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81708分享:黃乃輝的故事

黃乃輝相關資料

 

我的強娜威

資料來源

 

http://wayway.pbwiki.com/%E6%88%91%E7%9A%84%E5%BC%B7%E5%A8%9C%E5%A8%81

 

強娜威這部影片的男主角黃乃輝,透過仲介公司,取了一位柬埔寨新娘強娜威,黃乃輝本身有腦性麻痺,平日以到KTV賣花維生,因為努力奮鬥,不像命運低頭,被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生活環境還算不錯;女主角強娜威因為娘家生活艱苦,為了討個好生活,所以嫁到台灣。

 

故事主軸在黃乃輝和強娜威帶著女兒,回柬埔寨娘家,途中受到娘家村民的歡迎,但也因為辦桌招待娘家親戚和包紅包給親朋好友,花費鉅大,於是黃乃輝夫妻倆就在親友面前,為了包多少紅包而起了爭執。強娜威覺得在親戚面前爭吵是丟臉行為,並說黃乃輝像小孩子一樣講不聽;黃乃輝覺得錢幾乎都花光了,無法再多給,也認為強娜威在眾人面前罵自己,讓他沒有尊嚴。於是黃乃輝和女兒先回台灣,強娜威則留在柬埔寨冷靜。

 

後來強娜威回到台灣,不久之後,強娜威的母親也到台灣來居住一陣子,期間又發生嚴重衝突,因為黃乃輝認為娘家都在坑他的錢,不管給多少都不滿足,也感覺強娜威的母親看不起自己腦性麻痺,因而產生自卑感;強娜威則認為黃乃輝愈來愈情緒化、疑神疑鬼,以為每個人跟他在一起都是為了坑他錢。在爭執的期間,導演也拍了夫妻身邊親朋好友的觀點。

 

首先分析的是仲介詐欺問題,黃乃輝說他給的仲介費,大部分應該是給強娜威娘家當聘金,結果娘家只收到少許聘金,其他都被仲介公司抽走。由於會買外籍新娘的人,多半是經濟能力差,或是有身心障礙的人,仲介商看準那些急著想婚的男性,騙取龐大金額,也騙那些外籍配偶,說台灣這邊的環境多好,然後兩邊都上當。影片中很少呈現仲介過程,比較難讓人了解仲介商是用何種不法手段。

 

接著是身心障礙者受歧視問題,黃乃輝回娘家時,其實不少村民對他抱著異樣眼光,但是由於他有錢,村民也就不多做評論。而強娜威常在別人面前罵他,讓黃乃輝覺得很沒尊嚴,也激發了身為身障者的自卑感,黃乃輝開始覺得,娘家人看他傻呼呼的,錢又多,很好騙,開始排斥娘家人。

 

片中黃乃輝也談到不太希望強娜威出去工作賺錢,他怕強娜威賺到錢就會跑掉,這也是自卑心引起的。但是社會上很多外籍配偶到台灣來,都被丈夫限制不准外出工作,只能在家洗衣燒飯、帶小孩,有的還常被拳打腳踢、受盡凌虐,這些案例都是由於台灣父權意識太強烈,把女人當工具,而不准她們外出;而黃乃輝則是怕老婆跑掉而不准她外出,相較之下,黃乃輝其實很愛、也很疼她老婆,而且黃乃輝也參加很多幫助外籍配偶的社會團體,為外籍配偶爭取權益,不讓外籍配偶在台灣遭受欺負。

 

再來是語言問題,看片中強娜威的國語不錯(吵架也是一種溝通),但其實很多外籍配偶,或是外國勞工的國語都不好,很難出外跟人交談。而強娜威他們的女兒,受到他們的影響,以後不曉得會說出何種口音,這也牽涉到教育問題。

 

這一切的問題,必須從嚴格監控仲介的仲介過程開始,並教育台灣人要尊重外籍配偶、外國勞工和身心障礙者,對他們一視同仁,從觀念上著手。

 

資料二

 

我的強納威 " 是一部台灣社會中經常可以見的縮影 . 由於許多傳統思想的作用 . 許多身體有缺陷或者殘障的台灣男人 . 仍被賦予傳宗接代的使命 . 於是大多數人會選擇拿大筆鈔票去 " " 一個外籍新娘 ( 他們幾乎是這麼想的 ). 畢竟這種方法比追求女孩並談一場戀愛簡單多了 . 這些身體有殘缺的人與外籍新娘間往往沒有感情為基礎 . 對彼此的認識也很淺 . 再加上雙方結合的目的不同 . 異國文化以及年齡上 .... 種種的差異使得大部分的夫妻家庭生活不甚美滿
黃乃輝是個腦性麻痺的殘障者 . 他透露出有信心組一個家庭 . 所以迎娶一個柬埔寨新娘 . 我覺得黃乃輝在某些方面蠻矛盾的 . 例如 : 當他站再蔣台上演講時 . 是樂觀不低頭的 : 但與他妻子談話中 . 卻表現出內心深處的自卑 . 又如 : 黃乃輝在會議中表明反堆買賣婚姻 . 面對強納威時卻老是質疑他的價值

