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90911《不存在的真實》這套書,決定出版了,也是時候了!

   《不存在的真實》這套書,決定出版了,也是時候了!



開卷】————

  二〇一二年,大家都說會發生令人難以想像的「大事」。
  在這一年,公開《不存在的真實》內容,再適切不過!

  二月二十九日,在標準日曆中是個「不存在的日子」。
  在這一天,發表《不存在的真實》問世訊息,再恰當不過!



引言】————

  從小,我就知道,我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
  但是,我從來不去正面看待這件事;
  因為我認為,這些事,不關我的事,我只要守本分的過日子就好。
  到後來,我才知道,有些事,還真的是要我來做;
  因為,凡事自有安排;
  什麼人,來做什麼事?這都是安排好的!
  什麼時候會遇到什麼事?也都是注定的!

  我,曾經不止一次說過:「我走之時,就是這套書出版之日。」
  現在,是我該走了?還是大家該看到、該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才是?我只知道,現在,是出版的時候了!



關於這套書】————  寫作與出版  的  來龍與去脈

           

            《不存在的真實》套書



寫作的來龍】————

  時間,回到之前,把過程再交代一遍;雖然,這事不是第一次談到它,老調重彈原因無它,只因開啟這條養身路的關鍵事,就是它。

  一九九六年二月六日那一天,是我這一輩子最「賭爛」,也是最「賭氣」的一天。

  那一天,是農曆的除夕夜。當晚,我跟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兩個人,裹著厚重外套,坐在醫院外麥當勞騎樓的椅子上;孩子的媽,則是躺在醫院急診室的冰冷病床上;我們兩個,共吃一個冷漢堡,共喝一杯冰可樂,我的手上,握著醫生開的病危通知,耳際還記著急診室醫生剛才說的話:「對不起!因為是過年,主要的主治醫生都不在,怕耽誤你們,建議你們轉診到『大一點』的醫院去。

  孩子的媽為什麼在醫院的急診室?
  原因是腎臟急速衰竭,必須緊急插管洗腎。

  而事情的肇因,則是因為懷胎產檢被家裡附近的婦產科發現有一些異狀,又因孩子的媽是屬高齡妊娠,所以醫生開立轉診單並詳述症狀把孕婦轉到「大醫院」繼續檢查,結果卻是急診室醫生所講的「大醫院」中的一位「名醫教授」在例行產檢過程中的疏忽,沒察覺到腎臟在急速衰竭,因而在懷胎六個月時傷及胎兒,成為死胎。孩子的媽經急救後暫時保住一命,醫院方面經由內部的通報系統發現事態嚴重,這是明顯的醫療疏失,醫院的社工人員在聽聞我們強烈要求要轉院時,主動前來緩頰與協調。醫院的社工解釋是:「這位醫學教授的本科專長是婦產超音波,對於他專長以外的病症,他比較不會去在意,所以對於你們在每一次產檢時一直反映產婦的『血壓居高不下』『血紅素異常低下』症狀,因為不是他的本科,他就沒有特別去檢驗跟追蹤。而現在還是搶救病人要緊,你們不應該轉院,病人以後的治療,我們醫院一定會負責……」。聽到這些話,面臨這情況,要是你,你會不會「賭爛」?

  我不是聖人,心肝也不是石頭做的,我當然會「賭爛」,別人的錯,為什麼要由我們承擔?
  我自認為這一輩子雖然沒幹過什麼好事,但也絕對不做壞事,老天爺為什麼要我們承受這種事情?
  尤其是,我們對「大醫院」失望,主動轉來離家比較近的醫院,聽到的是要我們再轉到「大醫院」的情況下,又抬頭看到店家牆上的時鐘,指的是十一點十五分,也是所謂的「子時一刻」,這個時間在農曆的算法,正是隔天的起始,也就是當下剛好是大年初一的第一刻鐘,看到這樣的時間,處在那種場景,聽到急診室醫生的話,心中憋的那股氣,我很肯定,這時只要有人膽敢來說教,我真的是連鬼神都敢罵!

