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22345【天宇】是誰,情迷天山?++20→h(隻眼蒼狐X烈風焦)

 

 

【天宇】是誰,情迷天山++5→H感情穩定我就可以捲舖蓋而跑啦XD-

 

今日的烈月和今晚的夜一樣

 

都醉的讓人忍不住不去品嚐...

 

為甚麼情人間總是用吻及觸摸開始?

 

因為唇和指是人體最敏感的地方-

 

所以渴求細膩探索 願長眠共偕的另人?

 

不知道 誰知道呢

 

總之 不會是現在全心投入 

 

烈風焦顫動溫舌的蒼狐會去想的問題

 

-蒼狐你...吻的喘息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紫璃瞳眸的主人 回禮被深深凝視的時候這樣想

 

這份禁忌之前被你用避開視線鎖起來

 

今日解開了 所以蒼狐才得以吻上微微輕闔的眼簾

 

明知自己昨日設立的不該 

 

但卻在此時迎合著誰的脣型 啟開了被深吮過的瓣唇

 

任誰吻 任誰用舌無度求嚐而入

 

是烈風焦手指深梳入的白顱髮 

 

繞指牽絆的那個

 

一如月的缺 讓彼此都懷念著滿的圓

 

是誰不管山上有虎沒虎...你都注定要陪著-

 

『...蒼狐...』

 

喊著人名的唇吻再一次被掠奪 

 

在這個不一樣 越漸激情的挑逗

 

灰黑紗衣被主人褪下 

 

鋪好在順著掌托而下的緻腰下墊著

 

這個時候滿漲情感的是胸口 彷彿暴風將至般的凝濃

 

靈與慾在愛撫紫鬢時 奇蹟式的能被同時滿足

 

明明不是第一次了 此時的感覺卻更像第一次

 

在這相似情景的懷中 烈風焦又被一私情迷染上

 

不過這次沒有對諷刺的無奈 

 

因為兩人都學會了不少事啊

 

烈風教被教會 太守候會造成懵懂

 

蒼狐漸漸體悟 此生中最幸運的就是學會愛上

 

學會愛上 我是何等幸運的被注視著的 你啊

 

所以這也算是第一次吧-

 

學會頸邊說愛和不能再背對蹙眉的你們...

 

 

輕緩的被放下 放下在灰黑紗衣中

 

這個男人不想你被任何東西碰 

 

所以連青草都被拒絕在他的衣紗之下

 

漫天襲地 全是蒼狐的氣息 你的蒼狐..

 

男人一反剛才的 很溫柔的細撫 很淺淡的互觸

 

你又怎會不了解他? 那是從小時就被迷惑啊

 

醉了醉了 天地間能叫烈風停緩而下的淳釀

 

『蒼狐...』

 

『我的身體是因你而重生-』

慢慢的 好像不想花力氣去說 

 

這句烈風焦半撐起身子 

 

一邊靠近踞在上方的人一邊自唇中丟出字

 

下一句 抵達目的地

 

貼顏 烈風低訴烈風 在白髮間露出的尖耳旁懶懶吐呵熱氣 說

『....請你恣意....』

 

「......」看著如肆意待寵的貓 躺回原處的烈月

 

被分明冷靜的紫眸看的無言以對

 

「烈月你...愛我嗎..」

 

『這個問題,從很久以前,我就無法說不是了-不是嗎..?』

 

真是 明明早就對自己下了對烈月只准溫柔苛護的決心

 

但現下這決念可以從蒼狐皺眉卻又無法自制自己去追吻

 

烈風焦撫著臉頰的溫熱掌心看出 

 

實在是堅守不易啊~

 

『是誰說...我明明還愛著你的-?』

 

「...我....」

 

「但我不能....」被環頸拉下

 

臉頰柔軟唇感 「也下了決心對你只..」一路暖到嘴邊

 

「.........」點到唇上「...能絕對溫柔...」

 

『還有其他理由嗎-?』明顯的置若未聞 

 

輕含比一般人稍尖如狐般耳的耳垂 

 

這樣撩撥是因為 

 

你希望這男人生命中不要存有任何忍耐

 

這是你一向為重視的人做的 無悔無怨-

 

「-烈月,如果你不夠愛我、就不要對我如此誘惑!」

 

『....你問了一個,我最有自信的問題...』

回答時 剎然緋紅-

 

「!!」

不行了 對在懷中這般羞紅偏顏的烈風焦內心蕩漾不止

 

真的無法自己晃灑出的滿懷愛憐所潤澤的戀慾種子

 

(蒼狐你萌啦XD)

 

烈月動情澀然的表情 將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寶物-

 

不讓給任何人 不准別的男人有任何機會分享

 

說實在 現在要你冷靜你還真的冷靜不下來了-

*****************************************

 

今日又見你起伏不定的緋胸被濕潤著 

 

以及在他懷間這般呻吟 

 

被汗打濕的紫髮被由後撥開時 有點有意沒意的想起

 

在低溫天山中 火堆旁七情六慾全被點燃的交纏

 

那時候又苦又樂 卻喜還悲 被生念和死欲同時折磨

 

『....-』一瞬間彷彿又回到那個雪夜

 