儘管如此 . 我仍是認為他是直得嘉許的 . 他克服行動表達上的不方便 . 到處奔走賣花養活一家子 . 是很愛家 . 負責的 . 也許是這麼辛苦賺來的錢 . 再加上他與強納威的家人沒有很大的互動 . 以致於他們夫妻倆常為了拿回娘家的錢抑或是強納威的母親而爭吵
.
強納威對於娘家有很深厚的情感 . 還有我想 ..... 是面子問題吧 . 所以他不想將為錢與丈夫爭吵的場景搬上檯面 . 而黃乃輝似乎想讓強納威的家庭成員明白 . 其實 . 他們手頭並非如此寬裕
.
我看過一篇文章 . 他說吵架時 . 雙方的音量會越來越大聲 . 為的是要贏 . 殊不知雙方在氣頭上的時候 . 一定會把情況稿的更糟 . 我覺得黃乃輝他們夫妻倆應該學會各退一步 . 等心情平穩了再作溝通以及觀念上的調整 . 這樣衝突就不會越演越烈了

 

資料來源 性別研究討論網 http://dlearn.kmu.edu.tw/~gendereq/phorum/read.php?38,8167

 

在本次影片當中 ~ 我所看到的幾個觀點 :
(
) 父系社會 v.S 母系社會 : 台灣籍的黃乃輝與柬埔寨籍的強納威 , 兩人的社會習俗與生活習慣必定有很大的差距 , 兩人之間該怎麼調整彼此的心境 , 黃乃輝又是如何看待這個用錢買來的外籍新娘 , 以及如何看待老婆的家人 ( 還有那一大片等著他花錢照顧的她的家園 ), 相對的強納威家人和族人又是如何看待這有缺陷確又有錢的女婿 ( 對當地來說 ), 而黃乃輝強烈的自卑感與台灣人嫁夫隨夫的種種觀念 , 和強納威母系社會卻又不得不為五斗米低頭的矛盾心態 , 都在在成為兩人一再爭吵的議題
!
(
) 歧視 v.s 欺騙 : 在影片當中我們也看到 , 普遍人對外籍新娘的看法 , 大都把她們當作生產的工具 , 甚至有仲介商會打一些類似賣春字眼的廣告 , 來吸引想結婚的男性 , 並騙取龐大的仲介費
!
而我們大多數的人也多半會把下一代不優秀的責任 , 歸咎於外籍新娘身上 , 認為外籍新娘受教育程度不高 , 對其來自的國家及血統也不看好 ! 這樣的觀念不僅使嫁來台灣的她們無法有家的歸屬感 , 也會造成下一代的陰影
.
(三 ) 反對買賣婚姻 : 基於上面的觀點 , 並且自己親身感到受騙的經歷 , 黃乃輝發起了外籍新娘保護協會 , 重點是希望化除外籍新娘所受到的種種不平等對待 , 和仲介商這種抓住人性的欺騙行為 ! 但縱使如此 ~ 黃乃輝始終無法脫離成為買賣婚姻受害者 , 或該說是始作俑者的命運 !

 

資料來源 性別研究討論網 http://dlearn.kmu.edu.tw/~gendereq/phorum/read.php?38,8167

 

 

2004.06.24 中國時報

 

我的女兒會叫爸爸

 

黃乃輝/北市(外籍新娘成長關懷協會理事長)

 

    最近媒體多篇報導外籍媽媽的小孩是「發展遲緩的高危險群」。然而筆者三歲半的女兒活潑又健康,目前正上雙語幼稚園,沒有發展遲緩的情況,她只是有一個柬埔寨媽媽和患有腦性麻痺的爸爸,我的女兒不是遲緩兒。

 

    身為腦性麻痺患者的筆者,去柬埔寨娶了美麗的妻子,一路走來備感艱難,好不容易一家三口已經能走出來,然而卻有媒體訪問南部的社福機構,說「不少智能缺陷、精神疾病、腦性麻痺的台灣男性明知身體有缺陷,……到東南亞娶外籍新娘,這樣所生下的小孩,變成遲緩兒的機率當然高得驚人」,這樣的偏見就讓才三歲半的女兒被迫面對莫名的指控。

 

    我承認自己說話有問題,太太又是外國人,無法獨自教育小孩,所以很早就送女兒去幼稚園,女兒聰明伶俐,證明只要有心,即使是外籍媽媽身障爸爸的小孩也能很正常;腦性麻痺不會遺傳,請社福機構在炒作議題,爭取政府預算同時,至少要具備醫療常識,別一竿子打翻整船人。

 

身心障礙者一樣有成家的渴望,娶東南亞的婦女只是一種選擇,一種結婚的方式,如同你我選擇戀愛或是相親的方式,得到人生伴侶共組家庭一般,比起和台灣人結婚,娶外籍妻子還要具備更多的心理準備,無論是不同的語言、相異的生活習慣,都需要夫妻花時間來調適;許多外籍配偶家庭也和我們一樣,實際的面對生活挑戰,因此女兒出生時,筆者早已規劃好她的教育。