  跟兒子吃完冰冷的「年夜飯」回到急診室,看著孩子的媽,我很確信,當下我很「賭氣」的說了,要是這一次孩子的媽走了,我從此不再觸碰玄學領域之事;如果這次孩子的媽能渡過難關,我將開始「正面看待」我所知道的事,而且,我也會開始做、開始說、開始寫、開始推廣。(我很確信是「賭氣」,不是「發願」,因為,發願的人絕不敢跟老天爺發飆談條件。)

  或許,我開的條件很「夠力」,孩子的媽在醫院中過了整個年,剛好過了元宵,勉強救回一命的返家,開始另一階段的與病魔搏鬥。
  回家後,我依「約定」,開始把知道的事,輸出成文字;同時,也開始身先士卒的推廣這套從未被人解讀出來的養身法。(也從那時候開始,我不再跟老天爺賭氣。)

  在開始寫之前,我也曾經有小小耍賴不認帳的問:「為什麼是我?現在有那麼多的『高人』在世上,為什麼一定要我來做?」
  所得到的答案是:我就像一個圖書館的值班管理員,而圖書館的鑰匙現在我身上,所以一定要我去把圖書館的門一個一個打開,然後別人才能看到圖書館內一本一本的書。就算有人等不及,直接翻牆爬窗進入圖書館,拿到的書,也會是空白的頁面,或是錯誤的文字,或是扭曲的畫面,因為,一定要用鑰匙把圖書館的門打開,從這個門進入看書,或是書是從這個門拿出來,才能看到書中的真實內容與情境。
  有了這樣的答案,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只有認分的去做。從那時候開始,每天除了陪孩子的媽每星期一、三、五到醫院洗腎,再來就是吃飯、睡覺、上廁所之外,我啥事都不做,每天坐在電腦跟前,就是不停的打字,把訊息轉換成文字。就這樣,花了五年時間,解出來的內容,林林總總、片片段段,共有五、六十萬字;其中,最讓我感到驚訝的便是這套定名為《不存在的真實》之內容,這整個架構,就將近三十萬字。

  先說一件在解讀訊息過程中的一則花絮。
  當時我的古董店鋪是開在台北建國南路上,就因為從事宗教古董的買賣,店鋪位處在大馬路邊,又緊鄰熱鬧的假日花市跟假日玉市,所以經常會有一些具有通靈能耐的「高人」來店裡走動。
  我記得,在輸出文字到十餘萬字的時候,約莫是在寫「鬼神之事」的章段,有一天下午,一位具有靈媒體質的朋友,偕三、四友人來店裡喝茶,這位友人不是乩童,但極易被氣息相通的神明附體。那天來時,才坐下來沒一會兒,原本粗厚的語氣,突然轉為尖細高頻的語調,這樣的景況,表示有一尊神明來附體,接著,這位「神明」居然是要在場所有的人,除了我之外,都到店外等候。待全部的人都走出門外後,然後開了口,開門見山的就用台語說:
  「你現在在寫的東西,可以不要寫嗎?
  這可神了,我當時在寫的東西,因為還沒寫完,所以內容根本沒人知道。更何況,我是「為寫而寫」,不是「為出版而寫」,所以就算寫完了,我也不見得會給別人看。一堆未寫完的字,更未曝光的內容,想不到居然有「神明」站出來表示意見。當場我也問了為什麼?想不到聽到的居然是:
  「你把『警察』跟『流氓』勾結的事情都講出來,那以後,誰還會怕流氓?誰還會尊敬警察?
  當時聽到這話,我可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邊,這什麼跟什麼嘛!什麼流氓警察的?不等我問,接著,口中又繼續悠悠道出:
  「神,不是萬能的;神,亦有階層之分;每一階層的神,能力所及,只有比祂低階的那幾層事物,對於比祂高階的那些層級,祂連看都看不到。鬼,也是一樣。
  「凡是較有智慧之鬼神,其實都想知道『回去之道』,但是,就因為祂們不是所有事情都看得到,不是所有事情都知道,所以並不是都知道怎麼回去。而現在在寫的東西,就是祂們一直想知道的『回去之道』,所以,你在寫的時候,其實祂們也都擠在一旁看。(難怪,當初在電腦桌前努力的敲打某些橋段的時候,總感覺背後「有東西」~~搞不好現在這位神明也擠在當中~~
  因為從事宗教古董買賣,也喜歡研究宗教,所以接觸的靈媒、乩童、特異功能人士……可多了。不瞞大家,還真的有乩童「奉命」來我店中買一件他們宮裡神明指明要的法器,但就在看貨過程中,他們宮裡的神明突然降臨在乩童身上,來幹嘛?各位絕對想不到,祂是來幫忙殺價的!只要神明出面殺價,那你絕對賺不到什麼錢,因為,祂都知道你的本錢是多少,甚至還會提醒我,有幾件法器放在哪一個櫃子中還沒拿給祂看,而其實我已經忘了它們的存在。在這種另類接觸的過程中,有一點我非常肯定,我也確實遇過很多次,那就是,神佛出面買東西,絕對不會讓你虧錢,更不會叫你送祂,祂最多只會讓你少賺。只有假借神佛名義的人,才會要你捐錢,才會鼓勵你布施,才會暗示你要供養,才會告訴你捐越多功德越大。所以,一般人遇到神明附體或許會生敬畏心,不敢違背指令或問為什麼,但我則是見怪不怪,碰到這類事,我反而會跟祂聊起來,甚至抬槓。
  既然希望我不要寫,那應該一開始就阻止我,這一兩年這位具有靈媒體質的朋友也常來,為什麼之前不提,現在才說?我既然已經開始寫,要我停下來,那可要給個比我當初「更夠力」的理由才行,現在只這樣說,我是覺得還不構成讓我停下來不寫的要件。所以,我就很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說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沒有答應祂說不寫。

