,決戰柳洞寺!

22

(↑)嬌羞加睡衣,讚!

第21話 2017/2/5

士郎與Archer持續打鬥,Saber一旁看。
士郎雖然完全處於劣勢,但是Archer也知道士郎絕對不會認輸。
即使知道自己的理想只是偽善、只是借來的但是絕對不是錯誤的。
Archer最終反而認輸,回想起當年自己從切嗣那繼承的理想。

此時金閃閃亂入尾刀Archer,順道也侮辱一翻冒牌製造者。
本來打算連士郎一起解決,但Archer捨身保住了士郎。
與Saber在上回聖杯戰爭認識的金閃閃,宣(解)言(說)了聖杯的本質與所有權。
從容地說完話打算直接出手解決在場所有人但是因為城堡被Lancer放火而開始崩塌。
嫌會被掉下的灰燼弄髒於是就收手了。
金閃閃離開時遇到了慎二,於是順手把聖杯的心臟植入給他。
慎二變成了聖杯的肉塊...

剩下的敵人就只有金閃閃了,敵人在柳洞寺。
但是絕望的戰力差該如何解決。

21

(↑)原作重現。

第20話 2016/12/22

士郎與Archer正式開打。
雖然對於失去Master的Archer來說魔力不如平時水準。
但是人類和英靈的差距依舊是士郎難以超越的地步。
(所以Archer根本87%放水)

一方面凜面對言峰的威脅也只能無能為力的任憑處置。
雖然慎二不甘願讓凜就這樣死去,但更加無能的他也無法阻止言峰。
正當以為已成定局,Lancer死命的爬起將言峰殺死。
言峰也正式死亡(?),而慎二還想對凜出手也讓Lancer給阻止。
最後順利救出凜的Lancer也正式退場。
(當然也是金閃閃放任不顧)

士郎與Archer持續戰鬥,面對如同自己理想的完全體,技術與經驗完全不能相比。
自己努力的盡頭,就是現在面對的Archer。
Archer開啟了固有結界─U.B.W.,也讓士郎看見自己的未來與過去。
最後士郎也開啟了自己的U.B.W.,因為唯有自己是不能認輸的。
即便未來自己會後悔,現在的自己也不能認輸。

20

(↑)背對背擁抱(?),自己(Archer)X自己(士郎)神CP。

第19話 2016/11/6

標題:理想的末路(理想の末路)

Archer的真實身份就是未來的衛宮士郎。
貫徹士郎的理想的結果成為了英靈,但是對於成為英靈之後卻是無盡的悔恨。
於是對於過去的自己無法忍受,但是同時士郎也是無法接受這樣的Archer。
因為完成了理想而感到後悔,對於現在的士郎來說是完全否定的存在。

一方面Lancer跑去救凜,但也半路殺出言峰。
言峰雖然身兼教會監視者卻是Lancer的Master。
言峰打算將凜成為聖杯,但是Lancer當然不願意。
於是就用咒令命Lancer自殺,並打算對凜下手。

說到最後士郎與Archer依然是絕對無法互相容忍。
兩人將決一死戰。

19

(↑)自殺吧,Laner。(幫QAQ)

第18話 2016/10/19

標題:緣之起始(その縁は始まりに)

Archer完全衝著士郎而來。
雖然尚未說出與士郎的恩怨,但眾人也隱約知道。
Saber在失去Caster的Master魔力供給無法與Archer抗衡。
情急之下凜與Saber締結主從。
回復魔力的Saber與失去Master的Archer瞬間情勢就逆轉了。
面對這劣勢Archer使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固有結界─UBW。(咒文各種省略QAQ)
Archer掌握住局面後,再趁機擄走凜。
而Archer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殺死士郎。
而士郎也不猶豫的答應與Archer死戰。

Archer將凜帶往已廢棄的愛因貝倫城堡。
凜已經猜出Archer就是士郎的未來,也認同Archer想做的一切。
此時慎二與吉爾伽美什也來到打算把凜帶走。
Archer卻與慎二約定明日之後就可以任意處置凜。

