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女吉他手李韋-分享我的吉他生涯-1+2+完結篇(更新版) @ 宣可音樂管道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網友來自哪
  • Free counters!
  • 200911080835鐵之女吉他手李韋-分享我的吉他生涯-1+2+完結篇(更新版)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轉載[李韋分享]我的吉他生涯-1。  所有年輕的吉他手應該一看,如果妳是女子吉他手,更應該看一下前輩的經驗分享。原文在http://www.gtplayer.com/viewtopic.php?f=5&t=11648                                                                                                                              (後排右二為李韋,後排左一為楊重慧,也是宣可台大時的朋友)

     

     

    再看完沙漠叔的文章後, 決定鼓起勇氣寫一些自己的吉他故事, 就算是閒聊吧......

    我小學三年級就在八德路以前的華聲唱片行買十五元一張的B版黑膠唱片, 還用ㄅㄆㄇㄈ做記號學唱英文歌, 四年級時受溫拿五虎的影響就開始做夢組一全女子合唱團, 強迫指定班上的女同學們成為我的鼓手, bass, keyboard, vocal...而我就是那屌得不行的"前鋒吉他手"....不要笑! 我的夢終究會成真的.

    國二的時候撿了姐姐要丟掉的尼龍弦木吉他以及一本民謠吉他入門書, 生生的啃了半年, 之後一些民謠和弦都沒問題, 簡單民歌也可以自己抓出和弦....但血液中的搖滾因子總是蠢蠢欲動, 去家裡附近的樂器行逛了好多次, 望著牆上掛著的各式各樣的電吉他, 真是熱血沸騰....無奈家中保守, 連學鋼琴都不可能了, 還讓妳想電吉他....門兒都沒有.

    好不容易混上高中, 沒有考上公立高中只考上了當時被家人看不起的一稍有知名度的商科五專, 爸不讓念, 看我不循正軌又怕我變壞, 所以便把我送去念達人女中...以為天主教會學校(要住校的)的修女們會將我導入正途...lol....!

    住校三年爽壞了我, 下課時間, 早自習, 晚自習, 全是我的吉他時間!! 修女們還在校慶時讓我組一女子樂團表演搖滾樂 (咳...聖歌改編的啦...算是回報修女們), 我甚至在學校還收起學生教那些迷死我的學妹們吉他, 不過她們只是為了要看我彈吉他而並不是真正要學吉他的啦 .

    高中這三年是我吉他生涯的重要時刻, 我在金手指樂器認識郭清育老師, 我沒有錢交學費學吉他(連跑出校都是跟同學計畫好騙門房才出來的), 郭都會三不五時指點我一些技巧, 所謂的指點是, 借妳錄音帶, 然後在妳面前示範彈個2-3次, 我的超高記憶力也是那時練就出來的....!

    但郭的東西跼限於偏民謠, 像是Leader of the band, 這類的歌, 頂多到Hotel California. 那時就是在他的金手指樂器行陸續遇到搖滾音樂界的樂手們. 我遇到的第一位怪ㄎㄚ就是bass手趙傑(趙傳的弟弟), 和他第一次交談就是他對我說 "小女生彈這樣真了不起....妳老師是誰?", 我搖頭說可惜沒有老師, 他接下來搬出一大堆團名, Rainbow, Deep Purple, Uriah Heep, UFO, Rush, Zeppelin......短短半個鐘頭的談話讓我的頭都快爆炸了, 還第一次在我面前示範彈了profession of violence, 我那時背著書包小小心靈受了如此大的震撼, 當下發了毒誓一定要成為一名厲害的吉他手.....

    (明早還要上班早起) - 待續


     

    轉載[李韋分享]我的吉他生涯 - 2,宣可一向覺得除非是天才,一般人學樂器都要有幾分痴,現在的孩子選擇太多了,太聰明的他們反而定不下心來死心塌地學樂器,前輩輕鬆道來她當年的投入付出,其實這一切一點也不容易。 原文在http://blog.xuite.net/_my2/article_edit.phtml?bid=860285&pid=28290723&strAct=edit

     

    高三的時候應該是要用力唸書的時候, 但我的精力都用來逛樂器行, 金手指, 海國, Yamaha, 光華商場的名匠, 民生社區的六絃樂器.......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在Yamaha上班的孫寰東 (他已在兩年前於上海過逝了) , 他看我這麼 "上進" 於是介紹了很多音樂人讓我認識, 並且介紹他當時的吉他手來教我吉他....也就是我這一輩子唯一的電吉他老師, 他雖然只教了我六堂課, 可他永遠是我的老師, 他叫做 王冠一.