 

 外籍配偶家庭更需要的是被瞭解、被接納,不是一再的問題化、特殊化,這對外籍配偶家庭是沒有幫助的。

 

 

2007/11/20 中國時報 敲響反歧視的金鐘

 

黃乃輝/新移民成長關懷協會理事長

 

 一九九四年,政府開放外籍配偶來台到昨天為止,圍繞著此一話題,媒體報導、官員談話大多都是負面的和汙名化的。政府也注意到應該對新移民加以照護及輔導,三年前挹注三十億元,成立外籍配偶照顧輔導基金,目的是幫助外籍配偶走出來,讓社會接納她們,讓她們好好的落地生根,成為台灣的好媳婦。

 

 不過,政府印製了一大堆親職教育、家暴宣導、交通安全相關手冊,翻譯的不通不順,導致外籍配偶看不懂,最後變成廢紙。政府也開設生活適應班和職業訓練班,但卻招生不足,原因在於政府的家庭和社會教育宣導不夠,公婆仍然認為外籍配偶是用錢買來的,怕媳婦學得太多。

 

 政府編列將近七千八百萬,要求二十六個縣市各縣市成立外籍配偶家庭服務中心,但由於地點偏僻,交通不便,連台灣人都找不到,外籍配偶又如何可能享用這些珍貴的國家資源?於是這些中心掛牌成立以後,就變成蚊子館。有些地方受不了中央政府的壓力,昨天才剛剛掛牌,更離譜的是,甚至有些中心居然尚未掛牌。站在我們的立場,這些措施花費政府三百萬元,到底效果在哪裡?我看了心很痛。

 

 正感到傷心失望的時候,昨天的金鐘獎頒獎典禮終於讓我們燃起一線生機,因為我們的新移民勇敢地敲響了金鐘。今年是公共電視的外籍配偶關懷年,他們才花一百多萬就拍出一部《娘惹滋味》,來自印尼的外籍配偶莫愛芳並拿到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獎,除了恭喜她之外,我也深深覺得這座金鐘獎的意義就像一把火炬,燃起將近四十萬外籍配偶的新希望,告訴國人:只要你們肯給我們機會,我們一樣可以發光發熱。在這一剎那,筆者也希望對新移民的負面和汙名化的報導都劃下句點。

 

 

 

 

我的強娜威 (My Imported Wife)

 

 

曾當選十大傑出青年的黃乃輝為了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娶了小他二十歲的外籍新娘強娜威,生下可愛的女兒靜慈,圓了人生的夢想。然而,王子和公主並非從此一直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新郎、新娘比一比 

 

 

 

 

新郎

 

 

新娘

 

 

   

 

 

黃乃輝

 

 

強娜威

 

 

   

 

 

 

 

 

 

經濟來源

 

 

 

 

 

 

對婚姻的期望

 

 

 

 

 

 

 

 

 

 

 

 

 

 

 

 

   

 

 

 

 

 

 

經濟來源

 

 

 

 

 

 

表達能力

 

 

 

 

 

 

生活中遭遇困難時,獲得他人幫忙、支援的可能性

 

 

 

 

 

 

 

 

 

 

 

    化解衝突  

 

黃乃輝與強娜威在片中不斷地爭吵,彼此都認為對方應該可以對自己更好一些。請問:

 

對黃乃輝來說,他害怕強娜威會                                              

 

              他希望強娜威能夠                                                                 

 

對強娜威來說,她討厭黃乃輝                                                

 

              她希望黃乃輝能夠                                                 

 

 

從片中強娜威親友的言行來看,你認為他們如何看待這段婚姻的意義/價值                             

 

 

我們的文化中,尊敬長輩、照顧親友是理所當然。請舉例說明黃乃輝對強娜威的親友作了哪些承諾和付出?

 

1.                                                                                           

 

2.                                                                                            

 

3.                                                                                           

 

 

你認為黃乃輝對強娜威的家人有著什麼樣的看法?                                                                                                

 

一般台灣社會大眾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婚姻?                                                      說,「夫妻床頭吵、床尾和」。雖然黃乃輝和強娜威之間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衝突,卻仍然維持著婚姻關係。請問,在你看來:

 

黃乃輝愛強娜威嗎?               。因為他         

 

強娜威愛黃乃輝嗎?               。因為她                   

 

如果你是黃乃輝,你要如何對待強娜威?                                                         

 

如果你是強娜威,你要如何對待黃乃輝?                                                         

 

 

其實黃乃輝也了解,自己是買賣婚姻的共犯。所以,他為了爭取外籍新娘的權益,成立了               協會。

 

 

 

 

    省思突破  

 

Import的意思是                              

 

 

 Imported Wife 來代表我們一般所說的外籍新娘,事實上是對這樣的婚姻關係做出了什麼樣的價值評判?

