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大-嘆息灣-哈伊拉漏溪地塹瀑布 15日紀行 @ 山之旅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0708301746丹大-嘆息灣-哈伊拉漏溪地塹瀑布 15日紀行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深入人跡罕至的祕境找嘆息

    丹大-嘆息灣-哈伊拉漏溪地塹瀑布  15日紀行

     

    近幾年來,除<丹大札記>那些已廣為人知的特殊景觀,在成大山協數次進出丹大山區的努力下,更揭露了丹大山區、哈伊拉漏溪流域其它驚人景觀:如綠草如茵的棒球場營地、大怒神瀑布群,其中最撼動人心的莫過於20057月發現隱藏於群山壑谷間的草原迴灣-嘆息灣。

    爬山的人總希望每次闖蕩時都能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出發,從2003年開始的比亞毫-南湖、巴沙灣-牡丹岩、萬里池溯斷()、南二子山、2006年初的畢祿東南稜,既然已經一起經歷過這些印象深刻的路線,爬山的默契不言而喻;而且於7月底也終於確定三人都可以畢業,這樣子的天時地利人和,沒有比丹大山區這裡更適合作為結束我們碩班生涯的厚禮。那麼,心一橫、牙一咬,現在不出發更待何時!

    (2005.02 南二子北峰)

    (攀爬南二子北峰岩稜)

    之後為了能在出發前完成離校手續忙得焦頭爛額、每天睡不到五小時;凱譽則是要厚著臉皮拒絕老闆邀請他繼續做研究助理;聖閔則為了兵役的日期詢問了許多單位。所有的一切準備工作都只是為了要完成這一趟不平凡之旅、留下難以忘懷的回憶,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多餘的目標。

    此趟行程早已在腦中規劃了一年,地圖翻上了無數次,無非是想尋找哈伊拉漏溪有無其他特別的地方。原預計從丹大林道進入再訪九華巨瀑、高繞至童話世界、棒球場營地、經裡門山南稜下抵哈伊拉漏溪北源、再越過僕落西擴西北稜抵嘆息灣,行程最後的高潮則是嘗試下至哈溪北源與南源的匯流口(從地圖上得知有斷層通過河床),探索從未有登山客造訪但可能有座200落差大瀑布的祕境(上山前則得知了成大山協已早我們一個半月造訪了此地)。一路由北到南洋洋灑灑共15天,我們稱之為 丹大-九華-哈伊拉漏  雙瀑縱貫

     

    Day0 ~4  逐步進入中央山脈心臟地帶

     

        出發前得知丹大林道經過梅雨季的沖刷已柔腸寸斷,只好捨九華瀑的行程,無奈改由瑞穗林道挺進丹大山區,這一改真是讓我們在前幾天吃盡苦頭。第一天凌晨在瑞穗就下著細雨,在車站跟一群不相識的女學生告別後就展開我們五個大男生的探險旅程,由於有個低氣壓盤旋在台灣上空,可以預見之後天氣不會太好。

    下雨天裡踢著瑞穗林道真是痛苦至極,中海拔的高濕度讓我們在出發半小時就悶熱的快脫水,從中午過後汗水跟噴泉差不多;但即使如此悶熱,還是必須將自己裹的密不通風,因為還有彩色螞蝗的傾巢而出,每鑽過一小段茅草就必須彈射十來隻螞蝗,練就一身彈指功夫。之後更是傾盆大雨,閃電打雷樣樣來。好不容易在走了11小時後終於抵達32K工寮,但衣褲早已全溼透,必須換上備用衣物,還得時時堤防爬滿外帳的螞蝗鑽進帳篷裡,真是狼狽到極點。

        瑞穗林道真是又臭又長,不只悶熱沒景觀可看,還一直在山腰上腰繞,令人疲憊。且中途遭遇虎頭蜂,三三兩兩共綿延約兩百公尺,在仔細觀察後發覺似乎對我們沒有任何戒心,只好一步步且看且走的慢慢通過。看著平昇一副輕鬆的模樣真是讓我冷汗直冒,畢竟他沒經歷過被數百隻虎頭蜂群起攻擊的經驗。

    一直到了第三天才完全脫離螞蝗的惡勢力範圍,而天氣也逐步轉好,曬到了第一道陽光,只是身上濃烈的汗臭味、溼襪子的臭味卻是越來越濃厚。在抵達太平溪源後,凱譽竟掏出了一隻充氣鯨魚(取名為威利)讓我們狂笑不已,之後五個大男生也不管什麼叫做雅觀,帶著威利、光著身子就跳進溪裡洗的通體舒暢,即使冷到發抖也是玩的不亦樂乎。