回到衛宮家的士郎與Saber稍做休息也即將前往與Archer決戰。
而Lancher也順勢繼續幫助士郎救出凜。

19

(↑)金閃閃的Faker宣言。

第17話 2016/10/1

標題:暗劍、亮出獠牙(暗剣、牙を剥く)

Lancer與Archer正面對決。
此時Caster查覺敵襲,但也是打算也正面對上凜與士郎
雖然凜的戰術也完全被看穿,但是還是依照計畫發展。
凜對上Caster,士郎則對上葛木。
不論是哪方都是很勉強的對戰,但也不得不上了。

與Archer打得火熱的Lancer也說上回自己並未使出全力,這回可是生死決鬥了。
Lancer使出寶具打算一口氣殺死Archer,卻意外的被擋下。
而Archer此時卻說到Caster的監視已收回,要Lancer也收手。

凜與Caster的戰鬥光以魔術的質與量凜都遠遠不及Caster。
而最後也趁機使用近身格鬥來突襲。
雖然未能順利殺死Caster,但Archer卻趁機補刀。
Caster死後,葛木也依然不打算放棄戰鬥。
而失去Caster的魔術加持,理所當然的死於Archer手下。

本以為一切只是Archer的計謀,但最後Archer卻依然打算對士郎下手。
而也是因此故意脫離凜的契約。
Archer與士郎的恩怨究竟是...

17

(↑)葛木夫婦(雖然未婚)幫QAQ。

第16話 2016/9/7

標題:冬之日、願望之形(冬の日、願いの形)

殺死伊莉雅還不夠還取出了聖杯心臟。
一旁的士郎當然忍不住衝出來。
而此時慎二卻來狐藉虎威想要羞辱士郎一番。
而士郎當然不吃這套,但金閃閃也不打算花時間對付。
以心臟會腐壞為由逕行離開。

士郎將伊莉雅簡單下葬後,凜也一旁提出對於剛才的事情的問題。
對於士郎的人生觀實在過於扭曲,想得知關於十年情的事情。
簡單的道出十年前的士郎,決定自己依然會堅持這樣的生活態度。

面對第八位從者,其實力也超乎想像的強大。
即使得知其真身也無從對抗,但是現在打算先對付Caster。
此時Lancer卻突然冒出來,打算與兩位組成同盟。
雖然Lancer也打算順便接近凜,但卻被士郎宣示主權。
總之順利組成戰線。

來到教會Archer與葛木稍微閒話交流。
不過此時士郎一行人也即將進攻。
來到門口,直接讓Lancer對上Archer。
進入教會的士郎與凜,凜突然說起關於士郎的墜鍊是只有一條的。
而Archer卻也拿回一條給凜。

16

(↑)面對士郎的宣言,凜繼續嬌羞。

第15話 2016/8/29

標題:神話的對決(神話の対決)

士郎與凜總算也來到愛因貝倫城堡。
不過此時已經展開了戰鬥,於是兩人也乘機潛入。

一出手都是寶具等級的金閃閃強力的攻勢下擊倒Berserker。
然而真身為海利克斯的Berserker將自身的功績化為12條性命。

伊莉雅的回憶,從十年前等不到父親的回來。
加上為了下次的聖杯戰爭不斷強化伊莉雅自身帶來的痛苦。
成為了愛因貝倫的最後希望。

一邊保護伊利雅一邊戰鬥還是太過不利。
直到最後還是敗陣下來。
但金閃閃也動用了自身強力寶具天之鎖。
此外即便生命耗盡也要保護伊莉雅的韌性也上金閃閃佩服。

一旁看不下去的士郎以及拼命阻止的凜。
最後金閃閃也是完全不削一顧的走了。
Berserker死後,聖杯戰爭也將要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找不到幫手的士郎與凜將如何面對Caster呢?
下回待續。

15

(↑)Berserker與伊莉雅的羈絆。

第14話 2016/8/25

標題:科爾基斯的公主(コルキスの王女)

士郎與凜回到衛宮宅邸,兩人也打算繼續同盟關係。
而要對付Caster只憑兩位戰力時再是不足。
於是也打算找尋幫手,剩下的Master中Lancer還不知道以外也只剩伊利雅了。