 

                                                                                              

 

                                                                                            

 

 

在出生率不斷下降、性別比例失衡、以及城鄉差距擴大的情形下,台灣男性迎娶外籍新娘的情形越來越普遍,這樣的婚姻中,勢必要面臨許多摩擦。如何能減少衝突、增進夫妻雙方的平等互動關係,以建立更和諧的台灣新社會?                                                                                                                                            

 

                                                                                               

 

 

 

 

〈獨家〉我是劣幣的爸爸 黃乃輝心痛!

 

2006-04-04 04:26:51

 

記者:朱詠薇 

 

攝影:林士桓台北報導 

 

今天兒童節,卻有個不快樂的爸爸投書給報社,標題是「我是劣幣的爸爸」,這個人,是娶了柬埔寨新娘的黃乃輝,因為立委廖本煙的一番話,說越南新娘帶有「生化餘毒」,會影響下一代,擔心「劣幣驅逐良幣」,黃乃輝沉痛的出面指控,這些話傷害了原本幸福的家庭,也傷害了他健康聰明的女兒。 

 

玩偶是爸爸買的,漂亮的粉紅色T恤是媽媽買的,這些都是要送給女兒的兒童節禮物。夫妻倆經常一起翻著女兒的相片,6歲的寶貝女兒是他們的驕傲。 

 

黃乃輝妻子強娜威:「如果今天我們這樣講他,他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我有這樣想過,可是我覺得我小孩很聰明,我比較放心,我當然不認同,每個人都不認同,看到姊妹們都流下眼淚,當然也是很傷心。」 

 

剛聽到立委嚴詞的批判,說他們外籍新娘可能帶有生化餘毒,娜威覺得很受傷,看到老婆小孩被貼上劣幣的標籤,黃乃輝心更痛,洋洋灑灑寫了一整篇「我是劣幣的爸爸」投書,要為所有像他們一樣的家庭,討回公道。 

 

黃乃輝:「前兩天我帶小孩去渡假,一般路人或者鄰居都會多看我們兩眼,然後我就告訴他們不用看,我的小孩比我還健康。」 

 

立委不當的言論,影響了兒童節歡樂的氣氛,黃乃輝說,他的柬埔寨新娘嫁來台灣6年,很認真的在適應新環境,現在每個禮拜,他都載他去學校上課,學習台灣文化,學習講國語,他們認同這個地方,為什麼要承受這樣無情的指控。

 

 

 

 

 

 

 

 

 

徵文比賽 高中組 第三名 大安高工 溫 馨

兒戲--觀後感
因為本次影展目的是人權,上網查了一下人權概念:自由、和平、正義、歧視、偏見,也查了一下黃乃輝有關人權方面的討論,看到這樣的報導:

就業難/十大傑出青年又怎樣 黃乃輝求職被當神經病

 

「政府 200 億擴大就業服務方案,一共協助了 7 萬失業者,但其中身心障礙者只有 5 千位,才佔 7% ,太誇張了!」才 13 歲,黃乃輝就開始賣獎券、擺地攤,他依然沒有放棄學業,好不容易終於半工半讀唸到延平高中補校肄業,嘗試外務工作賣禮品,但是當他挪著緩慢不穩的步伐去公司應徵,很多公司在不了解腦性麻痺的狀況下,光看他的外表,聽他講話,竟以為他話都講不清楚,是個「神經病」!面對應徵公司人員嫌惡的眼光,黃乃輝心酸的說:「我是兩個協會的理事長,還得過十大傑出青年耶,可是卻沒有一間公司要用我!」

憑著毅力打拼的黃乃輝,取了一個外籍新娘,曾經因為溝通不良,差點離婚,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兩歲的女兒,婚姻路他走得辛苦,但就業路更難走,「現在我晚上靠著去夜市賣花過日子,但還是常常被趕,警察趕、店家也趕!」(參見http://www.nctu.edu.tw/~hcsci/protect/inf/31202.htm

黃乃輝的家庭經濟主要來源和他面臨的就業狀況原來是這樣!

黃乃輝說:「我想結婚,我真的好想結婚,我終於結婚了。」影片說明問:花了20萬,娶回柬埔寨新娘強娜威,從此幸福快樂嗎?起先,我和家人一同觀賞時,都對黃乃輝的詼諧話語常忍不住想笑,但是問到他們是否幸福快樂--我想他們跟很多人一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影片中,照我的分法有四組人馬:殘障人士--黃乃輝、外籍新娘--強娜威、兩歲大的女兒與攝影工作人員。其中,黃乃輝真不愧是陽光天使--面對強娜威的需索,黃乃輝說:幫完妳家蓋完房子,再要我蓋廟,我就幫妳蓋靈骨塔!此語一出,我們全家都笑翻了!黃乃輝是個聰明、人格成熟的好丈夫:願意太太能好好學習;是個好爸爸:將來要栽培女兒讀大學;是位好女婿:願意孝順岳父和岳母,黃乃輝真的很陽光!