  直到這套《不存在的真實》全部文字寫完,我才冒一身冷汗。
  當時,根本不知道我會解讀出什麼樣的內容,所以當場也就很不低調的說「有什麼,就寫什麼!」
  如果,我知道解出來的居然是這般內容,我一定不敢那麼高調的說「寫出來,再說。」

  再講一個花絮中的花絮。
  當這套《不存在的真實》手稿完成時,我問當初這位銜命而來要我不要繼續寫的朋友想不想看?看,當然嘛是想看!但結果你猜怎地?稿子拿回去後,這位朋友居然一翻開文字手稿就打瞌睡,一闔上手稿就清醒,這不就擺明不給看嘛!這些神明似乎也是有不想讓自己的底牌被掀開那種意味。這樣一睡一醒搞了幾個月,稿子才還回來,那有沒有看完?我就不曉得囉;不過我認為,應該是沒看完,因為,這位朋友還是以身為靈媒的角色感到自豪,如果有看完,又有看懂,一定會以更理性的心態面對神明,也不會再被這些「靈」綁住。

  二〇〇一年十月二十八日,當全部的文字完結時,我才知道,我不是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我根本就是畫出潘朵拉盒子的設計圖,任何人拿到這個設計圖,都可輕易地做出屬於自己的潘朵拉盒子。也難怪那位朋友一接觸文字手稿就打瞌睡,難怪神明不想讓人知道。

  這套《不存在的真實》文字,在解讀時,分為兩大類,一個是「前因」,一個是「後果」;如果真要給它們下個最簡短的註解,就是,它解開了:
生命的真相
宗教的假象
鬼神的面象
宇宙的現象
社會的怪象
人性的異象
 地獄的跡象
天堂的詭象 ……
  也就是說,人世間一切所有的疑惑,舉凡生老病死、靈異幻象、社會狀態、思想個性、命運軌跡、恩怨情仇、心靈哲學……,都能在其中找到合理的解釋,說它是一套「生命馬賽克的解碼器」,絕對當之無愧!

出版的去脈】————

  手中捧著列印出來的整疊幾十萬字手稿,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它?不知道要怎麼處理它?
  想了三天,決定效法史上最長壽的動物,當個縮頭烏龜,馬上拉開抽屜,把手稿塞到最裡面,輕輕的關上抽屜,就當這事兒沒發生過。
  過了三個月,也是日不精神、夜不安枕的三個月,想說,我既然已經把圖書館的門打開了,就有義務告訴大家說「門在這裡」。那大夥要不要進來看書?似乎就不是圖書館管理員的責任了。
  於是,打開抽屜,把整疊的手稿拿出來,放在桌上,又跟它眼對眼的互瞪了三天。終於,用豁出去的心態把稿子放出去,去試探出版市場的水溫。但結果是跟後來的《一定瘦》的遭遇一樣,壓根就沒人理你。(那時候《一定瘦》還沒出生。想知道《一定瘦》出版前的遭遇,等一下可以接著看延伸閱讀的→〈老茶房的話〉為什麼書店都買不到《一定瘦》?)