        第四天行程已進入高山地區,再加上天氣轉好展望佳,跟前幾天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在馬博橫斷、秀姑巒、玉山群、丹大山的伴隨下,一路愉快的行經馬路巴拉讓西峰抵達義西請馬至山前營地。

     

    Day5 ~6  丹大西溪上源 - 童話世界

     

        第五天才剛天亮就立刻拔營,是到目前唯一沒有賴床的一天。原因無他,就是想趕著去丹大溪源,回到我2002年去的童話世界。但出發沒多久卻瞬間被雲霧籠罩,到處出現雲瀑雲海,馬博橫斷甚至完全被雲瀑覆蓋,只露出了八天後要到達的馬利加南山,壯觀至極!而這樣又驚又憂的景象只維持了約半小時便消散一空露出青天,留下目瞠舌的我們。

        待抵達目的地後卻又轉為雷陣雨,因此在第六天的萬里無雲下,逛完棒球場營地之後毅然決定再去一次童話世界。而這也讓我們目睹了童話世界最美的一面,寬廣的老年溪谷、草原芳草鮮美、蜿蜒的曲流搭配著藍天白雲、溫暖的陽光,不虧是被稱作擁有台灣最美景緻的河谷,絕對值得造訪。

        之後則挪移至2004年才揭露的棒球場營地紮營,在東郡橫斷、馬博山列等著名群峰陪伴下,度過了悠閒的下午時光。在海拔約三千三百米的這裡,傍晚夕陽雲彩的壯闊、夜間令人眼花撩亂的絢麗星空、遠方雷雨苞持續製造的壯麗閃電,則是登山經歷中所罕見。

    Day7 ~9  哈伊拉漏溪上游 - 嘆息灣

     

        通常第七天已是一隻縱走隊伍該下山的日子,對本隊而言卻只是重頭戲的開端,而我們的士氣也越來越高昂,因為真正的探勘才正要展開!

        清晨棒球場營地結滿冰霜像個大冰庫,在發抖中打包完出發。之後東郡橫斷、馬博橫斷則被日出映照的燦爛輝煌。尋原路爬回裡門山後沿南稜一路下行,在無路跡情況下到也不影響行進,但也慶幸這天展望佳,讓我們在走到叉稜後都能很快的抓回主稜。途中經過幾個斷稜都可找到繞過的地方,然而有些地方卻是極密的杜鵑林,在我們闖進去後才發覺連動物的排遺與獸徑都沒有,也只好硬著頭皮逐步突破重圍。約下午兩點半即可看見哈伊拉漏溪主流,只是關卡一道接著一道,就在下抵溪前,稜線卻忽然直落溪底形成一峽谷。但即使地形如此精彩,凱譽帶的更精彩,轉個彎就從一小破綻中順利的下到沙洲河床!但工作卻也未因此結束,往上下游去找了隔天要上切的地方卻發現被夾在兩個峽谷之中進退不得,於是開始尋找直接從對岸上切的可能性。聖閔試探了下游峽谷內的一處崩塌地,雖確定可以上至稜線,但輕裝已經不輕鬆還落石連連,更遑論是重裝;幸而再往上游探得一處碎石邊坡,上攀個六七米即有稀疏植被,於是便決定明天從此上稜。

     

        此處的地圖有誤,為避免再次的下溪導致遭遇困難地形,迫使我們要更動行程先繞上僕落西擴,之後再尋西北稜轉下嘆息灣。僕山以極密的樹林惡名昭彰,沒想到其西北稜箭竹稀疏、松針鋪地,讓行於其上的我們直呼賺到了!接近預定的下切點後開始轉南離開稜線,一路東繞西繞尋找可走的地方,一小時後下到支流裡竟然又被瀑布群前後夾擊!此時位置還離嘆息灣約三四百米,原以為真是糟了,可能需要大高繞、上切之類的,沒想到竟在右岸發現了一條高速公路!沒錯,條條大路通羅馬,動物們也是要去嘆息灣!不加思索便跟了上去,沿著獸徑一路狂飆甚至小跑步了起來,心情也跟著雀躍了起來,沒多久前方的人就嘶吼著:水鹿!水鹿!喔~我的天阿! 