外籍新娘--強娜威(名字翻得真的有夠貼切!人如其名,強悍又有威力!在別人面前一點也不給老公面子,又哭又罵)是個烈女子:為了幫自己幫家裡脫離貧窮追求崇洋夢想,敢嫁給因腦性麻痺面容屈扭的黃乃輝!不過,對她在與丈夫同車時的車窗上寫「不要你了」四個中文字,一面覺得這是強娜威對黃乃輝的精神虐待,一面也替她心酸:才從一種痛苦(貧窮)脫身卻又陷入另一種痛苦(異地他鄉的生活適應、養育兒女無幫手的綑綁和慌亂--)

其實,整個影片中最揮不去的印象是黃乃輝兩歲大的女兒那張靜默的小臉:木然、不太有表情。兩歲的孩子正皮的呀。是因為主角是爸爸媽媽間的互動,所以孩子的鏡頭少?又或者是因為我也是人家的小孩,容易將心比心,所以對這個女孩特別敏感?她的媽媽這麼彪悍、爸爸長得這麼奇怪,在她小小的腦袋裏,會不會錯亂?回柬埔寨時又被呵護得像個腳不沾地的小公主,我希望她大一點時跟別的小孩一樣,在柬埔寨阿公阿媽家,能快樂的奔跑在那片還沒被污染的土地上;當在她出生的地方--臺灣成長時,能不被打上標籤,被異樣的眼光看待。


黃乃輝在片尾被問到對他自己婚姻的看法時做了個結語:她(強娜威)是小孩,我也是小孩。我覺得黃乃輝很有智慧,也很光明和正面:小孩,有的就是成長空間。我真的很希望也祝福,這對夫婦在攜手成長的路上,有人能幫助他們,尤其是幫助強娜威:珍賞她的丈夫黃乃輝擁有別人所沒有的--心上燦爛的陽光,並且像她的丈夫一樣--努力學習,願意走出去,幫助其他的外籍新娘。

人權,是不分種族、男女、老弱、貴賤,都有自由、平等的生存權利,尊重自己,同時幫助他人,人人共享正義。雖然芸芸眾生,不免有歧視、不理性的偏見存在,想起黃乃輝在片中看見新床上的新被面上有太陽標誌,直驚呼:太陽天使發揚光大到這兒(強娜威柬埔寨的娘家)來!我們家除了覺得他實至名歸外,我想以後遇到這些外籍新娘或勞工,我會願意試著和她們做朋友。

時報周刊 vol.1473, Tue, 16 May, 2006

 

3成台灣熟女不想嫁

 

巫崇嘉、張志勤、洪淑菁

 

日前,南京東路某婚友社遭人指控詐財,被害人向警方報案,說自己透過這家婚友社認識一名小姐,雙方互有好感後,對方表示有一個投資發財機會;先生為了討美人歡心,前後拿出百萬元,最後不但美人失蹤,連婚友社也人去樓空。

 

  類似的「美女兵團詐騙王老五」事件層出不窮,很明顯,台灣男人「討個老婆好過年」的意願仍然很強。不過,根據內政部統計資料,台灣地區二十至四十歲未婚男女人數,約兩百三十萬對一百八十萬,男生比女生多了足足五十萬。換句話說,每一百個適婚男人,只有七十八個找得到老婆;剩下的二十二個,全都成了夜夜孤枕的可憐王老五。

 

  台灣男人為什麼娶不到老婆?為什麼最後不得不向外發展,娶外籍新娘?不提男女出生比率失衡的自然因素,最大原因當然就是台灣女人不想嫁。根據上述統計,不想嫁的女人,比率逼近三成。

 

  奉行不婚主義的女性,可說充斥社會各階層,從副總統呂秀蓮、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美女立委李紀珠、蕭美琴等政界精英,到藝人陳美鳳、江蕙等,全都是身邊不乏追求者,卻始終不婚的知名女性。

 

  桃花機會低

 

  不過,SIP單身俱樂部總監盧瑞琪認為,嚴格來說,大部分不婚女性應是「不想隨便嫁」,而非「不想嫁」。在台灣女性普遍經濟獨立的今天,結婚不再是為了找長期飯票,純粹找共度餘生的人,自然得挑精揀肥。盧瑞琪說,造成女性單身原因很多,最大的兩個,就是「桃花機會低」和「排除條款高」。

 

  像有些職場熟女就說,自己一天最多只會跟五個男人說話:坐隔壁的已婚男同事、已婚上司、大樓管理伯伯,加上回到家的爸爸、弟弟,這麼窄的生活圈子,哪裡找得到桃花?