  要是,當時我一氣餒再把手稿塞回抽屜,那現在哪會有《一定瘦》的存在!於是,它還在桌上再跟它瞪了三天,突發奇想來個「反其道而行」,你現在不信,將來我就讓你不得不信,而決定來個「上床先生孩子」,再坐起來「互相介紹認識」,最後再來「手牽手談戀愛」。

  怎麼做?很簡單!
  就是用「水滴石穿」的策略,既然一只硬邦邦大石頭都會被軟軟的小水滴貫穿,那我就不相信翻越不了那道不容侵犯但卻是人為虛構出來的牆堵。

  就在跟它瞪了三天之後的第四天,重翻《不存在的真實》的全部手稿,前後看了三遍,決定從《不存在的真實》文字集的下集中,取出當中一個章節講述「緩老、少病」的橋段,自掏腰包在二〇〇二年十月出版了一本小小冊名為《生命基金》的口袋書。

  當時,也確實「賭很大」。決定自行出版之後,身邊親朋好友、街坊鄰居、路過客人……沒有一個人看好,唯一支持我的,就是孩子的媽。不瞞大家,初期出版的幾本新書的所有費用,都是用孩子的媽省吃儉用去跟會攢來的錢來支應;為了落實理念,當時能省的錢一定省,就算有一點現金,也都是留著「養書」用。我們夫妻倆也曾經連續一兩年的中餐,是在孩子的媽洗完腎後,窩在老爺車中兩人合吃一個跟路邊流動攤販買的五十元路邊便當,原因只有一個,但絕對不是勤儉持家,而是沒多餘的錢吃飯。但,我還是一路的走下去,因為我深信,如果這套理論是對的,那老天爺就不會讓我垮台,更不會讓我連一個五十元的路邊便當都買不起;如果這條路是不通的,讓我蝕了老本債臺高築,我也不會有怨言,至少,我做了當初答應要做的事。

  第一本書出版後,銷售與市場狀況也確實如大家「期望」的「平靜無波」。一般人要是碰到這種壁,一定就是掉頭走人,那我咧~~就好像被人下藥催眠,怎麼樣都要想辦法翻過那片牆,但眼前就是翻不過去,於是換個策略,馬上蹲下來,怎麼樣都要想辦法把那硬壁挖穿過去。怎麼做?很簡單!就是拆掉前梁卸下桌腳當成柴火丟進爐中,那就再去標兩個會,矇著頭的繼續往前走。

  二〇〇四年二月,接著出版《生命基金》的補述說明《生命基金外傳》。但就在《生命基金外傳》還沒出版前的完稿後,突然覺得該是使出一輩子只能施展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必殺絕招,應該是說,是拿出唯一的一次只要答對就加倍給分保送過關但一旦答錯就鐵定退學的「加分題」的時候,於是從《生命基金》的文字架構中,取出一個講述「吃食」的段落,在不眠不休……,好像不能這麼形容,說「不休」是確實的,講「不眠」就有點不切實際了,是除了吃飯睡覺之外的幾天當中,寫出最初定名為「一定壽」的全部手稿,於是打鐵趁熱的,用盡全部子彈,再加上殺了兩條豬公,劈了三個存錢筒,於二〇〇四年三月出版了那本小小薄薄剛好可以塞進褲後口袋但後來卻在養身瘦身領域獨占鼇頭的首版《一定瘦》。