因為這樣的體感太相似

 

不過澰眉又蹙的今日情況不同了

 

上天已把你背地剔眉無人察覺的權利奪走

 

「不要難過-」馬上 被從後抱住

 

抵靠在肩的下巴和微蹭的雙頰把烈風焦拉了回來

 

蒼狐胸悶又混著心疼 一如吻著瓷玉般的仔細吻上他的右弦

 

那夜沒有墜下的淚今夜悄然墜下了

 

為自己流的淚忍的住 

 

但為想到蒼狐失去自己的覺醒感到抱歉

 

是命運讓過往的你們一個曾生死遍嚐 一個曾體悟心死

 

「別想了...」

 

蒼狐最怕你無聲的哭 因為真的除了

 

緊擁和唇吻外 完全不知該怎麼辦

 

紫瞳細微的看著

 

無措又強裝鎮定的蒼狐為了你而情緒波濤

 

然後在錯顏貼吻時 了然無掛的輕輕閉上

 

 

苦楚沒有白嚐...

 

 

烈月教會了你很多事 你的感情確實是因烈風才豐富

 

教會了你頓悟 教會了期待和失望 煽情與苦楚

 

從地狐門到現在 自小焚風就細膩陪伴 

 

長大後卻差點失去 所幸烈月以前教會的感情足以造成挽留

 

兩個人 決定相守的話 還要學會更多

 

因為成長了 以前放不開緊握的現在懂得鬆手互持

 

然後成長了 以往看不清的盲點現在可以比心體會

 

你實在想說 烈月對你太好啦...

 

所以我今生一世甘願 為你放棄天地遼闊

 

就止步在紫髮拂不到的地界 我的世界就夠

 

因為烈風焦為你帶來的 將來可以一起體會的

 

比天地更遼闊-

 

一起走吧 

真的 別無所求

 

 

好比烈月現在擲起你的手

 

向淚眼貼 是要教你如何去安慰止不住的淚

 

指尖觸到淚的濕意 可比電流一般回衝的麻酥

 

拉開距離後的新發現

 

濕眼剔透的晶瑩 叫人看癡...

 

指繪著一道下眼瞼 在溢出璃滴前將之攔截

 

『讓我想你-』 

 

淒意的嗓音 提示了下一步的動作

 

於是蒼狐細嚐烈風焦低嘆般呼出的熱氣

 

嗅著烈月因敏處被你手逗而越見劇烈的鼻息

 

烈風焦為你此時視點迷茫

 

還肩主貼你的舌蜷

 

漲心於被烈風焦烙落的吻痕 

 

允許恣憐 因修長雙腿為邀約敞開

 

用膚觸蹣跚 任食指吸吮

 

然後連肌紋的走向都想用靈魂記下 

 

 

為此更不能自己 在索求著烈月此刻特有的高溫

 

慾望到達頂峰 燥熱的必須要肆虐

 

蒼狐讓烈風焦上身撐於一塊溪岩

 

由後將慾器塞入先前被搓揉的軟穴

 

兩人皆是一片暈眩 彷彿一下子激情化成被蝶翼裝載的濃香

 

絢然的無法不陶醉 郁馥衝擊著所有感官

 

所有的我、你都在炙溫下消失了 

 

入與被進都是誓言化成的儀式 

 

這畢竟是兩個個體於有形中相契的最大極限

 

叫蒼狐怎能無法不烈熱的順於衝動

 

因為最深情 所以太無法控制

 

 

雙膝微顫 紫髮雖無風卻也劇擺盪波

 

此時想的人是誰最無法欺騙

 

烈風焦分不清此刻是為情還是被醇化的慾

 

懇求般的這樣呢喃 

 

情被豐的萬千總是為自心中被脫口的人名

 

 

蒼狐卻明白 能讓他有這般粉身碎骨也不惜的錯覺

 

自以前早該是能勾引他衝動和棄生的惑源

 

為了紫髮飛揚下 情愛波動間的一個笑就夠了

 

 

『.呼....呼--』烈風焦手軟早撐不住了

 

要不是一鬆力頃身 胸膚就會被石頭磨的痛

 

也不會等好不容易蒼狐動完了才疲倒式的軟身

 

趴伏在身前的背影蒼狐是知道烈月累了

 

但為何看起來又是另一種誘惑的風情-?

 

「烈月-」

 

吻上髮際 貼密擁抱

 

也是喘息著靠在散出汗蘊的髮馡肩頷

 

昏黃早過 夏夜葦涼

 

由後玩著石上攤放的手指變成被主動纏握

 

理所當然般 蒼狐懷恩似的拉回惜吻

 

啵~

 

故意的好大一聲

 

手背和胸口都麻麻的..

 

/////

 

『蒼狐...抱我回去,我想睡了』

********************************************

http://photo.starblvd.com/geumgeum3

++5↑

 

--------------------

http://photo1.starblvd.com/cgi-bin/photo/maturegenjuro 

 

http://tw.club.yahoo.com/clubs/geumgeum/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找沓留言版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相簿△更新無妨礙▽以管窺之XD
我是牙沓● 希望網路引擎能搜尋到這一篇 我就不用記網址啦嚕嚕嚕~~~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