    我希望Elvis或閃電哥能幫我找回這位消聲匿跡二十多年的吉他手. 老實說, 我從來沒看過他套團, 更沒看過他做場, 只跟過他一對一學吉他, 他那時住莊敬路, 他錄帶子加印譜給我(那年代不像現在, 譜都只能從日本進口的奢侈品) 並講解各種不同廠牌的吉他的特色, 他那冷面笑匠說出的話經常讓我笑彎了腰, 而當他抖著腿和孫寰東及阿通伯一起齊講黃色笑話時, 那更是非得笑得噴尿....!!

    在達人女中宿舍裡我的床旁牆上盡掛著Ritchie Blackmore的海報, 晚自習時我要彈吉他, 新來的晚導老師跟我槓上了不讓我彈, 我居然氣的隨手抓起同學鉛筆盒中的美工刀往我自己的手臂上猛劃了下去, 紅色的鮮血直湧出來嚇得她從此不再管我彈吉他了. (同學们不要學我啊 !)(唸書重要)
    期末考快到了, 我因為玩音樂玩的天昏地暗, 到了考前還是同學窩在我宿舍的床邊拿著書唸給我背的.....想起來真是少不經事.

    因為英文成績好(還曾代表學校打敗過衛理女中的英文強人) 所以即使在沒唸書的狀況下還是讓我摸上了實踐家專.

    老爸終於願意開支票借貸我買第一把電吉他, 我的Yamaha SG2000 這小黑 就這樣誕生了, 小黑 琴身又重 tone又烈, 那種metallic 如 Judas Priest的power chord (我稱那叫power chord) ㄎㄥ!ㄎㄥ!ㄎㄥ!的tone 就是我要的, 就是我的夢想....那時候的我, 整個人的精神支柱就只能是來自吉他 ㄎㄥ!ㄎㄥ!ㄎㄥ的沖擊!!

    家裡經濟環境不是很好, 每個月爸媽給的錢就是公車月票+每日中午剛好買一個排骨便當的錢, 一毛也不多也不少. 可我腦子每天都想著要買效果器....怎麼辦呢!?

     

    轉載[李韋分享]我的吉他生涯 -完結篇。看完李韋寫的人生經歷,心中感慨萬千,經過鐵之女,臺灣下一個全女子搖滾團在哪裡?那真是個美好的年代啊! 原文在   http://www.gtplayer.com/viewtopic.php?f=5&t=12152&start=12

    進入實踐家專後, 我的 “人生目標” 是:
    1)賺錢買效果器
    2)組團
    3)上華山論劍去 (年少輕狂,明明沒資格論劍也要湊熱鬧 )

    每天腦子中想的都是如何把琴練好,如何籌夠錢買效果器, 以及….交男朋友,呵呵~~~。為了要籌錢,我把每天中午買便當的預算砍了下來,以兩顆芭樂填肚子,但怎離我的目標還遠的呢……掙扎了很久終於鼓起勇氣吞下三顆豹子膽,去敲了海國的門應徵吉他教師,雖然我在高三時就曾被派去代班教金甌商職的吉他社團,但來像海國這種地盤教還是有點心虛的。海國老闆娘熏熏還讓一位仁兄test了我一番,十幾分鐘讓我從高級民謠彈到heavy metal 然後告訴我錄用了.

    接下來我陸續一並在其他大大小小的樂器行教得不亦樂乎,體力透支但也總算接近我的目標了。在學校也創辦了熱音社,被不少男同學上門來踢館,那時都是先以Hotel California做為比劍的第一招,呵呵呵~~~

    由於經常在敦煌混,通伯及李鴻松也就招我去當晚班的櫃檯小姐,那時的我每天晚上練琴練到經常抱著琴睡著都不知道。在敦煌那段期間我真是如閃電哥形容一般的 “暴女” 一名,二郎腿翹在櫃臺上加上一瓶台啤,人家乖乖學生來報名學古箏,都會門推到一半,看到我就又退回出去了….