  時至今日,《一定瘦》的整個發展過程,在這就不必多說了,相信經常來到〔生命基金部落格〕版上與大家互動的許多朋友都有參與到。而《一定瘦》實行後的成效,也是有目共睹,在這更不必多做描述。因為只要確實的照著《一定瘦》書中所述的飲食原則去做,成功瘦身、重拾健康的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這就表示,《一定瘦》是對的,也表示當初「反其道而行」的目的達到了。既然孩子都生了,也都驗明正身證明血統純正,沒有理由不讓它認祖歸宗;因此,自然到了該揭示《一定瘦》最原始根源之源頭《不存在的真實》的時候了。

  用一個簡單例子,來解釋這源頭《不存在的真實》的地位:
 一般家裡面都有一個再尋常不過的玩意兒,就是「水龍頭」,你只要扭開水龍頭開關,活水就源源不絕的從水龍頭流出。
 那水龍頭的水是從哪兒來的?水龍頭的源頭處,就是「水塔」,它儲存著隨時可以供應家中每一個水龍頭的活水。
 那水塔裡的水是從哪裡來的?水塔的源頭處,就是「水庫」,它蓄積著足以供應每家每戶的水塔中的水源。

  就是這樣的關係:
《一定瘦》它就有如養身的水龍頭;
《生命基金》就是每一個活水水龍頭的水塔;
《不存在的真實》正是天下每一個水塔的水源地。

  所以,現在紅透半邊天的《一定瘦》,只是「這套書」中的「下集」中的「一篇」中的「一章」中的「一節」其中的「一段」。

  看過「異形」這部片沒?外星異形的大嘴張開,口中會伸出另一張嘴,這張嘴再往外伸時,又再會從口中伸出另一張更小的嘴,異形真正厲害的就是這張最小的嘴。而《一定瘦》,就是《不存在的真實》的這張小嘴。

  會反過來出版,會這麼用盡心機的鋪陳《不存在的真實》上臺的台階,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大家相信《不存在的真實》書中所說的一切。
  因為,《一定瘦》的養身飲食法,確確實實的讓無數人受益,所以,這就能證明《一定瘦》之母《生命基金》,甚至《生命基金》之源的《不存在的真實》,講的都是真的。
  也因為《一定瘦》,縱使你再不相信《不存在的真實》書中所講的,但你也不能否認書中所說的是真實的。

  大家有沒有發覺?無論在書中、在部落格文章中、在留言的回覆中,我以「老茶房」這個身分,對於宗教,對於修行人,沒有一般人所認定該有的尊崇,反倒是不時出現諸多的機鋒與反諷;更有人說,我對於宗教的態度,幾近狂妄,簡直無法無天。
  要是還在以前吃素學佛階段,我一定會馬上關起房門自我反省,檢討看是否還有哪條劣根性未除?是否還有哪股習氣未消?才會被人指責說目無法紀。
  但是,當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後,我對於宗教,反而有一種獨馭神鵰海闊天空的感覺。
  哪一天,您也知道真相後,就會認為,「老茶房」的譏諷,還算是客氣的。

  本來對於《不存在的真實》這套書的出版時機,並沒有訂出時辰表,而是以「順其自然」的態度看待之;有空時,就慢慢的編輯,就慢慢的校訂;沒時間,就擱下編輯校訂的事情;沒事時,就再回頭編輯校訂……;這編編停停,也走了快兩年。最後決定腳步不停的處理《不存在的真實》的出版事務,是因為一件事,這件事,它有如最後壓垮駱駝的那支稻草。

  從一九九六年初決定開始解讀訊息,一一將其輸出成文字,一直到現在,一晃也十六年;而《不存在的真實》手稿,也塵封了超過十多年;當初寫出《不存在的真實》的全部手稿後,真的沒有訂出要出版的時刻表,當然在這十幾年中,就有不少嗅到訊息的朋友,均想盡辦法想要看到整套內容,但我都是戲稱說:「我不在了,它就出現了」,而用此擋下想要閱稿的各方神聖。
  今年八月,一件發生在台灣震驚世界醫學事件,讓我起了「確定出版它」的念頭。

