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11651[好文分享]世界和平的意義

雖然知道00不太可能去討論到那麼深,但是難得的相關資訊,這是由禪學社上頭的組織所研究出來的,歡迎大家參考指教

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簡介內容

「世界和平」的意義

「世界和平」只不過是安全回答或搪塞語彙?

沒有人會否認「世界和平」可以是他()的心願,就好像標準答案般的理所當然,選美小姐這麼回答最安全。但進一步追問「世界和平」是甚麼?少有人能具體回答。若是再追問有無可能「世界和平」?大概就一笑置之吧。既然有心願要世界和平,又認為不太可能實現,這樣的心願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句搪塞的語彙,去應付大型演講的聽眾發問,或生日派對上的公開許願。

誠如聯合國帕崔夏‧米歇向致力於和平的工作人員一針見血地指出:「我們之中的許多人之所以在和平的努力中沒有取得成功,是因為我們內心裡並不真的相信會出現和平。內心裡,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是否希望出現和平。假如我們希望出現和平的話,我們也不知道和平制度將是個甚麼樣子。我們知道我們反對甚麼東西,但我們不知道我們要創建甚麼東西。我們想像中的未來形象像一塊磁鐵一樣。如果我們只有破壞的形象的話,我們可以利用我們的精力去破壞我們害怕的東西。」

任何一位和平工作者都要面對兩個最深層的問題:一、你是否真心相信人類能獲得「世界和平」?二、「世界和平」又將是甚麼形象?

就算你不是和平工作者,也應當面對這兩個問題,因為這足以讓你審視自己的人生觀與世界觀。你的人生觀較重視「利己」還是「利他」?你的世界觀較傾向「封閉」還是「開放」?

你是否真心相信人類能獲得「世界和平」?

要回答上面這個問題,不是天真地說句「相信」,或者憤世嫉俗地報以「不相信」就算解決。至少,你得先知道什麼是「不」和平?而什麼才又堪稱為和平?然後才能理性地評估如何回答。

長久以來,和平的反義詞是戰爭。有戰爭便不和平,無戰爭便是和平。人類歷史長河中,戰爭與和平交迭發生,但若要找出一個斷代,在同一個時間內地球上完全沒有一場戰爭存在,卻完全找不出來!所以說「世界和平」未曾發生,未來也很困難。

可是戰爭在地球上某些區域確實已經大幅減少,例如歐洲聯盟所形成的共同安全機制,就足以讓我們相信歐洲和平已經降臨。隨著二十世界末冷戰的結束,國際間雖然衝突不斷,但全球化浪潮所帶來的科技、經濟與文化交流,在國際秩序的保障下,彷彿用戰爭解決爭端已逐漸減少。照這樣走下去,「世界和平」應該指日可待?

問題在於,沒有戰爭就是和平嗎?當全世界都不再發生戰爭,就是「世界和平」嗎?若今天沒有戰爭,保證明天也不會有戰爭嗎?就算能保證明天也沒有戰爭,但那樣的社會如果是不公義的掠奪式結構,富國愈富,窮國愈窮,算是和平嗎?被壓迫的人毫無翻身的機會,他()的內心嚮往這種「世界和平」嗎?好吧!就算大家內心都嚮往這種和平,但人類的問題解決了,其他物種正快速滅絕,居住環境再也不見大自然,這符合人類福祉嗎?

「世界和平」不只是沒有戰爭,她的領域已經遠超過反戰。目前世界各國與許許多多的非政府組織,都在致力於各個不同領域的和平工作,所有這些工作都屬於「世界和平」的一環。這些和平工作歸納起來有五大類:反戰、消弭貧窮、傳染病防治、全球暖化及物種保育。「世界和平」的意義,就是希望在這五大領域的工作上都能取得圓滿的成功。

如果「世界和平」指的是這五大領域的成功,你還認為人類能獲得「世界和平」嗎?假如你的答案仍是悲觀的,那我們還要追問:「世界和平」將是甚麼形象?

「世界和平」是甚麼形象?

形象可以指我們看到的景像,也可以是結構的狀況。許多人談這個問題時,都著眼於前者,認為「世界和平」是指一個沒有戰爭的時代,充滿自由、民主與繁榮,人與自然萬物和諧的境界。這當然很美好,但這指的是「世界和平」的結果,卻沒有看到原因。

「世界和平」的「結果」固然能鼓舞人心,但更重要的是找出「原因」。有時候,「原因」比「結果」重要得多。聯合國憲章第一章第一條宗旨就提到:「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並為此目的,採取有效集體辦法,以防止且消除對於和平之威脅,制止侵略行為或其他和平之破壞。」聯合國採取了「集體安全」的概念,設計了具體的機制,創造了一個維持和平的結構,這樣的結構正是保障和平的「原因」之一,這才是重點。可惜的是,聯合國在促進「世界和平」的「結果」上,成效不彰。