    很多五年級的樂手都是在敦煌湊到一起也一起成長的,當櫃台小姐的好處是一觀察到有慧根的學生則馬上招來組團,我的bass手舜子跟鼓手,keyboard手都是這樣找來的;主唱則是當時一大難題,從綠制服的試到藍制服,甚至用到了當時剛出道的姚黛緯,姚唱搖滾真的行,Journey,Bon Jovi,Queen,甚至Ozzy Osbourn都讓我十分滿意,可惜她成為歌星的關係也就不能繼續合作了。

    我們的時代此時漸漸來臨,通伯看我们這女子團練得還 “滿像樣” 的,於是一有一些街邊爛場就會叫我们出來磨練,國際學社樂器大展是我們的處女演出,酬勞是免費便當吃飽飽,呵呵~~很滿足的了!

    接下來都是一些在路邊馬路旁的場子,就是那種一出聲不管好不好聽,所有的行人跟摩托車都會 “巴骨” (back) 回來盯著妳們看的那種。 老實說,這跟練團沒啥差別但是卻可以練膽子,練台風,練整團音量balance…好處多的很。

    敦煌於1985年八月五日辦第一次Super Rock,那時我代表敦煌工程部的一員一起幫忙架場子,那場Super Rock真的是影響我深遠……看到最後由紅十字及刺客兩團一起同上共幹 We’re Star……真是全場熱血沸騰。又當場發了誓一定要有一天也這麼屌的站在台上!

    救國團辦第一屆熱門音樂大賽時,我想都沒想就往前衝啦! 為了這場大賽我硬是要把我心目中的完美主唱找出來,雖然那時已有我的同學張啟娜為主唱 (註: 張娜是我實踐同班同學,被我硬生生地強迫拉來訓練當主唱的) 但我心中卻一直心儀李德慧……她是我在一場 Yamaha LM表演現場看到趙傑他們那團的主唱,爆發力十足剛烈沙啞的嗓音加上她那自然卻又狂野的台風……我…我就是要她!!!

    於是她就成為我們那團大賽時的特別情商主唱….那首Ten Thousands Lover 對她來說真是小case,呵呵呵~~

    大賽完後接著就是和大學城全國校園巡迴烈火青春……但由於唱片公司硬是要將我們包裝成另一種形象,加上出片宣傳都要參加那些白癡錄影,於是合約一到期時團員們就各自鳥獸散. 但我是不會就此罷休的。
    網羅強大的人脈並發通碟給各家樂器行,終於重新組成一全新的Heavy Chains……!

    接下來的幾年,從黎原,黎舍 到黎莊,全被我們唱滿了,經常發生的情況是,我們只要一到哪個場子代別團的班,那場子就會便成我們的了,真的不是故意的,但老闆們就是太愛我們了。那時全盛時期我們一星期滿檔唱七晚,並且週五週六都還要趕子夜場 ( 12:00 – 02:00 ).

    Heavy Chains 瘋狂的日子過了五年之後,就因為兩位團員要出國唸書而必須告一段落。我想也是大家受不了我火爆的脾氣…我記得練團若有人遲到我都會氣得跳到她身上海扁…還是被敦煌的工作人員給架下來的….呵呵 真是不堪回首啊。

    Heavy Chains 宣佈休團後 我也決定收山休息,畢竟密集做場讓人疲疺了。 但才休息不到兩個月又被MIT給挖出山了……看來這是命中注定的。

    MIT我從1993 做到 1997 全程 non-stop 全省固定場都沒停過,每週皆固定坐飛機於台中,高雄,臺北三頭跑, 那時還帶著我的波斯貓一起全省走透透,機場的工作人員都只認我的貓而不認我的人啊……真是人不比貓。

    那段期間經常做grunge及 RHCP的歌, 每晚都有固定的搖頭族顧客在我們音樂一起就開始猛甩頭…..而我也是一起甩得不亦樂乎,那時已練就一身非與琴藝有關的功夫,例如穿三寸高鞋一邊跳一邊彈,還要不用盯著琴格看又不會彈錯,還要即時趕回來踩效果器,臺下發生暴動時還要臨陣不亂….臺下發現帥哥時還須要分心去盯著看……酒喝太多時還要能夠穩穩的把場子做完……

    在Live a-go-go 固定做場的那段期間讓我有機會幫伍佰客串一場un-plug 之後我便於1997年五月份退休告別大家了.

    打字打得我好累喔…..應該都有大約報告詳盡吧?

    (全文完)

     

    鐵之女故事的後續,上年紀的朋友看到這篇,應該會感謝造物者給我們一段還算長的歲月,可以去經歷人生的激變、沈澱、轉化... http://mypaper.pchome.com.tw/ting36/post/1312315013

    回應