一方面Caster依然在教會中找尋聖杯容器,但也一無所獲。
此時開始回憶Caster的過去。
對於小心眼的魔術師Caster完全不得欣賞。
最後甚至找Lancer來殺Caster,不過反被Caster搶先反殺。
但是追殺請求的Lancer還是前來襲擊Caster。
於是負傷累累的Caster一路逃到柳洞寺,而遇見了葛木宗一郎。

士郎與凜也來到愛因茲貝倫的城堡郊外森林,於是開始前往城堡。
雖然路上也充滿魔術陷阱,但是兩人也沒有退路了。

一方面在城堡中的伊利雅也很期待兩人的到來。
不過此時卻有意外的入侵者。
慎二被直接丟在城堡頂樓庭院,隨即被兩位女僕發現。(女僕PRPR)
正當要被排除時,金閃閃也隨後來到。
並且用壓倒的力量解決的兩位女僕(幫QAQ)。
得知此情形,伊莉雅也帶著Berserker趕來。
於是神話之戰要在此展開。

14

(↑)便服金閃閃,王之財寶依然強悍。

第13話 2016/8/21

標題:訣別之時(決別の刻)

失去Saber和咒令的士郎,回到了自家。
稍做休息後決定還是要前往凜的所在繼續戰鬥。

一方面,Caster占據了教會,並且逐漸將Saber完全轉化為自己的手下。
此時葛木也離開柳洞寺來到教會,雖然Caster認為葛木不該前來但也只能接受。

凜方面,打算一口氣收時掉Caster。
於是與Archer前往教會。
到了教會對上了葛木與Caster,Archer卻臨陣倒戈。
此時也來到教會的士郎也見機衝出來。
雖然依然不敵Caster與葛木,但在Archer說情下放過了凜與士郎。

無奈離開的凜與士郎。
凜也因為士郎拼命的相救而流淚。
於是兩人就開始談心。
凜說到自己總是在最重要的地方失手(遠坂家的老馬基因)。
而士郎也說到自己很早以前就很仰慕凜,也藉機告白。
雖然凜依然是害羞的不明說。
就這樣兩位失去從者的魔術師結盟成立(?)。
為了對付Caster兩位將去找尋幫手,難道會是...
下回待續!

13
(↑)面對士郎真情告白,依然是害羞不已的凜。

第12話 2016/8/16

標題:最後的選擇(最後の選択)

隔天起床後,凜打算與士郎和Saber出門約會。
完全不能搞不懂凜的意圖的士郎也只好聽從凜的安排。
同時藤姐也出門去了。

來到目的地的一行人,接下來也就是普通(?)的約會行程。
總之就是凜X士郎(不可逆),SaberX食物(不可拆)。
一方面藤姐是給切嗣掃墓去了,此時開始下起雨,神秘的女子(Caster)出現...
因為下雨的關係,凜一行人也打算回去了。
在回程的公車上掉入Caster的結界內。
Caster已藤姐脅持士郎交出令咒與Saber。
在Caster的寶具「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規則迴路遮斷器)作用下,奪走士郎的令咒與Saber。
Saber在Caster的控制之下也不得不攻擊士郎一行人,所幸Archer順利趕來救援。
總算是順利撤退,回到了遠坂宅邸。

取得Saber的Caster前往了教會,打算直接開啟小聖杯。
而言峰卻刻意獨自面對Caster的攻勢。

在遠坂家裡醒來的士郎,趕到凜的面前想要繼續一同戰鬥。
卻被凜直接的回絕,沒有從者已經不是Master的士郎又有什麼作用呢。
離開的凜與Archer,留下無力的士郎。

上半季最終回,士郎完全跌落谷底。
大半篇幅的約會橋段雖然稍微有點拖戲,但是也更能凸顯之後的失落。
失去了咒令和Saber,也失去能與凜一同作戰的Master身份。
期待下半季將會努力開外掛的士郎(笑)。

12

(↑)凜被士郎直接的反應反擊,耳朵都紅了。

第11話 2016/8/2

標題:來訪者翩然而至(来訪者は軽やかに)