 

  而當有人熱心想替她介紹對象時,問她有什麼要求,熟女通常會回答:「沒什麼要求啊,只要有正當職業就好。」想了一下,又加了一點但書,嗯……不要太老的,最好大我五歲以內,最好不要禿頭、啤酒肚,最好有房子,最好不抽菸喝酒……學歷不重要,但最好是碩士啦;外表無所謂,但最好帥一點啦。喔,對了,最好身高一八公分以上,還有還有,我喜歡寵物,對方一定要能接受貓狗才行哦……

 

熱心人士聽完,通常臉上只剩三條線。

 

  清早六點,市議員林奕華就必須精神抖擻站在街頭,為選民服務,一整天開會、「走攤」下來,常常到了半夜三點才能拖著疲憊身子回家。婚姻目前對她來說,是個奢侈的理想。

 

  結婚要隨緣

 

  林奕華坦言自己有個相交多年的男友,和多數情侶一樣,兩人會利用空閒時間逛街、看電影,或者泡誠品,「不過,所謂的『空閒時間』應該很少吧?」她認為像她這樣的女性公眾人物,想要結婚確實很難,時間是最大的敵人。

 

  此外,像她是擔任民代前就和現在這個男友交往,所以情形還好;但其他單身女議員面對男性追求時,還得擔心對方是否另有目的,不是純粹為了愛情,自然不容易敞開心胸。

 

  撇開自己不談,林奕華認為不願結婚的女性日增,除了經濟已能自主,不一定要男人外,政府沒辦法幫助女性,讓她們得以兼太太、媽媽和職業婦女的角色衝突,也是很多人寧願不婚或不生小孩的原因。她說,像新加坡能夠給婦女兩年的「育兒假」,但我們的政府卻沒有類似的職場法令,規範企業遵守,「現在還有些公司,知道女職員要結婚或生子了,就會想辦法請她走路,不是嗎?」

 

  演藝圈內堅持「終身不婚」的藍心湄,對婚姻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她認為女人可以不結婚,但不能不談戀愛。跟男友已經像是老夫老妻的她指出,其實結婚並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如果男女雙方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那不管結不結婚,生活都會非常幸福美滿。藍心湄隨性地說:「我雖然不想結婚,但應該說隨緣比較貼切。」

 

  「我自己是沒有遇過,任何會讓我對婚姻失望的事,不過身旁的朋友多少都有發生過這種狀況,所以我也受到一些影響。不過就以我跟男友的感情,其實不管結婚與否,都沒多大差別。」對於婚姻的態度,藍心湄更顯得落落大方。

 

  不過,貼心的男友曾經在自己生日時送上一克拉鑽戒,藍心湄承認,那時真的想過乾脆就結婚好了,不過在深思熟慮之後,還是打消念頭。除此之外,藍心湄也坦承婚後會有比較多的限制,因此如果真的要踏入禮堂,可能還要再看看。

 

不委曲求全

 

  「其實結婚後一定會受到限制,即使感情再好,現實生活也會有所影響。」對於終身大事,李芳雯也有不同於一般人的見解。和藍心湄一樣,都有個交往多年的男友,李芳雯也坦承雙方曾經論及婚嫁,但和大家想的不同,只是討論雙方對結婚的看法。經過溝通之後,男友還是非常尊重她喜歡自由,不愛束縛的個性。

 

  對於未來的生活,李芳雯還是堅持:「男女交往最甜蜜的時間就是戀愛期,一旦正式結婚,狀況絕對就會不一樣了。」不過,是不是之前一段痛苦的戀情,讓她對婚姻產生不信任感,李芳雯倒認為並非如此;只是因為自己愛自由,所以不希望被牽絆。

 

  當然,這也不代表她就完全否認結婚的好處。她也透露,如果身邊有好友決定結婚,只要自己考慮清楚,她也會給予最真誠的祝福。

 

  大學時代,小麗就是知名的校花,追求者有如過江之鯽,男同學不但將她當做手上的寶,早餐、鮮花不曾斷過,還有人把完整筆記送到她手上,目的只為了博取美女歡顏一笑。

 

  她很享受這種被人捧在手心裡的感覺,可是也因此眼高於頂,出了社會後反而找不到心目中完美的對象,每次面對傾慕者的真心告白時,她的心裡總是想:「以前那一個條件更好、更優秀的我都拒絕了,現在憑什麼要委曲求全呢?」

 

  就這樣,小麗不知不覺過了三十歲,直到有一天才赫然發現身邊圍著一群叫她「小麗姊」的年輕女孩,才驚覺女人的青春寶貴。但更令人作嘔的是,當初條件較差的大學同學如今都有了理想歸宿,反而是追求她的男人愈來愈少,條件也每況愈下。

 

  歲月不饒人

 

  知名姻緣專家詹媽媽說,台灣男人之所以找不到老婆,除了本身必須檢討之外,很多台灣的女人「眼睛長在頭頂上」,是嫁不出去的主要原因。詹媽媽說,現在台灣的女人不論在知識、經濟、觀念方面都比以前強,這固然是很好的現象,代表女人不需要太依賴男人來生活,不過女人也必須認定自己是否要孤獨過一輩子,不然就更要有包容心。

 