  二〇一一年八月,台大醫院發生將愛滋病患的器官移植到病患體內事件,這件大事曝光後,全世界譁然,覺得不能原諒。而台大醫院的解釋是,這純粹是一個「檢驗的疏忽」造成的。我看到這則新聞,脫口而出的是「怎麼又來了!」聽到「檢驗疏忽」這樣的解釋,心裡跟嘴裡都在跟著輿論一起幹譙。因為,一般人是覺得這事不可思議,而我們是親身經歷過這種事,所以,更能體會病患與家屬的無奈。我相信,我們絕對不是第一個面臨這種倒楣事的人,而這一次,也一定不是最後一件。

  既然,孩子的媽是因一件「疏忽的檢驗」造成不可挽回器官衰竭,而促成我解出《不存在的真實》中的全部真相。那,現在就因為另一件「檢驗的疏忽」,而推就我扣下擊發出版《不存在的真實》的扳機。所以,我才在「寫作的來龍」處說,開啟這條養身路的關鍵事,就是「它」!

  引述書中【緣起】篇的一段文————
  為何冊名取為《不存在的真實》?就字面上的意義,這似乎有一點不合邏輯。
  「存在」與「真實」本是一體兩面;
  因為存在,所以真實;
  之所以真實,乃因曾經存在過。
  既然曾經存在過,代表著一切都是真實的;
  既然一切都是真實的,那表示眼前的所見所聞都是存在的。
  這個邏輯理論沒有不對,不過,那是指「眼前的所見所聞」這件事沒有不對。如果,「眼前的所見所聞」這件事的本身就是被虛擬創造出來的,那「眼前的所見所聞」的「存在」與「真實」,是否該被商榷一下?
  既然「眼前的所見所聞」這件事都不是真實的,那「所見所聞」後的「真實」,還算「存在」過嗎?

  就在看到媒體報導「台大醫院誤將愛滋病患的器官移植到病患體內事件」時,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就是,該出版了,也應該是時候了!
  也該把這「不存在」的「真實事」講給大家聽了。
  原因無他,正如《不存在的真實》書中【導讀】篇說的:
  人的出生本質是「不知道」;
  但是,每一個人都有「知道」的權利。



老茶房合十】————

  什麼人,來做什麼事?這都是安排好的!
  要在意的是,你準備好了嗎?

  什麼時候,會遇到什麼事?也都是注定的!
  要在意的是,你準備要面對了嗎?

  等你看完書……
  別再來問我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的都寫在書裡了;
  沒寫的,表示我也不知道,
  所以,問了,我還是不知道!

  只要記得一件事:
  凡是你遇到的每一件事,
  都是你自己要面對的事,
  而且,都不干別人的事!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於工作斗室中撰寫本篇文
  作為
  預告《不存在的真實》即將問世之引



         
            《不存在的真實生活道場》內文簡述



         
          《不存在的真實消失的捷徑》內文簡述



延伸閱讀】————

〈老茶房的話〉為什麼書店都買不到《一定瘦》?

本書作者  黎時國  個人簡歷 www.關於我.tw



〔工商服務〕————

www.讀書會.tw〕所代售的書與茶,均獲得〔www.老茶房.tw〕授權在各地銷售
送方式與運費以及其他優惠,請參閱〔讀書會服務台〕中之說明
如欲收藏書或茶,可前往各大網路賣場上挑選:〔www.福利社.tw
如有任何疑問,或是想盡快獲得相關資訊 ……
  請直接撥打〔讀書會〕的服務電話:(028792-0606
            手機 / LINE: 0911-560848
  
讀書會地址:台北市 內湖區 成功路 四段 145號 四樓(捷運「內湖站」旁)
歡迎您親自來讀書會面交(交通便利,又好找!公車、捷運、開車來,都方便!)
讀書會的位置,請至〔www.面交.tw〕中查閱詳情。



       



                      

                (點圖章賞閱更多老茶房的好書)

回應

以前
愛美、愛玩、愛哈拉
節食運動敗衣敗鞋
交際應酬拉咧跑趴
胭脂厚粉

美?好遙遠…

現在
依舊,愛美、愛玩、愛哈拉
不用節食不用運動只做一定瘦
寫分享回留言同瘦友網路悠遊
乾淨素顏
美~ 輕輕鬆鬆!



請先閱讀
讀書會的位置
咱們的祖厝
www.我的臉書.com
www.買書.tw
www.茶.taipei


不務正業服務區
www.福利社.tw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