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000卷二章五06

一對一淘汰競試的第一日賽程結束,宸三人在傍晚時分回到旅店,由於沒什麼行程非要湊在一起,他們難得度過了一個各自的夜晚。

希煜茗面帶倦色回到旅店房間時,宸正在看書,誰也沒有吭聲。但見前者幾乎是將外出的裝束和零件卸下來後便倒頭就睡,暗自留意的宸忍不住揚了揚眉。

對方要睡覺,他也不好說什麼,看來只好等隔天了。

於是第二天一早,當希煜茗睜開眼睛時,視線範圍內就是這樣的畫面。

比他早起的宸和不知為何湊在他們房間的碎言和汀此刻都圍在一張桌子前,宸的手中似乎還拿著像是紙筆一樣的東西。

「啊,小希早!」

「喔?你醒了啊?」

兩人很快注意到床邊的動靜,希煜茗也就不再維持躺姿,皺著眉頭緩緩撐起上半身。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希煜茗的聲音有些初醒時的低啞,宸則回以輕快的語調。

「本來想問你們練得怎麼樣,不過看到你那樣子好像也不需要問了,所以稍微研究了一下治療的魔法,剛好碎言過來,就來圍觀了唷。」

他的話令希煜茗難得露出了一絲詫異,暗暗納悶起自己有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如果小希現在是在想說為什麼我會發現云云,那當然是因為我們可是心靈相通的好夥伴,不一眼發現不對勁的地方怎麼行呢!」

「似乎不輕鬆的樣子啊,我只能說你好自為之。」

懶得理會宸的鬼扯,希煜茗對於碎言的關心也只點了個頭就算有聽到。

「你今天應該還是要去吧?我記得赫翎是祭司,雖然我也不知道是誰的問題,他要肯幫忙是最好,肯定比我的臨時實驗有用。但無論如何,這個你還是收下吧,使用時機就看你囉。」

宸說著,將手中畫有神祕圖樣的紙張遞過來。

希煜茗從剛流入耳中的關鍵字加上看到這東西瞬間的直覺令他脫口而出:「魔法卷軸?」

「咦?小希知道啊?說起來我之前的攝像球也是卷軸喔。」

宸喚起了眾人的記憶,碎言「哦」了一聲,「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我那時候就想過了,但所謂卷軸居然可以是一張紙,這也太不卷軸了。」

「……如果是魔法道具,長什麼樣子都是有可能的。」

希煜茗在短短幾句話中道出了他對魔法師這種生物的認知,而且在場唯一的魔法師還沒辦法反駁。

「一般魔法道具通常是讓器師來做,但自製道具的魔法師也不是沒有,只能說品味在個人啦……」

「那你這種卷軸難道屬於後者?」

碎言自認自己問的問題很普通,宸卻露出了為難的表情,猶疑著如何回答。

「呃……要說的話,兩種都可以算呢……這有點商業機密的成分,所以我很難告訴你詳情的說。」

「欸?是這樣嗎?抱歉。」

「不用道歉啦,碎言也沒說錯麼啊。」

在兩人對話期間,希煜茗猶豫了一會兒後,還是老實接過宸的卷軸。如後者所說,這並不是赫翎的問題,他也不覺得自己這幾天需要用到,但接受對方的好意也沒什麼壞處,不收白不收。

隨手揣進懷裡,他看著眼前的三人問道:「先不說別的,你們今天打算一樣去觀賽一整天?」

「不觀賽,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啊。怎麼了嗎?」

宸一臉疑惑,讓希煜茗思索了幾秒後才緩緩再度開口:「今天早上,里非托他們那一隊會先上場後再繼續和我對練,所以我就先跟你們一起到會場吧。」

「喔喔喔喔,要換他們上了啊!這可是必須認真仔細專注用力觀看的一場比賽呢!」

宸為之振奮的理由並不難猜,於是希煜茗馬上澆了他一盆冷水:「里非托又不會出手,你是在喔什麼。」

「欸?他不出手?這有可能嗎?」

這句質疑是碎言問的,畢竟昨日希煜茗在交代原委時並未特別提及里非托和狄伊斯的對話,他們一直以為會看到里非托秒對手的場面。

「他和狄伊斯有交換條件,今天他保證按兵不動的。」

「到底什麼交易會讓那種人退讓啊?真是讓人在意……」

那個被交易的對象就是我。希煜茗完全不準備透漏此事實任何一個字,他才不想在說出口後惹得宸又開啟吵死人八卦模式。

「好吧,我也是有點好奇狄伊斯跟赫翎會用什麼方式作戰啦,小希你昨天有見識到嗎?」

「沒有。」

「那今天大家都是第一次!我們就一起期待一下好了。」宸精神奕奕地高喊,隨後提議道:「不如我們今天就早點去搶前排的座位看個仔細吧!」

除了希煜茗以外,其他三人都是隨時可以出發的狀態,幾人便退出房間待希煜茗換好裝束後,浩浩蕩蕩地往觀賽現場位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寒冰鐘
別當真
FLAG COUNTER
Flag Counter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