世界不能和平的「原因」在於:國際社會是一個叢林社會。國際叢林社會中,強權就是公理,國家利益至上,商業利益至上,缺乏一個全球管理的公正機制。非洲大陸上資源的爭奪,從部落之間延燒到強權之間,任由情勢繼續惡化。貧窮國家繼續貧窮,她的貧窮卻可能是源於富有國家剝削與國內補貼政策,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眾人夸夸其談,卻沒人實際付諸善舉。美國拒絕簽署京都議定書,繼續排放其驚人數量的二氧化碳,沒人能強制執行國際法。這就是國際現實,也是全球政經結構的本質。

改革全球政經結構,才能根絕「世界和平」的病因。如果不能解決病因,投入再多的人道工作,都只是杯水車薪,而且其效果隨時會被強權利益與商業利益所抵銷。所以「世界和平」的形象應該是甚麼?其實正是一個新的全球政經結構,一個新的聯合國或世界政府,一個迥異於現代主權國家、民族國家紛立的新國際秩序。

「世界和平」的工作重點是:改革全球政經結構

當前全球政經結構的基本單位,是由各個主權國家所構成,她們依循國際法來處理國際關係。在聯合國大會中,雖然每個主權國家的投票權票票等值,但在現實上,國力的巨大懸殊造成了強權與霸權的威勢。

當前全球政經結構並不公正。其主要管理機制是聯合國,經濟上則有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組織,當然還有許多國際條約約束各國。聯合國的設計上,深受安全理事會的制約,尤其是五大常任理事國的控制,許多案例顯示聯合國不能主持國際正義。世界貿易組織旨在推動自由貿易,增進全球繁榮,但現實上遭受廣大的批判,變成了富國壓迫窮國的美麗工具,這也是反全球化聲浪如此高的原因。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組織受到的批判更多。這些主要國際組織都無法受到大多數國家的信賴,更降低了國際和平工作的成效。

改革全球政經結構的終極目標,便是創造一個功能遠勝於聯合國的世界政府,並且依循著和平、民主、公正的原則來運作。我們已經清楚地看見,聯合國受到大國利益左右,而且沒有強制力,對於各地頻仍的戰爭束手無策。聯合國大會上來自全球各國的聲音,幾乎全被安全理事會所壓制。世界貿易組織推動的自由貿易,極大程度地激化了貧富差距,不公正的經濟行為散佈在全球。長遠之計,唯有締造一個世界政府,世界各國都統合在一起,才能保證「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的保證:世界政府及地球一國

當世界不再有那麼多國家,各國都把主權讓渡給一個更高的世界政府時,也就不再有那麼多的國家對立,而國與國之間的資源也更能透過世界政府來調控。

世界政府就是地球只有一個國家,她可以改造自當今的聯合國,也可以重新創造一個新的國家。新的國家可以是一種聯邦的政治體制,而目前的主權國家則改為邦,共同組成聯邦共和國,各邦可以將軍事與貨幣主權都讓渡給聯邦共和國,各邦則繼續治理其領土及人民。

地球一國的六大原則

實現地球一國,是對於和平的一種機制保證,而她必須是基於五項重要原則:國際政治民主、軍事統一、經濟公正、貨幣統一、社會開放、永續發展。

在國際政治民主方面,是針對國際政治環境而言,而不是各邦國內政治的環境。因為各邦國內政治的設計,應當尊重各邦人民的意願,以及各邦歷史、文化、經濟、社會及族群問題,例如中國廣土眾民,伊斯蘭世界奉行回教,都有其時空背景,應該加以尊重。但是在國際社會中,應該要尊重各邦的聲音,而不能任由強權國家或富有國家主宰。以當今的聯合國為例,就應該將權力回歸於聯合國大會,而不再獨厚安全理事會,甚至是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

各邦交出軍事武力更是世界和平的機制保證,各邦從此只保留警察機關,管制治安問題。各邦不再具有侵略他國的武力,省下來軍費更能造福民生。軍事武力從此由聯邦共和國所獨有,當事態發生時,必須透過聯邦共和國的國際民主程序才能動用武力,如此方能徹底杜絕戰爭與軍事衝突。

在分配地球資源及解決貧富差距問題上,應該建立公正的經濟機制,這也正是近年來日益受重視的公平貿易(Fair Trade)概念,強調公正更甚於自由貿易。當前富有國家在貿易上,充斥著各類關稅保護及補貼政策,貧窮國家在所謂自由貿易的全球市場中,毫無談判籌碼,淪為全球產業鏈的最下端,且愈來愈難翻身,身處其中的人民宛如受到天譴的宿命般,只能繼承一代代的貧窮。新的聯邦共和國應該採取公正的經濟觀,設定公平的遊戲規則,並且公正地分配地球資源及能源。

全球貨幣統一除了表彰聯邦共和國的統一象徵,讓世界各民族在認同上更具一體性外,經濟上更能大幅減少貿易交易成本,降低匯率風險,也可以促進全球消費市場的價格透明化,更可避免各國因不正當貿易競爭所產生的惡意匯率戰。軍事統一與貨幣統一將是人類文明史上劃時代的成就。