     

    「若不是親眼見到,絕對不相信台灣真還有這種仙境!」三大層寬廣、平坦的草坡綿延而下,可搭千頂帳篷;哈伊拉漏溪水在蔓延數十米寬的河床中潺潺流過,水深不過數公分;再加上水鹿偶爾像電影中的駿馬出現在草原上奔馳。難以置信的一切都讓人覺得這真是得天獨厚的仙境。  

     

    從一開始痛苦的瑞穗林道,八天來經過太平溪源、丹大溪源童話世界、到嘆息灣,一路走來像倒吃甘蔗越嘗越甜。從支流樹林中鑽出後,無人不被這景色所震撼!所有人高興的大吼大叫、擊掌慶賀!接著就是趕緊過溪,把背包往地上一甩就這麼去探索這個桃花源。傍晚時分於嘆息灣對岸的草坡或坐或躺,觀賞著夕陽帶來的多變景色直到日落,此刻心情真只有感動可以形容,多麼希望可以將這樣的景色立刻分享給所有認識的人!也不得不由衷佩服發現嘆息灣的隊伍。而我們當下就決定要在這住上兩晚,畢竟下次再來已不知是何時。然而身處在這樣的絕景,為了保持這地方的原始景觀、維持這令人難以置信的完美草皮,再冷也是捨不得升火。

     

     

        成大山協把嘆息灣這名字取的真有巧思,相信到此一遊的山友必定會有相同感觸。悲慘的是本全男隊伍在這樣的極致美景之下,卻沒有美人兒的陪伴!此嘆息灣果真叫我們嘆息連連!大夥也都哀號著以後一定要帶女友來這邊渡假。而我們也不斷的調侃平昇說:如果我是學弟,有這麼好的學長在我大二就帶我來這種地方,我一定願意為他們做牛做馬!只是平昇總是無動於衷,把我們學長的話當耳邊風。

     

    由於在嘆息灣多住了一晚使行程延後。但在經過討論之後,大家都對去探查地塹斷層有著濃厚的興趣,不惜動用一天預備天,畢竟在上切到馬博主稜後可撥電話聯絡山下。這時我內心實在百感交集:怎麼會是我自己的意志先動搖了呢?沒錯阿,我們來這邊就是要完成所有行程!既然心意已決、大夥達成共識,我們就準備邁向行程中的最後一段旅程。於是隔天便將部份糧食運送至馬利加南山北稜藏放,然後再迅速的回到嘆息灣,讓威利發揮除了玩水之外的最大功用-滑草。

     

    Day10 ~11  哈伊拉漏溪中游 - 地塹斷層

     

    清晨拔營出發,看著廣大草坡上的露水被蒸成露氣裊裊上飄,心裡真是捨不得離開,或走或停無非是想把這美麗景色多保存些在腦海中。一路快速的上升至接近馬利加南北稜後便轉往北方而下,雖然已知成大山協早我們一個半月來過此地,但還是相當驚訝他們留下不算少數的路條,再加上植被也比想像中的稀疏,讓我們一路大喊卯死阿!的狂衝下切。

     

    探勘之所以有趣,其中一點就在於不知道下一秒會遇到什麼事情讓你記憶深刻。這樣狂衝的結果就是我們跟到了成大預計往東下溪溯行的路線,但此處主稜剛好轉了一個往西90度的大彎,發覺不太對勁之後,只好展開長達近一公里、人仰馬翻的大橫切,真是趣味橫生。

     

    途中經過一個寬稜處,林相單純、腹地廣大平坦,且松針像地毯般舖滿一地,深度約到小腿肚,此讓人感受到寧靜的絕景又有多少人能親臨?約莫兩點半就下抵哈伊拉漏溪支流,往下望去已可見哈溪主流水勢浩大,只是最後這半小時地勢陡峭破碎、不時會有落石,若不是有成大山協的指引,花上一番功夫大概是免不了,而途中也見到了隔天要去探查的大瀑布其中兩段落差。其中最驚險的就是不小心踢下了一顆籃球大的落石,往下一看卻發現凱譽與平昇就在落石的路徑上!大聲吶喊卻看到他們連反應都來不及,石頭就從兩位中間呼嘯飛過,此時他們相距不到一米半,真是福大命大,平常善事做的多。

     

    隔天輕裝出發沿主流上溯,立刻就到了哈伊拉漏溪南北源的匯流口。此處景觀也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北源以壯觀的近15三層瀑布匯入南源溪谷;而南源溪谷也立即緊縮成總長約40的狹窄峽谷,終點形成一深潭後急轉90度大彎,有八米高的斜瀑鎮守著。由於水勢頗大,費了一些功夫在馬來熊的攻擊下突破深潭,眾人無不興奮吶喊!但低溫卻也使我們發抖不止、冷到極點,待攀上斜瀑後眼前卻又出現個六米直瀑!直瀑兩岸的岩壁高聳看來無法攻擊,只好先升個火讓大家暖和身子,半小時後啟程從右岸的岩壁攀上開始高繞,沒多久終於見到朝思暮想的地塹斷層。

     

     

     

     