回到家裡的士郎,因為稍微負傷加上使出投影魔術的消耗就直接就寢了。
隔天起床後,士郎發現身體半邊稍微使不上力。
但是受傷的部分應該是完全好了所以也不太放在心上。
到了學校,葛木老師也稱病請假。
身體依然使不上力的士郎放學後也打算直接回家。
卻忘了本來與凜說好的討論。(和一成乾瞪眼的凜)

回到家後,正在準備午餐時。
凜也直接來到衛宮家。
討論如何對付Caster討論的一個下午,而凜也打算在衛宮家吃晚餐。
在藤姐回來後也稍微有點修羅場。
隨後凜也和士郎聊起關於自己的做人處事態度。
之後凜還是對士郎不滿,最後決定在衛宮家住下。

夜晚,進行魔術修練的士郎。
身體依然還是有點麻痺。
此時Archer突然來到,說士郎因為使用投影而啟用了封印魔術迴路。
在Archer的幫助下總算是讓士郎稍微回復。
最後Archer還是對士郎說你的理想是毫無意義的事。

結果本回算是完全的凜回合,不過此時的凜與士郎似乎還談不上有感情。
不過兩人也稍微有所交流。
下回,前一季的最終回,敬請期待。

11

(↑)凜,顏藝。

第10話 2016/7/18

標題:兩人的距離(五人目の契約者)

Archer的夢境,成為英靈的Archer與UBW(日文)咒文。
醒來後的凜,跟Archer稍微鬥嘴。

來到學校,從一成得知葛木老師也住在柳洞寺。
最近還帶了一位說是未婚妻的女性。
由於很可能就是Caster,於是凜今晚打算埋伏葛木。

當晚,果真埋伏了葛木同時也確定是Caster的Master。
士郎當場質問關於Caster的所作所為葛木是否知情亦或是被Caster操縱。
而葛木卻說著一切與我無關的事物都漠不關心的論調。
此時凜打算牽制住Caster讓Saber襲擊葛木。
而意外估算了葛木的戰鬥能力Saber反被擊倒。
隨後更直接對上凜與士郎,近身更為貧弱的凜當然完全不敵。
而士郎為了與之抗衡而使出投影魔術,做出了像是Archer的雙劍。
然而依然是不敵葛木,此時倒下的Saber再度起身對抗葛木。
最後葛木決定撤退,兩人回到柳洞寺。
士郎與凜也受了點傷也不繼續追擊只好先回去。

一方面慎二與神秘金髮男(雖然大家都知道是誰了)從者的對話。
總之暫時還有事情要解決,之後才會正式出場。

下回,神秘的金髮男是否要正式登場了呢。
還是會先解決Caster呢。
繼續期待下回。

10

(↑)剛睡醒的凜。

第09話 2016/7/5

標題:兩人的距離(二人の距離)

隨著救護人員前來學校處理善後,士郎一行人為了避免麻煩的打算離開學校。
此時才姍姍來遲的Archer,一見面也和一行人吵起架。
隨後還是和好,也定下接下來行動的方針。

回到家的士郎與Saber,Saber提出為了預防再有Caster直接攻擊Master的情況要求一起睡覺。
而士郎基於畢竟還是男女的關係,只讓Saber睡在隔壁的房間。

失去Rider的慎二跑到了教會尋求保護。
而在得知自己是第一個被淘汰的Master,自尊心也受到打擊。
想到還可能被爺爺責備,開始找一堆理由跟埋怨都是從者太弱。
而言峰此時卻跟慎二說有一位無主的從者可以供給他...

隔天,從大河那裡得知學生幾乎都平安無生命危險。
可是對於學校處理事情過於低調的態度也稍微有點懷疑。

來到學校,一進校門就被凜抓住的士郎。
凜表示覺得一成很可疑,而且也是住柳洞寺的人。
為了不讓凜與一成直接起衝突,於是士郎決定要去調查。
中午,在士郎強脫一成衣服(服務腐市場啊)看看有無Master特有的令咒在身上。
結果也如士郎料中並沒有令咒,不過手段似乎也稍微有點過頭。
加上也不能說明,也只讓一成心情不愉快而已。