第五項原則是社會開放,這裡是針對各邦的社會運作而言。雖然我們應當尊重各邦的國內政治制度,不應該強迫任何國家採行民主體制。但是各邦內部畢竟有其種族或族群問題,也可能存在歷史文化的仇恨與衝突,導致各邦內部社會中存在難解的族群壓迫問題,進而限制了社會的開放性。因此,要求各邦必須開放其社會的流動性,甚至開放少數族群能遷徙移民他國的流動性,正是解放人類社會邁向真正自由的關鍵。

最後一項原則是永續發展,強調的是人與大自然和諧的相處共存。在當前全球暖化的情勢下,各國政府仍然基於國家利益,極力轉嫁責任給他國。當前國際間缺乏世界環境組織等強制力機構,更凸顯地球管理出了大問題。儘管各國領袖不斷聲稱通力合作,但面臨國內經濟成長及國內選民要求時,只能從現實主義立場行事,最終犧牲地球自然環境。唯有透過具有強制力的中央政府,才能有效管制污染,並且對開發中國家實施具有誘因的環保補貼措施。這也正是世界政府顯然優於當今聯合國之所在。

重新思考國家的功能及政治領袖的責任

許多人聽說地球一國,只會嗤之以鼻!覺得根本不可能!若是仔細一想,也認為不可行!這裡要提供兩個問題:第一是在國內方面,畢竟國家的存在是有其功能的,地球一國以後,原本國家的功能如何運作呢?第二則是國家對外方面,必須主張國家利益,國家畢竟能採取許多手段手段來保護本國經濟利益,也保護本國人民的生計,但全球化下國家如果連主權疆界都棄守,誰來保護那些因為全球化受害的窮人或勞工呢?

對於第一個問題,並不難回答。國家是甚麼?國家的功能又是甚麼?政治學上有許多的理論。但若以簡單地以現代國家的功能來講,提供公共財絕對是一個最重要的項目。國家必須提供建全的法治環境,來確保經濟活動的信用;國家還必須提供基礎建設,例如交通道路、機場等公共建設,還要提供警察維護治安,這些當然重要。不過就算地球一國,各邦仍然照常運作。撇開這些公共財,剩下的就是對於民族與國家的熱愛。但只要看看歐洲聯盟,歐洲各國仍然發揮著功能,各國民眾仍然保有對民族國家的忠誠,為什麼歐洲做得到,其他國家就不可能做得到?

對於第二個問題,則是值得深思熟慮的議題!在當前的主權國家分立的國際社會中,各國政治領袖只對本國人民負責,因此他們只關心國家利益,忽視全球福祉。富國政治人物更深受本國及跨國企業的游說影響,致力於極大化其財富。在這種結構的制約下,富國是不可能對窮國伸出援手的,已經有太多的資料揭露西方援助貧弱國家的偽善面目了。在這樣的政治結構下,期待富國政治人物對貧國人民投以實際行動,無異緣木求魚!

在環境層面的影響更顯著,每個國家為了餵養子民,必須力求經濟發展,但卻忽視自然環境,競相將汙染轉嫁於國外,長此的後果便是加速全球暖化。同樣地,各國政治領袖只能盡力極大化本國經濟利益,否則自己可能先要下台。

各國政治領袖深受國內政治環境的制約,其決策對於全球環境經常是有害的。但我們仍然看見環境議題的重要性在上升,也看到國際上已經開始合作,這其實是有許多國際非政府組織以及國際志工努力的結果。當人類重視全球福祉高於本國利益的時候,各國政治領袖便能不再自私,願意合作做出對全人類更好的決策。很明顯地,當全世界人類都不再執著於本國利益,而能無私地以全球福祉來行事,其政治領袖也必然會以全球福祉來決策。每個國家的人民也都能關懷其他國家的苦難人民,就能影響其政治領袖的決策。這種以無私的全球福祉為考量的思維,就是當代世界公民都應該具備的全球公民意識。

推動地球一國的進程:從全球公民意識開始!

全球公民意識是指:我們以世界公民自居,強調對於全人類以及地球的責任,而不再只以某國人民的身分為認同。前聯合國祕書長吳丹(U. Thant)要求人們具有雙重忠誠,既要忠誠於當地社區和國家,又要忠誠於全人類。他說:「我甚至相信,一個面向21世紀、真正有教養的、有想像力的人,他的標誌是,他感到自己是一個全球性的公民。」(1969)

全球公民意識是要我們揚棄傳統國家主權的迷思,打破國家疆界的人為界線,要求我們從全球福祉的角度思考及行事,將其他國家的人民當作同胞般關愛,並且以行動去解決全球社會不公不義的問題。它也是要我們體會到地球只有一個,應該以積極行動去保障她永續的未來。全球公民意識其實是一種思維和行為方式,是一種人生觀,也是一種信仰,堅信行動可以帶來實質改變。

一位登月任務的美國太空人艾德加說:「我所認識的去過月球的人,沒有一個不受到類似的影響,我把這叫作『地球意識』。每個人回到地球時都感到,他不再僅僅是一個美國公民,他是一個星球公民。他不喜歡現在那個樣子,他要改進它。」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