    瀑布從天而降總共分為三大層,每層高約3040,水勢浩大壯觀。在此高繞點只可見到其中兩層,昨日下切途中所見的第一層則隱藏在更上游處;兩岸插天的陡峭岩壁則有針山峭壁的氣勢。這個隱藏於林相中的大斷層雖然不若想像中有著200單一垂距的大瀑布,但景緻卻也類似於有著松林襯托的潑墨山水畫,頗具姿色。之後直接高繞至峽谷口前垂降下溪,垂降前還當場複習了義大利半扣的使用。回到營地收拾東西後,高昂的士氣也讓我們一鼓作氣在兩小時內陡上了500,直抵昨日經過的松針鋪地的大寬稜紮營。

     

    Day12 ~15  賦歸

     

    或許因為精彩的行程已結束、心情放鬆,一路走來毫無精神與戰鬥力,雖然昨日已爬升了500公尺,但要上到馬利嘉南山還有850公尺要爬,遠遠望去真是讓人喪志。結果就是這天只走了不到四小時就宣布紮營喘息,中間還睡了一小時,哈哈。由於相機時好時壞,在帳內竟被凱譽調侃說相機都是用來當枕頭,真是讓我無可辯駁,想把相機給扔出去。第13天清晨,一鼓作氣上到馬利加南山後高興的慶祝探勘行程已結束,此時展望一流,好似老天也參與了我們這場在山上的短暫慶功宴。三點時抵達風景秀麗的馬布谷,有三人嫌行程太過悠閒,便舉辦了一場競速頻死體驗大賽-布干山折返跑。據說真的是跑到山頂後每個人分一塊餅乾就馬上又跑了下來,自稱上坡譽的凱譽還跑到胃快抽筋。

     

    倒數兩天的午後大雷雨、螞蝗盡出的中平林道,則又讓我們苦不堪言,螞蝗好似裝了強力吸取幫浦,明顯感覺到血液被一口一口的抽取而出,之後的傷口更是血流數小時不止,用上加壓止血法都還止不住。

     

    而行程最後的有趣體驗,是我們在換洗完畢回到台北火車站後的豪大雨,竟迫使全隊舉著一張外帳從捷運出口衝進公車總站!為這15天的冒險劃下一個被眾人注目的句點。

     

    後記:

    原本大二時加入山社只是單純想從更高處看夜間的星空、只是單純不爽天文社的制度到了大二還不讓我單獨使用望遠鏡,沒想到反而因此認識了許多朋友、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當初更是沒想過自己會走到這個地步,可以親自領隊到這種用手指頭算的出造訪人數的地方。或許,這樣始料未及的變化也是人生有趣的地方。

    也常有學弟對我們上山虐待自己感到很困惑,但這樣一趟旅程能讓我們親眼見證台灣還有這樣撼動人心的絕景、再加上過程中彼此在風雨裡打氣關心、在泳渡冰冷深潭後發抖不止的苦中作樂、在突破重重難關後激動的相互擊掌吶喊、在連獸徑都沒有的密林中一起問候祖宗八代。對我們而言,這些無可替代的回憶,就是讓我們不斷將背包上肩走入山林的驅動力。當然,在此也感謝隊伍中的所有同伴,幫我出了這樣一支回味無窮的隊伍!也期待著下次一起上山的行程!Thank you all!!

     

    實際行程:

    Day0:清大→台北→瑞穗C0

    Day1C0→瑞穗林道10k行車終點→28k工寮→32k工寮C1

    Day2C134k登山口→太平西溪營地C2

    Day3C22901峰→太平溪源營地C3

    Day4C3→馬路巴拉讓山→義西請馬至山前營地C4

    Day5C4→裡門山→傳統丹大溪源營地C5↗↙紅崖谷

    Day6C5→棒球場(輕裝)→丹大溪源營地↗↙紅崖谷→棒球場C6

    Day7C6→裡門山南稜→哈依拉漏溪北源C7

    Day8C7→僕落西擴山→僕落西擴山西北稜→嘆息灣C8

    Day9C8↗↙3013(輕裝)→嘆息灣C9

    Day10C93013峰西北稜→h2400m東北下切→支流匯流口C10

    Day11C10→哈依拉漏南北溪匯口↗↙南溪地塹瀑布(輕裝)h2720m

                 寬稜C11

    Day12C11→馬利加南山前h3200m肩狀稜下方C12

    Day13C12→馬利加南山→馬利加南東峰→馬布谷C12

    Day14C13→馬西山登山口→太平谷→中平林道35k工寮C13

    Day15C1414k行車終點→玉里→台北→新竹

     

    隊伍人員:朱晏誼、黃聖閔、蕭凱譽、倪之中、許平昇              

               日期: 2006/8/22 - 9/06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