詹媽媽強調,這不是叫女人降格以求,只是每個人在婚姻擇偶上都有優缺點;不可否認的是,女人的年齡往往是自己最大的「缺點」。所以,與其讓外在年齡條件成為擇偶負擔,不如閉一眼來敞開心胸,也許就會比較容易發現一生的伴侶。

 

  「大醫院小醫師」是專攻高社經地位族群的婚友社,兩、三百萬年收入會員比比皆是,學歷也幾乎都在碩士以上,這麼多優質男女很多還是湊不在一起,急煞了牽線紅娘。

 

  該機構執行秘書黃琬茹也認為,未滿三十歲的女生通常會覺得自己還很年輕,可以選擇的機會還很多,只是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了;一旦過了三十歲,雖然覺得該定下來了,但卻也不想屈就,就這樣一拖再拖。

 

  同樣歲月不饒人,但女性因面臨生育年齡的限制,「賞味期」更短了。雖然近年流行姊弟戀,但與兄妹戀、父女戀相比,男大女小還是婚姻市場的主流。

 

  在婚姻介紹的過程中,以三十三歲的女性為例,她理想中的對象大概是三十五歲;但介紹人心知肚明,三十五歲的男人一定會嫌女方太老了。好不容易說服女生把接受的年齡拉大到四十歲,但其實四十歲的男人心中盤算的理想對象卻是三十歲以下,對彼此年齡的認知差距,讓同年齡層的未婚男女碰不到一起。

 

  王老五瞄準外籍新娘

 

  報導/巫崇嘉

 

  曾任十大傑出青年的黃乃輝,從小因腦性痲痺,九歲才學會走路。十三歲才讀小學的他,國中便挑起生活重擔,打零工養活相依為命的奶奶。堅持樂觀,不向命運低頭的他,被當時媒體封為「太陽天使」。

 

  今年已經四十三歲的他,六年前搞定終身大事。娶了柬埔寨老婆的黃乃輝,不諱言過去追求過幾名台妹;不過,在現今台妹大多是「外貌協會」會員情況下,黃乃輝坦承人家連正眼都懶得看他。

 

  雖然高高興興,終於娶個老婆好過年,不過,談起自己與柬埔寨老婆強娜威相處點滴,黃乃輝沉默半晌才說:「從一開始,我就小看了台灣社會的輿論壓力。強娜威剛到台灣時,我們連到菜市場,都會遭受到異樣的眼光;不只是殘障的我,連身為外籍配偶的她,也被當成怪物一般看待。」

 

黃乃輝表示,雖然這種被歧視的感覺,的確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有所改變,不過,當他們的女兒出生之後,被歧視的人又多了一個。甚至還有人認為,身上有著腦性麻痺父親,以及外籍新娘母親基因的小孩,將會有著毀滅性的下場。所以,女兒在幼稚園經常受到小朋友的不諒解,甚至小朋友的父母親也相同。

 

  不吵架就雙贏

 

  「在殘忍的台灣社會,我的老婆跟小孩還沒前進一步,就已經被大家打到退後兩步。」黃乃輝邊說,除了手腳之外,連臉部肌肉都開始激烈地抖動。不過,對於一開始的婚姻,黃乃輝也承認的確跟錢有關。因為老婆強娜威的母親重病,所以才讓她以尋求外援的方式,成就了這段婚姻。

 

  但是,對完全沒有感覺的黃乃輝跟強娜威來說,沒有蜜月期是他們面臨的第一個問題,不斷地爭執、磨合、再爭執、心灰意冷,都是他們一段一段的心境轉變。談到兩人的互動,黃乃輝透露,其實自己曾經動手打過強娜威,雖然只是輕輕地一巴掌,卻換來更嚴重的反擊。

 

  後來,黃乃輝終於搞清楚該如何跟老婆溝通,雖然爭執依舊難免,即使在記者採訪過程當中,兩人對於回答的內容也有些歧見,但「忍耐」已經成為黃乃輝的處理方式。「溝通,然後一個人退讓,只要不吵架,其實就是雙贏的狀況了。」露出難得微笑的黃乃輝,講起這句話也格外輕鬆。

 

  在外籍新娘數量與日俱增狀況下,不只市井小民,甚至連社會上的知名人士,也開始選擇其他國家配偶。除了罹患腦性麻痺,卻殘而不廢的黃乃輝迎娶柬埔寨老婆外,藝人凌峰、熊天平也選擇和大陸女子結婚。

 

  數年前以一曲〈藍色多瑙河〉紅遍海內外的歌手熊天平,斯文外貌配上深情唱腔,不知曾是多少台灣女孩的夢中情人。不過,素有「情歌王子」封號的他,後來卻因緣際會,和大陸音樂人楊洋締結連理。

 

  和黃乃輝差不多,熊天平也透露,一開始跟大陸妻子的生活習慣難以適應。當然,對一般人來說,光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等生活細節,特別只要扯到金錢,就足夠讓夫妻倆吵上一輩子。

 

年輕人也願意

 