放學後本來要找凜報告關於一成的結果,卻發現凜已經先離校了。
於是士郎想到櫻也在昨天受結界影響而送醫,打算去探望看看。
正要來到間桐家前,卻看到凜在看著間桐家門口。
前往詢問凜時卻(又)被一把抓住躲再轉角。
原來是一位可疑的金髮男子站在間桐家門前。
不過沒有看到櫻,過一會那位男子就離開了。
隨後士郎也和凜說今天對於一成的調查結果。
得知之後對於之後要Caster的Master又得重新計策。
最後提到為什麼凜會來此,凜也說了有些在意櫻。
稍微提到關於被收養的人會有什麼心理狀態。
不過最後還是沒有見到櫻就回去了。(櫻沒戲份哭哭)

回到家的士郎久違和大河對練劍。
隨後大河開始說起士郎的過去。
最後還是問起為何士郎要成為正義的夥伴。
而此時士郎含糊的帶過,逃避了回答。

下回,打算主動進攻Caster的凜,究竟會面對怎樣的攻擊呢。
一方面言峰所提供的從者會是誰呢?
(雖然我都知道,不過我不說)
總之下回還是期待更多凜!

09

(↑)小惡魔微笑的凜。

 

第08話 2016/6/28

標題:冬之日、心之所在(冬の日、心の所在)

士郎從惡夢驚醒,似乎是受到Archer的影響。
早上與Saber晨練的士郎,身手稍微成長了一些。
不過士郎也下意識的模仿Archer的招式。

來到學校的士郎,遇到了還是很嗆的慎二。
總之放些狠話就結束了對話。

中午凜突然跑來找士郎,還是用非常顯眼的方式叫了士郎。
於是兩人一起吃午餐。
凜表示對昨天Archer的事情感到抱歉,也花了令咒讓Archer不會在對士郎下手。
士郎接受了凜的道歉,但也說自己也有錯的地方,總之就算是扯平了。
午休結束但兩人翹了下午的課,稍微討論要如何對付慎二。
此時,慎二已讓Rider展開結界,打算吸收學校的人們的精力。
為了與之對抗士郎也使用令咒召喚Saber前來。
Saber說此處有從者的氣息,而結界卻不在此處。
於是凜與士郎前往結界所在,Saber在此對付從者。
而最後卻發現此處的從者是Caster假扮的Rider,而真正的Rider已被殺死。
結界也因此停止,失去Rider的慎二也一臉驚恐的逃跑了。

事情總算告一個段落,凜說著面對那麼多人的苦難士郎還能保持冷靜。
士郎說著自己已習慣這種場面...就斷在這了看是講古還是會放置。
下回大概也不會有多少進展不過還是期待更多凜!

08

(↑)100%傲的凜。

 

第07話 2016/5/26

標題:死鬥的報酬(死闘の報酬)

Saber雖然想盡快前往士郎所在但是Assassin阻擋了下來。
於是只好與之戰鬥。

一方面想要奪取士郎的令咒的Caster在Archer的支援下總算逃過一劫。
但是要全身而退也免不了戰鬥了。
此時也得知Assassin居然是由Caster破壞規則下所招喚的從者。
為了贏得聖杯戰爭Caster,也打算拉攏士郎和Archer
士郎當然一口回絕,不認同為了魔力而吸取無關的市民。
Archer則認為Caster戰力不足以為同盟。
Caster於是展開了攻勢,士郎當然無法與其對抗。
Archer雖然一邊保護著士郎一邊與Caster戰鬥,但是士郎不領情。
最後Archer順利的擊退Caster,但是卻放了Caster逃走。
之後Archer與士郎為此吵了起來,最後Archer居然也出手偷襲了士郎。
(其實很明顯是放水吧,殺人要砍頭啊...)

插曲,只出現這一段在睡覺的凜,夢見了Archer的事。

Saber和Assassin的戰鬥雖然不分勝負,但士郎負傷的情況下打算就此撤退。
而Assassin爽快的放了士郎與Saber但卻不放過Archer。
於是Assassin和Archer就打了起來。
回到衛宮宅邸的士郎和Saber,稍微醫治傷口後也決定要更進一步的鍛鍊自己。
於是下回似乎又掀起新的戰局...

07

(↑)背後偷襲。

 

第06話 2016/4/1

標題:海市蜃樓(蜃気楼)

從遠坂宅邸要回家的士郎,受不了Archer的視線而忍不住和Archer吵了起來。
稍微說了有關英靈的話題後Archer也就讓士郎獨自回去了。

回到家的士郎,從大河得知美綴已經找到了。
雖然稍微有點記憶混亂但是大體還算平安。
另一方面Saber打算好好的鍛鍊士郎,雖然可能有點公報私仇...

隔日,來到學校。
慎二一副事不關己的談論美綴的事情讓士郎有點不高興。
但是也真的無法肯定與他有關係,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放學後,士郎與凜在學校找尋魔術結界並將之破壞。
雖然結界已經展開,也只能加以干擾而無法完全使其失效。
結束之後凜提醒士郎早點回家,就先行離開了。
正當士郎也要回家時,又遇到了慎二。
而慎二也坦承學校的結界是他所為。
但是也說自己只是要在聖杯戰爭平安度過,打算拉攏士郎。
不過最後兩人依然沒有共識的結束了對話。

晚上,與Saber對練後的士郎也不忘做魔術的修練。
雖然也只會一種強化的魔術,成功率也不算高。
總之還是專心的修練。

一如往常的修練到累而直結睡在倉庫中。
突然不明的力量把士郎給帶走。
當士郎醒過來,發現自己在柳洞寺。
而捉住士郎的是Caster的從者。
Caster打算奪取士郎身上的咒令,來增強自身的魔力。

Saber感應到了士郎的危機,正要趕去時卻被Assassin擋住了柳洞寺的門口。
正當Caster要強取出士郎的咒令時Archer及時出現解救了士郎。
雖然Archer自稱路過,但怎麼看都是特地來的啊。
於是Saber vs Assassin以及Archer+士郎 vs Caster,即將展開。
下回待續...

06

(↑)凜:只能一次哦。(設計對白)

 

第05話 2015/12/28

標題:放學後的舞蹈(放課後に踊る)

開場是切嗣與年幼士郎的經典場面。
雖然是歷史之璧但切嗣的死還是讓人難過。

假期結束,大河因為有事先去了學校。
由於不方便帶著Saber去學校只好獨自前往學校的士郎。
但是這不謹慎的態度讓凜大為火光,不過士郎卻毫無警覺。

午休時聽聞有弓道部學生(美綴)昨日在學校練習完後沒有回家。
而最後與那位學生有關連的是今天也未出席的慎二。
士郎向櫻詢問慎二的事,但也一無所獲。

放學後,忍受不住士郎的凜展開了魔術追殺。
打到一半,突然聽到有學生的慘叫。
發現是受到魔術攻擊的學生正打算治療時,突然受到不明的襲擊。
從這強力的攻擊來看是從者所為。
經過一翻戰鬥,在凜的助拳下士郎總算是逃過一死。
由於出現了第三方敵人,也為了不讓學校學生受害。
凜打算與士郎組成同盟,直到除去其他敵人為止。
到了遠坂宅邸,治療完士郎的傷後。
也稍微討論一下目前的同盟事宜。

下回,敵人在柳洞寺?!

05

(↑)面對士郎的直球還是臉紅的凜。

 

第04話 2015/10/5

標題:戰意之所在(戦意の在処)

開場先放伊莉雅入浴場景服務觀眾。

上回在戰鬥中意外受傷的士郎被帶回了家裡。
意外的士郎自己將傷口復原。
看到士郎傷勢已無大礙的凜也離開了衛宮家,畢竟立場上還是聖杯戰爭的敵人。
暫時居住在衛宮家的Saber也稍微對士郎說明目前的作戰方針。

由於讓櫻與藤村知道了Saber的存在。於是兩人也打算一同入住衛宮家。
士郎後宮群集結中...

另一方面凜追查到某個大樓的瓦斯外洩意外並不單純。
而是由魔術結界吸取人的精力,並流向柳洞寺,凜推測是Caster所為。
於是凜決定前往柳洞寺...

下回,又是學校內發生的事情。

04

(↑)衛宮家的後宮集結...