  結婚後曾短暫出現在台灣螢光幕的熊天平說,雖然老婆楊洋也是音樂人,但是因為成長環境不同,所以生活習慣也跟自己相差極大。只是,如果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思想分歧的狀況必定能獲得改善。

 

  凌峰對大陸老婆賀順順也有類似看法,雖然兩人都在演藝圈工作,但是在想法跟價值觀上都有很大不同。然而,凌峰也透露,雖然一開始難以接受,但隨著時間的過去,只要真心相愛,絕對可以找出大家都適應的生活模式。

 

  除了名人選擇外籍新娘之外,一般人當然就有更多機會,除了在台灣女人之外,能有更多的選擇。不過,有別於以往的舊觀念,其實年輕人也相當願意接受外籍新娘。宏佶人力資源管理的林祐生表示,目前的年輕女性由於自我意識抬頭,所以對於很多生活細節,都有相當大的堅持。

 

  二十四歲的先生就是個例子,外型很優的他,父親在某電子公司擔任高階主管,家境不錯,完全符合「年輕多金又帥氣」的要求。當然,這樣的條件,讓他也交了好幾個台灣女友,不過,由於重視家庭觀念,當論及婚嫁時,女友們一個個都表示不願意與他父母同住,讓先生相當灰心。

 

  久而久之,他只好把擇偶目標轉向外籍新娘。在婚仲業者安排下,先生覺得越南女子的條件其實不錯,觀念又傳統,願意與自己家人同住,自然一拍即合。另一位先生也是年紀不大,但是由於父母需要照顧,而台灣的女友覺得壓力太大,所以感情路一直走得不順利的他,也開始尋求外籍新娘的管道,最後終於讓他找到一個身兼老婆及傭人條件於一身的美嬌娘,解決了婚姻大事。

 

  離婚率48% 全球第5

 

  據內政部統計,2004年台灣地區離婚率為48%;也就是說,近兩對夫妻有一對離婚。這個數字與世界各國相比,僅次於美國、波多黎各、俄羅斯、英國,高居全球第5,「榮登」亞洲國家冠軍。

 

當愛情褪色,現代男女已不會像以前,為了子女、家族或種種外在因素,勉強自己和對方同床異夢。日前,影劇圈號稱「鶼鰈情深」的夫妻檔方文琳、于冠華,終於選擇誠實面對自己,在外界一片譁然下,結束10年婚姻。

 

  對於老公帶女子上賓館一事,方文琳公開表示自己無法忍受,甚至還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兩人離婚;對於女兒的監護權,方文琳也強調自己會爭取到底。

 

  專家認為,在各種離婚的原因當中,外遇問題一直都占了絕大多數。而外遇的因素,除了形形色色的誘惑外,更嚴重的問題就是夫妻雙方溝通不良所致。因此,對於該如何維繫婚姻關係,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良性溝通,面對生活壓力,留一些空間讓對方呼吸;在互信互愛前提下,才能延續雙方感情,再找回戀愛的悸動。

 

  1/10外籍女傭變鳳凰

 

  報導/巫崇嘉

 

  年輕的臉龐,再加上牛仔褲、短T恤,紮著馬尾的瑪莉,每天辛苦地做著家事,雖然知道自己到台灣的幫傭目的,但在她心裡,對於感情的渴望卻比誰都強。直到有一天,瑪莉在太陽下揮汗洗著衣服,卻恰好看見成熟的先生,帥氣地走過院子前,兩人四目相交,一種突然的情愫,就如電影情節般發生。

 

  誰說「女傭變鳳凰」只能出現在電影中?宏佶人力資源管理林祐生表示,其實台灣的外籍新娘,大約十分之一本來都是女傭,最後搖身一變成為台灣人的老婆。

 

  林祐生說,這類的狀況近年有逐漸增加趨勢,主因除了外籍傭人的數量逐年增加之外,更大的因素就是外籍傭人的年紀逐年減低,當然在素質上也已經提升不少;再者,由於台灣社會對外籍新娘的接受度也變廣,所以,無論年紀或是城鄉差距,都讓台灣男人開始注意到外籍女傭的可愛之處。

 

  所以,在打破心防之後,男人們開始注意鄰居的女傭,或是在朋友聚集的場所,遇到讓自己一見傾心的終身伴侶。而聽來匪夷所思的「女傭變鳳凰」情節,就正在台灣的各個角落悄悄地上演。

 

三十五歲的先生就是個例子,正值壯年的他,無論外型或經濟能力都不錯。不過,因為在情路上一直走得不順利,所以早已對未來失去希望的他,也選擇逃避交友,當然也讓原本就難尋的姻緣,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不過,當愛情來了誰也擋不住,先生的心房,就在看見鄰居的女傭後悄悄被打開。剛開始,他強忍著愛慕之意,一方面也擔心會對瑪莉造成困擾;但一段時間的認識之後,「郎有情妹有意」的情況,讓他決定無視家人與鄰居的眼光,勇敢地告訴全世界,我愛上了外籍傭人。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入圍百傑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