 

第03話 2015/9/7

標題:初戰(初戦)

上回突然出現的Master是伊莉雅(伊利亞斯菲爾‧馮‧愛因茲貝倫)。
一見面也就不多說直接開打,透過Master的眼中可看出Berserker擁有的力量不容小覷。

Archer作為遠距援護,Saber也就正面對上。
凜打算從Master下手,而伊莉雅的魔術能力也十分強大。
最後藉由Archer援護下逃脫伊莉雅的攻勢。
士郎雖然面對這強大的敵人幾乎是無事可做。
但也不願意就這樣逃走,凜看到這樣子覺得太不珍惜生命而對士郎發怒。
終究還是說不過士郎想加入戰鬥的決心。

插曲,言峰和金閃閃的閒話。

雙方互有來往的攻勢下,最後還是Saber佔優勢。
然而Berserker卻不是一次的擊倒就能收拾的貨色。
隨後Archer又補上了一發投影的寶具攻擊,雖然威力十足卻還是不足以擊敗Berserker。
伊莉雅對Archer的強大攻擊感興趣,於是就收手撤退。
什麼事都做不到的士郎,最後卻突然到下...
下回,Saber要融入衛宮加的日常。

03

(↑)凜X士郎,不可逆、不可拆(誤)。

 

第02話 2015/8/19

標題:開幕之時(開幕の刻)

凜進到衛宮宅邸,開始跟士郎說明聖杯戰爭。
不過想要更詳細的說明還是要去教會一趟。
到了教會,言鋒綺禮嘴砲一堆。
最後還是拐了士郎加入聖杯戰爭。
離開教會,卻冒出一位神秘的Master,而從者是Berserker。
(話說為什麼一眼就認定是Berserker,搞不好人家只是黑人Rider)
下回,一場戰鬥看來是無法避免了...

02

(↑)凜嬌羞。

 

第01話 2015/7/27

標題:冬日,命運之夜(冬の日、運命の夜)

同樣的時間軸,衛宮士郎的場合。

士郎的日常真的是充滿了濃厚的後宮味。
幫忙煮飯的學妹跟總是來吃飯的大姐姐老師。
回憶中的切嗣眼神死很大...

在Lancer的追殺下,意外的招喚出Saber。
(雖然招喚出Saber是不意外)
第一次劍槍大戰,Lancer使出了寶具Gae Blog(刺穿死棘之槍)。
不過Saber幸運的閃開沒有直接擊中心臟。
隨後Lancer撤退,遠坂跟Archer趕到。
Saber認為是敵人而出門迎擊。
下回,依然一頭霧水的士郎就這樣被捲入聖杯戰爭。

01

(↑)名場景之一。

第00話 2015/7/19

標題:序章(プロローグ)

(前言:總算是個稍微新的動畫了,會努力補上進度的...大概。)

本回完全是凜的本篇。
各種原作重現,不愧是加長版的特映回。

從凜召喚從者的那天早上開始。
因為昨晚的魔術練習的影響,時鐘全都快了一小時。
上學時各種同學都有點小戲份。

當晚召喚從者,結局當然是失敗。
Archer爽颯登場...麻煩打掃一下弄亂的地方(笑)。
隔天睡過了頭的凜也就沒去學校,為聖杯戰爭作準備。
(Archer家是萬能真不是蓋的。)

隔天,學校被人下了結界。
Lancer登場,第一次弓槍大戰開始。
打到一半,卻被路人發現。
Lancer打算滅口而追了上去。
凜也追了上去,只見已成屍體的「那位」學生。
(雖然大家都知道是誰,不過劇情上暫不明說。)
由於是「那位」學生,凜只好用自已的魔力來救活他。

回到家後又想到Lancer會再度滅口,於是又出門找尋。
豈料遇到的不只是Lancer,還有Saber...

總體來說各種原作重現度非常高。
凜的日常賣萌實在是太讚了。
雖然嚴格來說我是沒看過原作(遊戲),只看劇本翻譯還是有點落差。
下回就要回到真主角篇了。

UBW00

(↑)一時衝動用了令咒,嬌羞度MAX。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